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不用說也知道這位女孩的身份了——賢寶的女朋友薯條。

破站舞蹈區UP主,是破站舞蹈區少有的清流之一,不賣肉,就是薯條最大的賣點。

既然是舞蹈區,那麼身材自然不用多說。

賢寶感到有點彆扭,女人,你這是在惹火!

「嗯……」

「怎麼了嘛?」她露出無辜的表情,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看著賢寶。

「沒什麼。」男人就是硬氣。

俏臉微紅,但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說道:「我看看你說的這個《變形兄弟》吧。」

「行。」賢寶也有點尷尬,輕薄的睡衣,加上薯條平時也不太喜歡穿……

擱誰頂得住!?

賢寶還想起來,現在在攝像機還在錄著。

「得把剛剛那幕剪掉。」賢寶思索著,雖然攝像機可能並沒有拍道。

雖然此刻的氣氛有些微妙,但倆人很快就被視頻的內容吸引了。

因為薯條剛剛來的關係,賢寶貼心的把進度條拉回開始階段。

薯條讚賞的舉起了大拇指,嘴角微微揚起。

顯然是對賢寶的表現非常滿意。

當看到江白比心中年大叔的時候,薯條跟賢寶的反應差不太多,都笑噴了出來。

夫妻相,可還行?

特別是賢寶,第二次看依然笑了出來。

也是江白剪輯和配樂的BGM加的好,才能讓節目效果拉滿。

「你剛剛就是看到這裡笑的嘛?」薯條俏生生的問道。

「對啊。」賢寶捏了捏薯條的臉說道。

「確實好笑,我原諒你吵醒我的事情啦!」薯條大肚的說道。

「多謝我的公主陛下~」賢寶紳士的說道。

「分好了?不會吧,真就我一個人一組」

視頻中江白拿起手機,展示出莉元姬給他發的消息。

「一人一組可還行哈哈哈哈。」

「運氣也太差了吧。」

「有黑幕,舉報了。」

後面一個個介紹了自己小組的名字,介紹完之後六個攝像頭對準了江白。

坦白從寬,抗拒從嚴。

江白無辜的眨巴著眼睛,眼神彷彿在問:「你們幹啥?!」

「你的隊伍名字呢?」大蝦問道。

「我這種一個人名存實亡的隊伍也要取一個響噹噹的名字?」江白反問。

「當然,你是一個團隊。」

一個人的隊伍可太行了!最後經過協商……

江白後期PS了一張團隊信息表。

隊伍隊長:我走路能帶風。

隊伍成員:我走路能帶風。

隊伍名稱:孤寡。

「神特么孤寡哈哈哈哈。」

「這個UP主也太有梗了,關注了。」

「已三連,帶風太會玩。」

「孤寡可還行,嘿嘿嘿。」賢寶看著視頻里的江白挎著張批臉無奈的樣子,輕笑道。

孤寡這個詞可與賢寶絲毫不沾邊,他腿上還坐著一個女孩呢。

「孤寡老人,可太慘了吧?」薯條也輕笑道,挪了挪屁股,坐著不太舒服。

「別動……」賢寶蛋疼的說道。

薯條感受到屁股傳來異樣的觸感,也不敢再亂動,身體緊繃。

「不至於,放輕鬆一點。」賢寶輕輕的拍了拍薯條的手臂,示意道。

薯條這才放鬆身體,靠在賢寶身上,賢寶雙手環住她的細腰……

江白:別殺了,嗚嗚嗚。

視頻里,他們歷經坐公交,迷路,千辛萬苦終於到達了變形開始的門口。

「夢開始的地方。」

「我糙,這味道。」江白捏住了鼻子。

村口不知道是不是村民飼養了什麼家禽,家禽排出的糞便沒有及時處理。

所以「芳香四溢」。

「我看他的表情我都覺得臭。」薯條皺了皺瓊鼻,看著賢寶笑道。

「看著就好臭,不知道有沒有我上次吃的鯡魚罐頭臭。」賢寶認真的看了看江白的表情。

「你還敢提鯡魚罐頭?!」薯條微慍道。

「誒嘿嘿。」賢寶摸了摸腦袋,訕笑道。

「你還笑?!」薯條扭過頭錘了一下賢寶的胸膛,俏臉微紅。

小拳拳錘你胸口ing

薯條惱怒的原因是,這個鯡魚罐頭,是賢寶給薯條的一次整蠱。

賢寶本來設定拍攝一期《粉絲決定百大UP的一天》欄目,結果一個粉絲的投稿是……

晚上在薯條睡覺的時候在旁邊開鯡魚罐頭。

他本來不想的,但點贊實在太多了,幹了!

那天晚上,薯條睡著的時候,賢寶提著小桌子坐在她的側邊。

架起相機,檢查基本的設施,然後開始!

美食界里我賢寶,萬人稱我美食家。

賢寶拿著小刀撬開鯡魚罐頭的一角,就是這一角,僅僅一角。讓整個屋子都散發著

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味道。

這酸爽!嘶。

反正結果是薯條被臭醒了,然後尋找臭味源頭,鎖定罪魁禍首賢寶。

先開窗通風,然後把捏著鼻子還在傻笑的賢寶按在床上一頓狂錘。

就是這力度嘛,相當於按摩機罷了。

但如果就這樣結束,可能就只是平平無奇的一期視頻,不會成為賢寶的代表作之一。

實際則是後面薯條退一步越想越氣,居然決定兩敗俱傷。

用小刀徹底把鯡魚罐頭撬開,那一刻,薯條感覺自己眼睛都被熏臭了。

整個人都不幹凈了。

「吃一口,我原諒你。」薯條騎在賢寶身上,指著鯡魚罐頭說道。

「不吃。」賢寶非常硬氣,真男人說不吃就不吃。

「不吃你以後睡沙發。」薯條也是寸步不讓,非要他吃一口。

睡就睡!你以為你的美色能夠征服我嗎?笑死。

「我吃。」

薯條真香!

賢寶帶著六個痛苦面具吃了一口鯡魚罐頭,表情扭曲,失控……

「吃完了。」賢寶緩了好一陣才緩過來,邀功道。

「快去洗澡,你現在渾身發臭。」薯條嫌棄道。

「這就去!」賢寶突然興奮起來,晚上叫他洗澡意味著什麼……

衛生間外,薯條猶豫了好久,最後鼓起勇氣,敲門!

「你洗完沒有,我渾身好臭!」

「我才剛進來!」賢寶有點懵逼。

「這味道好臭,我受不了!」薯條一把推開衛生間的門。

欲蓋彌彰!

呵,女人。

這一晚,賢寶吃了一盒六味地黃丸。

絕不是腎虛! 「末將無能,請宣撫責罰。」

空手而歸,楊從儀向鄭剛中請罪。

「楊安撫起來吧,這也怪不得你。」鄭剛中抬了抬手,道:「棧道一斷,誰也沒辦法,當年金兀朮十萬大軍不照樣是束手無策。」

見鄭剛中沒有怪罪,楊從儀心中稍安,「宣撫,現在如何處置,還請宣撫示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