• 未分類
  • 0

也虧得是在靜室里。

若是在外面,若是讓別人看見,掐死他的心都有了,就沒有這麼吃龍虎易筋丹的,忒敗家了。

咚咚咚……

敲門聲響了起來。

快十個時辰了。

守在外面的那倆丑尼姑,實在是等的著急了,卻又不敢貿然去打擾,只能等著。

這突然間感覺到金光大作,似是有人在服用龍虎易筋丹,哪還能忍得住,忙敲門查看。

門,開了。

喬拉丹,走了出來。

「你!」

「你竟然把丹藥自己吃了!」

看著喬拉丹那一身金光四射,倆尼姑哪還會不明白,這正是服用了龍虎易筋丹,藥力還未完全吸收的表現。

驚了!

這廝才區區鍊氣境,沒有尊者幫忙,竟然敢服用龍虎易筋丹。

要知道,這龍虎易筋丹霸道無比,若是沒有尊者幫忙鎮壓藥力,尋常修士,莫說鍊氣境了,就算是築基境,吃下去都得爆體而亡。

可是,偏偏,喬拉丹就沒事兒。

驚的倆尼姑是目瞪口呆,還以為這廝煉出來的是假藥呢。

丹藥是真的。

至於為何沒有爆體,那也是有原因的,這廝在服用龍虎易筋丹之前,已經不知吃了多少靈丹妙藥了,還被五行靈氣蘊養過,那肉體強度,比之結丹境都要強大,區區藥力,根本就無懼。

所以。

一點事兒沒有,滿面春風。

首席禁愛之誘寵小小妻 他在這裡得意洋洋的,倆尼姑可就怒了。

龍虎寺辛辛苦苦積攢了那麼點兒藥材,寺里的尼姑還分不過來呢,竟被這鍊氣境的混蛋給浪費了。

恨不得一巴掌拍死這混蛋。

奈何。

降龍師太吩咐過了,萬萬怠慢不得。

倆人只好強忍下怒氣,一人看著喬拉丹,另一人去尋降龍師太去了。

很快。

得到消息的降龍師太,化作一道金光,飛了過來。

也是一臉的怒氣。

恨恨的瞪著喬拉丹。

瞪個毛!

喬拉丹一攤手,八顆龍虎易筋丹掏了出來。

「不辱使命,煉製出了九顆!」

「唔,我怕煉製出來的不是龍虎易筋丹,就嘗了一顆,嗯,沒錯,是真的龍虎易筋丹,你們可以放心服用,不用謝!」

「咋了?瞪我幹啥?不會是捨不得那顆丹藥吧?我去,小爺我冒著生命危險幫你們試藥,你們不感激不說,還這樣瞪我,傷心了,走人!」

這臉皮,夠厚。

更無恥的是,這廝已經拿捏到了降龍師太的軟腳,知道她不會放自己離開,卻偏偏擺出一副受了委屈,一怒之下想要離開的樣子。

眾尼姑那叫一個氣啊!

可是。

還得忍。

「好了,別得了便宜還賣乖了,那顆龍虎易筋丹就算是你的辛苦費了,你才鍊氣,服用此丹的效果最好,也算是物有所值了!」

嘴上說的大方,卻見降龍師太一揮手,急急的從喬拉丹手裡奪過了剩下的那八顆龍虎易筋丹,裝進了玉瓶里。

還算滿意。

給了天璣真人六顆,轉頭又回來八顆,雖然虧了兩份兒藥材,卻也多了兩顆丹藥,真的算下來的話,龍虎寺倒也不怎麼虧。

「好了,都散去吧。」

揮手喝退了眾尼姑,降龍師太走到喬拉丹身前。

閱讀封神系統 「此事就算是過去了,丹霞宗已幾近滅門,想來是不敢再找你麻煩了,至於天星觀,你也不必擔憂,那幾個老牛鼻子雖算不得好人,卻也說話算話,既然說了此事揭過,只要你不招惹他們,他們也不會找你的麻煩。」

「以後你就住在寺內,莫要惹是生非。」

「那張丹方的事情,你需得抓緊時間,記住,你只有一年時間。」

想的很美。

計劃的也很周全。

可是,太不了解喬拉丹了,這廝哪是那種乖乖就範的主兒啊。 從剛剛在天後公園開始打,一直到現在,已經過去一個多小時。如龍能撐到現在才暈過去,完全是靠著他心裡對妹妹擔心的強烈信念。

換做一般人,早就完蛋了。不過此時的如龍顯然非常糟糕,臉上毫無血色,估計再不輸血就要掛了。

張北羽對這件事是有切身體驗的,勝利橋之戰過後,吳叔給他普及了一下。現在的如龍,怎麼著也得流了三分之一的血,要是放在體質不好的人身上,很可能會直接掛。

他四周看了一眼。光頭俊的人自然是不會管,趙雨橋走過去踢踢這個,踩踩那個,對他們說:「趕緊叫你們老大來,這地方有野狗,等會再把你們給吃了!」

張北羽即刻做出安排,自己開車帶如龍、羅晉、藍馨和麥小妮。江南和趙雨橋騎摩托跟其他人一起走。好在他們倆以前都接觸過這玩意,都會騎。

他本來想,實在不行就帶如龍去吳叔那。羅晉說,他們認識一家地下診所,跟醫生很熟悉,去那就行了。於是,羅晉給醫生打了個電話,叫他準備,由他帶路,前往診所。

……

車上。

如龍攤在藍馨身上,藍馨一直小聲哭哭啼啼,麥小妮一直安慰著她。

坐在副駕駛的羅晉,轉頭看了張北羽一眼,開口道:「北風,謝謝你。」

張北羽淡然一笑,擺了擺手,「我只是在補償罷了。如果不是我在天後公園拖住你們,也不會發生這些事了,是我該說聲抱歉。」

羅晉微微點頭,「你都知道了?」「嗯!」

「呵呵。」羅晉輕笑一聲,「我們真的就只有這幾個人,怎麼可能叫十多個人去砸你的場子。」

張北羽有些不好意思,這事的確是自己疏忽了。

「可是…你們為什麼不解釋呢?我覺得這件事完全可以避免,大家坐下來談一談就搞定了。」

羅晉微微嘆了口氣,撇頭向後看了一眼,低聲道:「你不了解龍哥,他從來不向任何人作出任何解釋。因為對他來說,除了馨兒和我們幾個兄弟,其他的事全都無所謂,他始終用漠視,甚至是有些冷漠的眼光看待這個社會。」

說著,他嘆了口氣,一手撐著頭,「想罵,任你罵。想打,就來打。他無所謂別人如何看他,無所謂別人說他什麼,只要我們好好的就夠了。他說,了解你的人,不需要解釋,不了解你的人,解釋了也沒用。」

張北羽笑了笑,「他這是厭世啊!誰生下來就了解他,不得慢慢相處么!」

「我也是這樣跟哥哥說的,可是…他不聽我的。」坐在後排的藍馨,突然開口說話,語氣中帶著輕微的哽咽。

羅晉也對他說:「龍哥這人…挺孤僻的,經常大半夜一個人下樓,坐在馬路牙子上抽煙。」

張北羽想象了一下那個場景,還真有點嚇人。

「不管怎麼說,還是得謝謝你,如果你沒來,我們就真的完了…」羅晉說著,微微低下頭。張北羽哎呀一聲,「客氣了不是,我不是說了么,是我錯在先,權當彌補過錯了。」

「一碼歸一碼,我們都是知恩圖報的人。龍哥一直都對我們說,知恩、感恩、報恩是做人的基本準則。這個人情,是我們欠你的!」

張北羽沒有在這個問題上繼續跟他爭論什麼。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羅晉又講了幾件如龍「不解釋」的事情。

據說如龍還在念小學的時候,有一次在公交車上被誣賴成小偷,他也不解釋,就任由大人們罵他。罵了幾句,已經涉及到父母了,什麼「這麼小就出來偷,家長也不是什麼好東西!」「講不定一家子都是小偷。」如龍聽到這話,一下就暴走了。不過再暴也不過是個小學生,被一個大人一巴掌就給扇懵了。

還有一次在高二的時候,如龍幫一個同學出頭,那時候他已經名聲在外,往那一站就沒人敢動手了。結果他的那個同學下手太狠,把對方都給打吐血了。被打的人家長找到學校來,如龍的同學慫了,說不是他動手,是如龍打的。龍哥自然不解釋,硬是給扛下來了。

諸如此類事件有很多。張北羽還是第一次遇見這種人,著實有點想不通。

……

羅晉一直給他指路,已經開出了麗灣區,張北羽擔心再不快點如龍就得死在車上了…

還好,過了幾分鐘,終於到地方了。

這個地方在麗灣區和望山的交界處,挺偏僻的一個地方,一家小診所裡面亮著燈。

張北羽和羅晉兩人把如龍抬了進去,診所裡面已經有個醫生在等著了。這醫生很敬業,叫一個幫手立刻為羅晉處理傷口,自己開始處理如龍。

忙活了一晚是沒閑著,張北羽也累得夠嗆。走出診所,站在門口抽煙,煙剛點上,麥小妮也出來了。

「辛苦你了。」張北羽淡淡說了一句。麥小妮臉色也不太好,很疲倦,她搖搖頭說:「嚇死我了,跟你在一起永遠有這麼多驚險…」說著,她突然停下來,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頭。

沉默片刻。

麥小妮開口道:「最近好么?」

最近好么?她曾經就對張北羽說過這樣的話,兩個人,是要分開多久,變得多麼陌生,才會說出這句話。

「好。」張北羽回答了一個字。

兩人都有些尷尬。張北羽找話說:「對了,你跟如龍的妹妹怎麼在一起?」麥小妮告訴他,自己早就認識藍馨了,是高一的,而且跟段錦麟一個班。開學之後就升到高二了,兩人今天下午在書店買書,晚上又去麥當勞自習,後來…

講完之後,張北羽點點頭,想起她向自己通風報信,笑笑說:「你還是那麼聰明。如果沒有你的話,如龍他們今天就遭殃了。」

麥小妮沉默了一下,「聰明…有…萬里聰明么?」張北羽一下愣住,不知說什麼好。

麥小妮心中想不明白,自己真的如此不堪么?張北羽選擇了王子,她毫無怨言,因為畢竟跟自己那一段是假的,可話說回來,再怎麼假也是有過交集的。為什麼張北羽又能夠跟萬里在一起,而始終卻忘記了自己…

張北羽只能跟她打哈哈,「當然沒有!萬里哪比的上你,哈哈!」

麥小妮知道他並不想提起這個話題,神色有些落寞。她輕輕嘆了一聲,好像突然又想起了什麼,「對了,剛剛在如龍沒來之前,我看到了一個人,我好像見過那個人。」 前世跑業務,跟三教九流的人打交道,嘴皮子練的那叫一個犀利,論談判,降龍師太就算是把衣服脫了,也談不過喬拉丹。

首席的溺愛 別看這廝不久前被天璣欺負的挺慘的,好處卻也沒少賺,那五顆龍虎易筋丹便是明證。

若不是借著這次天璣打上門來,哪能搞到這兩份藥材,哪能有機會煉製龍虎易筋丹,又哪裡有機會一下子吞了五顆。

補全丹方煉解毒丹?

沒問題!

好處呢?

沒好處誰幹活兒啊!

當然了,不能明目張胆地要好處,總得給雙方留點兒臉面不是。

得變個法子。

「唉!」

一道惆悵無比的嘆息,喬拉丹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那眼神,要多寂寥有多寂寥。

「我心難安啊!」

愁腸滿肚呢。

降龍師太被唬的一個楞一個楞的。

「又怎麼了?」

「不是跟你說過了嗎,那些人是不會再找你麻煩了,放心好了,這裡是龍虎寺,誰若是敢硬闖,打折他的腿!」

這話說的,有氣魄。

可是。

誤會了。

喬拉丹依舊一臉寂寥,口中幽幽地說道:「我與那小尼姑,已經許久未見,甚是想念,心裡不安,心裡不安吶,這補全丹方一事,怕是要失信於師太了。」

噗通!

降龍師太一頭栽倒在了地上。

感情,這說了半天,又是嘆氣,又是寂寥的,原來是想尼姑了!

話說,當著佛祖的面兒說這種話,難道不怕遭天譴么?

降龍師太被氣的直抽抽。

想要一口拒絕。

奈何。

早就被吃的死死的了,早就被磨練出來了,抽抽了一會兒,降龍師太消火了。

名門梟寵:重生全能靈妻 人就是這樣,總得有個過程。

就像追女人,先約一下,再牽一下,然後就摸,摸完了自然就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