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不錯,鬼婆婆畢竟也是修行界前輩,不可能言而無信,自毀顏面。既然都擺出石碑了,那肯定不假。”

“既然如此,爲了成功起見,我們要不合作吧。”白髮老道突然開口。

合作?

一羣高人面面相覷,不解的看向他。

白髮老道:“鬼婆婆既然都這麼說了,那肯定會這麼做,可是我們如果散開,各自盤算,最終可能是一場空,因爲有關部門那那幾位道友可是一直在觀望呢,他們肯定也會安排人。”

聞言衆人恍然。

的確,如果道門分散了,怎麼可能是整體的有關部門對手,有關部門別的不說,人夠夠的。道門只有聯合一起,才能壓制啊!

想到這裏,一衆高人開始商議起來。

而這時候,消息傳開,越來越多的人知道了鬼婆婆招婿的事兒。

有關部門傳回消息,總部震動,經過分析,有關部門也得到了和道門類似的結果,然後開始安排。

這一次,完全是最輕鬆的得到傳承神器的機會,百年不錯的大好事兒,不容錯過。

另外就是江湖散修,小門派,甚至外域修士聞言,在應對本地異常事宜的同時,也在悄悄安排,準備試試水,說不定人家鬼婆婆就愛好這一口呢。

在陳浩悠然帶着仨小在鬼婆婆的洞府中吃吃喝喝中,三天時間過去。

這一天,驕陽西落,天際染紅,天山飄渺峯外,大批修行界人士匯聚,一共分成了七八處。

每一處,都有一個人站在最前面,那是他們推選出來的應招男郎。 縹緲峯,雲光洞。

陳浩看着面前安靜的女孩,認真問道:“你考慮清楚了嗎?須知,這計劃一旦實行,可就沒有退路了。”

女孩不答反問:“大師,你跟我說,我參與您的計劃,就能讓我的孩子得到最好的待遇,未來一片坦途?您確定沒有騙我?”

陳浩道:“我以自身大道發誓,所言句句屬實,沒有絲毫欺騙。”

女孩笑了:“如果是這樣,那我就答應了。”

嘴裏說着,女孩伸手輕撫了一下肚子,臉上滿是一個母親的慈愛光輝。

陳浩道:“如此,那我就去安排了。”

說完,陳浩轉身離開,走的時候,身影幻化,變成了鬼婆婆模樣。

來到禁制外,陳浩的身影一下子吸引了數百上千號人的關注。

沒辦法,鬼婆婆的名聲實在太大,數百年來,戰鬥無數,從無敗績。當年一怒收割小鬼子一個大隊的魂魄,小鬼子總部屁都不敢放一個,事後據說還賠償了不少東西,祈求諒解。

如今這個大佬,放話要招女婿,誰不期待?

不過要當鬼婆婆的女婿,這也不是誰都有資格的,於是,這纔有了各大利益體共同推出的七個候選人。

這可都是各大利益體根據陳浩提出的要求推選的最合適的人,如果這樣都不能讓鬼婆婆滿意,那就沒轍了。

陳浩走了出來,標誌性的柺杖依舊抗在肩膀上,大步如飛,神色倨傲,身體搖擺,走的六親不認。

沒見過鬼婆婆的人,看到這囂張的步法神態,都是一臉敬畏,暗道果然不愧是名震數百年的鬼婆婆,太有範了。

而認識鬼婆婆的,全都一臉黑線,暗罵這老婆子是不是走火入魔,神魂混亂了,好好的一個鬼道大佬,變成了一箇中二鬼王。

不過不管是認識,還是不認識,這會兒都不在意鬼婆婆的變化,他們在意的是,誰能成爲鬼婆婆的女婿。

這不僅事關九鼎神器的歸屬,更有鬼婆婆的身家傳承。

真要說起來,鬼婆婆的傳承和家當,比九鼎神器更吸引人。

畢竟,九鼎神器就是一個神器,除了鎮壓氣運之外,貌似也沒有太多其他的作用,而且沒有一定的實力,也玩不轉神器。

鬼婆婆傳承就不同了,得到了,不僅瞬間野雞變鳳凰,更有鬼婆婆這樣的頂級大佬指點修行,未來一片坦途啊!

在所有人的期待目光下,陳浩停下了腳步。

而後各大利益體的大佬們上前,和陳浩見禮。

陳浩笑呵呵的,完全沒有鬼道大佬的風範,如同一個慈祥老太太,和所有人打招呼。

不過嘴裏笑着,陳浩心中也是驚歎。

這一次到來的,真特麼雜!

道門,有關部門就不說了,其他的詭異,陰靈,異類也混在其中。

比如梁紅玉和那個賣驢肉的女人就來了。

似乎梁紅玉和鬼婆婆還認識,上前來,就笑呵呵的道:“妙心姐姐,什麼時候收了個幹孫女啊!居然不通知妹妹,太見外了吧。”

陳浩嘿嘿笑道:“剛收沒多久,一點小事,也不麻煩紅玉妹妹。”

聽到陳浩的話,梁紅玉目光微動,笑眯眯的伸手親切的挽住陳浩的手臂,嫵媚道:“妙心姐姐,你還是一如既往的親切呢,不過您幹孫女招女婿,這可不是小事兒,妹妹也能幫着參考參考。”

陳浩一頓。

瞬間,陳浩就感覺到了梁紅玉的變化,而且梁紅玉居然膽大的對他試探,一種詭異的力量從胳膊上蔓延。

我去,難道我剛纔說錯什麼話了,讓這個女人懷疑我的身份?

這可不行,想試探我,現在的你可不夠資格了。

陳浩不動聲色的把梁紅玉試探的力量瞬間收入袖裏乾坤,隨後陳浩反手抓住梁紅玉的手腕,似笑非笑的看着它。

梁紅玉一驚,再看陳浩那意味深長的表情,頓時尷尬一笑,就要鬆開手。

但是陳浩卻趁機一拉,梁紅玉入懷,豐滿的胸部被擠壓平了。

感受着軟玉溫香,陳浩笑嘻嘻的道:“老身記得,紅玉妹妹也是貌美如花,單身一人吧,難道這妙曼的身體,就不想男人嗎?”

嘴裏說着,陳浩在梁紅玉屁股上一捏,還別說,這貨真修行到了一定的境界,陰魂之體,與活人無異,挺翹的臀部軟軟的,還有些熱熱的。

捏過之後,陳浩心中暗暗慚愧,爲了入戲,自己犧牲太大了。

不過這梁紅玉的身材還真特麼不錯,也不知道有沒有男人開發過。

梁紅玉有些懵逼。

畢竟鬼婆婆是女性,而且雙方並不是來打架的,所以對鬼婆婆完全無防備,被鬼婆婆輕易的拉入懷中。

可是梁紅玉沒想到,這個鬼婆婆居然對自己說出這樣的話,還抓自己的……

驚呆之餘,梁紅玉更是有些慌張。

碎夢神劍傳 因爲,被鬼婆婆抓了一下,它居然感覺到了異樣。

……不可能,我不可能是喜歡女人的拉拉!還是對一個老女人!

這時候,其他各大利益體的大佬靠近,一個個看着鬼婆婆調戲梁紅玉,都是一臉無語。

一個老太太和一個風華正茂,身材火辣的女子摟在一起,這感覺,不是一般的重口味啊!

難道是鬼婆婆終於覺醒了自己的真性情嗎?

想想現在鬼婆婆的奇異姿態,一些人覺得,不是沒可能。

畢竟,大千世界,無奇不有嘛。

被人圍觀,尤其是被一衆修行界的大佬圍觀自己被調戲,梁紅玉臉上難得的露出了紅色,急忙避開,然後低下頭去,眼神一片冰冷。

麻痹的死老婆子,居然讓我出了這麼大的醜,你等着,總有一天……

小樣,還想試探我,哼。

陳浩得意的轉身,看向一衆大佬,哈哈大笑着道:“諸位道友,稀客稀客啊。”

一衆大佬也都是微笑迴應,態度特別的熱情。

要知道,在場的大佬,都有可能和鬼婆婆結成親家啊!一家人,當然要和和氣氣的。

“袁道友,時間不早了,這選婿,是否可以開始了?”一個老者開口問道。

陳浩看了看天色,太陽真的快要落山了,當即道:“成,來,把人都叫過來,先讓我瞅瞅,先聲明,這是第一關,我都看不中,就可以打道回府了。” 聽到鬼婆婆的話,各位大佬連忙招呼他們挑選的人過來。

一共七個,看起來年齡各異,而且,真的有女的!而且年輕漂亮,修爲不弱。這也算是兵行險招了吧!說不定好這一口呢!

陳浩目光打量,面無表情,可是眼神卻十分玩味。

七個人早被陳浩意念感知了一遍。

其中六個不認識,一個熟人。

熟人正是戴雲!

說實話,看到戴雲的時候,陳浩差點沒笑噴。

真是意外啊,招女婿,把這傢伙給招來了!這算不算是緣分呢!

帶着好玩的心態,陳浩漫步走向七個候選女婿。

第一個,是個青年,看起來三十出頭,修爲不差,相貌更佳,面對陳浩,他露出了得體的笑容,卻又體現出尊敬來,很會討人喜歡。

不過這人身上,氣運雖然不少,卻十分分散,一看就知道是散修聯盟推舉的。

這不符合陳浩的要求。

他要的是能夠長久不變,保護縹緲峯火脈,能夠源源不斷獲取功德的大勢力,而不是得到好處就分行李的烏合之衆。

第一個,打叉。

然後第二個,卻是個白人,人高馬大,身材魁梧,三十多歲的樣子,相貌且不說了,他的一頭金髮非常耀眼,閃閃發光。

白人身穿粗布麻衣,面無表情,神色平靜,一副萬物與我如浮雲的神態。

這人的修行有些意思,似乎是外域苦行一脈,倒也有了不淺的火候,氣運也不弱。

可惜,他的靠山都在國外,也不符合陳浩的選擇,只能打叉。

第三個是女的,英姿颯爽,卻眉清目秀,有柔美也有英氣,尤其是眉目間,一股輕靈浮動,似乎有前世印記一樣。

陳浩有些驚詫,忍不住多打量了女孩幾眼。

這一幕讓一直關注的各位大佬中幾位眼睛賊亮,暗暗歡喜這一步棋或許走對了。

可是很快,他們就目光呆滯。

陳浩也只是多看了幾眼,就到了下一個,並沒有說什麼話。

這下一個,就是戴雲了。

他是老熟人了,啥樣子不用介紹。

不過比起之前,戴雲現在的修爲似乎提升了不少,也不知道是自己辛苦努力得來,還是有自己提供的靈香作用。

另外就是氣運了,以前的戴雲,陳浩也不是沒看過,雖然有來歷,卻也沒有這麼龐大的氣運,看起來就好像氣運之子一樣,這轉變,簡直是天淵之別,也不知道是有關部門幹了啥,這才讓戴雲變化這麼大!

站在戴雲面前,陳浩問道:“結過婚沒?”

戴雲本來冷着臉,看陳浩問了,不喜反而露出苦色。

這特麼那麼多選擇,怎麼就和我說話了?難不成看中了我?臥槽,老婆子眼神不好吧。

心思百轉,戴雲卻不敢猶豫,開口回答:“尚未。”

陳浩玩味的問道:“對上門有什麼想法沒?”

戴雲越發預感不妙,弱弱的道:“婆婆,其實我……”

“他自然是歡喜的。”戴雲還沒說完,一道聲音響起,卻是一個短髮老者,不苟言笑,目光瞪視一眼戴雲,替他回答了問題。

戴雲憋屈的打消了自己的想法。

這一次過來,他代表的意義太大了,來之前各種耳提面命,讓戴雲都目瞪口呆,顯示了這一波任務的重要性,個人的意志,根本不能主導。

認命吧,還能咋整?有句話說的好,既然不能反抗,那就躺下來享受吧。

陳浩露出了滿意的笑容,點頭道:“喜歡就好,小夥子不錯,我看好你。”

說着,陳浩繼續假模假樣的觀看其他人。

都是各大利益體推選的精英,自然沒有差的。

不過這裏面,卻還有一個讓陳浩更意外。

這人氣運之強,幾乎能和戴雲抗衡,不分伯仲。

詢問之後,陳浩這才得知,這是道門推舉而來,正是曾經聽聞過一次的昆吾宮三代首席牧雲風。

之前還是和龍大師他們閒聊修行界,這才知道道門年青一代修爲排名,這貨就是青年一代的第一,不過現在自然是被自己掩蓋了風頭。

不過當初聽聞的時候,年滿三十三的牧雲風也不到二十年道行。

而如今看,陳浩發現他已經有二十四五年的道行了。

這樣的增進速度,和陳浩沒得比,但是在修行界,絕對是坐火箭。

修行得來是不可能的,絕壁有奇遇!

心中驚歎,陳浩心中卻是糾結了。

現在看來,牧雲風和戴雲都是最佳選擇,任何一個選到了,都能保住縹緲峯,雖然功德有所分配,卻是個大家分蛋糕,細水長流的好事兒。

www ●tt kan ●C ○

只是兩個都很出色,一個背靠道門,一個背靠有關部門,都是實力大腕,難以取捨啊!

要不,兩個都要了?

陳浩念頭一動,就被放棄了。

這種事兒,就算是能得到自己假扮的鬼婆婆數百年積累傳承和九鼎神器,道門和有關部門也不會答應的。

他們丟不起這個臉。

故作考慮了片刻,陳浩走到了一羣大佬前,直接道:“我提的要求,你們都瞭解了,人我也都看了,每一個都不錯,那麼現在,咱們就進入主題,誰能給我幹孫女最好的保護和照顧?我就選誰。”

說完,陳浩笑道:“我說的是完全保護,你們這些長輩要代表背後的勢力發誓的,不管我出了什麼意外,都要保住縹緲峯,保住我幹孫女,只有這樣,纔有資格得到我所有的積累和九鼎神器。”

一衆大佬相互看看,默不作聲。

這時候,一個老道笑着開口:“袁道友,不必爭論了,雲風這孩子就是你最好的選擇。只要袁道友選擇他,我可以代表道門二十七個門派向道友做出保證,力保縹緲峯,善待您的孫女。”

“呵呵,崇雲老道,話不要說太過了,縹緲峯又沒有爲害世人,反而有功當代,需要你們什麼保護?我覺得,袁道友最想要的,就是乾女兒的幸福,能夠瞞過世人,不爲人所知,可見袁道友對幹孫女的疼愛和保護,那麼這一點,我可以代表有關部門,代表國家保證,袁道友的幹孫女只要不做危害國家,損害人民利益之事,未來天下橫行,無處不可去,無人敢欺負,天山飄渺峯,也可以單獨劃成一處傳承之地,絕不會讓任何人打擾。”瞪視戴雲的短髮老人再度開口,一臉正色。

陳浩聞言,看戴雲身上氣運突然洶涌浩蕩,所向披靡,瞬間有了決定,笑道:“那好,就這個戴雲小夥子了,來,過來叫奶奶。”

戴雲:“……”

一衆大佬:“……” 真的被選中了!

戴雲本來提心吊膽的,現在卻突然輕鬆了。

該來的,還是來了。

只是,我怎麼對得起甜甜,還有……

心中萬般念頭,但是在陳浩的注視和一衆大佬的目光下,戴雲乖乖的低下頭:“奶奶。”

“好,很好,太好了,小夥子很不錯,我很滿意。嗯,諸位道友,今兒是我孫女大好喜事,我就不多留諸位了,道友,你帶着我孫女婿,跟我一起來。”陳浩對短髮老人說了一句,就轉身離開。

短髮老人嚴肅的表情,也不禁露出笑臉,招呼了戴雲一聲,就跟着陳浩走。

其他人眼巴巴的看着,沒人敢亂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