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不僅如此,冷毅幾乎就在拔出龍影刺的瞬間,從指間飛射出一柄柳葉鏢,將瓦片上立着的一隻貓頭鷹當場擊斃。

因爲他覺得在這熱鬧的漢陽宮內出現貓頭鷹實在有些異常。


將外邊的屏障解除,冷毅將目光落在了赤焰潭內。那赤焰火龍正“呼哈!”“呼哈!”地打着鼾。

冷毅小心翼翼地下了赤焰潭。他左手緊握流雲劍,嘴間刁着龍影刺,一步步向那龐然大物靠近。夜色下,赤焰火龍的體表外,正燃着炎炎烈火,赤紅的火苗子將潭中的水煮得沸騰開來,發出“咕咚!”“咕咚!”的響聲。

五米、四米、三米、兩米……忽聽“吼哈!”一聲,一串足有兩米長的紫色火焰從那怪獸嘴裏噴了出來。

整個潭面,猛然一亮,將冷毅的臉照得雪亮。冷毅揮臂一擋,將紫焰阻隔。他在心中默默盤算着,只有十五分鐘。

在這十分鐘內,他必須找到這畜生的心臟,給他最致命的一擊。冷毅仔細看了看,心中在默默計算着時間。

他已能感覺到赤焰火龍粗重的呼吸,熾熱的溫度將他熾烤得滿頭大汗。這時,他左手的儲備戒指在狂跳,忽然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小傢伙!你想熱死我啊!”

話音落,一道金光從冷毅的儲備戒指當中飛射而出,驀地,半空中幻現出一個人影來。只見一個肥頭大耳的胖和尚正樂呵呵地朝冷毅笑。

“胖叔叔!好久也不見你的動靜,是怎麼回事?我試着用靈魂力量與你溝通,你卻不搭理我。”冷毅問道。

胖叔叔摸了摸他油光發亮的腦袋,圓眼一翻,生氣地白了冷毅一眼:“你這臭小子,上次差點給你害死了。你還記得你去猛虎坡打熾焰虎的事麼?”

“當然記得。”

名門暖妻:老公要聽話 !”

“ 對啊!我當時分明記得那熾焰虎王吐出一團火球,就要把我給徹底燒化了,忽然,感覺戒指一陣狂跳,之後火就慢慢滅了。”想起熾焰虎王那團恐怖的烈火,冷毅至今仍心有餘悸。

“還說呢!我本是生於極寒之地,喜水,遇火就頭痛。你那場大火直接將我烤暈了過去。這陣子才醒來,慢慢恢復了元氣。戒指狂跳,那是我在掙扎啊!多虧你戒指當中那捲天馬聖象卷軸把那團火焰給吞了去,否則,我們都死定了。”說話間,胖叔叔的眼睛瞪得比牛眼還大。

“天馬聖像卷軸?”冷毅聽得雲裏霧裏。

“沒錯!就是那次你在幹塔沙莫的天馬聖壇內得到的那張天馬聖像卷軸救了我們。馬乃十二地支的午,午陽之火,乃天下最烈之火。萬火以他爲尊,所以熾焰虎王吐出的火被天馬聖像吞噬了,一點兒也不奇怪。”胖叔叔解釋道。

“如果能夠將那捲軸中的火焰爲我所用,那豈不威力無比?”冷毅顯然有些興奮。

胖叔叔白了冷毅一眼:“爲你所用,豈是這麼容易的事?除非你修煉了十二聖肖大法。”

“那你教我好嗎?”冷毅笑着向胖叔叔請求道。

“你還是去惡龍潭的地下冰河找我的本尊吧!”說罷,胖叔叔打了個哈欠,“我又困了,你是不是想把這畜生給解決了,要動手的話,請快一點,這裏熱得要命。”

說罷,胖叔叔伸了個懶腰,化作一道光影又射進了儲備戒指當中。

冷毅正驚訝之際,忽聽“吼哈!”一聲,一團紫色火焰從赤焰火龍嘴裏噴射而出。冷毅揚手一擋,將火焰擋了回去。

忽見,一團赤紅的火焰,忽閃一下,那赤焰火龍動了動身子,猛地一下朝冷毅這邊壓了下來。不好!那畜生醒來了。說話間,冷毅已將龍影刺拽在手中。

與此同時,那赤焰火龍已將爪子擡了起來,眼見一個爪落,就要將冷毅抓成肉醬。

說時遲,那時快。只見冷毅一個飛身猛然躍起,端起龍影刺,朝那畜生的腹部紮了過去。


一道寒光閃過。龍影過處,血必出。豈料那畜生皮厚,只是陷進去一個小坑,很快又彈了回來。

糟了!龍影刺破不了這畜生的防禦。正當冷毅暗叫不好時。赤焰火龍一聲怒吼,懷抱着一團烈火朝冷毅撲了過來。

冷毅道了聲“凌空行”飛了起來,只見他飛上半空,揮劍向下一指,道了聲:“流雲劍……殺!”旋即一個府衝,直奔而下,往那畜生身上刺去。

赤火龍怒吼一聲,從嘴裏噴射出一團兩丈長的紫色火焰。冷毅立即用手一擋,護住臉面,化解火焰攻擊。

冷毅正準備喘一口粗氣,豈料,那畜生,尾巴一剪,重重地一鞭朝冷毅襲來。

危險之際,冷毅雙腳一蹬,“蹭”地一聲飛出十來米遠。那畜生怒吼着追上了岸。

冷毅心中一疑:不好!若動靜太大,讓外巡邏的隊伍撞見,那就更危險了。想到此,冷毅一個府衝,再次朝那赤焰火龍襲去。

果真那畜生中了計,跳入潭中。

“吼!吼!吼!”那畜生從嘴中吐出一連串的火苗子。

冷毅身形一掠,再次飛了起來,落在屋頂,眼睛緊緊地盯着那畜生。一人一獸,就這樣對峙着。

“咚!咚!咚!注意防火防盜。”遠處傳來一陣銅鑼聲。

三更了!不行!必須快速結束戰鬥。

冷毅提起體內聖光,怒吼一聲:“流雲劍……第二式,烏雲追月……殺!”

只見天空中一道人影攜着一道紫色寒光,府衝下來,直奔那赤焰火龍身上而去。

赤焰火龍張開巨嘴,“吼哈!”一聲,吐出一口濃濃的烈火,將冷毅整個身子包了進去。冷毅一咬牙,一手護着臉面,強行攻了進去。

只見他揮舞着紫色劍芒朝那畜生身上刺了過去。那畜生將聖光一凝,在體表外結了一層厚如橡膠的聖光鎧甲。

無論流雲劍怎麼刺,都傷不着他。冷毅心中一急,緊握手中的龍影刺,朝那畜生身上劃去。 鮮妻在上:帝少絕寵100天 ,憤怒地罵道:“畜生!去死吧!”

只見那赤紅粗糙的表皮裂開了一道口子,露出厚實的肉,一滴殷紅的鮮血流了出來。冷毅心中一陣狂喜。又是一刀劃了下去。

就在這時,那畜生猛然發出一聲吼叫,呼聲震天,身子立即朝冷毅捲了過來,將冷毅緊緊地纏住。

冷毅咬着牙,緊握着手中的龍影刺,在那畜生身上一陣猛劃,那道裂開的口子越來越寬,頓時鮮血如注。

那畜生轉過頭想對冷毅吐火,然而身子夠不着,只好仰頭對着天空發出一陣陣哀嚎,時不時地將烈火吐向天空,將整個院落,照得漫天紅光。

那畜生拼命綣縮着身子,冷毅只覺呼吸困難。他猛地朝那畜生一口咬了下去,頓時滿嘴的鮮血溢了出來。

冷毅用嘴猛吸那畜生的鮮血,手中的龍影刺,仍在向下劃。

漸漸地冷毅覺得一陣輕鬆。忽然,“轟”地一聲,赤焰火龍從冷毅身上脫落,重重地倒了下去,擊起無數的浪花。 冷毅一抹滿嘴的鮮血,“成功了!”說罷,立即跳進了潭中,兩手託着那畜生的頭,用力將他拽上了岸。

冷毅手持龍影刺對着赤焰火龍的腹部一刀割下去,將赤焰火龍膽取了出來。他臉上一陣喜悅,從儲備戒指當中取出兩隻小玉瓶,一隻裝赤焰火龍膽,另一隻裝那畜生的血液。

他輕鬆一笑,將瓶獸蓋好,收進了儲備戒指當中。“哈哈!這血到時就送給伯風爺爺煉丹藥吧!”

這時門外已傳來一陣急匆匆的腳步聲,冷毅知道一定是驚動了巡邏隊。他加快了動作,將那畜生的皮扒了下來,從中取出了六顆中階七級魔獸晶核。

望着那閃爍着紫色光芒的魔獸晶核,冷毅一陣狂喜:“發了!哈哈!”


就在這時,從門外衝進來一支隊伍。領頭護衛望了望冷毅,又望了望躺地上被扒了皮,滿身是血的赤焰火龍,臉色蒼白如紙,呆了數秒,才大聲喊道:“抓住他!”

旋即,數十名手持長矛的巡邏護衛朝冷毅衝了過來。

冷毅從指間同時發出兩柄柳葉鏢,只聽“咻”“咻”兩聲,兩名護衛倒了下去。

他將晶核和赤焰火龍皮收進了儲備戒指,“蹭!”地一下,飛上了院牆,一個飛身便往外飛去。

護衛首領用手一指天空,大聲喊道:“給我射!”

旋即,風刃、雨箭向雨點般朝半空中射去。

冷毅只是袖袍一揮,體內聖光一閃,身體便掠至百米開外。

“鬼啊!鬼啊!”忽地,從地面傳來一陣喊叫聲。冷毅指間一動,一柄柳葉鏢便射了出去。他仔細一瞧,倒在地上的正是那名打更的更夫,不由得發出一陣冷笑:自找麻煩。

頓時整個漢陽宮內,喊聲陣天,數十支衛隊從不同的方向趕往赤焰潭。冷毅在半空中,望着漢陽宮內星星點點的火把,心中不由得一陣竊喜:孫子們你們忙去吧!***!

漢陽宮的赤焰殿內聚集了上千名赤焰幫弟子,只見正中央的殿上寶座,端坐着一位身材魁偉,滿身紅袍,青臉紫須的中年男子。

他緊握着拳頭,時不時發出一陣陣“咯吱吱”的響聲。

忽地,見他揚起手掌,對着身前的純金鏤空金龍椅,一掌拍了下去:“一羣飯桶!這麼多人竟然會讓刺客跑了。柳堂主!去!給我把訓獸官抓來。”

一名身着勁裝的黑衣青年應了聲:“是!”一揮手便有五名護衛隨跟其後,朝大殿外急匆匆趕去。

敢在漢陽宮內如此發威者不是赤焰幫的幫主又會是誰?

只見赤焰幫幫主曹洪稍稍平喘了一口氣,臉色陰沉地向前掃了一眼:“你們都給我聽着,漢陽宮內,要是再出點什麼事,我拿你們是問。”

下面的隊伍當中沒有一個人敢吭聲,一個個戰戰兢兢地豎起了耳朵,聽候幫主的教訓。

不久,兩名護衛便將訓獸官押進了殿中。柳堂主一腳踢在他的膝關節處:“跪下!”

那名訓獸官便軟攤着跪了下去。

“說,是不是你串通外敵把赤焰火龍給盜殺了。”赤焰幫幫主曹洪大聲吼道。

“幫主!冤枉啊!我……我真的沒有串通外敵。”訓獸官大聲求饒極力爲自己辯護。

“那你解釋一下,兩名護衛死了,避火袍被盜,那又是怎麼回事?”曹洪目光冰冷地盯着訓曾官。

訓曾官一下臉色蒼白,結結巴巴地答道:“幫主!前……幾天,戰馬棚來了一個傻小子,說是很會養馬,我便傳喚侍馬郎匹多,讓他進赤焰潭給赤焰火龍剔牙。後來,我把避火袍交給了匹多,誰知後面就出了這事……”

說着那訓獸官便放聲大哭起來。

曹洪一咬牙,吼道:“給我打!”

兩名護衛從刀架上各自取了一把重錘,怒吼一聲,便往那訓獸官身上砸去。

只聽發出“砰!”“砰!”“砰!”的巨響,眼看那訓曾官的腸子都要吐了出來。

一旁的馬副堂主心裏像打鼓一樣,身子不由得抖了起來。他清楚,這事一旦追查起來,他攤逃干係。

不一會兒。只聽幫主曹洪道了聲:“赤焰火龍沒了,這訓獸官留着也是個廢物。來人!給我把這廢物拖出去斬了。”

“幫主!饒命啊!”那訓曾官不停地苦苦哀求着。

兩名護衛瞬也不瞬一眼,上前一步,將他架了起來,拖出殿外,一刀下去,只聽一聲哀呼,一顆人頭便滾落在地。

殿上曹洪又大聲喝道:“柳堂主!你去把匹多和那侍馬的‘傻小子’押來。”

“遵命!”柳迪一揮手,帶了五名護衛便往殿外疾步走去。

只用了盞茶工夫,柳迪便押着匹多上了殿。“報告幫主!那傻小子跑了。”

曹洪猛地站了起來,一拍龍椅:“你們這羣飯桶,竟然連個傻小子都看不住。”

旋即,他冰冷的目光落在了匹多的身上:“說,爲何避火袍會不見了。”

匹多兩腿哆嗦着答道:“幫主!我……我昨晚喝醉了,什麼都不知道,醒來後才發現避火袍被人拿走了。”

“押下去!押下去!斬了。”曹洪一揮手,兩名護衛便將匹多押出去斬了。

馬副堂主身上滲出了一身冷汗。想起那天把冷毅帶進宮時,取笑那“傻小子”的一幕,他腸子都悔青了。他狠不得抽自己兩耳光。這傢伙哪裏會傻,分明是個間諜啊!

這時,忽聽曹洪一聲令下:“柳堂主聽令!給我查,一查到底。七天之內務必將那‘傻小子’抓到。”

“遵命!”

曹洪站直了身體,目光如炬,用餘光向下掃了一眼:“衆赤焰幫弟子聽令!提高警剔,啓動最高安全防護。”


“是!”下面傳來一陣整齊的回答。

第二天,午陽城內大街小巷貼滿了畫了冷毅頭像的通緝令。莫府上下,陷入了一片愁雲當中。

這是莫家族長莫宇,答應將冷毅交出來的最後期限。原來,莫紫涵和冷毅從卡丁斯奧家逃離後,當晚卡丁斯奧.西本便帶着一幫人馬到莫家討說法了。

卡丁斯奧.西本給莫宇施壓,要求他九天之內必須將冷毅押到卡丁斯奧莊園。


莫家族長莫宇,也就是莫紫涵的父親,滿臉愁雲地來回在莫家大廳來回踱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