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不過鹿一凡目前的修為太過低微,也只能把無妄法眼修鍊到第一層。

但這已經足夠除掉白嵐身上的惡鬼了。

真元運轉,按照秘籍上所說,全身的真元灌注於額中央,一隻肉眼無法看見的天眼緩緩出現。

天眼一看,金光四射!

至剛至陽的氣息,從眼中照射出來!

鹿一凡用這天眼望向了白嵐,不過下一秒,他就瞪大了自己的眼睛,露出了不可置信之色。

因為鹿一凡現,白嵐此刻竟然是一絲不掛的躺在他的面前,那高聳的雙峰,平坦的小腹,以及那一抹漆黑的森林,都被他一覽無遺的看了個遍。

卧槽!

這無妄法眼居然還帶透視的功能!

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鹿一凡的小當家也是不爭氣的撐起了小帳篷,雖然在島國的片子上他看過不少好身材,但是也沒這眼前的白嵐如此曼妙的身軀來的刺激啊!

極品身材,如此之近,似乎觸手可及,鹿一凡甚至都感覺自己要流鼻血了,太香艷了。 「鹿大師,你……你怎麼流鼻血了?」白景琦驚愕的說道。

「啊?」

鹿一凡一摸自己的鼻子,發現自己居然不爭氣的真的流鼻血了。

尷尬的他智能趕緊找點衛生紙塞住鼻子撒謊道:「這不天熱嘛,最近火氣大,特別容易流鼻血。」

之後,鹿一凡再次開啟無妄法眼加大真元流轉,眉心一道金光閃現,只是在場的眾人根本發覺不到。

法眼一開,一絲絲精純的陽剛之氣便從鹿一凡的目光中射了出去。

白嵐皮下的骨骼、內臟都被鹿一凡看的一清二楚。

甚至連靈魂都能被他看的通透。

「咦?」開啟無妄法眼的鹿一凡瞬間發現,白嵐的心口處有一些像是小蟲子一樣的東西,寄居在她的心臟處,吸收她的精血和靈魂之力。

雖然白嵐裹著棉被,但心口處是敞開的。

她裡面的真絲透明睡衣,領口敞開著,露出一抹雪白的深深溝壑。

飽滿的雙峰,與雪白的溝壑相互映襯著,讓現在這種狀態下的白嵐平添了幾分病態誘色。

鹿一凡盯著白嵐心口處的寄生的蟲子仔細觀察著,但是這麼看,卻與盯著那誘人的乳(和諧)溝看沒什麼區別。

饒是病怏怏的白嵐,煞白的臉色還是被看的楞是出現了一抹好看的紅暈。

白老爺子也乾咳了兩聲道:「咳咳,鹿大師,你要想看的話,咱能不能先把嵐兒治好了再看?」

鹿一凡這才知道自己的目光引起了眾人的誤會,趕忙解釋道:「我沒有看嵐姐的胸。我是在看她心臟里寄生的蟲子。」

「心臟里寄生的蟲子?」聞言,虛空老僧大駭。

「怎麼?虛空大師您知道這種蟲子?」鹿一凡疑惑道。

領主攻略 「我聽聞,泰國有一種極為陰毒的蠱蟲,名為『曼童鬼谷』。

煉製這種蠱蟲,需要將即將出生的嬰兒生生從母親肚子里挖出來,取出靈魂,這樣的靈魂的怨恨之大,比那些冤死的成人靈魂都強好幾倍。

然後再用這種嬰孩的靈魂放入特製的蠱蟲罐中,利用秘法,讓其吸收蠱蟲的陰毒,成為半魂半蟲的特殊存在。

中了這種蠱蟲的人,要麼會被蠱蟲吞噬完靈魂和內臟只剩下一副皮囊而死,要麼則會被蠱蟲的主人控制住身心,任由其驅使。」虛空老僧道。

「那這種蠱蟲該怎麼才能弄出來?」白景琦焦急的問道。

「不知道。曼童鬼蠱似蟲似魂,半虛半實,尋常治療蠱蟲的方法對其根本沒有作用。」虛空老僧搖頭嘆氣道。

「那可怎麼辦啊?」白景琦癱軟在沙發上,無力的說道。

「嵐姐,你能不能跟我到房間去,我有辦法治療你身上的蠱蟲。」鹿一凡自信的說道。

自己擁有無妄法眼的事情,終究不適合讓太多人知道。

聞言,虛空老僧和白景琦都是一陣驚駭。

神鬼之事,神秘莫測,這玩意鹿一凡也能治的了?

如果他的話是真的,那也太逆天了吧!

「好,我隨你去。」白嵐說著,想要起來,卻發現自己全身無力,不好意思,卻又渴望的望了鹿一凡一眼。

鹿一凡二話沒說,一個公主抱,將白嵐柔軟、玲瓏的嬌軀抱在懷裡,同時真元運轉,用身體散發出大量柔和的熱量。

白嵐感受到鹿一凡結實而又溫暖的胸膛,不知為何,感覺一陣舒服和安心。

這個男人,歲比她小很多,但每次都讓她感覺到無比的可靠。

進入了白嵐的房間,鹿一凡隨手把門關上。

如此一來,房間里就剩下他們孤男寡女共處一室了。

白嵐在外面雖然是威風凜凜的白家家主,白氏集團的總裁,但在鹿一凡面前,卻乖巧的像個聽話的孩子一樣。

她的卧室布置的十分清新淡雅,與她那高貴的氣質相得益彰。

房間內有濃濃的玫瑰香味,這讓原本沒有絲毫雜念的鹿一凡,看著皮膚白皙,美艷動人的白嵐心裡不由的一陣胡思亂想。

之前他看過一篇文章說過,喜歡濃香型玫瑰香水和大紅色的女人,一般性(和諧)欲都特彆強。

現在鹿一凡聞到了如此濃郁的玫瑰香,又看到到處都是大紅色的擺件,心裡豈能不亂想?

「一凡,你要怎麼幫我治療啊?」被鹿一凡的熾熱眼神看得身軀一陣燥熱的白嵐,眼中含秋帶波,說起話時都有一股濃濃的女人味。

「咳咳,那個,嵐姐,要幫你治療蠱蟲,得需要你把衣服脫了。」鹿一凡乾咳了兩聲,有點兒不好意思的說道。

這話說出來,怎麼聽怎麼像自己在誘騙人家少(和諧)婦跟自己睡覺。

白嵐聞言,霞飛雙頰的躺在床上,將睡衣和文胸全部脫下,雙手捂住自己的胸,臉紅著問道:「下面還用脫嗎?」

只穿著一件三角內褲的白嵐,在柔和的燈光下,恍如女神下凡一般,美麗至極。

鹿一凡強壓住內心的衝動,吞了口口水道:「不用,不用,這樣就行了。嵐姐,你躺下吧。」

白嵐聞言,安心的躺了下來。

而鹿一凡則順勢騎在了白嵐身上,開啟天眼,一道陽剛真元猛的射入了她潔白的深深溝壑下,覆蓋著的心臟。

無妄法眼不愧二郎神自創的法術,那陽剛之氣一入白嵐的心口,她只感覺自己寒冷的身軀像是被驕陽照射了一般,暖烘烘的,說不出的舒服。

那些醜陋的蠱蟲則慘叫著,紛紛化為了一縷縷的黑氣,死翹翹了。

在這過程中,鹿一凡只感覺自己的真元消耗速度極快,額頭的汗水都流滿了。

十分鐘過後。

鹿一凡確定蠱蟲被自己清理的一乾二淨了,這才疲勞的說了一聲:「嵐姐,好了。」

突然,鹿一凡感覺自己的頭被白嵐摟住了,然後他感覺兩團極為柔軟的東西死死的擠壓在了自己的面部。

鹿一凡懵逼了。

卧槽!

傳說中的洗面奶!

此刻,鹿一凡連白嵐的心跳都聽的一清二楚。

白嵐摸著鹿一凡的頭,柔聲道:「累了吧?躺我身上休息一會兒吧。謝謝你,一凡。」

(本章完) 白嵐那圓潤豐腴的雙峰將鹿一凡的臉擠壓的滿滿的。

她身上的體香,讓鹿一凡感覺是那麼的迷人。

再加上此刻白嵐在他耳邊輕聲耳語,如同小貓一樣騷的他耳朵痒痒的,鹿一凡感覺一陣刺激從他的下半身傳到了他的大腦神經,使得他有了男人應該有的反應。

「嚶!」白嵐的身子一下子僵住了,嘴裡無意識的發出一聲呻吟的聲音。

時空彷彿在這一瞬間停止住了,兩人抱在一起,誰也不敢說話,誰也不敢動,一絲絲情愫在兩人之間蔓延開來。

「咳咳,嵐姐,我突然想到了我室友跟我講的一個笑話,你要聽嗎?」最終鹿一凡先回過神來,乾咳了兩聲故作鎮定的問道。

但腦子裡,卻是滿滿的都是壓在自己身下的這幅幾乎全果的嬌軀。

「好啊,你說說唄。」白嵐柔聲道。

這個霸道女總裁,在外人面前雷厲風行,氣場十足,可就是在鹿一凡面前,陽剛化為了繞指柔,無限的熱情簡直能將冰山都融化了!

「說是有一男的約女生去開房,和女生約定好,絕對不觸碰她的底線。

結果到了晚上,男生說:『我就脫光你的衣服看看,絕對不碰你。』

女生同意了。

男生:『我就摸摸你,絕對不做那事。』

女生同意了。

男生:『我就是隨便蹭蹭,絕對不插進去。』

女生同意了。

男生:『放心吧,就是動一動,絕對不射!』

女生同意了。

幾個月後,男生:『這個小孩不是我的!』」

噗!

白嵐果然笑的花枝亂顫了起來,鹿一凡的臉部也被兩團柔軟揉的異常的舒服。

「你們男人果然都這麼壞嗎?你個小壞蛋!聽說你在學校里泡了不少校花是吧?」白嵐嬌嗔道。

鹿一凡聞言,沒有撒謊而是承認道:「我這人,和其他男人不一樣。我很花心,但我絕對不裝純潔。

我會對每一個我喜歡的女生承認我花心這件事,要是她能接受,那咱們就能繼續,不能接受,咱們就好聚好散。

我認為,能對女生承認自己花心,也是對她的一種尊重,畢竟選擇是她自己做的!」

白嵐不禁輕輕點了鹿一凡的頭一下,嬌嗔道:「你花心你還有理了?」

不過內心,白嵐對鹿一凡的說法還是很同意的。

對女生坦白自己花心這件事,確實是對女性的尊重,你要是接受不了,就離開,沒人逼你接受。

「嵐姐,我還要對你坦白一件事。」鹿一凡嚴肅的說道。

見鹿一凡這般嚴肅,白嵐也忙問道:「什麼事?」

「我硬了。」鹿一凡表情無比嚴肅道。

白嵐聞言一張俏臉紅的如紅蘋果一樣。

這人怎麼能臉皮這麼厚,如此羞恥的話,居然能這麼鄭重其事的說出來!

「一凡……要是……你實在忍不住的話……就……就……」白嵐說話的聲音有些發顫,她的雙眼透露著熾熱,越說聲音越小。

如果說以前白嵐只是因為鹿一凡救過自己女兒和自己,而對他抱有感恩的心態來接近他。

但是現在卻完全不同了。

這一刻,她完全被鹿一凡身上那濃濃的男子漢氣概給吸引住了。

此時的她心裡充滿著渴望,渴望在鹿一凡的胯下承歡,渴望完全被他征服,渴望成為他的女人!

鹿一凡何嘗聽不懂白嵐的話?

美人在懷,只要自己願意,就能肆意享用,鹿一凡也不忍了,騎在白嵐身上,正準備大幹一場。

吱呀!

房間的門被推開了。

白景琦瞠目結舌的看著鹿一凡騎在赤果著身子的白嵐身上,雙手還狠狠的抓著白嵐高聳的兩團柔軟。

老爺子愣住了。

白嵐愣住了。

依然選擇去愛你 鹿一凡也愣住了。

時間彷彿停止在了這一刻。

場面一度十分尷尬。

良久,白老爺子趕忙說道:「繼續!你們繼續!我什麼都沒看到!」

繼續個毛線啊!

鹿一凡和白嵐趕緊像是被捉姦的男女一樣,飛速的穿上衣服,來到了大廳。

「咳咳……老爺子,嵐姐已經被我治好了。剛剛是因為治病需要,所以我才……」

「不用解釋!我懂的!」白老爺子曖昧的沖鹿一凡笑著說道。

他巴不得自己閨女跟這位手眼通天的大師有點兒什麼關係呢!

而虛空老僧看到白嵐僅僅才過了這麼幾分鐘,就從剛才氣息奄奄,鬼氣纏身的狀態,變成現在面色紅潤的健康狀態。

虛空內心的震驚簡直無以加復!

這簡直是神跡啊!

「鹿大師,白施主的身體到底是怎麼回事?真的是我說的那種蠱蟲嗎?」虛空老僧問道。

聞言,鹿一凡這才想起自己還沒查明到底這曼童鬼蠱的來源在哪兒。

他再次開啟無妄法眼,眾人只見他額前一道金光閃過,鹿一凡恍如天神下凡一般,氣質變得無比的莊嚴神聖。

「咦?」

法眼一開,鹿一凡便追蹤到了那鬼蠱的蹤跡。

沿著那鬼蠱的蹤跡,鹿一凡和眾人又一次來到了白嵐的房間。

「嵐姐,這個佛像是誰給你的?」鹿一凡看著那莊嚴的佛像,皺著眉頭問道。

「這佛像是我家的保姆李阿姨送給我的,說是高僧開過光,能保佑我。怎麼,這東西有問題嗎?」白嵐疑惑道。

「哼,你家的那個保姆,可沒安什麼好心啊!」

說著,鹿一凡手指結印,然後在那佛像之上揮出一道金芒,大喝一聲:「滾出來!」

鹿一凡聲音剛落,金芒所到之處,便有一團黑氣從佛像里飄了出來。

空氣中出現了一張只剩下半張臉的鬼娃娃的猙獰面孔,那鬼娃娃的身軀由無數蠱蟲組成,樣子極為可怕。

「啊!鬼啊!」饒是白嵐經歷了大風大浪,突然間親眼見到了鬼,還是被嚇得抱住了鹿一凡。

飽滿柔軟的身子緊緊的抱住自己,兩團豐滿頂在胸膛,鹿一凡感覺又是享受,又是驕傲。

是時候裝一波逼了!

「哼,小小鬼蠱,也敢在本大師面前放肆!嵐姐莫怕,看我收拾了這小鬼!」言罷,鹿一凡無妄法眼一開,金芒四射。

不僅這半張鬼娃娃臉嚇得驚聲尖叫著要逃走。

在場的眾人也被鹿一凡通天的手段震撼的下巴都快掉地上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