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不知道行駛了多久,馬車終於停下,三人走下馬車看著面前的撐爆和庭院,不得不說,魔域城主的地位不是一般的高。有人將三人引領進去,當推開那扇緊閉的大門時候,一陣嘈雜的聲音湧出,隨後便是一片寂靜。

「哦,你們來了。」一道聲音伴隨著刺眼的光出現,大門被迅速合上,憐微微眯起雙眼,這才看清楚大廳之內的景象,很多魔域人聚集在此,而一道高大身影正向他們走來,周圍頗有身份的魔域人對他們不停的指指點點。

人群之中身披黑色斗篷的年輕人在見到那一頭金髮的時候,雙眼一亮,嘖嘖,竟然是那個逃跑的金髮小丫頭?

「真是年輕啊,獵殺了雙翼魔龍,我還沒有感謝你們。」城主走來,高達的身軀投下一片陰影,琥珀抬起頭,「我們接受了任務,當然要完成。」

「哈哈哈哈!」城主笑了出來,轉向周圍的其他魔域人,「一級任務,他們完成的相當不錯呢!」

周圍的魔域人私下說著什麼,場面一片嘈雜,女精靈有些慌張失措,兄妹倆則是萬份淡定的站在原地,身穿黑色斗篷的年輕人慢悠悠的自後面走上來,「菲戈城主,這個金髮的小丫頭我可是記憶猶新呢。」

「哦?你難不成認識他?」

黑斗篷的年輕人走到前面,走到憐和琥珀的面前,琥珀下意識的將憐護在身後,兄妹倆可沒有忘記在初入魔域之後的那段時光,那個在高台之上看他們無情廝殺以此為樂的身影!

「是你?」憐冷笑,黑斗篷年輕人輕輕挑眉,有些詫異憐的勇氣,嘴角的笑意不禁加深,「自我的城中逃跑,真是沒想到會在這裡再遇見。」

你的城?!兄妹倆看著面前的這個年輕人,他是幾座魔城之一的主人?!

菲戈城主哈哈一笑,「不管他們是從哪兒跑來的,但現在,此時此刻,他們卻是我的客人,霧白,給我點面子。」

身穿黑斗篷的年輕人輕輕一笑,「我當然會給你面子,請放心。」年輕人的目光掃到憐身上,拿起手中的酒杯,裡面的紅色液體微微傾倒,年輕人用酒杯示意,隨後轉身離開。

大廳之內的宴會仍在繼續,作為完成一級任務被邀請而來的三人,更是被邀請留宿在此,只不過兄妹倆卻沒有真正要留在此地的打算,大廳的宴會正酣,兄妹倆已經要有所行動,打算離開了。

女精靈更不願意被獨自一人扔下,跟著憐和琥珀一起,三人悄悄的離開,只是沒想到一道身影卻突然出現,攔住去路,黑色斗篷將身體全然包裹,拖在地上,年輕人蒼白的面容透著微微白光,在血月的映襯下更為憔悴。

「你們這是要離開么?」年輕人開口,琥珀微微向後退去,「你要做什麼?我們已經離開了你的魔城。」

年輕人的目光直接越過琥珀落到憐的身上,徘徊了一下,「嘖嘖,小丫頭,當初你在我面前那麼放肆,真是讓我太吃驚了。」

憐黑眸深沉,這麼年輕的魔城城主,看樣子是要棘手了。年輕人揚起頭露出笑容,「你說我要是告訴菲戈,你們如此蔑視他的好意,竟然想要偷偷離開,他會怎麼想?」

「你想怎麼樣?」琥珀開口,憐悄悄握緊雙拳,一城之主么……

年輕人輕笑,斗篷下的手臂伸出,細長的手指指著憐,琥珀的眼底升起一股怒火,「你休想!」誰也別想碰他的妹妹!

年輕人狠狠皺眉,似乎有些不屑,「我對一個小丫頭可沒什麼興趣,金髮的小鬼,我要你帶著的那柄巨劍,將它給我。」

黑耀?他想要的竟然是黑耀!憐有些詫異,年輕人眼帶熾熱,「你只要乖乖的將那柄巨劍交給我,我可以讓你們安然離開,隨便你們去哪兒,你不交的話……哼。」

「你哪隻眼睛看見我有什麼巨劍?」憐開口,黑耀被她放在空間容器里,他怎麼可能看得見!

年輕人突然一聲冷笑,「我可以清楚的感受都那柄巨劍流露出來的氣息,就算你將它放到空間容器裡面也是一樣!如果你繼續嘴硬,那我也不客氣的準備動手了。」

女精靈看了看憐,忍不住低聲開口,「不就是一柄巨劍,你給他……」

「我不給!」憐斷然拒絕,沒辦法裝傻也不代表會交出去!黑耀是她生死與共的夥伴,怎麼可能交給別人!縱然那裡面的靈魂已經不在,但她依然要守護這柄巨劍!

年輕人嘴角的笑容越來越大,很為詭異,他身上的黑色斗篷也在隱隱顫抖,似乎有什麼東西在斗篷下面蠢蠢欲動,一道聲音突然自憐腦海中響起,「小丫頭!讓我出來!」

上古神魔的聲音清晰有力,憐直接吼了回去,「讓你出來做什麼?你安靜一點!」

「小丫頭!以你目前的實力,你們三個加起來也不是他的對手!」上古神魔有些焦急,要知道他現在是憐的奴僕,說白了他這縷殘魂是和憐綁縛在一起,憐身死,他也別想全身而退。

「你讓我出來,我自然可以震懾他。」上古神魔開口,「小丫頭,我知道你有自己的手段,這次或許不會死,但你能保證你那位哥哥也會平安無恙?還是說你拚死逃命,落得重傷的下場?你要知道在魔域之內,重傷和死沒有什麼區別!」

憐皺眉沉默,黑斗篷的年輕人冷笑一聲,「我最後說一遍,將那柄巨劍交出來,我放你們一條生路。」

琥珀狠狠握拳,那柄巨劍可是憐的心愛之物,怎麼可能交出去!琥珀早已有了戰鬥的準備,然而憐在此刻突然有了動作,纖細的身體一個上前,琥珀愣住,憐抬頭,手腕旋轉黑色的巨劍立刻出現,手腕再一次轉動,黑色巨劍被狠狠插入地面!

「憐?!」琥珀不敢相信,難道他妹妹真的要將這柄巨劍交出去?!

黑耀立在地面之上,粗糙的外形,甚至都沒有劍的具體外形,冷不丁看上去就是一塊巨大黑鐵,但是渾身卻散發著一股不一樣氣勢,正在滾滾翻騰的黑色斗篷突然落下,年輕人的雙眼發光,顯然也沒想到憐竟然這麼乾脆。

年輕人眼中帶著貪婪和渴望,斗篷下伸出的手掌似乎帶著顫抖,年輕人忍不住伸出舌頭舔舐著嘴唇,腳步快速的接近,在手指即將要碰觸的剎那,黑耀的劍身發齣劇烈的嗡鳴,憐的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刷!」紅黑之氣自黑耀內部躥出,年輕人見到瞳孔一縮,狠狠的倒退半步!紅黑之氣,這、這、這是……!

「小子,就憑你也想擁有我?!」一聲怒吼自黑耀之內響起,更多的紅黑之氣出現,一道身影緩緩出現,雖然是小男孩兒的形象,但氣勢不容人質疑!

那雙紅黑雙眸盯著年輕人,黑色斗篷的年輕人狠狠往後退去,竟然膝蓋一軟,跌倒在地!「神、神魔……!」 上古神魔勾起嘴角,「小子,看來你還知道神魔是什麼等級,怎麼,以你這樣的實力還想擁有這柄巨劍!」

黑斗篷青年很快回過神來,「可是、可是那小丫頭比我還不如!她怎麼能擁有!」

「她不同!」上古神魔身形一閃,來到黑斗篷青年面前,紅黑雙眸似乎看盡到他靈魂深處,這小丫頭的血脈豈是你這樣可以比的?就算是他……也只能繞著走!看到他就嚇成這樣,如果那老傢伙還存活著,這小子豈不是要嚇尿了?想到這裡,上古神魔不屑一笑,「我警告你小子,不要打這柄巨劍的主意,你不配擁有。」

黑斗篷青年瞳孔一縮,這句話還真是……傷自尊!黑斗篷青年有些不甘心的看著憐,上古神魔看著青年,「小子,你若是再敢對她出手,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黑斗篷青年咽下一口口水,「知、知道了。」

上古神魔重新回到巨劍之內,憐忍不住開口,「你這是在為我排除麻煩還是在招惹?」


「小丫頭,震懾在魔域才是最好的辦法,我只告訴你一句話,在這裡,千萬不能心軟,否則你的下場會很慘。」上古神魔的聲音在憐的腦海中回蕩,憐沉思,不能心軟么?也就是說在魔域是不會講究什麼人性。

黑斗篷青年自地上站起,眼中仍舊帶著渴望但卻不敢再靠近,「金髮的小丫頭,你有點本事,可以讓一個神魔對你如此。」

「刷!」黑斗篷瞬間飛揚,什麼東西自裡面躥出,以肉眼難見的速度擦過憐的臉頰,一道血痕就此出現,憐心頭一驚,青年的指尖沾染著點點鮮血送入口中,眼中是詭異的光芒,「我們還會再見的。」

斗篷揚起,青年瞬間消失不見,憐伸出手輕輕摸向自己的臉頰,那裡有著刺痛和溫熱,看著指尖沾染的鮮血,憐的黑眸深沉。

這樣的小傷口對於憐根本不算什麼,只不過看在哥哥的眼裡總有些刺眼,三人當天晚上離開了這座魔城,血月在高空懸挂,女精靈跟在兩人身後欲言又止,琥珀停下腳步,琥珀色的眼睛看著女精靈,開口道,「我想,就在這裡分別吧。」

女精靈有些受傷,憐站在一旁沒有開口,女精靈開口道,「我、我能不能跟著你們一起……」

「很抱歉,不可以。」琥珀斷然拒絕,女精靈的心中一陣刺痛,「我不會打擾到你們也不可以嗎?我會悄悄的,你們就當我不存在!」

「不可以,我無法當你不存在。」琥珀再度拒絕,雖然沒有經歷過什麼感情,但他卻明白在這件事上絕不能拖泥帶水,說不就要乾脆的說不。

女精靈的眼圈紅了,琥珀沉默少許,「我們還有其他的事情要做,恕我說話難聽,我們無法對你做到全然信任,如果你跟在一旁,會給我們造成困擾。」

女精靈嗚咽一聲,琥珀忍不住將眼神別開,「也謝謝你對我的喜愛……只是,就到此為止吧。」

女精靈忍不住落下一行淚水,最後將淚水擦乾淨,「好,我知道了,我祝福你們。」女精靈往別的方向走去,最後忍不住回頭,「琥珀,我是真的喜歡你。」又忍不住落淚,女精靈轉過身飛快的向前奔跑,最後消失不見。

琥珀站在那,憐忍不住嘆口氣,「哥,不得不說你處理感情的方式……真的是簡單粗暴。」


琥珀扯了扯嘴角,有些尷尬,「你臉頰上的傷還好吧?」

憐再度無奈搖頭,「我的傷根本沒事,哥,你喜歡過別人嗎?」

喜歡?琥珀愣住,一張面無表情的臉突然劃過腦海,他還記得那雙寫滿怒火和正義的雙眸漸漸暗淡,琥珀忍不住心中一疼,「沒有。」

「那真是可惜。」憐看了看琥珀,伸手拍拍自己哥哥的肩膀,「好了,我相信以後總會有你喜歡的姑娘出現,到時候……你可不要這樣了。」

琥珀一直沉默,喜歡的姑娘么?嘴角忍不住勾起一抹苦笑,喜歡的姑娘……哪有這麼容易?

兄妹倆離開魔城,直接來打魔域的野外地區,憐有一件不得不做的事情,也可以說是想了很久的事情,那就是把那隻四翼魔龍處理掉。找到一處隱蔽的山洞,四翼魔龍冰封的屍體被憐拿了出來,身軀表面的冰層緩緩融化,就算被冰封了很久,然而四翼魔龍皮膚表面的溫度很快升高,仿若身體的內部一直在持續不停的燃燒著。

想著那個老頭的準備和動作,憐的手掌扣合,冰藍色的氣體瞬間將她的手掌裹住,冰封的手套瞬間形成,憐看準老者下手的地方,手掌一個用力,也探了下去!

「噗哧!」四翼魔龍身體上最柔軟的缺口被打開,憐的手掌輕而易舉的探入到身體之中,熾熱,滾燙的一股熾熱隨後傳來,似乎瞬間就要融化掉憐手掌覆蓋的冰層。速度要快!另一隻手迅速加入進來,一模一樣的動作,雙手迅速往兩邊撐開!

「噗哧哧!」四翼魔龍的腹部被直接剖開,滾燙的溫度直接冒出,似乎是小型火山噴發一樣!琥珀望過去,四翼魔龍的體內宛如一個火山內部,赤紅一片!

「怪不得它們的溫度這麼高,身體裡面就是一個火山。」琥珀感嘆,憐看著四翼魔龍的身體內部,內臟、血液和肉體全都是赤紅,而在心臟部位,鑲嵌著通體赤紅的元氣丹,憐的黑眸一閃,兩枚!

手掌迅速探入,將兩枚元氣丹迅速挖出,兩枚通體赤紅的元氣丹似乎凝聚了更多的熱量,憐只感覺到滾燙的溫度不斷自接觸的地方傳來,忍不住將元氣丹丟開,用水元素重重包裹,不停的有白色霧氣升起,可見冷與熱斗的多麼激烈。

「兩枚?」琥珀驚訝,憐點點頭,「四翼魔龍,兩枚也不算奇怪。」看著不斷冒氣的元氣丹,憐狠狠皺眉,元氣丹肯定有作用,這裡面凝聚了四翼魔龍最精華的部分,但問題是……要怎麼吸收掉?

如果從前有母蟲王在的話,這根本不是問題,但現如今這枚滾燙熾熱的元氣丹一定不能直接吞下去。她和琥珀的身軀可是貨真價實的人類,是最脆弱的載體,這麼滾燙的元氣丹吞下去,不死也是重傷。


「難道要融化掉么?」憐有著自己的想法,琥珀挑眉,他的妹妹難道想要將元氣丹吞下去?

憐開始翻找著元氣空間之內的東西,各種各樣的藥劑被拿了出來,琥珀看的有些目瞪口呆,伸手拿起其中幾瓶藥劑看看,忍不住皺眉,這都是很高級的藥劑,有些……羅德伊都沒有。憐翻找著藥劑,融化元氣丹……這還是第一次這麼嘗試。

「憐,與其自己嘗試,不如去問問有經驗的傢伙。」琥珀無奈,憐聽到之後雙眼一亮!是啊,與其這麼嘗試,不是有個現成的傢伙么!將地上的東西全部再次掃入空間容器之內,憐直接將黑耀拿出,「出來了!」

很快,一律紅黑元氣慢悠悠的自巨劍之內鑽出,上古神魔鐵青著一張臉,「小丫頭你夠了!你就為了這點小事將我喚出來,當我是什麼!」先是獵殺魔獸,再來是這樣的小事,她真的是利用的很到位啊!

「要怎麼樣才能將四翼魔龍的元氣丹融入體內?」憐直接忽略了上古神魔抱怨的話語,上古神魔狠狠咬牙,這個小丫頭,竟然無視他!

「你不是很厲害么?自己去嘗試就好了。」上古神魔冷笑,憐冷哼一聲,「你說還是不說?」

上古神魔的太陽穴狠狠跳了幾下,忍,他、忍、了!「以人類的身軀根本沒有辦法融入元氣丹。」上古神魔開口,「你不要以為我是在騙你,我想你多少應該明白。」

憐沉默,「我當然知道不能融入,所以我才問你有什麼辦法。」

上古神魔的嘴角狠狠抽了幾下,「辦法有!除非你和這小子是神魔軀體,否則免談。」

「神魔軀體?」憐皺眉,上古神魔冷笑,「神魔軀體可以吸取一切的力量之源,不然你以為神魔為何這麼強大,但是神魔軀體可不是誰想有就有的,必須有神魔血脈。你倒是好說,只不過這小子……差太多。」

「我無所謂,我可以通過其他方法提升實力。」琥珀開口,憐卻搖頭,「哥,靠其他途徑提升實力需要的時間太漫長,已經……沒有那麼多時間了。」

上古神魔看著琥珀,「小子,你體內的神魔血脈並不強,但並不代表沒有,如果可以的話,倒是可以激發出來。」

「怎麼激發?」琥珀挑眉,上古神魔眼中暗光一閃,「神魔血脈的激發很簡單,狂怒和殺戮,或者找到一位厲害的神魔,無償幫你一下。不過看你的樣子,狂怒和殺戮倒是更適合你……唔!」

憐目光冰冷,上古神魔直覺自己的呼吸不順,「小丫頭!我說的不假!你發什麼火!」

「狂怒和殺戮?你還想要做什麼,嗯?」

上古神魔的表情有些扭曲,憐將眼神移開,上古神魔如得解放一樣的狠狠喘息,「以這小子的血脈濃度,這樣都未必能夠激發出來。」

「如果將我的血脈注入到我哥體內,又如何?」憐開口,上古神魔聽完之後愣了!隨後一聲狂笑,「哈哈哈哈!你還真是異想天開,血脈可不是能分享的東西,是誰的就註定是誰的,改變不了!」

憐的太陽穴跳了幾下,冰冷的目光再次掃來,上古神魔這才收起笑聲,「我不是說過還有一個辦法,那就是找到厲害的神魔無償幫忙一下,我想想……能做到這一點的,估計只有魔域的魔王了吧。」上古神魔說完嘴角帶笑,「你們也可以去試試。」

「你可以滾回去了。」憐冷冷開口,上古神魔的身體迅速被吸入到巨劍之內,兄妹倆相對無言,魔域的魔王……怎麼可能!

「憐,我想……還是算了吧。」琥珀開口,「我可以加倍努力,我能走的路不會只有這一條。」雖然琥珀心裡也很焦急,但他能夠得到如今的實力應該知足了不是么?

憐深吸一口氣,「魔王就魔王!」

「什、什麼?」琥珀愣住,憐黑眸閃爍,「我從來沒有為你和薔薇做過什麼,從來沒有……」


「憐!」琥珀想說什麼,憐卻是搖頭,「薔薇……已經是我永遠的遺憾,哥,這一次你就不要阻止我了。」

琥珀目光閃爍,他該怎麼說這個傻妹妹,「憐,我可以通過自己的努力……」

「哥,你努力的夠多了。」憐開口,手掌緊握,「我可以想象你第一次進入魔域遭遇過什麼,你做的這一切……我知道是為了誰。」

琥珀的喉頭涌動幾下,憐抬起頭笑笑,「我最親愛的哥哥,就讓我為你做點什麼,就算失敗,我也不會再有後悔。」

琥珀的眼神閃爍,無奈笑了,伸出手摸了摸憐的頭髮,憐將兩枚元氣丹小心收起,魔域的魔王么……看來十枚一級許可令收集的步驟要加快了。

魔雲城,霧白城主有些狼狽的回到了自己的城中,最為魔城城主之中最為年輕的一個,霧白對自己也有著絕對的自信和期望,要知道以他這個年齡坐到城主這個位置實屬不易,對比其他城主,他們都已經是老傢伙了。

只不過他剛剛被重創,是自尊和實力都遭受到了無比威脅,他怎麼樣也想不到那個當初被抓來充當打鬥奴隸的金髮小姑娘,竟然有那樣的神魔相護,那柄巨劍……霧白臉色慘白,額頭上的青筋爆出,那柄巨劍被那樣的小丫頭拿著真是浪費!如果換做在他手裡,一定能發揮更為強大的能力!

「真是可惜啊……」霧白喃喃低語,心中有著不甘,但也明白那不是自己能輕舉妄動的東西,如果當初他能意識到那柄巨劍里有那樣厲害的神魔,當初說什麼也要奪過來!霧白的瞳孔深處情緒翻攪,讓他心浮氣躁,太想得到了,真的是太想得到了!

「你想得到什麼?」一道身影緩緩靠近,當初跟在霧白身邊的年輕人出現,霧白有些驚訝,年輕人笑笑,「你已經無意中說了出來,看來那東西真的讓你渴望至極。」

「當然!」霧白立刻開口,眼眸深處帶著火,「你不會想到,那柄巨劍裡面竟然有著神魔殘魂!」

「神魔殘魂?!」年輕人也有些驚訝,霧白渾身的血液因為這個認知沸騰,「神魔殘魂……如果我擁有這樣的助力,那將是怎樣的局面!只是太可惜了,那樣強大的力量竟然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丫頭所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