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之前穿的一身黑,又被慕君玥給套了上去,畢竟這裡沒有下雪,不然連帶著大裘一起,怎麼想都是個翩翩少兒郎。

可惜啊,如果不是身高有點麻煩,慕君玥倒是不介意,不過現在也已經是很帥了。

慕君玥已經打聽到九大陸中有一個秘境,元宗秘境,慕君玥想到之前的元華秘境,對這個元宗秘境裡面的東西很感興趣。

她有一個直覺,女媧石,很可能就在這裡面。

而且,這是秘境,她記得當時在元華宗的時候,林老就和自己說了,秘境就是那兩位留給自己的東西,那麼自己肯定要回收回來的。

這不過,在九大陸中,自己就要特別的小心了。

而且,就白靈的記憶當中,他們似乎也把心思放在了秘境上,畢竟他們想要弄的兵工廠需要佔的地方太大了,但是如果是在秘境之中,那麼空間就很大了。

而且將秘境煉化成空間的話,隨身攜帶,就更加的方便了。

這個秘境所在的地方也是一個世家所持有,這一次倒不像之前秘境專門給自己留著似的。

這裡可是九大陸,秘境更是形象特徵一般的存在,這一層中,秘境在第一世家陸家的範圍內。

想要進秘境,就得有一個合適的身份。

羅雲學院的學員這個身份肯定是不行的,但是到怎麼混進去呢?

慕君玥坐在茶樓,聽著周圍的人八卦,以及酒樓中各個包間中的情況。

其中,一個包間中的瓷器摔碎的聲音尤為明顯,「我不管,你要是讓那個廢物回家,我們陸家大房不就成了一個笑話!」

陸家?莫非是那個陸家?

「陸雙林,你別太過分了,就算是個廢物,那也是你們大房的恥辱,我並沒有什麼義務!」

「我知道,你便給我做這一次,我們之間兩不相欠。」

「你在開什麼玩笑!讓他回來,是陸家家主的意思,你怎麼能認定,我可以在陸家家主的手下得手?!」

「那,就不是我的事情了,我只要他死!」 良久,另一邊似乎是妥協,「這個之後我們兩清!」

「當然。」

陸雙林,據慕君玥所知,是陸家最年輕一輩中的翹楚,而他所忌憚的,感覺怎麼和自己剛開始到這裡的情況如此的相似?

都是這麼的想被人置於死地,不過,這個廢物應該不會存在重生的情況,而她,現在正好需要陸家的一個身份,那麼,他走運了。

而從那個房間里走出來的是個姑娘,後面跟了一個錦衣華服的男子,這樣的組合有些奇怪,但是又說不上來。

「林大小姐,慢走。」

「嗯。」

過了一會,才有另外一個男子也走了出來。

慕君玥知道是哪裡不對了,剛剛的情況是兩個男子在說話,這個女子的聲音一次都沒有出現。

只是聽包間里的聲音,任誰都會認為這只是兩個男子之間的對話,但是這裡面還有一個身份不低的女子。

從剛剛小二隻跟女子打招呼,分明是不認識身後的那個男子,縱使那個男子看起來也是很有身份的樣子。

了解到基礎,慕君玥翻身從窗口翻下,下面正好是後巷,沒人。

如果剛剛那人的動作夠快的話,這個時候估計已經要部署動手了。

玫瑰前的懺悔 慕君玥不喜歡直接把一切扼殺在終點,當然有時候可以,但是有時候就是需要千鈞一髮,不然總有人覺得你做的事情是輕而易舉,舉手之勞,根本不會放在心裡。

追蹤到剛剛那人的蹤跡,這種有錢有權的大陸,根本就不需要他們親自動手,這種事情不僅得找有能力的,還要做事乾淨利落不拖泥帶水。

最重要的是要嘴嚴,而符合這些的,慕君玥想不出除了雇傭兵還有什麼樣的身份最合適了。

他們什麼都不怕,也沒有軟肋,只要給錢,他們可以做任何任務,重要的是不會泄露買家的信息。

而有錢人的心理慕君玥恰巧把握的很到位,只要去最大的那一個雇傭兵場所就夠了。

但是那些有錢人往往忽略了一個事情,就是把自己的把柄給了一個更危險的人,那個雇傭兵的幕後。

很不巧的是,慕君玥的手中就有這麼一份雇傭兵的大幕後,帝君霖給的那一份。

不過,安啦,這種小事,慕君玥不至於大題小做。

得到了陸家那個私生子的消息,慕君玥直接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在距離他們要動手的地方不遠處候著。

而且,一分價錢一分貨是正確的,這裡的雇傭兵的很有組織性,一共三個人,但是已經把可能會發生的地點事件給估算到,然後站的位置也很有規律。

如果不是慕君玥有過這種類似的經驗,可能就會被這幾個人提前發現了。

也是可能。

不過,就算是陸家家主要的人,這待遇也不怎麼好,全程只有六個人,兩個車夫打扮的是裡面的高手,一老一少。

車裡做了兩個人,都是年少的一男一女。

後面跟了兩個侍衛,這是多麼不走心才會這麼馬虎的對待。 不過,能夠聲東擊西的作掩護,還是挺聰明的。

等馬車一到地方,兩個雇傭兵開始動作,慕君玥看著他們的戰鬥方式,以及兩人的配合默契,絕對是老搭檔了。

慕君玥悄悄的貓到剩下的那個人的身後,一記暴擊將在觀察周圍的那個雇傭兵給弄暈,又給下了一點迷藥,估計一時半會是醒不了的。

不過那邊慕君玥就要動作快點了,陸家那個私生子的身份現在是小車夫,估計會是個炮灰。

當有人的鮮血撒在了地上,慕君玥姍姍來遲,將小車夫救了下來,馬車裡的少年死了,慕君玥拽了剩下的幾個人扔到一邊。

自己和另外的兩個雇傭兵對戰,反正也沒打算藏著掖著的,就算是看了自己的容貌也沒什麼。

重生八零拽炸天 沒有弄死這兩個人,只是下了一點迷藥,外加打暈,慕君玥碰碰手,轉身看著剩下的三人。

老車夫,小車夫,還有一個女子。

估計是先解決了後面跟著的兩個侍衛,再加上有意引導,小車夫被保護的很好,但是裡面的少年死了。

為了掩人耳目,其餘的人也需要滅口,不過,慕君玥來的很及時。

「還好么?」

慕君玥看著一臉蒼白的少年和姑娘,他們顯然還沒從剛剛的殺戮中緩過來,明明上一刻還坐在自己身旁,在自己身後的兩個人,就這麼死了?

他們似乎還能感受到他們鮮血的溫度,相比較兩個小輩,那個老車夫就比較淡定了。

但是慕君玥可沒漏掉這個老車夫剛剛在雇傭兵出來的時候眼中的殺機。

「多,多謝公子救命之恩。」

老車夫打量了慕君玥,似乎是想不起來九大陸中還有這等身手的少年,若有所思的朝著慕君玥點點頭。

慕君玥在一旁坐下,「還能趕路么?」

「劉伯受傷了,我們估計是要等會了。」

慕君玥點點頭,「那我便先走了,你們好自為之。」

那個劉伯對於慕君玥離開自然是求之不得的,即使現在他受了傷,但是對付兩個手無寸鐵的孩子,自然是沒問題的。

「如此一來,真的是多謝公子了,不知恩公?」

「小事一樁,不用放在心上,下一次再說吧。」

說完,慕君玥的身影隱在樹叢之中。

慕君玥怎麼也不能直接開口說要跟在少年身邊的,更何況現在身邊還有一個老奸巨猾的老狐狸。

慕君玥現在和他說劉伯想殺他,他肯定是不會信的,所以慕君玥再等,等時機到了,就一個從小就散養的少年,慕君玥不擔心該怎麼對他說。

那個劉伯也沒有辜負慕君玥對他的期望,當天晚上就動手了,趁著那個姑娘出去撿野果,也許是少年對他的威脅實在是太小了,殺這樣的少年根本就不費吹灰之力,直接就和少年動了手。

「劉伯,你這是作甚?」

「孩子,別怪我心狠,要怪就怪你的存在礙了某人的眼,拿人錢財替人消災,下輩子,好好投胎吧!」

「劉伯,怎麼會……」 少年一邊後退,一邊不可置信的看著劉伯,似乎是不相信一直養育自己長大的劉伯竟然要殺死自己!

陰寒的刀尖在月光下越發的冰冷,少年幾乎可以感受到那越來越接近的寒芒。

可惜,刀尖在距離鼻尖還有一點點的距離的時候便停下了,不然,少年真的要切身的體會一下。

接著,劉伯的身子倒在少年的身上,然後就聽見另外那個姑娘的尖叫聲。

慕君玥回頭,就看見那個姑娘一臉驚恐,捂著嘴巴不斷的往後,接著轉身就跑了。

慕君玥也不追,反正到時候進了陸家也不一定會有什麼好事,倒不如現在就當是死了。

少年被嚇得不輕,一看就是從小就沒有接觸過這些事。

慕君玥走到一邊的火堆旁,從空間中拿了幾塊魔獸的肉出來。

「是恩公?您?您不是走了么?怎麼會……」

經歷了一系列的事情之後,少年也沒有覺得現在慕君玥在這裡有什麼不對,更不會想到慕君玥的接近也是有目的的。

或者說,他想到了,但是目前的狀況,現在這樣對他更好。

「走錯了方向,又回來了。」

看著慕君玥若無其事的在烤肉,少年慢慢的靠了過來,找了一個位置,也坐了下來,兩隻胳膊環著自己的雙腿,頭微微的靠在膝蓋,只露出一雙迷茫的眼睛。

「有什麼打算么?」

「我也不知道。」

「不想報仇?」

少年迷茫的抬起頭,又垂了下去。

在慕君玥以為不會得到什麼結果的時候,少年的聲音落寞的讓人心疼,「他們都想殺我,我要是死了,是不是會更好?」

「也許吧。」慕君玥翻著手中的烤肉,不以為意,「但是他們都不想讓你好,你為什麼還這麼貼心呢?」

「那你會幫我么?我什麼都不會。」

「好啊。」這正是慕君玥想要的結果,少年看起來還挺單純的,結果下一秒少年的話就打碎了慕君玥的想法。

「謝謝你,姐姐。」

慕君玥差點把手中的烤肉扔出去,這個少年,慕君玥的視線落在少年身上,少年連頭都沒抬起來,但是說出來的話卻不想外表看起來那麼人畜無害。

「是哥哥。」

「哦。」少年的聲音聽起來更加的鬱悶了。

「你叫什麼?」

「我不知道,不過他們叫我叫的名稱很多,小雜種,野孩子,廢物,都有,姐……哥哥,你想叫我什麼?」

慕君玥感覺眼前的這個少年似乎是感受不到外界中的好壞之分,甚至可以說是對外界的一切麻木了。

慕君玥將手中的烤肉擔在架子上,走到少年身旁,緩緩蹲下來,身邊的少年細微的動作沒有逃過慕君玥的眼睛。

慕君玥的手撫上少年的袖子,因為正在長個子的年紀,所以衣袖都要短上一截,輕輕掀開,青青紫紫的痕迹布滿了大面積的範圍。

不夠,也只是淤青,傷口倒沒怎麼有。

少年將袖子擼了下去,不是很想讓慕君玥看到他這個樣子。 「剛開始很疼,不過後來就不疼了。」

「吃烤肉吧。」

「哦。」

慕君玥沒有直接帶著少年去陸家,說這是你們的私生子,有人要殺他,我救了他然後給你們送回來了!

慕君玥問了少年,連少年自己都不知道他要被送到哪裡去,慕君玥的舉動無疑是送上門的姦細。

只好先帶著少年進了九大陸的主城,找了一個客棧先行住下,又給少年買了量身合身的衣服。

少年的皮膚很白,就算是穿了藏青色的衣衫,也很好看,一點都不顯得老氣。

「今天的葯浴泡了么?」

「吃完飯就去了。」少年在慢吞吞的吃著飯,慕君玥覺得自己救的絕對是個祖宗,雖然平時看著是老老實實的,人畜無害的樣子,

但是有的時候,慕君玥恨得很想打他一頓的,連她自己也說不上來是為什麼,也許是因為少年的性子。

等少年吃完了飯,拜託客棧的廚房煮的湯藥,葯浴都已經準備好了,少年卻不見了蹤影。

人家在屋頂上來著,再等少年泡完了葯浴,又不見了蹤影。

不過好在的是,葯浴對於少年的身體雖然有好處,但是過程中很痛苦,最起碼第一次的時候,慕君玥以為,像少年這樣柔弱的身板,一定會堅持不住。

但是少年不僅是堅持住了,還一聲不吭的泡了三個時辰。

所以少年想幹什麼,慕君玥也就由著他去了。

但是陸家那邊,慕君玥有點懷疑陸家的速度了,人都消失了六天了,竟然還沒有一點動靜,難道是因為私生子的原因,所以要低調,不好調查么?

慕君玥在後院看見剛剛泡完葯浴的少年,剛換了一身月牙白的華服,就看見胸前幾點黑色的梅花形狀的點點,尤其是右肩膀的地方,尤為嚴重。

「哥哥。」

慕君玥深吸一口氣,「拿出來。」

少年垂著腦袋,眼珠卻不由自主的往上看,一副自己錯了的樣子,後面的手不難看出正在糾結。

只是身後的貓叫聲出賣了少年,少年才把身後的貓咪拖到身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