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不過很快葉宇就明白過來,沖著茅斯沉吟的說道:「茅斯,你現在給我灌輸這種思想,是不是那個即將要進入到練氣第四層的人就是你們茅家的呢?」

「的確夠聰明。」

茅斯讚許的說:「的確是我們茅家的人要進入到練氣第四層,不過我還是那句話,為了能夠跟那些黑暗者做鬥爭,不管是哪個家族的人進入到練氣第四層,只要能夠正確的領導我們七大世家,我都贊成統一。」

「如果是別人先進入到練氣第四層的話呢?你還能夠說的如此淡定嗎?」葉宇反問道。

「難道是我表述的不夠清楚嗎?」茅斯堅定的說道:「不管是誰,只要能夠正確的領導著我們七大世家,把我們擰成一股繩,我都會勸說我們茅家跟隨著他的腳步,一起去對抗黑暗者。」

「好,非常好,就沖著你這個態度,我們就能夠成為朋友。」

葉宇讚歎道:「不過像這種幫著血族的事情就算了吧,即便真的要幫他們,也不應該付出我們華夏國群眾的性命。畢竟每個人的命只有一條,誰也不想白白的犧牲。」

「我沒有讓他們白白犧牲啊。」

茅斯不耐煩的說:「每一個被拉過來做實驗的人,只要不成功,被我們給滅殺掉的話,我都會給他們家充裕的補償,保證他們家三代人的生活無憂,這難道還不夠買他們一條命嗎?」

「不夠。」

葉宇堅定的說:「我們身為華夏國的一員,處在這個律法之內,就應該遵守著這個律法,遵守著人人平等的原則,敬畏著生命,怎麼能夠隨隨便便的去剝奪別人的性命呢?」

「額,葉隊長,難道你忘記了嗎?你是奇門之人。」

茅斯無語道:「在奇門世界,人命如草芥,這個道理你應該明白吧?」

「何況我還給他們補償了,換回他們家族的衣食無憂,沒有讓他們白白犧牲,難道這還不夠嗎?」

「不夠。」

葉宇搖搖頭說:「我雖然是奇門之人,可更是天目組織的隊長,是維護這個國度安定的組織成員,有那個責任和義務還守護好這一方的子民,不讓他們受到任何的傷害,要讓他們過上安穩的生活。你的所作所為,正好跟我的準則相悖。」

「不過看在你也有國家文件的前提下,之前的事情我就不再跟你計較了,如果以後還如此冥頑不靈的話,那不好意思,我一定會把你帶到組織的打牢裡面。」

「這麼看來,你還是不贊成我的做法,還是不想為以後抵禦黑暗者貢獻自己的力量。」

茅斯苦著臉說。

「如果真的有黑暗者出現,我一定會一馬當先的沖在最前面抵禦,絕對不會退縮。」

葉宇說道:「可現在是太平盛世,你說的那些事情是不是真的還有待於考察。即便真的是真的,也不能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血族的身上。我們身為華夏國的子民,在我們泱泱大國之內,難道就找不出來一個可以晉級到築基期的修鍊者嗎?」

「你們七大世家不行,莫非隱世家族也不行嗎?」

「即便是隱士家族不行,不還有我嗎?」

「實話告訴你,我現在已經達到了練氣第四層的境界,只不過今天因為一些緣故,使得我消耗太大,所以境界跌落,變得蒼老一些罷了。」

「你說什麼?你已經到了練氣第四層?這怎麼可能?」

茅斯不可思議的看著葉宇問道:「你才二十來歲的年齡,怎麼可能有這麼高深的修為呢?我不相信,我也是奇門之人,你騙不了我的。」

「不信的話,咱們比劃一下?」

葉宇玩味的說道:「雖然我現在的境界跌落了,只有練氣第二層的實力,可打敗你,不過是分分鐘的事情。」

「這麼自信?」

茅斯有些不樂意了,他長這麼大,還從來沒有被人如此蔑視過呢。

先前在看出葉宇只有練氣第二層實力的時候,他還看不上眼,覺得對方不配成為他的朋友。現在呢,反而是葉宇在嫌棄他,覺得他的實力低下。

他可是練氣第三層啊,在華夏國的奇門世界都是佼佼者,如今卻被一個只有練氣第二層的人看不起,內心著實有些不好受。

「如果你敗了的話呢?」

茅斯皺著眉頭問道。

被葉宇這麼一說,他還真的有些蠢蠢欲動了。

畢竟自從他進入到練氣第三層之後,再也沒有人敢跟他動手,確實有點手癢了。

「我敗?」

葉宇苦笑著說:「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過你非要加一個賭注的話,我可以跟你賭一場,如果我敗的話,以後我個人可以為你們茅家免費做一件事情。」

「就一件?」

「一件已經不少了,我可是天目組織的隊長,你還想讓我為你們家做幾件事情啊?」

「一件就一件吧,可若是我敗了呢?」

茅斯嘆息一聲說道,終究還是上了葉宇的賊船。

「你敗的話,就要聽從我的安排,把血族的實驗給終結了。」葉宇說。

「真的要終結這種實驗?」

茅斯不忍心的說:「你可知道,這個項目是國家扶植的,如果我們要終止的話,必須要由國家親自下文件。」

「這個我會跟上頭談判,讓他們終止這項計劃。」

「既然如此,那就來吧,我早已經按耐不住了。」

茅斯摩拳擦掌的說。

「在這裡?」

葉宇愣了一下,他們兩個怎麼說也是修鍊者,真在這裡打鬥的話,萬一把這房子給拆了就不好了。

「放心吧,我這間辦公室經過特殊的加固,裡面含有精鋼,一般的攻擊根本不會傷到這辦公室分毫。」茅斯傲然的說:「就是這裡的文件,需要先找個地方給隱藏起來,免得被破壞了就不好了。」

說話的時候,茅斯在旁邊的牆壁上打開了一個暗艙,然後把那些文件之類的重要東西都給收拾到裡面。

這才沖著葉宇擺出手勢說:「來吧,讓我看看你這練氣第二層的實力如何戰勝我。」

「嘉琪,你護著一點悠悠。」

葉宇安排一聲,汪嘉琪點點頭,帶著夏悠悠來到了牆邊。

至於讓她們出去,葉宇可沒有這個想法,畢竟她們兩個女生,萬一在外面被茅斯的人給控制起來,自己豈不是白忙活了。

而且他們現在的實力都很有限,即便是全力戰鬥,有汪嘉琪護著夏悠悠,也不會傷到他們的。

更何況,葉宇已經打定了主意,一招就把茅斯制服,所以用不著讓他們迴避。

「準備好了嗎?我要動手了。」

看到葉宇那邊已經安排妥當,茅斯臉上閃過一絲的陰沉說道。

葉宇點點頭說:「來吧,讓我看看你們這些七大世家的高手究竟有多少實力。」

才剛剛說完,茅斯就捂著拳頭沖向了他。

葉宇不但沒有躲閃,反而還特意挺起了胸膛,迎向了那一拳。

茅斯的神色一滯,有些不敢相信的看了葉宇一眼,雖然從葉宇的眼睛里沒有看到任何的懼怕,可茅斯還是留手了,在最後的關頭,他緊急的收住力量,只打出去五六分的程度。

可即便是如此,也堪比練氣第二層的全力一擊啊,這要是不躲避,任由拳頭落在身上的話,指不定就打個殘廢了啊。

砰!

拳頭不偏不斜的落在了葉宇的胸膛之上,發出沉悶的聲響。

「怎麼?怎麼會這樣?」

見到這一幕,夏悠悠直接就嚇傻眼了,如果不是汪嘉琪使命的攔住她,恐怕這會她就要衝出去了。

「你還攔著我幹什麼啊?沒看到師父被打了嗎?你不也是修鍊者嗎?趕快上去救師父啊?」夏悠悠推著汪嘉琪,急切的說道。

「宇哥哥不會做沒有把握的事情,既然他沒有躲避,茅斯就一定傷不到他。」

果真,他這話才剛剛落下,就看到葉宇的拳頭已經出現在了茅斯的下顎上,然後淡淡的說道:「茅斯,你敗了,如果我這一拳打真的打下去的話,你的性命恐怕就沒了。」 「憑什麼?」

茅斯不服氣的說:「如果剛剛我不收手的話,你直接就會被打成重傷,像你這種一命搏命的打法,我不贊成,哪怕最後真的是你贏了,我也不會認可的。」

「我有那個實力承受你的全力一擊。」

葉宇笑著說:「不信的話,你可以再向著我的胸口打一拳試試,全力的出手,我不會躲避。」

「你的身體竟然能夠抵擋住練氣第三層的全力一擊?」

茅斯不敢相信的說:「這怎麼可能啊?練氣第三層可是這個國度裡面最強的存在,全力攻擊你的話,一下子就把你打成殘廢了。」

「讓你打你就打,廢話真多。」

葉宇不耐煩的說:「如果你不打的話,那就代表著你輸了,輸了就要接受我之前開除的條件,把血族的項目給終止了。」

「這可是你自己讓我打的啊,他們兩個可以當做證人,真打出什麼意外的話,你可別找我的麻煩。」

茅斯氣憤的說道,心中對葉宇的話已經相信了七八分,畢竟剛剛他動用的實力就已經堪比練氣第二層的全力一擊了,完完全全的落在葉宇的胸口,而對方卻好似沒有任何問題一般,這就足以看到葉宇的實力。

但為了印證一些事情,他必須要打下去。

如果葉宇真的有那個實力的話,或許他才是對方黑暗者最中堅的力量,至少比把希望寄托在血族那渺茫的王者身上要強太多。

說時遲那是快,在茅斯決定好動手的時候,他趁著葉宇不備,沒有任何的猶豫,快若閃電的攻出一拳,直接砸在了葉宇的胸口。

砰的一聲悶響,葉宇的身子晃動了兩下就站穩了。

而茅斯在如此巨大力量的反彈之下,連連後退兩步才穩住身子。

再次看向葉宇的時候,他滿臉的驚恐。

這尼瑪,究竟是什麼人啊?竟然在不動用任何修為的情況下,能夠抵抗住他全力的一擊,這要是放在七大世家之內,誰能夠是他的對手在?

就連他們茅家那個即將踏入到練氣第四層的人,恐怕都不一定能夠傷到葉宇。

而且之前葉宇也說了,他的修為沒有跌落的話,也是練氣第四層啊。

如此年輕的練氣第四層高手啊!

華夏國延續了這麼長的時間,有出現過一個類似的妖孽嗎?

「草,你還真拼盡了全力啊?」

葉宇則揉著被打的生疼的胸口,略帶抱怨的說道:「疼的我都要死要活的。」

「師父,你沒事吧。」

「宇哥哥,你沒事吧。」

看到他們這邊比拼完成,汪嘉琪和夏悠悠也都急忙沖了過來,關切的問道。

「他能有什麼事啊,整個身軀就跟萬年玄龜一樣,打都打不死。」茅斯沒好氣的說道:「行了,現在我承認自己敗了,你想要怎麼做,說吧,只要我能夠辦到的話,一定會竭盡全力幫你完成。」

「終止血族的這個實驗。」葉宇直接要求道。

茅斯立刻就露出了危難的神色說:「葉隊長,按說我身為奇門之人,應該聽從你的號令,可是這個項目是國際派發的任務,我們國家相當重視,還特別給出了紅頭文件,如果無緣無故的就給撤銷的話,這一點不合適。」

「如果被國際上其他國度的人知道我們不再跟他們聯合在一起共同探討對抗黑暗者的事情,恐怕他們會把我們當成一個外人,共同來抵制我們。」

「真到那個時候的話,咱們就會成為眾矢之的啊。」

「還有這種牽扯?」

葉宇聞言皺起了眉頭,「也就是說咱們這個項目還是取消不掉的?哪怕做做樣子,也必須要存在?」

「是這麼回事,而且咱們華夏國人員太多,分的任務也多,需要定時往國際上上傳實驗結果。」茅斯說:「一旦實驗數據少的話,就會引起國際上的猜忌。」

「嗎的,這是在欺負我們嗎?」

葉宇不忿的說道。

一個血族,竟然就能夠動用國際的力量,搞的跟國際掌管者就是他們家的一樣。

「也不算欺負我們,這是所有入列的國度共同商討的結果。」茅斯說:「為了保衛藍星,我們唯有遵守這個約定,幫著血族尋找真正的王者。只要找到了王者人選,這項實驗才會被終止。」

「所以,葉隊長,你要不換一個條件吧,這個我還真的不能答應你。」

「換什麼換啊,我就想讓這個項目終止。」

葉宇擺擺手說;「現在你都說到這個份上了,我如果再說終止的話,那就是跟整個藍星作對。不過我還是那句話,血族再厲害,國際的事情再重要,也不能隨意的踐踏我們華夏國公民的人命。你那裡不是有解藥嗎?凡是被做實驗的人,只要不合格,都給予一瓶解藥,讓他們能夠活下來就好。」

「至於保密性問題,我覺得你掌握的那種控制別人思想的方法就不賴。只要讓他們把這裡當成一家正常的醫院,抹除……」

還不等葉宇把話說完呢,茅斯就擺擺手說:「這個不行。」

「為什麼不行?」

「造價。」

茅斯說:「那一瓶解藥的造價都要近百萬了,如果不是對這個國家特別重要的人物,我們一般不會輕易的嘗試給予解藥。」

「草!人命在你眼中難道還不值一百萬嗎?」

「這個要因人而異。」茅斯如實的回答說:「如果是你被注射-了那種針劑的話,我肯定會給你注射解藥,因為在我眼中,你的命可遠遠不止一百萬。當然,如果被注射藥劑的只是普通的人,那算了,他窮其一生都不可能創造出來一百萬的價值,我如果在他身上浪費一瓶解藥,就太暴殄天物了。」

「是不是只要把他們身體內的蝙蝠毒素給解除掉,就能夠讓他們健健康康的活下去了?」

「原理上如此,只是至今為止,除了我們的研究的解藥之外,還沒有發現任何一種辦法能夠化解他們被注射針劑之後的病況。」

「我可以。」

葉宇篤定的說。

「你可以?」

茅斯一愣,「別跟我開玩笑了,你能夠化解這個的話,為什麼秦隊長沒有推-薦你呢?」

「他推-薦我幹什麼啊?」葉宇好奇的問道。

「讓你去川省做這項實驗啊。」茅斯解釋道:「秦隊長英雄年少,而且謀略才能都是上上人選,讓他去川省做實驗,等於是浪費了一個人才。而你不一樣,我調查過你的身份,不過是一個小縣城的農民,即便是上了大學,也是不入流的專科衛校,跟秦隊長壓根沒辦法比。」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