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不過沈曼兒這天和朋友聊天的時候,明明已經打好了字,就是輸入不上去。

沈曼兒有些著急,朋友都把剛剛那個話題聊過去了,自己還沒有回復呢。

沈曼兒只好把剛才輸入的一大段字給刪掉了。和朋友聊下一個話題。

沈曼兒平時不怎麼和朋友聊天,所以和朋友聊完,就把自己手機特別慢的事情給忘了。

不過這天沈曼兒的領導給沈曼兒發消息,沈曼兒看到了,需要儘快回復,可是手機好像要專門跟她作對似的,卡的一動不動。

沈曼兒有些著急,對著手機生了一會兒氣,不過沈曼兒的手機也還算給力,很快就好了。

炎龍宇在一旁說道:「手機不好用了,再換一個唄,幹嘛死撐著呀?」

沈曼兒這個人比較念舊,這個手機畢竟跟了她三年了。一時之間說要把它換掉,還有些捨不得。

畢竟這個手機現在還能用,只要買了新手機,這個手機就在了,也不會用了。

沈曼兒說道:「你看我手機現在還不錯,運行速度也還可以。我也不著急放了,等它徹底報廢的時候再說吧。」

炎龍宇說道:「看你平時打開個網頁還都得等一會,某寶頁面直接就進不去,真替你著急。」

沈曼兒說道:「其實也還好了,我平時用手機也不多,而且就算某寶進不去,多試幾次不也就進去了。」

炎龍宇說道:「好吧,隨你開心吧。」

沈曼兒其實是越來越覺得,手機對自己用處沒有那麼大了,而且基本的功能自己手機也還能用,所以不想換。

沈曼兒還是一個選擇恐懼症,那麼多品牌,那麼多種類的手機,要讓自己去挑的話,真的不知道該買什麼樣子的。

還不如先拿著自己這個湊合著用。畢竟它也只是一陣一陣的。大多數時候還是挺好用的。

沈曼兒很快就把手機的事情給忘了。

這天沈曼兒突然收到了老媽的視頻請求,而且一連是四條。

而顯示的時間是半個小時之前,自己卻是剛剛才收到這個消息的。

沈曼兒念叨著:「這破手機又出毛病了,怎麼說消息還要延遲呢?」

沈曼兒又一想,老媽一連給自己發了四條消息,肯定是有急事找自己,時間都已經過去半個小時了。

沈曼兒連忙把電打過去了,老媽卻不接了。

沈曼兒心想,老媽不會是生氣了吧,自己得趕緊去看看。

沈曼兒回到家,看到老媽就在玩手機。

沈曼兒湊過去,老媽問道:「你為什麼不接電話呢?」

沈曼兒說道:「我手機可能有延遲,所以沒收到消息。」

老媽說道:「剛才給你打了那麼多電話你都不接,多嚇人啊。」

沈曼兒說道:「我以後一定注意。」

沈曼兒也不想這樣,手機收不收得到消息,完全是看她自己心情的。

沈曼兒問道:「你剛才找我什麼事?」

老媽說道:「我剛剛把家裡的鑰匙弄丟了,所以想打電話讓你給我送把鑰匙來。」

沈曼兒說道:「那你跟我說也沒有啊,我也沒有家裡的鑰匙啊。」

老媽說道:「這扇門上有三把鑰匙,我有一把,你爸有一把,還有一把在誰手裡啊?」

惡魔校草請溫柔 沈曼兒說道:「我沒有印象了。」

老媽說道:「那就先不說這個事了,再說你不接電話的事。」

沈曼兒說道:「我這也不是故意的呀,而且有時候你打電話的時間太早了,那時候我手機還靜音呢。」

老媽說:「你手機靜音幹什麼?這樣有事找你的時候,你根本都接不到電話。」

沈曼兒說道:「因為以前收到過騷擾電話,就在凌晨三四點的時候,所以我就習慣把手機在夜間靜音了。」

而老媽有個習慣,正常在早上五六點鐘的時候,和沈曼兒視頻。

這個時間點,對沈曼兒來說,確實有些太早了。

老媽說道:「人家別人誰會給你打電話呀,也不就是家人有事兒的時候給你打電話嗎?」

沈曼兒心想,我加著那麼多群呢,雖然都開著消息面打擾呢,但是有的時候就會突然收到好多全體消息。

消息的提示音,突然響起來我的小心臟可受不了,所以手機一般都是靜音的狀態,而且一般也沒有人會有著急的事情找我。

沈曼兒沒有和自己老媽解釋這些事情,不過也記得不能把手機靜音了。

這次是延遲的事,不過這個問題可能只有換手機才能解決了。

沈曼兒把這事跟老媽說了。

老媽一向是個節儉的人,果然就聽她說道:「你現在手機還能用呢,就先不要換了,等它不能用的時候再換吧。」

沈曼兒說道:「我也是這個意思,好了不要生我氣了,我又不是故意沒有接你電話的。」

沈曼兒說道:「那你是怎麼進來的呀?咱們外面的防盜門,可沒有那麼好打開。」

老媽說道:「從鄰居家翻牆過來的唄。」

沈曼兒的老家是平房,確實只要有把梯子,就能進門。

沈曼兒說道:「幸好事情解決了,要不然你不得炸了呀?」

老媽說道:「行了,別在這跟我貧了,去吃飯吧,給你做好了。」

沈曼兒說道:「好的,謝謝老媽。」

沈曼兒進屋去吃飯了,一邊吃一邊想剛才的對話。

還有一把鑰匙,到底在誰的手裡呢?剛剛看那把鑰匙的樣子,好像自己手裡有一把這樣的鑰匙。

不過當時自己有一把這樣的鑰匙,然後問老爸老媽,這到底是哪扇門上的鑰匙,結果他們都說不知道。

後來自己放在手裡好幾年也沒有用到過,也不知道是哪扇門上的鑰匙,就覺得這把鑰匙沒用,後來想把它扔掉。

不過自己確實沒有用過那把鑰匙,最後到底是扔還是沒扔,還真記不清了。

現在只記得當初確實有這麼個念頭,最後到底有沒有實施真的是不敢確定。

沈曼兒心想,如果那把鑰匙真的找不到了的話,自己還是不要提了。就當自己不知道吧。 沈曼兒和炎龍宇又回了一趟異世,沈曼兒想去瞧一瞧弟弟和妹妹過的怎麼樣。

炎龍宇說道:「上次阿大說,二妹已經和楊大郎定親了,這次去,估計他倆已經結婚了。」

沈曼兒覺得沒有那麼快,畢竟又凌是一個天賦極好的姑娘,沈曼兒覺得又凌可能會把重心放到修鍊上。

天靈學院三年起步,又凌已經被錄取了,應該會抓緊時間修鍊的。

沈曼兒對炎龍宇說道:「誰知道呢,到了就知道了。其實相比二妹,我更擔心小弟。」

炎龍宇說道:「我明白你的想法,二妹其實很成熟,小弟還沒有長大。」

沈曼兒點了點頭,說道:「我就是這個想法,我覺得二妹可以照顧自己,小弟我就比較擔心了。」

沈曼兒收拾著帶給弟弟和妹妹的禮物,忽然覺得有些難過,嘆了一口氣說道:「而且二妹還有楊大郎照顧。小弟,真的是自己一個人了。」

炎龍宇說道:「他們肯定要為自己的生活負責呀。你又管不了他們一輩子。」

沈曼兒也知道自己有點兒太看重感情了,之前就說好了,不會在回異世去看他們了。

沈曼兒說道:「我們就遠遠的看一眼,我只要知道他們生活的很好,我就不會再來了。」

炎龍宇心想,長姐如母,果然還是有道理的。

沈曼兒把東西放進空間,如果弟弟和妹妹生活的很好的話,這些東西也就不給他們了。

最好還是不要讓他們知道自己來過。

沈曼兒和炎龍宇來到異世,現在的異世大陸已經不像以前那樣了。

即使是紫龜大陸,現在也不是一片荒涼了。

沈曼兒的高產水稻終於在這裡推行成功了。

沈曼兒看著這些人,即使沒有修鍊的天賦,即使沒有充裕的靈力,也可以生活得很好,不會再餓肚子了。

沈曼兒還是覺得很高興的,這裡面畢竟有自己的一份功勞。

沈曼兒和炎龍宇隱身之後就可以大搖大擺的出來走動了。

沈曼兒知道這裡的人對外來者還是很在意的,只要有外人,大家很快就會認出來,還有可能會引起圍觀。

炎龍宇說道:「他們應該已經不記得咱們了吧。」

沈曼兒說道:「應該吧,咱們兩個又不是多麼出名的人物。」

炎龍宇說道:「也是,畢竟有很多事情,咱們兩個都沒有出面。」

沈曼兒說道:「就這樣就很好呀。」

炎龍宇說道:「我們去沈家吧。」

千閱成婚 兩個人很快就到了沈家。

這裡已經不是以前的那個沈家了,沈曼兒之前還在的時候,就把這裡整體翻修了一遍。

效果還是有的,新房子看上去比別人家的房子都要好。

這個房子的建成,很大程度上要歸功於楊大郎,他是建房子的能手,當初又在追求又凌,所以工作特別積極。

沈曼兒知道楊大郎是個能幹的,但是知人知面不知心,所以還是需要謹慎一天再觀察觀察,才能知道這個人配不配的上自己的二妹。

沈又凌就是那種雖然家裡跟貧困,那是因為她天賦極高,沈家的希望全部放在了她的身上,沒有讓她吃過苦。

而且沈又凌從小就在大家的誇讚之中長大的。難免會覺得自己比別人高人一等,能不能看上楊大郎還是個問題。

沈曼兒和炎龍宇小心翼翼的走進沈家,發現家裡靜悄悄的,好像一個人也沒有。

沈曼兒心想不是吧,大家都幹什麼去了?

沈曼兒走進屋裡看了看,發現屋裡收拾的很整齊,但是基本上沒有住人的痕迹。

沈曼兒摸了摸桌子,上面已經落了一層灰了。

炎龍宇顯然也發現這一點了,說道:「他們是不是搬走了呀?這裡顯然已經很久沒有住過人了。」

沈曼兒覺得有些奇怪沈家一大家人,而且這個房子也是剛修好的,按理說不會搬到別處去住。

放在新房子不住能去哪呢?

而且是全家,這也不太可能吧。

沈曼兒和炎龍宇只好走出屋來,也不用隱身術了,心想找個路人問一問。

沈曼兒稍微易容了,讓大家不那麼容易認出了自己來,沈曼兒當初也算是不告而別了,所以盡量不要讓大家認出自己來。

沈曼兒問了一個路人:「我想問一下,是你家人都去哪兒了?為什麼都不在家啊?」

路人問道:「你是誰呀?我好像沒見過你?」

沈曼兒說道:「我是又凌的朋友,之前在一起學習過,她告訴我她家就在這啊,為什麼沒有人?」

路人聽沈曼兒提起「又凌」,就相信她了。

路人說道:「沈家早就分家了,也不知道是為什麼,這個房子誰也沒要,都搬走了。」

「搬走了?」

路人說道:「是呀,反正當時也挺突然的,他們突然之間就要說分家,結果這個房子誰都不要,至於他們搬哪兒去了,這個我還真不知道。」

沈曼兒說道:「好吧,謝謝。」

沈曼兒對炎龍宇說道:「怎麼辦?他們不會出了什麼事情吧,為什麼會突然之間都搬走了?」

炎龍宇說道:「不是說他們已經分攤了嗎?應該是在一起過不下去了吧。」

沈曼兒也能理解,畢竟沈母太奇葩了,換成跟她一起生活一樣,生活不下去。

沈曼兒就是擔心,到底怎麼分的家,弟弟和妹妹現在生活的怎麼樣?

沈曼兒又去打聽了一番,結果什麼也沒有打聽到。當初沈家一夜之間分完家,連夜離開了。

沈曼兒越來越擔心,這種時候如果聽不到確切消息的話,就會容易胡思亂想。

沈曼兒腦海中已經想了無數沈家人的遭遇,原來也覺得他們肯定是發生了什麼。

沈曼兒特別擔心,可是一時之間也找不到沈家人。

炎龍宇說道:「不要擔心了,我讓沐天幫我們找找,之前我們要離開的時候,我就囑咐過他,讓他幫忙看著沈家。」

沈曼兒連忙點頭,讓炎龍宇趕緊去沐家,沈曼兒很擔心弟弟和妹妹,尤其是弟弟還小,也不知道他現在跟著誰呢。

二妹身邊肯定有楊大郎,楊大郎看著適合老實敦厚的人,希望他不會欺負二妹吧。

沈曼兒坐立不安,只覺得自己還好回來了一趟。 如果自己沒有回來的話,萬一他們真的出了什麼事,可怎麼辦?

沈曼兒也知道現在著急,根本沒有任何辦法,只能等消息。

沈曼兒心裡默默的祈禱,希望沐天真的會聽炎龍宇的話,幫她照顧著沈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