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不錯,這侯青傑不愧是華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的骨幹,這學術水平確實屬於世界一流水平!”秦元清微微頷首。

作爲物理已經15級滿級的大神級別的存在,秦元清在物理方面的造詣不是蓋的,一個人的學術水平如何、是不是濫竽充數的,秦元清很容易就能分辨出來。

在剛纔主持人介紹侯青傑的時候就說了,侯青傑本科畢業於水木大學,隨後赴麻省理工學院攻讀高能物理專業,用了四年時間獲得博士學位,在麻省理工學院博士後工作站從事五年研究,然後選擇回國,加入了華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

說起來,這是屬於水木搬磚人,也是楊老的徒孫!

因爲侯青傑的導師,正是楊老的一位學生!

隨着侯青傑學術報告會結束,會場的與會者用熱烈的掌聲送給了侯青傑,代表着對侯青傑的認可,隨後在主持人的主持下,進入了學術交流問題,一些學者向侯青傑提出一些關於剛纔他學術報告會的問題。

半個小時的交流環節結束,主持人邀請早上第二位與會嘉賓作學術工作報告。

第二位受邀嘉賓是水木高等研究院一位一級研究員,叫趙誠,是有過十幾年海外留學學習經歷,致力於量子領域的研究,發表過有世界影響力的理論物理成果,幾年前入選了傑青,有望在60歲之前評上院士。

他做的學術報告是關於物質終極本性的一些研究和思考,可以說學術報告主題一出來,立馬引起了很大的注意力。

時至今日,尋求對物質終極本性的理解已經成爲重大科研的焦點。所以他的學術報告,使人不自覺地想起創造量子力學那段狂熱的奇蹟般的日子。

量子物理髮展到現在,必須努力尋求引力的量子描述,經過半個世紀的努力表明,QED的傑作——電磁場的量子化程序對於引力場失效。這個問題是非常嚴重的,因爲如果廣義相對論和量子力學都成立的話,它們對於同一事件必須提供本質上相容的描述。在我們周圍世界不會有任何矛盾,因爲引力相對於電力來說是如此之弱以至於其量子效應可以忽略,經典描述足夠完美。但是對於天體這樣的引力非常強的體系,卻沒有可靠的辦法預測其量子行爲。

一個世紀以前,我們所理解的物理世界是經驗性的。20世紀,量子力學給我們提供了一個物質和場的理論,它改變了我們的世界。展望21世紀,量子力學將繼續爲所有的科學提供基本的觀念和重要的工具。但是相比起20世紀量子力學的璀璨成果,21世紀至今毫無疑問相比起來黯淡失色,很多學者都認爲,想要在21世紀發展量子物理,就必須找到辦法徹底預測組成物質的基本要素的屬性,而不是靠着基本的經驗性。

比如有一部分學者,就在研究關於時空不同區域之間的蟲洞,這種並非科學幻想作家的發明,而是有科學依據的,只是至今找不到完整的理論以及實際存在的證明。

聽着趙誠的學術報告,秦元清是很感慨,果然經濟決定了上層建築,以前華夏貧窮,沒有什麼錢投入科研領域,學術研究者過着苦哈哈的日子,有上頓沒下頓,自然而然很難有多少學者能夠堅持着自己的研究,做出偉大成果。

可是現在富裕了,國家每年的科研經費一年比一年多,這使得越來越多的學者可以從事着自己喜歡的領域,去一心研究,也有足夠的經費去做學術交流,因此很多研究成果實際上是世界領先的成果,學者的水平也是以肉眼可辯的速度增長着。

比如像量子物理的科研焦點,這種就屬於量子物理最前沿的研究領域,要是在以往,華夏肯定屬於在遠遠的後面看着人家在奔跑,擔心被甩遠而看不到,可是現在,華夏卻屬於世界第一梯隊。

與此同時,可以看到,華夏的研究領域的梯隊建設是很健康的,在老一輩老去、離去,中生代一個個接上,而且水平比前輩們更高。

秦元清有時候很會自己的同胞們感到自豪,也許因爲物質水平提高了,沒有以前那種艱苦的環境,大家吃苦耐勞的能力也許比不上前輩們,但是大家有一個共性,那就是爲了華夏偉大復興而前赴後繼,哪怕是犧牲,也怡然不俱!

而這種不僅僅是存在於學術領域,在軍隊更是普遍,他不由得想起,曾經被他拍板作爲水木畢業典禮邀請嘉賓的徐如海,2012級生,軍訓之後加入軍隊,在剛剛被提拔爲團長之時,英勇犧牲,他直至犧牲時的腳步也未曾後退一步,用自己的鮮血和生命踐行着自己許下的諾言。

他也想起了,同一屆受邀嘉賓的2011年本科畢業生王瑛,在川蜀當扶貧幹部,哪怕是到了身處高位時,也不枉將注意力放在貧困地區,結果遭遇泥石流,喪命在山溝之中。

同樣的,也有像2012年本科畢業生柯文良,回鄉當扶貧幹部,回報家鄉,年僅30歲卻積勞成疾,犧牲在崗位上。

除此之外,比如一紙調令,毅然選擇告別舒適的工作環境和依依不捨的家人,遠赴荒漠之中,從事着可控核聚變的研究人員,多少人廢寢忘食,齊心協力,纔有‘金烏工程’取得第一階段圓滿成功的豐功偉績。

秦元清陷入深深的思緒之中,不知道什麼時候,大禮堂響起了熱烈的掌聲,秦元清才從思緒中回過神來,才知道趙誠已經結束了學術報告,正進入交流環節。

半個小時交流環節結束,主持人就宣佈今天早上正式結束,接下來各位學者請跟着志願者前往食堂就餐。

學者們則是三三兩兩的,邊走邊聊着早上的兩場學術報告。

“侯青傑的學術報告給我很大的靈感,沒想到粒子的自旋,還可以這麼理解,難怪他能入選傑青。”

“趙誠的一些思考也很有意思,此次真是不虛此行,好期待秦院士的學術報告。”

“我也很期待,上次聽秦教授的課,至今我受益非常大!”

“要是每次量子物理研討會都有這樣的水平,我一定每次都參加,以前的研討會,什麼玩意兒,甚至不如大學的講課。”

“……”

秦元清也在志願者的引導下,來到了食堂,此時食堂已經有學生在吃飯了,秦元清拿了一下盤子,排隊着。

“大魔王,您排前面!”排在秦元清前面的學生,頓時大吃一驚,連忙要讓開。

開什麼玩笑,秦元清這樣的大人物,竟然排隊打飯菜,這不是讓自己吃飯都不安心,這不是讓自己折壽麼。

“沒事,排隊就好,別慌!穩住!”秦元清淡笑地說道。

他又不是第一次在食堂吃飯,在水木大學的時候,他是食堂的常客,正常排隊吃飯是常態。

“大魔王,能給我籤個名麼?”這個小女生略顯膽怯地說道。

“可以!”秦元清沒有拒絕,在小女生那粉紅的筆記簿上籤下自己的名字。

“歐耶!”小女生興奮地叫起來。

要知道年輕人都很羨慕嫉妒楊倩,不是因爲她在奧運會射落奧運首金,也不是她是水木大學生,而是她獲得了秦元清第一個簽名和祝福,從此沾染了文曲星福氣,人生大爲改變。競賽場上拿下一枚枚金牌,學業上也沒有什麼受到影響,以水木優秀畢業生身份結束了自己本科階段學業,昂首挺胸的進入水木研究生階段,如今正在備戰巴黎奧運會。

所以很多人都想獲得秦元清的親筆簽名,覺得這就跟一道護身符一樣,文曲星護身,以至於網上有人花高價就是想獲得秦元清的親筆簽名。

看看每年多少人去秦元清老家旅遊,還不是父母帶着孩子,希望自己的孩子沾些文運,讀書成績好一點。

爲了孩子的教育,父母可以付出一切!

秦元清笑了笑,真是個沒長大的孩子,這00後這個羣體,還真是一羣可愛的孩子,個性鮮明,一個個充滿着創造力。

雖然說社會上有些批評00後孩子的聲音,不過秦元清還是認爲,享受着更好教育、更好環境的00後,他們一定比他們的前輩們更加優秀,他們遲早會證明,什麼叫長江後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灘上!

對於90後,他們小時候沒有接觸過手機,接觸過電腦。但是對於00後,他們懂事的時候,手機就很普及了,電腦也很常見,稍大一點,就已經是玩智能手機,玩ipad,他們將具有更好的創造性。周焺微與周驀淵在樓上書房倒是沒有聊幾句。周焺微說許久沒有下棋了,讓他陪一陪。周驀淵點頭。

於是兩人坐在窗邊棋桌旁專心下棋。

樓下時不時有麻將聲和歡聲笑語傳上來,一切都顯得很和諧。

周焺微執黑子,落下一著,「公司那件事處理得如何了?」

……

《唐棗》317好日子 母后在他還在邊疆和北狄人廝殺的時候已經駕崩了,那時候他忍着劇痛,不敢在人前漏出一點悲傷的神情來。

他是主帥,他不能亂了軍心。

多少個夜晚,他身旁放着冰冷的刀劍,胸前緊緊貼着他趁著和小姑娘歡好之時順來的手帕。

他覺得自己眼角似乎有什麼落下,然而在淺眠中,只反反覆復剩下一句話:

宋靈樞,孤只有你了。

然而他終究是什麼都留不住。

母后死了,小姑娘也死了。

他坐在陛下床榻前,心如死灰。

陛下一直是知道他的心思的,也是陛下將宋靈樞嫁給褚文良的,阻斷了他的人將消息告訴他。

陛下太了解他了,若是他知道,小姑娘嫁給旁人,他一定會不管不顧立刻快馬回長安。

什麼北狄人,什麼山河永固,通通都見鬼去吧!

丟了的城池,還可以拿回來。

可小姑娘他失去了,就是真的失去了。

更何況就憑他留在那兒的人,未必撐不到他將小姑娘搶回返回邊疆。

可是在陛下眼裏,江山倒是比一切都重要。

陛下哪裏知道,小姑娘是他的命啊!

陛下怕他生疑,依舊讓人定時給他送信,皆是關於小姑娘起居飲食之事,只是將她在淮南王府事事瞞下,明明小姑娘孕吐的厲害,信上卻說她過得愜意。

甚至直到他回了長安才知道,小姑娘早就懷了他的骨肉。

彼時宸王做着最後一搏,告訴他小姑娘已經沒了,墳就在城郊,他明明知道有詐,卻還是去驗了。

那荒墳上並沒有寫小姑娘的名字,可他一靠近那兒便心如刀絞,最後衛影護着他在重重包圍中殺了出來。

裴鈺殺紅了眼,衛影一直替他擋着劍,然而裴鈺卻不管不顧,只一味的殺人泄憤,絲毫不管自己已經遍體鱗傷。

衛影知道他這是不要命的打法,只有他自己知道,有那麼一瞬間,他多想就這麼去了。

然而他不能,他身上背負着正統之名,青史自古由勝者執筆,若是他輸了,不僅自己成了竊國之賊,這些跟隨他的人亦是。

更何況,再怎麼說,太和宮中那也是他的皇父。

裴鈺幾乎只頹廢了一晚上,第二日便親自率軍攻城。

裴鈺本就是正統,再加上宸王雖控制了長安城,然而亦有正義之士送了絞盡腦汁,不惜以命送了血書控訴宸王的罪行。

裴鈺的兵馬一鼓作氣拿下長安,宸王本欲逃走,卻敗於宸王寵妾之手。

那寵妾本就是裴鈺安插在他身邊的細作,可宸王卻愛她愛的緊,就如他只對小姑娘一往情深一般。

可他卻殺了那寵妾,他不是怕後世史書上罵他以下作手段贏了宸王,而是怪那人沒有護好小姑娘。

陛下顫抖着手將大璽寶印交到他手上,囑咐他守護好這萬里江山。

然而他卻瘋了似的將寶印擲到陛下身上,這是他第一次如此失控的控訴自己父親待他不公,裴鈺哭着笑來着:

「孤要這江山有何用?父皇你可能將她還給我?!」

元溯帝試圖抬起手安慰他,可他又能說些什麼呢。

「到底是朕錯了,朕這一生,本該夫妻和睦,兒孫繞膝承歡,可為何就成了這般?鈺兒,我看見你母后了……」

「她沖朕笑着……」

「朕要找她去了,朕這次會真心待她,來世你還做朕和她的兒子,朕做個慈父可好……」

裴鈺低着頭,終究是抓住了他的手。

這世上哪裏會有孩子真正去生父母的氣呢?

裴鈺原諒了元溯帝,元溯帝卻帶走了他在這世上最後一點倚仗,他殺了宸王,將褚文良關在密室中日夜折磨,可他一點不快活。

他不敢再去小姑娘墳前看一眼,他寧願騙自己那不聽話的小姑娘還活在這世上某個角落,卻不肯去她墳前痛痛快快大哭一場。

世人皆知,嘉靖帝不愛女色,後宮空置多年。

事關國本,朝廷大臣卻無可奈何,哪怕是他最倚重的柳青城等人,也不敢勸諫他納后。

謝道臨的父親有一次仗着「娘舅」身份勸諫他,被他劈頭蓋臉罵了一頓,從此再無人敢提起。

柳青城卻是知道其中種種因緣的,他去求了宋懷清,彼時宋懷清失去嫡女,最寵愛的姨娘(柳夢如)被他親手絞死,二女兒宋明憐因為謀害他的大女兒和淮南王府一起受盡凌辱而死。

他那時已經不心疼宋明憐了,甚至恨死柳氏母女,然而他最恨的卻還是自己。

大兒子宋明耀在宋靈樞斷氣之後趕到淮南王府,抱着大女兒痛哭,將自己的身世傾盤托出,古怪的看着他。

「靈樞對父親從未有過半點不敬之心,可父親是如何對她的?父親縱容柳氏母女做出這樣的事,如今可後悔?」

宋懷清哭了笑笑了哭,最後竟然吐出一大口鮮血。

柳青城來求宋懷清的時候,他已經變得沉默寡言,然而他進了太和宮,見到裴鈺之後並未行禮,而是很淡然的搬來兩罈子上好的酒:

「他們都讓老臣勸陛下納妃,可老臣卻只想和陛下一醉方休。」

裴鈺沒能忍住,和他把酒問青天,酒到深處時,裴鈺紅了眼,問宋懷清小姑娘最後說了什麼話?

宋懷清哭着笑來着,他說:

「她說爹爹女兒盡孝了,她都不恨我!她說的是女兒盡孝了!」

裴鈺再也忍不住,和這個本該是他岳父的人抱頭痛哭。

宋靈樞梳洗好之後便要起身離開,臨走之前別有深意看了那綠枝一眼。

另一邊人心惶惶,眾人都在議論著這地龍做亂之事,蕭厲卻對王不留行的遭遇更感興趣。

他趁著眾人不注意之後,便一個人偷上那秀山試圖找尋些蛛絲馬跡。

功夫不負有心人,還真讓他察覺到一些東西。

原來那人竟不是打贏王不留行的,而是使用了下作手段,是一種迷香。

這本不是什麼稀奇的事,然而蕭厲卻發覺,那能讓王不留行這樣的高手中招的迷香和他出自一家。

死老頭已經死了,死在他手中。

那便只有那個人了。

他的便宜師弟天南星。。 「父親,我們真的要臣服一個女人嗎?」劉郡丞家中一個穿著華服的青年男人對劉郡丞說。

他不服氣啊,這年頭就算是阿貓阿狗都敢稱王稱霸,可也輪不到一個女人。

劉郡丞看向自己滿心焦躁的兒子,他冷笑一聲,說道:「你就這麼點出息?」

被訓斥的劉武不敢說話,老子訓斥他他就得乖乖的。

「如此暴躁,以後能做什麼大事?」劉郡丞看自己兒子沒有反駁,他臉色才稍稍緩和,「我剛剛聽說周刺史也歸順了,周刺史可是個老滑頭,他做的決定雖然不說多好,可至少能保住一家人的命。」

他來回踱步,沉著臉說:「聽命一個女人?呵,痴人說夢,我們現在假裝臣服等機會,暗地裡給朝廷上書,等朝廷大軍壓境,她一個女人能做什麼?」

劉郡丞又想到外面的傳言,他又是嗤笑一聲,「說什麼仙女?不過是個能蠱惑人心的女人罷了,頂多有些武功,還能怎麼樣?」

劉武瘋狂點頭,「父親說的極是,左右不過是個女人罷了。」

劉郡丞沉吟片刻,說道:「那女人是風月樓里出來的,估計想男人,你去物色幾個有些姿色的男人送過去,權當是我們劉家對她的示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