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主持人董琴登臺了!

爲了這一期節目的錄製,董琴特地換了一襲優雅且知性的棕色長裙,盤起的秀髮與恰到好處的妝容讓她的端莊典雅的魅力盡情發散。

現場的百人團與觀衆,以及電視機前的觀衆們在燈光打開,並匯聚到董琴身上的那一刻,全部都窒息了。

因爲董琴的美,而窒息着。

她的美,不是那種美豔。

換句話說,不是那種單純的用顏值就可以形容的美。

而是那種從內而外散發的那種美。

這種美,就好比是那一束光,雖然不太亮,但是看到的人,就可以憑藉這束光,把黑夜當成白天。

這是一種神祕的力量。

讓董琴越來越有魅力,越來越有韻味。

董琴邁着優雅的步伐,優雅的微笑,優雅的站定,優雅的舉起話筒,優雅的開場,說道:

“千門萬戶曈曈日,總把新桃換舊符。

大家好,這裏是由…獨家冠名播出的《華國詩詞大會》。

我是主持人董琴!”

“嘩嘩譁!”

現場響起雷鳴般的掌聲,每個觀衆都笑着鼓着掌。

而在線上的直播間內,彈幕也是迅速的佔據了整個的屏幕。

“啊啊啊!真的好羨慕現場的百人團以及觀衆呢!我等就只能在線上看我琴姐的容顏了。”

“表變我董琴女神!!!”

“我中意你啊!!!”

“國視的冠名商都是大牌啊!而且每次都是念個名字就完事兒了,根本不想其他地方電視臺,還有什麼花式說廣告詞的。”

“這是國視霸霸的風格!”

“哈哈,某些品牌想贊助,還贊助不了呢!”

“這話可不能這麼說。我又內幕消息,像這檔宣揚傳統文化的綜藝節目,根本沒有幾個商家願意投的,所以就國企友情贊助了!”

“這讓我想起了幾十年前的《西遊記》,這個也是如此,沒錢拍攝,到處借錢,最後才籌得一百萬,得以繼續拍攝。”



直播間內的觀衆發着彈幕,而董琴依舊在優雅的進行着開場:

“我們一起看‘人面桃花相映紅’;一起聽‘稻花香裏說豐年’;一起嘆‘霜葉紅於二月花’;一起盼‘風雨送春歸,飛雪迎春到’…”

掌聲繼續。

董琴還在優雅的進行着講述:“‘我見青山多嫵媚,料青山見我應如是’。無論是巍巍青山壁立千仞,還是浩浩江河源遠流長,當有一天,他們遇到了一雙詩人的慧眼,山水便有了悲喜境界。立意恆久。”

掌聲更加的熱烈。

董琴突然聲音高亢起來,道:“‘人生自有詩意’!來吧!一起加入我們的詩詞狂歡。”


掌聲此時到達了頂峯。

並且,那彈幕上的話亦是如此。

邊看邊聽着這些個一切,在後臺上等待上場的朱銓不由的激動起來,爲這麼一檔好的綜藝節目而點贊,也爲董琴的主持功底而震撼。

朱銓對此尤爲佩服。

倒不是佩服董琴記得的詩詞,而是佩服董琴在講述這些時的情感、語氣與態度。

“真不愧是國視一姐,這主持功力也太厲害了!”

朱銓心中暗歎道。

接着舞臺上的燈光悉數亮起,舞臺的真面容出現在了衆人的眼前。

朱銓還是第一次近距離的接觸到如此豪華奢侈的舞臺,心中震撼萬分。

這上億元價值的高科技也玩的太溜了吧!

而且與這傳統文化也結合的非常好。

就是這贊助商一直都是不同的國企,感覺有些尷尬了!

莫非是真的推銷不出去,沒有人買單?

朱銓對此也純屬可惜。

這就跟那些叫好不叫座的電影是一模一樣的。

不過,能夠達成這樣的一個成就,也足以說明了一點:

那就是《華國詩詞大會》的節目質量是相當之高的。

而這,也是它爲何一經播出就沒有不會被砍了的原因所在。

這時,在朱銓身邊站着的節目工作人員,責任編導陸友康低聲問道:“小銓啊,你緊不緊張啊?”

“陸導,我還好,我準備的挺充分的!”

朱銓回答道。


這個回答讓陸友康吃了一驚,心道:“準備的挺充分?拜託,從通知到上臺,滿打滿算都沒有一天的時間,這叫準備的挺充分?”

陸友康訕笑道:“小銓,你可就別鬧了!我們節目組對你的要求就是在待會兒百人團對壘的時候,能夠堅持個三四十來回就好。”

“陸導,那你可以往更高的數目上想。”

朱銓笑着迴應道。

“五六十?”

“再高!”

“七八…八九十?”

“再高一些唄!”

“一輪下來?”陸友康驚呼:“你覺得你可以堅持一輪?”

朱銓點了點頭,道:“等會兒和百人團對壘的時候,我是很有信心對到一百句以上的。”

陸友康一副“看你靜靜裝叉”的表情,道:“小銓啊,自信是好事兒,可是咱這《詩詞大會》真的不是那種簡單模式,是困難模式的。”

朱銓聞言,認真的點了點頭,臉上充滿了自信,說道:“陸導,你就放一百個心吧!我從小就喜歡背古詩詞的,什麼《唐詩幾萬首》,什麼《宋詞上萬篇》,什麼…這些都是記得滾瓜爛熟的。”

“你這麼猛的麼?”

陸友康滿臉的不可思議。

“是的!”

朱銓再次點了點頭。

看到朱銓這般的自信,陸友康似乎也被朱銓感染了一般,也相信了朱銓可以順利的通過這個考驗。

不過,朱銓自己之所以有這麼強大自信的原因,是因爲他早早的在系統的幫助下成爲了古詩詞的小能手。

可以說,只要是在歷史上記錄下來的詩歌,在朱銓的腦海裏都有了記憶。


而有這樣的加持,朱銓憑什麼不自信呢?

真正感受到了朱銓那澎湃如海的自信,陸友康懸着的心總算是鬆了口氣。

今天節目的最大賣點就是朱銓與百人團的大戰。

而大戰的過程越是酣暢淋漓,那節目的效果也就越好,那也就意味着節目也就越成功。

依照陸友康的設想,如果堅持五六十回合是良好的話,那麼朱銓所說的堅持一百個回合,把百人團通通的斬落馬下的話,那就是真的牛嗶了!

會爆表極了!!!

路又康繼續道:“既然小銓你這麼的自信,那我就期待你接下來的對決了!畢竟…你也是智商超高的大天才啊!”

朱銓頓時苦笑不迭,忙道:“親愛的陸導,您可別打趣我了,我就是一個普通人,可不是什麼大天才。”

陸友康笑了起來,道“話可不能這麼說,能夠背那麼多的古詩詞的人,要是還不是智商超高的人,那我們這些普通人豈不是弱智了嗎?況且,我是真看好你的呢!我跟你說…你聽,董琴在介紹你了呢!”

朱銓循聲望去,董琴正在介紹自己的這些嘉賓。

“今天,我們照例請來的點評嘉賓是康真老師與楊雨老師。讓我們用熱烈的掌聲來歡迎他們。”

“嘩嘩譁!”

現場的掌聲響起,許久才落下。


講真,因爲國視這類宣揚傳統文化的綜藝節目的播出,康真、楊雨等教授也都知名度大漲,平時出行也會被粉絲認出來,從而被要求合影留念。

掌聲漸熄,董琴接着優雅大氣道:“除了兩位老師,我們節且組還特地邀請了最近的當紅炸子雞朱銓來成爲本期的嘉賓…”

都還沒有介紹完畢,現場就響起了熱烈的掌聲。

而隨着董琴的“熱烈歡迎”後,陸友康小聲道:“現在開始上場,加油啊!”

比劃了一個“加油”,陸友康將朱銓推了出去。

接着在全場的歡呼聲中,朱銓彷彿走了十年,卻還沒有能夠去過其他地方。

由年輕女孩爲主體的粉絲團是朱銓的死忠粉,所以都是銀玲般的笑聲,爲朱銓瘋狂打call。

朱銓深呼吸一口氣,心中告誡自己要注意身體,並順手拉了拉所穿西裝下襬走上了舞臺。

嘩嘩譁!

掌聲在朱銓出來之後,更加熱烈了。

而受到消息的彈幕亦變的綿密起來,有三分之二是在誇朱銓多帥之類的話。

這些人都是純顏值粉,差點就要舔屏了。

與董琴來了個會面的擊掌,朱銓笑容儒雅的走到了《華國詩詞大會》的舞臺中間。 在《華國詩詞大會》的舞臺上,是不需要多囉嗦的,也不需要自我介紹一下或者互相寒暄一下的,需要的只是保證禮節的亮相。

對着康真與蒙漫所在評委席的方向鞠了一躬,朱銓就直接直接開始了自我演講。

“在剛剛上臺的時候,《詩詞大會》的總導演問了我一個問題,那就是在華國這麼多的詩人中,你最喜歡的是哪一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