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中州城自建城以來,很少有人敢駕着自己的坐騎走在中州城的大街上,更不用提及在上空飛行了,此時的狀況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一時間這些閒人們開始談論了起來。

就在這隻五彩斑斕的星獸過後沒多久,中州城的上方再一次出現了一隻體型龐大的星獸,這是一隻虎,一隻生長着翅膀的黑虎,而且在這隻黑虎之上同樣有着一人,並且朝着玄天帝國的皇宮方向而去。

這種奇怪的舉動頓時引起了中州城所有人的關注,有些人開始發揮了自己的想像力,想像着這次中州城到底發生了什麼樣的奇怪事情。

一個接一個,幾乎全是飛行坐騎,僅僅一個時辰不到,在中州城的上空幾乎成了飛行星獸的天下,而且他們的目的全部相同,都是衝着皇宮而去的。

陳楓,此時的他正擡頭看着這一隻只飛行而去的星獸,牽着司馬星雨的小手走在大街之上,他此時的目的與這些駕着星獸的星士一樣,都是朝着皇宮而去。

這一次陳楓除了司馬星雨,並沒有帶上其它人,因爲這次的宴會,雨晴仙子也會參加,所以他帶上了司馬星雨,回來一天了,他沒有見到凌雪,而且突發的事件也讓他沒有直接去無雙帝國在中州城的分部。

“這麼多的強者!”司馬星雨看着空中不斷飛過的星獸,聽着身邊不斷傳來的討論聲,忍不住發出了一聲感嘆。

能夠擁有飛行坐騎,並且能夠在這中州城的上方飛行,不用說也知道,這些人的身份不凡,至少也有着天階巔峯的實力,因爲她清楚,就算是擁有天階巔峯,如果沒有強大的勢力做後盾,也不敢在此上空飛行。

陳楓也很同意司馬星雨的看法,因爲在這之前,他根本沒有想到,在這星魂大陸上,竟然還隱藏着如此多的強者,如此多的強大勢力。

往生殿,輪迴谷,在他的印象中已經夠強的了,可是現在他發現,竟然還有一些勢力中的強者和他們差不多,並且實力都遠超自己。

“小雨,你師傅到底是什麼級別的星士?”

陳楓走的不急,而且他也沒有着急的意思,就像逛街一樣,邊走,一邊朝着身邊的司馬星雨問了一句。

“我也不知道!”司馬星雨搖了搖頭,接着說道:“師傅給人的感覺很普通,但是她懂的很多,而且從外表絲毫看不出她的年齡,就和……就和花院長一樣,讓人摸不透深淺。”

陳楓倒吸了一口涼氣,花無心的實力他沒有見過,不過他卻能想像的出,皇階他見過,騰公就是一名皇階的星士,可是騰公與花無心一比,簡直就是天差地別,也就是說花無心至少也是皇階以上的星士,這已經令他震驚了,可是聽到雨晴仙子也是這般,他沉默了。

他只是一名天階初級的星士,距離皇階還相差很遠,雖然有着無雙帝國,可是帝國中卻沒有一個震的住腳的強者,如果真的與這些勢力拼起來,對方僅僅只出一人,便可以滅掉自己一個國家。

對於這種想法,他有着絕對的肯定,因爲他就是一名天階星士,對於星士的等級他年的非常清楚,如果此時在無雙帝國出現一名天階巔峯的強者,也許他整個無雙帝國都將陷入危險之中。

嗖!

小金的身影如同一道閃電般落在了陳楓的肩膀之上,接着用它那金黃色的額頭碰觸了一下陳楓,彷彿很開心一般。

陳楓看了一眼小金,笑了起來,對於小金,自從來到了中州城後,他就沒有限制過它的自由,幾乎不管不問,沒想到這才一天不到的時間,小金又找了回來。

“怎麼,玩夠了!”

陳楓撫摸了一下小金的腦袋,語氣有些怪笑地說道。

小金叫了幾聲,彷彿在解說着什麼,而司馬星雨完全聽不懂,不過看到陳楓與小金一對一答的模樣,有些羨慕地說道:“小楓哥哥,什麼時候我也能擁有像小金一樣的坐騎就好了。

陳楓笑了,看了一眼嬌小形態的小金,說道:“這還不簡單,下次到了沼澤之地,讓小金髮揮他主人的氣勢,直接捉一隻回來不就行了。”

司馬星雨拍手叫好,而小金則將頭搖的像波浪鼓一般,一個勁地朝陳楓叫着,做出反對的姿態,逗的兩人哈哈大笑。

由無雙府到玄天皇宮其實距離並不遠,可是二人卻足足走了有半個時辰的時間,當他們來到皇宮跟前的時候,天色已經漸漸暗了下來,西方的太陽已經即將落下,按照邀請函中的內容所述,現在的宴會應該快要開始了。

玄天帝國的皇宮真的很大,大到了陳楓不敢想像,當他站到皇宮外圍的高牆之下時,被這高聳入雲的建築給驚呆了,無雙帝國與這裏一比,簡直就是一個天一個,跟本不在一個級別,現在他終於明白,爲什麼自己成了一個帝國,一統了整個北大陸後,竟然沒有引起其它勢力的注意了。

“什麼人?可有請帖?”

就在陳楓拉着司馬星雨準備踏入皇宮的大門之時,被幾名侍衛攔了下來,看着眼前的這幾名侍衛,陳楓心裏震驚,因爲這幾人修爲最小的也有地階的實力,這要是放在無雙帝國,一定是貴賓級的待遇,可是在玄天帝國,卻僅僅只是一個看門的。

陳楓沒有多說,而是直接拿出了邀請函,當那幾名侍衛接過陳楓的邀請函時,看了一眼,然後奇怪地打量了一眼二人,這才放他們進去。

沒辦法!這次的宴會由太上皇直接安排,多少年不曾出關的太上皇這次竟然親自發出邀請函,邀請的人物大都是在星魂大陸上成名已久的大人物,可是陳楓與司馬星雨實在是太小了點,而且來到了這裏,竟然連一點架子都沒有。

要知道,之前來的幾批人,可個個都是直接不用通報,駕着坐騎從上空飛進去的,可是現在陳楓與司馬星雨竟然連一匹馬都沒有。

陳楓沒有理會這些侍衛,拉着司馬星雨緩緩來到了皇宮,他們的腳步並不快,而且對這裏也並不熟悉,所以逢人便問,而且每次問都會迎來奇怪的目光,幸好,在問了幾個人之後,他們遇到了“好心人”,直接將他們帶到宴會之上。

這一路上,陳楓心中的震驚就沒有斷過,而且對於前面帶路的女子,他都敢到震驚,因爲他發現,這一個小小的宮女竟然都有着地階初級的實力。


“你是這裏的宮女?”

陳楓左顧右看,最終忍不住心中的好奇,朝着走在前面的少女提出了一個問題,而且這個時候司馬星雨也同樣很好奇,盯着放慢腳步,扭過身來的少女。

“我是國主身邊的護衛!”

少女的聲音很平淡,但是卻給人一種酷酷的感覺。

陳楓微微一笑,不再發問,而是拉着司馬星雨繼續跟在那“宮女”的身後,走過了很多路,陳楓終於見到了人影。

一個個穿着都一樣的宮女們手捧着各種奇異的果盤,不停地在前面的院中穿梭着,而且在院子裏擺滿了桌椅,每張桌椅都是經過精心設計,再加上上好的木料打造而成的,但是這院中竟然沒有一個客人。


“之前這裏不是來了很多人呢嗎?人呢?”陳楓的心中很好奇,不過他並沒有問出來,在這種地方,他竟然感受到了一種壓力,不過被他強行壓了下去。

“請跟我來!”

正在這時,另一名女子接替了原來的“宮女”,朝着陳楓與司馬星雨說了一句,然後便朝着前面走去,並未進入那個陳楓認爲準備迎客的院子內。

陳楓的心中懷着強烈的好奇,跟在了女子的身後,而身邊的司馬星雨有些緊張,抓着陳楓的那雙小手也緊了緊,表明了她此時很害怕。

陳楓微微一笑,緊了緊自己的右手,說道:“不用擔心,這裏又不是什麼龍譚虎穴,在這個世界上,還沒有人能夠留的住我!”

陳楓的語氣有些誇大,讓前面的女子身體頓了頓,而司馬星雨好像吃下了定心劑一般,那緊張的心情逐漸平靜了下來。

陳楓的話確實有些誇大,不過司馬星雨卻絲毫的不懷疑,至少陳楓有着逃跑的本錢,這一點司馬星雨是知道的,而且在這裏,她還有可能遇見自己的師傅,輪迴谷的谷主,一個神話般的存在,再加上老酒鬼與怪老頭也有可能出現,這一切都讓司馬星雨吃了一顆定心丸,朝着陳楓吐了吐舌頭。

“我纔不怕呢!只不過感覺這裏太悶了而已!”

陳楓笑了,而這時前面的女子轉過了身,朝着陳楓二人說道:“裏面都是一些大人物,說話注意點分寸!”

陳楓此時才注意到,他們已經來到了另一個院子,院子非常的豪華,而且大門緊閉,在聽到女子的話後,陳楓突然笑了起來,說道:“大人物?呵呵,我要說什麼話,還從來不看別人的臉色。” 女子臉色極其難看,而陳楓卻視而不見,直接推開了那緊鎖的大門,這一刻,一直握着他右手的司馬星雨那顆剛剛恢復平靜的心再次緊張了起來。

唰!

一道道目光轉移到了陳楓的身上,陳楓頓時感受到一股股強大的力量撲面而來,不過他卻強忍着,擡起頭,一一掃過院內的衆人,熟悉的,不熟悉的,一個個都盯着陳楓與司馬星雨。

“哈哈……乖徒弟!你來的還真及時啊!”

怪老頭此時正與老酒鬼他們一起,此時看到了推門而進的陳楓,覺的氣氛有些怪異,立馬笑出聲來,在這種場合,他的身份不算什麼,可是他那獨一無二的陣法卻是無人可及的,所以此時他縱然發笑,也沒有人敢多說什麼。

陳楓微微一笑,然後朝着怪老頭的方向走了過去。

“師傅!”

司馬星雨也在打量着衆人,雖然不敢表現的太過,可是她仍舊發現了不遠處那被人孤立的雨睛仙子。

隨着司馬星雨的叫聲,陳楓也將目光轉移到了雨睛仙子的身上,突然間,陳楓心頭一震,整個人差點失神。

驚豔!這兩個字從未出現在陳楓的字典之中,可是今天,雨晴仙子竟然給了他這種感覺,一時間彷彿被雷擊了一般,呆若木雞。

淡紫色的衣裙,長及披肩的長髮,臉上一朵蓮花,將她的美貌發揮到了極致,再加上她身邊那五彩斑斕的坐騎,整個人給人一種天仙下凡一般。

只是此時的雨睛仙子身邊沒有一人,她一個人孤獨地坐在那裏,纖細的手指不停地撫摸着那隻飛禽,沒有一人敢靠近。

司馬星雨的聲音引起了雨睛仙子的注意,見到飛奔過來的司馬星雨,她那冷冷的面容上出現了一絲笑意,這一刻,百花失色,萬物羞愧,所有人都呆了,傻傻地看着那一瞬間露出絕色笑容的雨睛仙子。

司馬星雨撲到了雨睛仙子的懷裏,直到這一刻,她那顆緊張的心情纔算完全放鬆了下來,拉着雨睛仙子,臉上那激動的表情就一直沒有斷過。

“你怎麼也來了,碧玉呢?”

雨晴仙子的聲音極爲動聽,和她的人一樣,無時無刻不在吸引着人的眼球,而司馬星雨聽到雨晴仙子的問話,吐了吐舌頭,然後小聲地說道:“師姐還在沼澤之地,我……我和小楓哥哥一起來的。”說完,她將目光轉向了陳楓。

此時的陳楓已經恢復了震驚,臉上從重露出了那波瀾不驚的表情,聽到司馬星雨提及到自己,邁出腳步朝着二人走了過來。

“陳楓見過仙子!”

陳楓的話很平靜,而且直勾勾地盯着雨睛仙子,一點尊敬的意思也沒有,這一點讓雨睛仙子很不喜歡,看着陳楓,開口說道:“你就是陳楓?小雨嘴裏的小楓哥哥?”

陳楓點點頭,說道:“雨睛仙子的大名小子早有而聞,沒想到今日一見才發現,這真人比傳說中的更美!”

陳楓這話已經不在是對一個長輩所說的那種語氣,如果換做了其它人,也許雨晴仙子早就一巴掌拍過去了,可是現在她沒有,看着一直擔心的司馬星雨,她開口說道:“我道是什麼天才人物?一個小小的天階而已,也敢如此狂妄,怪老頭就是這般教你的?”

陳楓呵呵一笑,並沒有反勃,而是將目光轉向了其它人,在這人羣中他看到了一個非常熟悉的身影。

“秦商!”

陳楓看着這個幾年沒見的面孔,臉色變了,這時的秦商竟然給他一種看不透的感覺,而且在他的身上,他還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


陳楓看到了秦商,而秦商又何嘗沒有看到陳楓,只是陳楓一直在於雨晴仙子打招呼,並未注意到他而已,所以他才一直保持着沉默。

快穿:小奶狗,撩總裁 ,他只是朝陳楓點點頭,並未多說一句話,而此時的陳楓卻震驚到了極點。

這是什麼地方,在這裏出現的哪一個不是有着超等身份的強者,可是秦商算什麼,一個小小的紈絝子弟而已,他憑什麼出現在這裏?

“你們認識?”

正在這個時候,秦商身邊的一名老者忽然間開口問了一句,很平淡,但是他的聲音很有吸引力。

這是一個精神抖擻的老人,那長長的鬍鬚代表着他那超長的年齡,而且這老人一說話,幾乎所有人都在關注着他,所以陳楓對此人非常的敏感。

“他是弟子的一名故交!”

秦商並未多講,只是此時陳楓的眉頭卻皺了起來,看了一眼秦商,他實在有太多的問題想知道,只是在這種場合之下,他沒有開口提出罷了。


“即然是故交,就應該打個招呼,你這樣很沒有禮貌知道不?”

老者笑眯眯地看着陳楓,只是說出的話卻是讓陳楓非常的不爽。

“弟子知錯了!”

陳楓實在忍不住了,掃了一眼老者,然後也不理會那低聲下氣的秦商,直接來到了司馬星雨的身邊,然後在她的耳邊耳語了幾句,在司馬星雨臉色脖子粗的情況下,直接笑着朝着老酒鬼與怪老頭這邊走了過來。

“師傅!前輩!”陳楓一一跟兩人打了個招呼,然後在二人的身邊掃了一眼,奇怪地問道:“花祖師呢?怎麼沒見到他?”

“他?他現在可是閒人一個,這種地方他還不想來呢!好了,不提他了,來到這個地方,有什麼感受沒有?”老酒鬼笑眯眯地看着陳楓,開口問道。

“還能有什麼感覺,壓力太大,你沒發現,我現在連氣都喘不過來嗎?”陳楓苦知不已,不過他的表現卻和他的話恰恰相反。

“壓力?呵呵,我還真沒看出來,說真的,像你這種年輕人,在這種場合還能穩的住腳,這個世界上真的不多了,剛剛那小子看到了吧,天階初級,而且是老妖的親傳弟子,可是在這些人面前連大氣都不敢喘一個!”

陳楓順着老酒鬼的目光看去,發現他所說的正是秦商,忍不住問道:“那老者是誰?就是老妖?我怎麼沒有聽說過?”

陳楓的聲音不算大,可是在這種場合下,卻剛好讓所有人都聽到了,這時怪老頭忽然笑了起來。

“小子,沒聽過我的大名沒關係,不過像你這麼狂的年輕人我還是第一次見到,你就是陳玄的孫子吧?想不到你比他還狂!”那位名爲老妖的老者開口了,只是他所說出的話讓陳楓一點也聽不懂。

陳玄是誰?他不知道,難道是那未知的太上皇?陳楓心中的疑惑百出,看着老人,嘴裏卻一點也不服輸。

“狂也要有狂的資本,如果沒有本事,就算想狂也狂不起來啊!”陳楓的話充滿的挑釁的味道,其實他並不想這樣,只是沒辦法,爲了他後面的目的,他只能這般狂妄。

“哼!無知!”老者冷哼一聲。

而陳楓卻笑了,因爲此時老酒鬼在他的耳邊小聲地說了一句,這時他才明白老者的身份。

往生殿的殿主!他實在沒有想到,秦商竟然成了往生殿殿主的親傳弟子,這身份可與司馬星雨有着異曲同工之妙,說不定有生之年將會成爲往生殿的下一任殿主也說不定。

“嘎!”

正在這個時候,一直站在陳楓肩膀上的小金突然怪叫一聲,嗖的一聲飛向了那五彩斑斕的飛禽旁邊,然後衝着那飛禽叫了幾聲。

這一奇怪的舉動頓時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包括那名爲老妖的老者。

“金翅大鵬!”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