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中年男子被昊天和體內黃色發光的東西牢牢的吸住,他艱難的喊到:“來人啊!李擇令,萬欲魄………………” 五六章:姐妹傾情

中年男子被昊天和他體內黃色發光的東西牢牢的吸住,艱難的喊到;“來人啊!李擇令,萬欲魄…………”

下面的王管家聽到上面莊主喊,就咚咚咚的跑上樓,邊跑邊問:“莊主,什麼事?什麼李擇令,萬欲魄?”

昊天此時正在吸中年男子的功力,來壓制那個黃色發光的東西。昊天聽見有人上樓了,一轉身,中年男子此時被吸的瘦了一半,昊天一轉轉身,中年男子的身體就隨着昊天的身體轉動。

此時昊天不能發功力來攻擊那個王管家,他意念一動,說了一句:“意念劍,九劍合一。”

只見九道淡淡的白光,一霎那凝成了一把2米多大的寶劍,一下子打到王管家身體裏面,王管家就樓上跌下去了,就喊了一句;“莊主,李擇令,萬欲魄……!”隨後碰的一聲炸掉了。


昊天此時也來不及想,意念劍用在王管家身上爲什麼這麼大威力。他就是想盡快的吸乾中年男子身上的功力,壓制那個發黃色光的東西。


沒有一會,昊天就吸乾了中年男子身上的功力,中年男子只剩下一些皮骨,昊天手一鬆,那個皮骨就掉在地上。

昊天意念一閃,人就到了10公里以外,昊天剛閃出小樓門口,下面有幾個人匆匆忙忙的趕來。他們看見眼前白光一閃,也會沒有留意着白光還是繼續往樓上跑去。

到樓上一看,只是一具皮骨,看衣服應該是莊主的。他們彼此議論道:“李擇令,萬欲魄。”

“什麼意思,難道是歌謠裏面的李擇令和萬欲魄?”

“俠士李擇令,爲民入魔深,再吞萬欲魄,血洗江湖亂!”當其中一個人念去了這首歌謠,在場的幾個人都嚇得面無人色。

“這樣的飛行速度太慢了,何小姐和城兒小姐不是小巨虎,她們沒有法力在乾坤袋裏面不能久待,我要儘快的趕到何府,1千多公里,這樣的飛行速度不行!”昊天駕氣在空中飛行,一邊自言自語,

“不行,我看看形體隨意駕氣的時候,能不能使用!”少年說完便凝神聚意。說了一句“形體隨意”,只見空中的少年身影一閃,就到了10公里遠的地方。

“沒想到,還真行,再來幾次!”少年說道,意念連續閃動100多次。在千里之外的何府何小姐的閨房窗前,一個少年熟練的打開窗子,閃入何小姐的閨房。

那少年手一抖,巨大的乾坤袋裏面掉去兩個帶着斗笠的兩個人。少年馬上席地而坐,一陣綠光從少年身上發去,隨後綠光就收縮着進入那個少年的身體。

這個少年就是古月昊天。昊天此時,凝神聚意施展內視法,看見體內李擇令的黑氣中有一個發着黃色光的魄丹,一道白光緊的包裹着李擇令的黑氣和那個黃光的魄丹。

在白光包裹着個黃色魄丹的地方有一個小洞,小洞被一股藍色的氣體填滿了,並且藍色的氣體還包圍着那魄丹和白光,形成了一道2公分左右厚的藍色氣體。這藍色氣體已經發生了質的變化,好像是藍寶石一樣,牢牢的控制了李擇令的黑氣和那個黃色發光的魄丹。

另外體內,有一股散開的黃色的氣息在體內遊動,昊天想:“難怪我身體疼痛不止,淫yu發動,就是這些黃色的氣息搞的,這個黃色的氣息肯定是那個黃色的魄丹釋放出來的,那個黃色的魄丹應該是他們說的萬欲魄。

現在不要胡思亂想,先把那股黃色的氣息壓住再講!”想到這裏昊天靜下心來,那道護體的綠色氣體,分去一部分就朝那股黃色的氣息逼出。不久昊天就進入了入定的境界,對體外的事情渾然不知。

也不知過來多久,兩個帶着斗笠的人醒過來,其中一個人醒來拿開斗笠,藉着外面昏昏不明的月光看到房間的情景。

“怎麼到了表妹的房間,少俠!少俠!”她叫幾聲昊天,看昊天沒有反應。她就轉過身去叫醒她的表妹,此人就是城兒小姐。

“表姐,那個魔頭把我們抓到那裏了,我們是不是被魔頭吃了,現在到了陰間?”另一個帶着斗笠的少女問道:此人就是何小姐。

“表妹,現在好像到了你的房間啊!我們沒有死啊!”聽城兒小姐的聲音,有點慶幸!

“真的嗎?真的是我的房間啊!魔頭那裏出了,昊天少俠呢?是不是在做夢啊?”何小姐看到了她的房間還不確定的問道:

“哎呀!很痛,表妹,不是在做夢!”城兒小姐一邊擰着自己的胳膊一邊說:

“太好了,太好了,我去把蠟燭點上!”何小姐高興的說着:

“表妹不要點蠟燭,早上說到我家去,現在我們點上了蠟燭會有人懷疑的,過來看看。我看昊天少俠是中了萬欲魄的毒,肯定李擇令把萬欲魄吞到肚子裏面,昊天少俠就把李擇令吞了回去,所以昊天少俠中了萬欲魄的毒。”城兒小姐猜測的說道:

“昊天少俠中了萬欲魄的毒,還把我們送回了!這……!”何小姐說着說着,掉起了眼淚。

“表妹,現在不是哭的時候,以前聽話李擇令被萬欲魄控制的時候,就要找女人,才能暫緩萬欲魄的毒,看昊天少俠這麼痛苦,我們要不要幫助昊天少俠?”城兒小姐擔心的問道:

“都是我們害的昊天少俠,都是我們中了李擇令魔頭的計,我們肯定要盡力幫助昊天少俠!”何小姐說完,臉上露去害羞的神色。

“妹妹說的對,我們有責任爲昊天少俠解萬欲魄的毒!”城兒小姐說:

“嗯,那表姐,我們就把昊天少俠攙扶到牀上來好了!”何小姐說道:

“嗯!”城兒小姐答應着,兩個少女就過來攙扶昊天。

昊天這個時候已經成功的把體內,一股黃色的氣息給壓住在丹田下面。他還在施展內視法看體內那個藍色氣體,化成的寶石一樣,心想:……

忽然有人動他,他一下子就回顧神來,看着何小姐和城兒小姐過來攙扶自己,馬上站了起來。

何小姐和城兒小姐看見昊天一下子站了起來,把她們嚇得一跳。城兒小姐驚道:“昊天少俠,你怎麼突然站立起來,你沒事吧?”

шшш ☢Tтkā n ☢CO

昊天說道:“兩位小姐放心,我沒事!”

“你是我們的救命恩人,你就不要叫我們小姐了,看起來你比我們小,你就叫我們姐姐好了!”何小姐看着昊天臉通紅的說道:

何小姐心想:‘還好沒有點蠟燭,不然羞死人了!’

她那裏知道,昊天晚上看東西和白天一樣。

“你就叫我們姐姐吧!我們叫你天弟,好吧!”城兒小姐在旁也說道:

昊天一聽,心裏樂開了花。連忙說道:“好啊!兩位姐姐!”

“天弟,你過來,我們姐妹爲你解萬欲魄之毒!”城兒小姐邊說邊把昊天往牀邊拉。

昊天聽城兒小姐叫他天弟,他激動的說:“沒事了,兩位姐姐,我已經壓制了萬欲魄的毒!”

“天弟,你就不要怕難爲情了,傳說李擇令中了萬欲魄的毒,都是叫女人解毒,我們姐妹願意爲你解毒!”城兒小姐認真的說着:

昊天道:“兩位姐姐,我真的…………”

“妹妹,你先寬衣,我幫天弟寬衣!”城兒小姐說完就爲昊天寬衣。

昊天剛想阻攔,此時和小姐就在昊天面前把衣服脫了下來,何小姐認爲昊天晚上看不清她的身體,所以她就寬衣走到牀上去了。

昊天看着戀慕已久何小姐那美妙的身體,他丹田下面那道黃色的氣息‘碰’一下子就噴發出來了。

城兒小姐給昊天寬衣後,感覺昊天身體發燙,就說;“弟弟還說壓制了萬欲魄的毒,你看你的身體好像被火燒着了一樣,妹妹快!”

城兒小姐認爲昊天此時備受受痛苦的折磨,流下眼淚,溫柔的上前親吻昊天。

昊天此時也沒有心情去壓制那個黃色氣息的毒,相擁心上的女神,就朝牀前走去…………

終於如願的抱着戀慕已久的女神何小姐,和自己喜悅的城兒小姐,丹田下面萬欲魄的動力讓昊天和兩個美少女幸福的享受了魚水之歡,共度了美好良宵! 五七章:追殺李擇令

昊天醒來,天色已經矇矇亮了,看着身邊的兩位心上人,實在的捨不得離開。細想留下來必定會連累她們!思前想後,忍痛割愛只能離開!昊天深情的吻了她們一下,穿上衣服。

拿筆寫下幾個字;李擇令,萬欲魄,關係重大,兩個姐姐千萬不可提起此事,弟弟此去,前途雖然兇險,但弟弟是有天命之人,無需擔心,等弟弟把萬欲魄煉化之後,定會回來找兩位姐姐。弟弟;古月昊天。

留下字後,身影一閃就離開了何府………!

“什麼?百變門的掌門下令追殺李擇令!”這個消息一下子在修仙大陸的江湖上面傳開了!

“現在修仙大陸的江湖是百變門的江湖,百變門要誰四更死,誰能留命到五更。幾千年的魔頭李擇令拿回了萬欲魄,百變門下令追殺李擇令,難道真的要應驗千年以來的歌謠嗎?”酒店中一位戴斗笠的老者慢悠悠的說道:

“俠士李擇令,爲民入魔深,再吞萬欲魄,血洗江湖亂!李師傅,千年的歌謠真的要應驗嗎?”傍邊一箇中年帶斗笠人唸完歌謠後問道:

“關於李擇令,一直傳言他要回來,沒想到真的傳去李擇令拿回了萬欲魄,要換江湖了,百變門控制江湖2百年,不去李擇令這樣的魔頭,真的沒有人敢動百變門。”帶斗笠老者答道:

“你還想不想活了,敢評論百變門的事,你們想死,不要把我們拖下水。”聽見兩個帶斗笠人公然評論百變門的事,酒店裏面的人嚇紛紛的離開,怕殃及池魚。

“小哥,你爲什麼不離開啊?”斗笠的老者問酒店中唯一沒有離開的白衣少年。

這個白衣少年人身材普通,卻白白淨淨的長的眉清目秀,身着藍衣,只是看上去有些疲憊。

“問我嗎?”少年人應答着:

“是啊!人都嚇得跑光了,不問你問誰啊?哈哈!”斗笠老者笑道:

“我雖然不清楚百變門,不過我看有人提到百變門,比見到怨鬼還要恐懼,所以我看百變門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再說李澤令也不過如此,不值得一提!”少年回答道:

“小夥子,有膽量有氣魄!連千年的魔頭李擇令都不放在眼裏,不知是傻還是癡。”斗笠中年人諷刺的說道:

少年用眼睛憋了一下中年斗笠人,眼露精光,不過沒有說什麼,繼續吃飯。

“哈哈!”中年斗笠人看少年不說話,笑着搖了搖頭,也再沒有說什麼。

“剛纔是誰在說百變門!”門外一個身穿綠色袍子的年輕人說着就闖進了酒店,他後面跟着8位彪形大漢。

“是我在說百變門,你們這些百變門的狗找死嗎?”中年斗笠人站起來說道:

“這兩人遮頭遮臉的,定不是好貨,給我把他們拿下!”綠袍年輕人吩咐手下的彪形大漢。


“是,壇主!”幾個彪形大漢應聲就朝兩個帶斗笠的人和少年走去。

“你們還是乖乖的跟我走,免得受皮肉之苦!”其中一個大漢說道:

“我就是說了一下,不瞭解百變門,這樣就抓嗎?”少年人疑惑的看着走向他的兩個彪形大漢問道。

“怕,就不要逞英雄!”中年斗笠人鄙視的說道:

“媽的!老子沒空聽你們狗咬狗!”幾個彪形大漢說着就圍攻上來。

“刷”的一聲,一道白色殘影從酒店中閃去!

“嗯,這個小孩到哪裏去了?”抓少年的兩個大漢一下子愣住了,大變活人,少年在他們眼皮子底下,就消失不見!

此時,10公里外憑空出現一位少年,穩定身形後自語道:“百變門真的很霸道,等我把萬欲魄煉化了,看我怎麼收拾你們!”

“不要跑,不要跑!”還不到片刻的時間,‘刷!刷!刷!’的十幾道身影從少年頭領上越過。在他前方不遠處停了下來,十幾人拿着兵器圍住兩個帶斗笠之人。

“那不是酒店裏面的兩人嗎?怎麼被別人追的跑不動了!看來百變門人叫來了高手!”少年見兩帶斗笠之人受傷不輕,鮮血已染透了衣衫。

“李震山!你們修氣大陸人還想鹹魚翻身嗎?你就死了這條心吧!今,天你不說去你同黨躲藏在哪裏?這裏就是你的藏身之地!”一位灰袍老者說道:

“哈哈!我修氣大陸人各個是英雄好漢,要殺要剮任憑君便!”斗笠老者豪邁的笑道:

“修氣大陸來的,果然不錯,就幫幫他們好了。”少年思定後就快步上前說道:“這麼多人打兩個人,真的丟臉啊!哈哈!”

“恩!這不是酒店裏面消失的少年嗎?”圍攻的人羣中一位綠袍青年驚訝的說道,此時他也受傷不輕。

“少俠,你快走,你對付不了他們,他們會邪術。”斗笠老者見少年想來幫自己,就勸說道:

“李師傅,憑着你一句少俠,這件事我就管定了,何況,百變門這些狗欺人太甚!”少年悠閒的說着:

“少廢話,受死吧!捆魔繩!”一瘦高個罵了一句就朝少年一伸手,發一道手腕粗的淡淡紫光朝少年射來!

“來得好!”少年說後移步躲過,手也一伸:“捆!”一道手指粗的白光射向那個廋高個,瘦高個身體震了一下,身體緩慢了下來,但是沒有倒下。

“嗯!捆神鎖沒有效果,怎麼回事?”少年心裏一驚!來不及細想,意念一閃,一道淡淡的白光從少年的頭領發去,瞬間凝成一把劍射向了瘦高個。

“噗嗤”一聲,瘦高個的胸脯就穿了一個洞,“哎呀!”一聲,瘦高就撲倒在地。

“捆神鎖,意念劍!這少年不簡單!兩個一起上!”灰袍老者喊道:


只見一胖一瘦兩個身影撲向少年!少年身如鬼魅,一下子閃到了兩人的身後,兩把意念劍飛去,胖瘦兩人應聲在地。

少年一看意念劍如此好用,也不客氣,他人影閃來閃去,沒有幾下,十幾個人中又倒下了3個。

“這個小子身法高深莫測,大家小心,背靠背靠攏!”百變門的人一下子就聚到一起,聚成了一個半圓形陣法。

“少俠,要留意他們的邪功!”李師傅提醒道:

“邪功?”少年不解的問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