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下屬嬉皮笑臉的一縮脖子,“是!”

霍威轉身走出監控室。

幫着容叔忙完了別院的事情,葉小鷗回到房間跟展旭通了一氣電話,就趴在牀上玩着自己的新手機。

她喜歡的不得了,電話粉粉的很好看,最得意的是現在用電話查看信息絕對的快,簡直就是唾手可得,這回在看招聘信息就不會在卡慢頓了!

可是看着裏面的熱搜越看越情緒低落,乾脆關了手機趴在那在沒一點心情。

今天那些人對自己的憤怒讓葉小鷗現在想起來還有些心有餘悸,她不知道這場風波何時能刮過去。

本來是他們欺負自己,現在竟然還賴到了她的頭上。

還害得展旭受了傷,要不是宇少今天趕到的及時,她都不敢想下去,她跟展旭今天會怎樣?這一家人,簡直是惡毒到了極點。

她一個鯉魚打挺從牀上坐起來,越想越煩躁,用小粉拳使勁的敲了一下鬆軟的牀。

她都無法想通,自己和藹仁慈帥氣的老爸,怎麼就會有這麼個弟弟,都說人之初性本善,她就一點也沒看出來葉建民一點點的善良。

再怎麼說,自己也是他親侄女,他也下得了手。

還有那個柴新傑,再不濟也是兩年相處,每天在一起,他怎麼就會那麼無良,可以與這樣一家人站成一對,想想就心痛的無法呼吸。

她感覺房間裏太憋屈,索性穿上鞋,下樓去外面的花園,想讓自己清醒一下。

深秋的半山空氣驟涼,卻沁人心脾,葉小鷗不禁打了一個寒蟬,可心裏卻舒服了好多。

室外的風有些凜冽,畢竟這裏是半山,風掃葉子沙沙響,京城的深秋滿山楓葉,可惜夜晚已經看不到了。


她走在花園裏,坐在庭廊的木廊上,靠着欄杆看着深邃的夜空,花園裏鵝黃的燈光打在她精緻美麗得炫目的小臉上,鍍上一層淡淡的昏黃。

一雙烏黑的大眼睛更加的璀璨,像黑曜石一般,薄薄的小嘴微微的蹙起,坐在那就如一尊精雕細刻的絕美玉石雕像,泛着淡淡的金光。

她在想着自己的爸媽,那些記憶並不很多,卻是那麼的美好,讓她的眼裏不由自主的充盈着淚水。

更多的卻是在葉建民身邊陰暗的生活,就像陰霾一樣揮之不去。

京城的這個季節,這個時間,正是夜生活如火如荼的時候,晉江街卻相對清淨的多,不過也燈火通明,小餐館裏照射出來的燈光柔和溫暖又寧靜。

溫靜雅驅車直接來到約好的地點。

雖然叫‘一家小店’可是這家店並不小,卻極具特色。

這裏沒有散臺,都是一間間獨具特色的小包房,每一間都風格迥異,來此的也都是些小資,要的就是這個‘味’。

溫靜雅進去,就有服務生帶去劉丹陽約好的小包間,她早就迫不及待的等在這。

劉丹陽之所以這樣的上心,興奮,自有她的想法。

一來可以藉機溜鬚一下這個聲名鵲起的老同學,畢竟人家現在是名人,有名人效應的。

二來,她想借此觀察一下溫靜雅的反應,沒準找到新聞點,人不爲己天誅地滅。

再者,機會難得,想與溫靜雅多走動,靠得近些,總得有切入點。

還有就是,如果這個消息溫靜雅真的感興趣,沒準自己因此也借力發力,升職加薪都說不準的事兒,自己這麼多年,這個記者做的就如‘三陪’陪吃陪喝還得陪笑臉。

名字好聽是記者,可是現在的記者有多難幹,只有乾的人自己知道。

聽着挺闊,做着挺作,談起挺愁,累的像狗。

那有人家溫靜雅光鮮亮麗,到哪都牛逼,衆星捧月一般。

沒辦法,人家溫靜雅底盤亮,還有就是點子正,有智慧,懂得靠自身的資源後靠大樹。

所以這一舉好幾得,她只好諂媚的主動約約人家溫靜雅,這要是放其它事,她準是熱臉貼人家冷屁股,她就知道,關於周筱宇的,溫靜雅準不會太淡定。

但願今天看見周筱宇抱着個小丫頭離開的‘新聞’能讓溫靜雅感興趣。

果然,她就知道溫靜雅不會不來,劉丹陽心中暗喜。 看見溫靜雅漂亮迷人風光無限的走進來,劉丹陽眉開眼笑,“哎呀,我的鐵子,你可來了,想死我了,我要是不打個電話給你,我看你早就把我忘後腦勺去了!”

劉丹陽故意半真半假的打趣溫靜雅,然後一手拉她過來。

“靜雅,這見你一面可是真不容易,你就不好給大家個親近你的機會?”

“我呀,就是個苦命的機器,連個覺都睡不夠,我到想親近,你就說吧,有時間嗎?”

她坐在了劉丹陽的對面,一臉優雅誠懇的睨着劉丹陽說,“哪像你,每天這麼逍遙自在的,可以隨遇而安!我都羨慕死你們了!”

“你就說風涼話吧!”劉丹陽給溫靜雅倒了一杯水,推過去,“快喝口水!”

“你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我是上了賊船下不來了,我倒真想安逸的在家相夫教子得了,平平淡淡的生活就好了,可就沒那好命!”

“你就氣我們吧!”劉丹陽當然知道溫靜雅是在裝低姿態。

看來人啊,到了一定的鏡界,都會裝了。

“休息不好頭痛!”說完又揉了揉太陽穴,“我真羨慕那些一覺可以睡到自然醒的!”

“想吃什麼?靜雅,它家的小菜還不錯。”劉丹陽按了鈴叫來了服務生點菜。

兩個人倒也真的很有抻頭,你不說我也不問,個懷心腹事。

書房裏的周筱宇看完了所有這幾天不在時積壓的文件,站起身隨手關掉照明燈,踱到落地窗前,他就喜歡在這裏俯瞰窗外浩瀚的星空,這裏的視線很開闊。

不經意間看向庭廊,卻見一個小小的身影蜷縮在庭廊的木廊上,煢煢孑立的身影是那麼的渺小孤單。


他劍眉不由自主的蹙了起來,看了好久,他轉身向外走去,伸手剛要拉開門,回身拿了一件自己的外套,搭在手臂上,向樓下走去。

推開門的一瞬,一股強勁的冷空氣襲來,周筱宇皺緊眉頭,向庭廊下那個小小的身影看去,然後快步走過去。

“這麼涼,你在外面坐那麼久?不知道會生病嗎?嗯?”

他的語氣有點不悅,說完就過去,把手上的外套披在了葉小鷗蜷曲的身上。

葉小鷗一驚,昏暗的光暈中,那張帥臉有些陰沉,她趕緊想站起來,可這才發現 ,一個姿勢坐的太久腿已經麻木了,她‘啊’的一聲墩坐下去。

周筱宇一把托住她,“怎麼了?嗯?”

“腿… …腿麻了!”葉小鷗一臉的痛苦。

周筱宇蹲下身,大手輕輕的捏住葉小鷗纖細的腿,輕輕的加力,葉小鷗‘噢… …啊….’的嚶嚀着,周筱宇的心跳驟然加速。

“好了沒?”他仰起臉,看着葉小鷗痛苦的表情。

“還… …還麻!”葉小鷗一隻手按在周筱宇的肩膀上,一隻手合攏的拽着周筱宇給她披在身上的衣服,低頭對上他深邃如潭的眸子,心裏竟然一陣狂跳。

周筱宇站起身一下把她託抱起來,葉小鷗突兀的被托起來,嚇的花容失色,雙臂一下摟住周筱宇的脖子,腦門貼在他的下頜上。

周筱宇剛毅的下巴上生硬的胡茬扎的葉小鷗全身像觸電了一樣。

她垂下長長的睫毛,驚慌的小聲嘟囔,“我自己能走。”

“下次不許在外面坐這麼久!”

“哦!”

她的順從讓他真的一點沒脾氣。

他抱着她大步回房間,直接送她回房,輕輕的把她放在牀上,葉小鷗趕緊鬆開雙臂,不敢看周筱宇。

那小表情活脫脫的像一隻受驚的小兔崽子。

周筱宇凝目看着她果凍一樣的嬌嫩的紅脣,喉結上下滑動了一下,“睡覺!”

“嗯!”她應了一聲,馬上用力的閉上眼睛,睫毛還在顫動着。

周筱宇伸手拉過被子給她蓋在身上,起身退出房間,順手關了燈。

聽到關門聲,葉小鷗悄悄的睜開眼睛,望向門口,有一種莫名其妙的失落。

她望着黑暗中模糊不清的天花板,一陣心悸,她不由自主的在心裏感嘆,宇少真的好帥!他身上的味道好香呢!

葉小鷗突兀的臉紅,她還記得那天他竟然吻了她,她不由自主的伸出手,輕輕的觸摸了一下自己的脣。

突然她又一陣的懊惱,自己想什麼呢?人家是誰啊,高高在上的京一少,萬衆矚目,那些頂級名媛都爲之傾倒的YY對象,自己就是個被收來寄居的流浪醜小鴨。

而且現在是麻煩纏身,自己都不知道怎麼會是這樣,真是倒黴催的,她真的不知道葉建民一家還真的恬不知恥。她葉小鷗只想好好的平淡的生活都不行嗎?

她第一次失眠了,輾轉反側直到窗簾透出的光都已經矇矇亮。

葉小鷗起牀的時候,有些昏頭長腦,頭重腳輕,她在牀邊坐了好一會,才咬牙堅持起身去浴室刷牙洗臉。

收拾完了自己,看了看鏡子中的小臉,有些蒼白,她自言自語的嘟囔了一句,‘沒睡好!’

下樓,容叔在忙着收拾餐桌,看見她下來,笑着打招呼,“葉小姐,趕緊吃早餐。”

“容叔!我今天起來晚了。”

“是啊,宇少都走了!”

“哦!”

正說着,她的手機響了起來,她看了一下是展旭,趕緊接了起來,“展旭哥!”

“小鷗,你今天還過來嗎?”展旭電話裏問她。

“要過去的,我得去趟商場,得讓他們把工資給我開了!”葉小鷗有點蔫蔫的。

“那行,那我在那個商場門口等你,我陪你去!”

“好,那我吃完早餐就去!”

葉小鷗掛斷了電話,趕緊吃了幾口飯,就起身上樓。看了一下衣服,只能穿宇少昨天給她買的新衣服了。

穿好了衣服,伸手拽過自己的雙肩包,‘吧嗒’一下什麼東西被刮掉在地上。

她彎腰撿起來,拿在手裏看了看,是張黑色的銀行卡,她翻看了一下,不知道是哪裏來的,又放回了牀頭櫃上。

她心裏想,是不是宇少掉在這裏的,她想了一下,拉開抽屜放進去,晚上宇少回來再給他送去。

等她到了商場,遠遠的就看見展旭等在哪裏,她警惕的看着周圍,今天看來這裏是消停了,沒有看到記者的影子。 她跑過去,“展旭哥,讓我看看你都傷哪了?”葉小鷗很緊張,她最擔心的就是這個,她一個人倒黴就算了,還連累了展旭哥。

“沒事啊,好好的,放心吧!這是男人常有的事!”展旭躲着葉小鷗的查看,其實他的身上確實有幾塊淤青,但是對自己錚錚鐵骨的男人來說,真的不算什麼。

到是今天的葉小鷗真的好漂亮,可能是換了衣服吧!真的是人配衣服馬配鞍,今天的衣服穿在小鷗的身上,真的是錦上又添花,漂亮的不像話,這哪像是幹零活的小丫頭。

其實展旭自從昨天看着葉小鷗被那個高大俊朗的男人抱走,心裏就一直有個疑問想問葉小鷗,可是話到嘴邊,還是生生的嚥了回去,還用問,那個男人絕對的不是一般戰士。

人家能給葉小鷗的自己是絕對的給不了。


葉小鷗看着展旭好好的,心裏總算一塊石頭落地,她又警惕的回頭四處看了一下,真是心有餘悸,昨天的場面想想都細思極恐。

如果宇少不及時趕到,展旭與自己恐怕就被那些人踩都踩死了。

葉小鷗對展旭說了一句,“展旭哥,你在超市裏隨便逛逛,我去找樓層經理問問,看看什麼情況,然後來找你!”

展旭想了一想畢竟昨天不是很愉快,今天是問工資的事情,也不好太僵持,就點頭說,“行,我就在超市裏轉轉,你去吧!完了喊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