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不得不說,這個思路簡直太完美了,誰還能在團戰中思考那麼多呢。”

現場的觀衆也是很激情,看見布隆打起了三個,到現在位置,科技大學四人包夾理工大學三人還沒有形成很好的威脅。

“靠!這個布隆太煩人!”皇子怒道。

ez很淡定的說道:“沒事。他們一套打完就沒了,接下來該我們反擊!”

“說的對!”

當布隆的大招效果結束時,皇子手中的大招早就已經忍無可忍了!

他的心很大,想要哐住三個人,但是布隆卻向旁邊走了一下,皇子咬咬牙,將理想中的大招範圍向旁邊移動了一點!

“天崩地裂!”

布隆,小炮全部被哐在裏面,但是小炮第一時間閃現出去了,沒有受到大招的傷害,反而站在了一個安全的位置打輸出!

此刻ez就很尷尬了,想q小炮又q不到,只能打着身旁的大樹,不過大樹的血量太厚了。

此刻在三角草叢,皇子的大招雖然蓋了下來。但是卻也隔絕了小炮和ez螳螂之間的位置,皇子咬牙,平a小炮,但是後者開啓q之後攻速飛快,瞬間自己就半血了。

“我靠!皇子,你開的什麼大招啊?”螳螂怒道。

皇子也是咬牙,再次按r取消,隨後和螳螂一股腦的衝上去,兩人的都出了一點傷害裝,打在小炮身上特別疼!

而林天平靜的道:“小炮。只管打皇子,其他的別管!”

“好!”文小西見兩人來追自己,本來很緊張,但是此時聽到林天的話反而冷靜下來,一下一下的走位輸出皇子!

而螳螂則在後方跟進。想要切死小炮!

可是布隆哪裏會給他這個機會,一下,兩下!

當螳螂赫然發現自己身上已經掛了兩層被動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q技能刷新,布隆金具體貼身給q,緊接着平a以下!

被動觸發,這次是螳螂!

而孤身一人的皇子在血量很慘的情況下被小炮點死,w瞬間刷新,起身跳走,到了一個相對安全的位置!

螳螂氣的臉發白。想要去追這個小炮但是他已經跳走,而且還有一個布隆在一旁保護!螳螂瞬間無語:“靠啊,就讓小炮這麼走了?”

ez也是不語,放棄殺大樹,直接e加閃現兩段位移追上了小炮,q技能觸發冰拳,減速,文小西咬牙一看也走不了了,直接與ez對拼!

而螳螂剛起來,大樹就扔出樹苗,造成減速,一旁的琴女大家全都無視,在團戰中,放出大招的琴女基本上就完事了,給給血就行了,可是此時ez離的很遠,她也沒處加血去。

ez正與小炮拼的火熱,雙方同時交出治療,但是ez忘記了還有一個布隆在身後,緊跟着平ez,ez一愣,暗道一聲糟了!目標編號004 布隆簡直太肉了,打到現在吃了很多傷害,到現在還有幾乎一半的血量。

ez看到布隆在身後的時候也是很警惕的走位,不過此時已經被布隆a出了第一下,雖然ez很靈活,布隆達不到,但是讓小炮連續攻擊三次還是很簡單的。

一下,ez也a出一下!

兩下!

小炮的血量變得很殘了,文小西心中緊張萬分:“再a一下,我就死了!根本拼不過ez啊!”

就在這個時候,ez也是笑了,看來被動觸發之前我也能殺了這個小炮。他想的很好,只是在它a出最後一下的瞬間,布隆的寒冬之蛟砸了上來!

焚香一縷,逆陰陽 “砰!”小炮兩次平a加上布隆的平a和q技能,終於觸發了布隆的被動。ez被定住!

“我……”ez一口老血差點沒噴出來,被動!被動!又是被動!

這是這次團戰中連續第三個人被布隆定住了。此時ez恨的牙癢癢,但是沒有辦法,只能眼睜睜的看着自己被小炮a死!

小炮殘血的情況下,刷新w再次逃生!這次躲在了紅buff旁的草叢裏安心回城!

“噢。科技大學這邊已經死了兩個人了耶,是啊,他們怎麼打的?四打三都能打成這樣?”

“只要是布隆的被動觸發的太好了,團戰中每個人都來一下被動那還了得?”

“這個布隆難不成很厲害?”

“我去,你纔看出來?全場都是這個布隆在帶節奏好不好。”

“切,也就一個輔助,能有多厲害?我看還是小炮打的好,連續收割了兩個人頭。”

觀衆們討論的熱烈,解說也是十分激動,難道理工大學這是要三打四創造奇蹟嗎?

見小炮雙殺跳走,氣的螳螂嘴脣發紫,眼前的這個大樹一直在騷擾,讓他們不能去幫ez打小炮。

“靠,我先解決你這個大樹!”螳螂和琴女兩人同時輸出大樹,雖然大樹很肉,但是在這之前被ez打出了鉅額傷害,還吃了琴女一個大招,此刻血量也不多了。

在兩人的圍毆下,黃傑不緊不慢,他的任務已經完成了,就算是死了也無所謂,不過臨死前q技能換掉了脆弱的琴女,已經賺了!

螳螂怒罵一聲,刷新技能,跳了出去,追着小炮,放出減速!

正在這時,傑斯終於是趕來,一發超遠距離的激光炮朝着小炮奔襲而去!

“我去,傑斯這個時候來要收割啊!”

“是啊,小炮已經殘血了,這個血量,a一下就死了。布隆看來也要交待在這裏了,螳螂還在身後!”

“別忘了,小魚人也在傑斯後面了。誰打誰還不一定!”

正當大家看着那一發充滿能量的炮彈正好要打在小炮身上時,在這一瞬間,布隆猛的開啓盾牌!

“砰!砰!”

兩聲,不僅當下了傑斯致命的一炮,而且還當下了螳螂的w減速!

“好盾!”解說激動的說,“其實玩好布隆很簡單,關鍵時候用好被動,爲adc當好技能就行。”

“哈哈,你說的簡單,但是實際操作中太難,往往有些人一看到敵人就開始舉盾,可是這個時候敵人還沒有扔技能了,盾也白開了,等到盾牌消失在扔技能,這個時候你就吃虧了。”

確實是這樣。林天的盾牌從團戰到現在一直都沒有用,就是爲了防止ez的大招和傑斯的激光炮,第一個ez在打團前就放大清兵了,剩下的傑斯,林天一直在警惕。

文小西心臟都快慢跳一拍。還未平靜的道:“我去,天哥,你救了我一命!”

林天苦笑一聲:“趕緊回城!”

本來以爲團戰打完,傑斯不會來了,可是還是小看了傑斯。在最後一刻,傑斯衝了過來,轟出一炮!

見自己致命的一炮被布隆擋住,傑斯氣的差點沒跳起來!

“靠,你個布隆!老子就要殺你!”

已經死亡的adc眉頭一皺:“不要衝動,我們的損失已經很大了,現在趕緊撤!”

但是傑斯咬咬牙,硬生生的衝上去。

此時小魚人早就準備好了,鯊魚丟了出去,穩穩的命中傑斯!造成減速!

而螳螂的減速也被布隆抵消,再也沒有人能威脅到小炮的安全,小炮安穩回城!

“小魚人也敢跟我打?”傑斯怒罵一聲,雖然小魚人前期收了一個人頭,但是傑斯還是能夠壓制住它,此刻居然減小魚人自己送上門來。

“螳螂。跟我打小魚人!”

螳螂看了看一眼只有五分之一血量的布隆,咬咬牙,雖然這個布隆很煩人,不過還是中單比較重要!

螳螂又去追殺小魚人!

這時,召喚師峽谷突然暗下來。傑斯,螳螂兩人眼前一黑!

“不好!夢魘來了!”

永恆夢魘打團的時候在上路,一直勤勤懇懇的往下趕,直到大招距離夠的時候,立刻開啓大招。突襲傑斯!

一套爆發,配合小魚人輕鬆收掉人頭!

螳螂臉鐵青,見事態不對,趕緊隱身逃走。

直到此時,團戰才結束,而打了一個“一換四”的局面讓科技大學很難以接受!

怎麼會這樣?!

“漂亮!最後一刻,noc終於是趕了過來,配合小魚人擊殺掉了傑斯。”

“不過前期這波團,我覺得布隆做的真的很到位。q技能減速,大招拖延皇子和螳螂的進攻時間,最神奇的是三個被動,簡直是神了!”

“是的,能夠在團戰中讓布隆打出三個被動,這也是科技大學的失誤啊。”

“看來理工大學這支新型戰隊雖然年紀很年輕,但是經驗並不年輕啊。”

觀衆們都驚呆了。尤其是看到布隆一個盾牌擋住了傑斯的激光炮,保住了adc的性命,這種極限的場面讓大家看的非常激動人心!

哈哈,我決定我要去買一個布隆!

我也是,布隆真是太屌了,有控住,有盾牌,有減速,而且還很肉,怎麼打都打不死!

這個輔助真心牛逼啊!

哼!理工戰隊就是這麼無恥,怎麼不正面剛?打正面,科技大學紛紛秒殺!

我去,這誰啊?你sb!團戰能贏就行,你管怎麼打呢?

衆人紛紛議論着,這波團打完。黃傑五人紛紛喊着nce,雖然大樹死了,不過也值了,而且趁着這波攻勢,還拿掉了小龍,經濟差距瞬間拉大。

在接下來的十分鐘裏,科技大學完全的體會到了布隆的恐懼,這個舉着盾牌的鬍子大叔,一馬當先的走在前面,看誰不爽。上去就一q,只要被q中,基本上就gg了,身後的隊友瘋狂趕來,再連續三次攻擊觸發被動!

被動!被動!被動!

科技大學被這個布隆搞的頭疼的要死。而且每次反打,ez的大招和傑斯的火炮都會被擋住,再不濟,布隆的w技能也跳躍到小炮後者小魚人身上增加防禦!

一句話,理工大這個陣容,太肉了!

這局十分順暢的拿下,而且在後期沒有一點波折!

“呼……”比賽結束,林天放下耳機,揉揉佈滿血絲的雙眼。

黃傑看的心疼:“林天,要不要去休息室休息一下。”

“不用了。馬上開始第二局,我閉目養神就好。”林天笑着說。

衆人既感激又心疼的看着他,雖然不清楚林天家裏到底發生了什麼情況,但是從劉若琳的語氣和林天的精神狀態來看,一定很不樂觀。

文小西,深深的看着林天,這個在最後一刻趕回來的隊友:“天哥,謝謝你。”

“林天,好好休息。”

“林天,謝謝。”

這些話讓林天都有些不好意思,老臉一紅,笑了一聲:“這是幹什麼?我們是隊友啊。”

“嘿嘿,矯情的話就不多說了。”黃傑笑着說,“大家準備一下,馬上就第二場了,如果能拿下,我們就能進入決賽!”

決賽!

文小西等人目光都是放出光芒,決賽這個詞對他們有着莫大的誘惑力!

“爲了冠軍,拼了!”目標編號004 bo3第二局,科技大學在方,理工大學在紫方。

“哦?科技大學一手選擇禁掉布隆,哈哈,看來對上一局布隆的瘋狂很忌憚啊。”

“是的,一手禁輔助,也是對理工大學戰隊輔助的一種尊重了。”

科技大學上單怒禁布隆,一搶掉版本最火的adc盧錫安!

雙方常規選人,但是方在最後一手的打野選擇上拿了一個潘森!

“新套路嗎?”解說笑着說,“潘森打野,記得在前不久的總決賽上,王族的打野聖僧也是一手潘森也是出人意料,乾脆的贏得了勝利。”

“應該是科技大學的大招了,現在錯失好局的情況下,科技大學必須要拿出自己準備很久的東西。否則進決賽就是奢望!”

“而且我覺得這手潘森讓理工大學有些觸不及防,你看,現在潘森已經開始進攻對面野區了,理工大學打野獅子狗還沒發現嗎?”

“噢,這個紅buff應該已經是潘森的囊中之物了。不過。轉角遇到愛,獅子狗發現了,怎麼辦,要打嗎。”

“潘森已經升到四級了,獅子狗才兩級,怎麼打?而且潘森在前期幾乎是所有英雄中單挑能力最強的。”

解說剛說完,譚江的獅子狗就被潘森給暈住,隨後一套爆發,瞬間半血沒了,太誇張了!

譚江也是嚇了一跳,不準備打,直接回頭就走,但是潘森能讓他走嗎?有了紅buff,獅子狗想走都難!

無奈在交出閃現的情況下還是被潘森擊殺!拿到一血!

“耶!”臺下觀衆傳來一陣熱烈的歡呼聲。

“哼,老虎不發威,你當我是病貓啊!哈哈,支持科技大學,科大加油!”

“就是,老牌強隊就是老牌強隊,拿出一點底牌就讓你們崩潰!”

一旁的理工大學粉絲也是很尷尬,紛紛爲他們打氣加油。

“哎,大意了。”譚江苦笑一聲。

黑色豪門:溺寵小逃妻 “沒事,你先刷到六級,儘量不要與潘森硬剛!”林天說道。

也只好這樣了,場中局勢,瑞茲和蘭博是五五開,而中路鄧冰的狐狸被辛德拉壓刀比較多,血量也消耗的很低,下路雖然女警靠着手長做到補兵沒有落下,但是版本強勢的盧錫安卻是接連打出高傷害,女警和錘石兩人轉攻爲守。

可以說除了上路,每條路都很不樂觀,科技大學在開局就佔據了主動權,頻繁進攻理工大學的野區,還在七分鐘的時候拿下了小龍。

局勢對理工大學很不樂觀。這段時間,錘石也是到處遊走想要尋找機會突破,但是每當他一走,下路的女警就會變得十分難受,而正準備回城的盧錫安和風女也會取消回城,順勢衝過來打,就算殺不掉也要騷擾女警補兵,十分噁心。

前十分鐘,理工大學的節奏完全被科技大學打亂,在打野位置上,獅子狗足足差了潘森兩級,野區也被反了個遍,鄧冰的狐狸一個藍也沒拿到,線上被辛德拉壓着打。

可以說,一步亂。步步亂。

這個時候,理工大學作爲一隻新戰隊所呈現出來的問題相當大。

當在順風局的時候,他們可以打的十分主動,進攻性很強,也能擴大優勢。但是一旦到了逆風局面。就會瞬間崩盤。

“潘森已經來到了上路,瑞茲這個時候能察覺到嗎?哦,好像沒有察覺,還往前面走了一點補大炮車,潘森非常果斷。這個時候閃現w定住瑞茲!qe一套全部擼在瑞茲身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