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不過,講真的,這叫葉天縱的人,倒不是一無是處,有點手段啊。心靈手巧,速度快,衝擊和爆發力都很強,但是從他剛剛奔跑過去的那一瞬間,我差點都當成了是某個野獸的狂奔,太嚇人了!”

譭譽參半。

好壞都有人評說。

而依舊穩穩被葉天縱揹着的任雨柔,則是驚慌失措,無語道:“天縱,你是真不聽我的話嗎?我說過咱們就是玩玩,不必要當成,你看你把人撞成什麼樣了,要是之後遭來報復,那我們可就……”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不怕,有我在,他們什麼都做不了。”

葉天縱卻是索然無味的聳了聳肩,緊接着,拿起旁邊放置的小錘子,一躍而下,敲打了一聲銅鑼之後,便是來到了蘇君婉的面前。

而此刻的蘇君婉,還滿臉怨毒的瞪着葉天縱。

這傢伙,一點都不留情面,他看不慣梅公子,那和自己麼關係,反正自己也討厭他。

但是,連帶着把自己都給折騰了,好歹倆人也認識,至於這樣麼?


你們海龍灣項目到時候竣工,到時候還要邀請自己演出,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

“那個,蘇小姐,實在抱歉,我老公他莽撞了,冒犯了您,請您原諒。”

任雨柔掙扎着從葉天縱背後下來,一臉歉意的看着蘇君婉。而蘇君婉卻根本不鳥她,起身站起來之後,頗爲氣惱,嘲諷道:“臨城之花,我哪兒敢讓你道歉,倒是你這老公,好好管管吧,跟個瘋狗似的,到處亂咬人……”

“瘋狗總比傻乎乎的當人玩具要好。”

葉天縱回懟了一句,那蘇君婉更是怒不可遏,就要辯駁,而此刻的梅公子,則是在衆人的攙扶之下,怒氣衝衝的走過來,喝道:“小子,你找死是吧?”

“你要再跟我這樣的口氣說話,那我可以確定的是,找死的人,是你。”

“你!”

“幾位,幾位。”

此刻的主持人,見到這裏**味十足,立刻跑過來,安撫道:“大家都是出來玩兒的,尋開心的,沒有必要搞得這麼烏煙瘴氣。這位先生,雖然您贏了,但是沒有必要這麼咄咄逼人吧?退一步海闊天空,您多體諒下我們。”

隨後,她再轉身看向梅公子,說道:“梅公子,這個第一名,其實也無所謂,要不然這樣吧,這次的驚喜神祕套餐,你們兩方,各獎勵一份,咱們……”

“滾!”

然而。

梅公子並不領情,一把將主持人給推開,不斷呼氣,心裏相當不平衡。一番沉吟,便說道:“小子,你有種,敢跟我叫板。你要真行的話,敢不敢跟我再打賭?”

“哦?”

葉天縱眉目一挑,冷笑的說道:“你想怎麼樣?”

“我……”

梅公子欲言又止,到處環看,隨後,目光定格在了舞臺的音響那裏。

“咱們就賭這個。”

梅公子指着印象話筒,自信滿滿的說道:“唱歌!我女人,可是鼎鼎大名的明星。而我,跟她談戀愛也不是一天兩天了,耳濡目染,也有一定的伎倆,誰唱的歌好聽,誰就算贏。而這個第一名,最後纔有真正的歸屬,怎麼樣,你敢不敢跟我比比?”

梅公子雖然並非專業人士。

但是自小家庭優越,再加上他喜歡唱歌的原因,曾經還送去過完的某個知名音樂學院進修過,無論美聲還是通俗,都有一定的火候,所以,想要拿下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傻小子,絕對沒有問題!

“梅公子可是音樂學院出來的高材生,您這樣說,不是難爲他麼?”

蘇君婉本來不想搭理梅公子的。

但是這葉天縱作勢的確可恨,要是不趁着這個機會,好好羞辱下他,恐怕他不知道天高地厚。

不過,自己和梅公子現在在一起,都是因爲利益的需求,他的確在追求自己,而自己最近有一檔新片宣傳,對於自己的前途來說,非常重要。如果沒有他們公司幫忙做宣傳,恐怕會付諸東流。爲此,投資方勒令自己一定要陪好他,否則的話,會將自己徹底封殺!

被逼無奈,她只好暫時委曲求全。

“唱歌麼?”

葉天縱淡然一笑,還沒有來得及開口,一旁的任雨柔則是拉扯着他,搖頭道:“天縱,別鬧了,咱們把第一名讓給他吧,電影快開始了,我不想再節外生枝。”

“沒事,不是還有十來分鐘麼?時間夠的。”

葉天縱對任雨柔有些瞭解,經常在家聽她哼哼唱唱,在老丈人那裏打聽到,她喜歡會唱歌會跳舞的男生,如果能夠博得老婆的好感,他願意一試。

“行,沒問題,咱們就比唱歌,我輸了,這個第一名,就是你的,到時候你想怎麼辦,我都沒有意見。”

“不過,你要是輸了的話,那你就有多遠滾多遠,至少今晚我在這裏,你就別在我面前出現,否則,我可不敢保證我會做出什麼過激的行爲。”

“你!”

梅公子氣得差點吐血,長這麼大,他還從來沒有碰見過這麼橫的人,行,既然你找死,那我就成全你!


“走,過來。”

隨後,一行人,前往舞臺。

而那些狂熱粉絲,則是在臺下,依舊拼命吶喊着蘇君婉的名字,甚至愛屋及烏,已經開始支持梅公子,而且,那些人之中,貌似有人知道這梅公子的身份底細,也是極具諂媚之色,想要討好對方。

不過葉天縱對對方的身份,沒有絲毫興趣。

他做這麼多,只是想要討得老婆的歡心,她喜歡,自己再苦再累都無所謂。

梅公子首先開唱。

他挑選的歌曲,是一首很火的英文歌。

長期佔據榜首。

既是爲了秀英文,也是想要打擊打擊這個沒有見過世面的土鱉。

雖然爲人囂張霸道,但是聲音還行,至少聽起來不刺耳,由於節奏偏輕快,一曲完畢之後,還有不少人在跟着哼哼唱唱,選擇了大衆熟識的區分,本身就有關注度,再加上他的嗓音,很快,現場爆發出來了熱切得掌聲!

“梅公子的嗓音好好,這嗓音不進入演藝圈實在太可惜了!”

“他和蘇君婉,真是郎才女貌,天造地設的一雙啊!”

“他們都談戀愛好久了,現在才公佈,估計很快就要結婚了吧?”

“到時候讓他們兩個人一起出專輯,肯定大賣!”

…… 滿堂喝彩。

無不吹捧着梅公子的神乎其技!

蘇君婉頗爲滿意的點頭,雖然她對梅公子沒有任何好感,但能將葉天縱這不開眼的傢伙比下去,她心裏也很暢快。

而任雨柔則是緊皺眉頭,這還需要比麼?

勝負已分。

她很喜歡唱跳都不錯的男生,不過,這梅公子身爲富家子弟,比較囂張跋扈,雖然不是她喜歡的風格,但是不得不說,他的歌聲聲線真的很好,而再聽葉天縱,平時的聲音就比較粗狂,她不用聽就知道結果是什麼。

人家從小含着金湯匙長大。

而且**之後,水準自然異於常人。

電影馬上就要開始了,而她也不想再節外生枝,便是正色了起來,看着葉天縱,鄭重道:“你不許再胡鬧了知道嗎?這梅公子……”

“我沒胡鬧。”

“我已經也學過唱歌,我自認爲還不錯。”


“既然賭約已下,人家也表演了,我就必須得接招。”

“放心吧,我看了下時間,距離電影開場還來得及。”

說完。

不等任雨柔再說什麼,葉天縱便是匆匆上臺。

而見到上來的葉天縱,梅公子眉頭緊蹙,好笑的說道:“怎麼,你還想唱?”

“唱,爲什麼不唱?”

“呵呵。”

梅公子輕笑,不屑道:“難道還需要比麼?”

“就我剛的展示,已經接近專業水平,在場的人,除了我女朋友蘇君婉之外……”

“梅公子,我們今天是伴侶,並不是男女朋友,你別亂說。”

蘇君婉輕聲咳嗽,提醒道。

聽聞。

梅公子臉色難堪,帶她出來,就是要向所有人昭示的。

這小娘們兒,居然敢當衆駁斥自己的面子,看着四周人羣狐疑的眼神,他難掩尷尬。

敬酒不吃吃罰酒的話,那她的新片,別想得到有效宣傳!

“你們倆的關係,我沒興趣。”

“我只想安安靜靜的和我老婆逛街吃飯看電影。”

“但是身邊總是有你這種蒼蠅叫來叫去,讓我很煩躁。”

“所以,一會兒我唱完之後,你趕緊離開這裏,遵從承諾,別在我面前晃來晃去,懂麼?”

聽到葉天縱的話。

再聯繫着剛剛他對自己的所作所爲,梅公子簡直肺都要氣炸了。

就要發火的時候,卻猛然被對方奪去了話筒,稍微一推搡,他竟然無法控制自己身子的跌跌撞撞下了舞臺,若不是見狀不妙的主持人上前安撫,恐怕他現在就要去和葉天縱大打出手。

當然。

後果只能夠是自尋死路。

“接下來,我演唱一首‘親愛的海角天涯’,送給我老婆。”

“我希望,未來無論發生什麼,面對多少困難,我們夫妻倆,都能並肩而行,海角天涯,生死相隨。”

“謝謝。”

葉天縱說完。


現場鴉雀無聲。

相比起之前梅公子開唱前的歡呼雀躍,觀衆們並不買賬。

他能比過梅公子?

都見到對方實力了,卻非要將臉送上來打,真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