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不久到了呼將軍帳前。

「屬下唐春參見呼延將軍、雄霸將軍……」唐春一個行禮。


不過,呼延將軍跟雄霸等將軍的面色有些怪異。

「起來吧。」

「發生什麼事了是不是?」唐春起來后問道。

「你一走就是兩個月了,據探子來報。寒勾子糧草被燒毀了八成。而新運進來的火藥全給炸毀了。可是咱們沒見到一個黑騎軍手下回來。我們以為全軍被滅了。唉,這事,我們已經奏報朝庭。」呼延將軍說道。

「是啊,朝庭也是大震。因為,得到這消息后第二天我們帶兵全力猛攻,半個月後就把已經被大元國佔領了十幾年的橫州城奪了回來。

並且,滅敵三萬。因為,他們糧草補給嚴重不足,軍士連飯都吃不飽。朝庭一聽也是大悅。北都總督陳嘯東建議朝庭追認你為忠勇將軍,從五品。

不過,因為你以前發生的那件事還在影響著。兩相一抵,最後,朝庭決定追認你為忠勇將軍,從六品。

我們還幫你建了一個大墓。這下子倒是麻煩了,你居然還活著。」雄霸居然大笑了起來。

「我南都唐家人沒事吧?」唐春趕緊問道。

「暫時沒事。」呼延將軍說道。 「呼將軍,既然唐春活著回來了,這事,我們得馬上奏報北都總督陳嘯東大人才是。」雄霸說道。

「那是當然,不過,唐春,你先說說到底怎麼回事?」呼延將軍說道。

唐春當然是扯了個謊說是受傷暈迷被一和尚救了直到幾天前才醒轉。爾後就趕回來了。這事又沒證據,幾位將軍倒沒人再講什麼。爾後回去洗澡,再爾後到了雄霸將軍帳營。

「鄭壽那傢伙最近有沒動靜?」唐春問道。

「還沒有,我想放長線釣大魚。這次要一舉將他拿下。」雄霸冷哼道。

「我倒有一計,鄭壽見我回來肯定心裡特別的憤怒。所以,不如引蛇出洞。」唐春說道。

「怎麼搞?」雄霸問道。

「假意再派下任務,比如,我因為熟悉寒勾子地理。所以,再次派我帶幾百兵馬深入寒勾子後方到時配合前方主力部隊夾擊譚猛。到時,沒準兒鄭壽會再次忍不住出手了。特別是那個手下楊才生,一抓一審就能出來。」唐春冷哼道。

「妙計啊,這事我去跟呼將軍商量一下。當然,先別告知真正的目的。

不然,呼將軍也得照顧著宮中那位的感受。這事一旦發生肯定會牽連上戶部那位柳主事的。

到時,豈不是打宮中那位的臉面嗎?呼將軍有顧慮,我雄霸沒必要顧忌。

到時,假戲真作就是了。這種賣國賊子不拿下還了得,這對於我們惡山軍營來講也是一個大隱患。

相信事後呼將軍也會諒解的,以國事為重。」雄霸說道。

「這事就太為難你了,就怕被宮中那位盯上你。我看是不是另外再想辦法?」唐春有些猶豫。

「不必了,只要是為國辦事,我雄霸此心可表天下。」雄霸一臉的愛國激情,倒是令得唐春相當的佩服。

這邊呼延將軍把這事往北都總督府北都總兵府以及朝庭分別奏報上去了。那邊唐春又整裝五百軍兵準備出發。

靠山宗一個院落里突然落下一隻傳信飛雕,三公主洛輕塵取下飛雕腳下書信,一看,頓時一愣,面色居然掛上了笑容。

「師妹,啥子事這麼高興喲,是不是情郞傳書來了?」這時,一個翠綠衫的漂亮女子緩步而來。

「師姐,你胡說什麼。」洛輕塵扭捏了一下,臉微微一紅。

「還不是,你看,臉兒都紅了。給師姐我說說。是哪家王公之子或者超強高手?」綠衫女子笑問道,掃了一眼那紙條。

「看吧,就是那個可惡的傢伙,居然還沒死,真是踩不死的螞蟻。」三公主憤憤然說道。

「怪了,你那麼恨他,好像他還活著你還驚喜似的。前段時間聽說那傢伙死在寒勾子我見你還悶悶不樂過的。難道你另有心思不成?」師姐笑道,眼神怪怪的看著三公主。

「呸呸呸,我會想他,一個色鬼,混蛋罷了。前段時間他死了我是再找不到機會折磨他了所以鬱悶。現在回來了我又可以想辦法折磨他了,我當然高興了。」三公主說道。

「是么?」師姐貌似不信。

「真是的,一個想玷污我的人我恨不得食之骨喝之血。」三公主哼哼道。

「從這紙條傳來的消息可以看出,據說北都總督跟惡山軍營的呼將軍兩人聯合奏報,認為唐春立下大功,功不可沒。現在既然活著回來了,建議朝庭正式確認他忠勇將軍職位,從六品。這下子可是麻煩了。」師姐皺了下眉頭。

「有啥麻煩的,就是從六品在我洛家王朝面前也只不過一可憐的螞蚱罷了。踩死他猶如踩死一隻螞蟻差不多。」三公主一臉不屑。

「那是當然,不過嘛,這小子陞官的速度堪稱一流。才幾個月時間就從一個戴罪立功的普通士兵升到了從六品將軍位置。

就怕以他的陞官速度三年內進入正五品將軍之列很有可能噢。而且,你看,才幾個月,就連呼將軍跟北都總督好像都頗為欣賞他的。

到時,即便是不能進入五品將軍行列這北都總督陳嘯東聯手呼將軍要力保他的話這份量可也不輕啊。」師姐怪怪的笑道,明擺著在打趣三公主。

「他們敢!」三公主臉一板,冷哼,「唐春是我三公主定罪之人,三年時間只不過讓他苟活三年罷了,那是因為我難消心頭之氣,我要狠狠折磨他才行。」

「其實,辦法不是沒有。他不是要提從六品了嗎?從六品是將軍的最低品階。要提將軍的話這武功考核可是第一關,也是最重要的一關。」師姐說道。

「那當然,大虞王朝鐵的規定。提從六品將軍必須讓身手達到六七段境界才行。

沒有這個資格再大的功績也是沒用的。以前追認他那是因為以為他死了,不用考核了。

現在活著的話肯定就得考核了。到時,我自然有辦法了。」三公主臉上閃過一絲得意神情來。

「嗯,吏部分管軍制司任免五品以下的武官。唐春是提從六品,應該是屬於吏部軍制司的權力範疇。所以,可以從此處著手。」師姐笑道。

大虞王朝吏部是掌管全國官吏的任免、考課、升降、調動等事務。

下設四司:尚書一人,從一品;侍郎二人,正二品;郎中二人,從二品;下設五司長官為從三品。分別為文選司、驗封司、考功司、稽勛司以及軍制司五司。

「那就讓唐春先倒在武功考核這一關吧。」三公主一臉冷漠。

「就怕某人口是心非咯。」師姐咯咯笑了起來。

「師姐,你又來了,我恨死那個混蛋啦。」三公主憤憤然。


「有多恨?」師姐咯咯笑道。

「不說了討厭!」三公主

吏部軍制司的考核來得還真是快,唐春的假攻計劃還沒實施。吏部考功司副主事蔡功這正四品大員匆匆到了惡山軍營。

本來按規矩的話是唐春自己回到江北總兵衙門進行考核的,想不到蔡功親自帶人到了惡山。這種情況除非是考功司覺得你這人物很重要,比如,皇族子弟的考核。份量很重他們才會親自跑一趟的。

而大虞王朝疆域廣大,就是坐速度堪比d字頭動車的天鷹飛行也需要n天才能到達的。所以,一般都是招回京城吏部或總督府在的總兵衙門駐地進行考核的。 蔡功帶來了六個人,雖說這傢伙不過正四品,但因為在吏部幹事,自然,惡山軍營的將軍們也不敢怠慢。

雖說吏部的軍制司只能任免五品以下的軍官,但難保你家裡就沒親戚朋友要當文官,那就得經過吏部這一關了。這就跟中組部的大老爺們下來是個官都得伺候著是一樣的狀況的。

呼延將軍帶著全體將軍們列隊歡迎,就差整上幾個小學生喊喊『歡迎歡迎熱烈歡迎』此類的口號了,大虞王朝不時興那個,關鍵是沒有小學生可拉。

按大虞王朝的考核規定,升從六品將軍至少得擁有六段初階身手。而考核辦法就是硬性加對打。

硬性指標就是必過一些測量似的考核,比如,一跳高度,一跳長度。梅花樁腳法運用,力舉多少斤的石啞鈴等等考核項目。

對練是最後一關,就是吏部挑出一個六段位強者跟你對打。如果你能打過他就算是過關了。考核就在惡山軍營的操練場進行。

「呼延將軍,請把千總及以上的將領們都招集過來一起觀看考核。這是體現我大虞王朝考核公平公正,由大家共同來評判被考核者的能力。」蔡功說道。

呼延將軍自然照辦了。

「今天這傢伙下來相當的詭異啊。」田剛湊唐春耳旁說道。

「難道以前不是如此考核的嗎?」唐春一愣,問道。

「一般他們如果下來考核的話考核的對象一般來說都是王公大臣們的子孫們,或者說涉及到皇室的子弟們才會如此隆重下來。

不然,他們是不會親自下來的,只有我們自個兒回去接受考核。而在吏部也有一套完整的測試套路的。

並且,下來考核時都是秘密考核,哪會如此的興師動眾。唐老弟,你看出什麼來了沒有?」田剛說道。

「難道又是宮中那位搞的鬼把戲,想趁這考核的機會踢我出局?」唐春問道。

「有些邪門啊,我想,不但是要踢你出局。而且,估計還要讓你丟大丑,讓你顏面無存。比如,在眾將士們面前讓你丟大丑,你還能在惡山軍營中混嗎?」田剛還真是塊老薑,一語中地。

「我也有種預感,宮中那位是不會讓我唐春好過的。」唐春點了點頭,臉色有些陰沉。

「老弟,得挺住啊。你肩上還挺著唐家滿門啊,絕不能泄氣了。」田剛輕拍了拍唐春肩膀。

「我會的,任何人都甭想打圬老子。」唐春輕捏拳頭,一臉的堅定。

「唐春,出列!」就在這時候,蔡功突然大喝了一聲。

唐春趕緊走到他面前參拜,不過,蔡功今天還真是要讓唐春難堪。唐春參拜時是單腳半膝跪地,這是武將們的標準參拜上官的禮節,而文官的話要雙膝跪地,是不一樣的。

一般參拜完後上官就得伸縮一下手讓人家起來,不過,蔡功卻是沒伸手,卻是雙眼灼灼的盯著唐春看了幾分鐘才從鼻腔里哼出一句道:「聽說你才16歲,按我大虞王朝的規矩升從六品將軍太年輕一些,資格不夠。


不過,下邊的官員奏報你功勞很大,所以,吏部這次才下來破格考核。不過,既然是破格考核,所以,在硬性指標跟對練方面的力度都得加大。」

「加大,蔡主事,怎麼樣個加**?」雄霸將軍略顯不滿的問道。

「很簡單,各種已有的考核項目加五成力度。」蔡功一臉漠然。

「加五成,太多了吧。比如從六品配的是六段左右身手,力舉千斤就能過的。

可是給你一加豈不是光是在舉石這一塊上就要力舉接近上萬斤才能算是這一個項目過關。

還有,跳高來講,六段位跳到八米高度就算是過關,給你們這一加可就要跳到12米高度才算過關了,還有……」雄霸哼道。

「呵呵,這是吏部的規矩。對於破格提拔的官員全這個樣子。以往也有先例嘛。」蔡功一臉老狐狸之笑。

「什麼破規矩,這根本就是不想讓人過關。蔡主事,你們還下來幹什麼,我雄霸不服這個規定。」雄霸還真是義氣,當場提出。

「不服行啊,你可以去吏部申訴嘛?找侍郎大人,找尚書大人都成。」蔡功一臉吃定了你的架勢。

「我就要……」雄霸大怒了,剛講了一半,唐春立即打斷了他的話,說,「雄霸將軍,請不要說了,我接受這個規矩。」

「唐春,你……」雄霸雙眼瞪得老大。

「有什麼招就使出來就是了,我唐春要憑一身真本身拿到這從六品忠勇將軍軍職。」唐春一臉霸氣,雖說還半跪著的,但也難掩。

「好氣魄,起來。」蔡功冷笑一聲,道,「我倒要看看唐春的氣勢怎麼上來。」

考核開始了,眾將官們都屏息看著。因為,大家都聞出點什麼味兒來了。

「他會過,我鄭壽兩個字倒過來寫。」鄭壽一行人在一旁還不忘加油添醋的譏諷一番。

「到時,我就叫你壽鄭了。你不是**,是壽鄭。」唐春冷哼道。

「唐春,你污辱我,我要向上官駁訴你。」鄭壽大怒,指著唐春。

「人家不是解釋過了,跟你賭了是不是。考核過關的話你名倒過來寫不是叫『壽鄭』叫什麼。

人家唐副千總又解釋過,你不是**是壽鄭嘛。」雄霸一語中地,引得滿場大笑了起來。

鄭壽此人平時為人囂張刻薄,自然,軍營中的那些將軍千總得也好不容易逮到機會自然要大力笑一回了。

「走著瞧!」鄭壽甩下一句場面話,那吃人的眼光盯著唐春。

不過,今天註定鄭壽要鬱悶的。唐春拿捏得還真是得到。硬性指標每個項目都是堪堪合格。

唐春還裝著拚盡了全力樣子,看得雄霸田剛等人都緊張兮兮的。這個,當然是唐春這廝故意留了力氣的。對於七段位大圓滿的唐春來講硬性指標即便是加了五成強度那是很輕鬆就能超越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