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下一刻,等水月發現的時候,對方居然已經到了自己的頭頂,五指凌空抓出。

一隻青色大爪虛影,瞬間就將她的劍抓住。

水月還沒反應過,劍已經落到了對方手中。

水月臉色大變,再次退飛出去,一臉震驚。

行家一出手,就知道有沒有,此人的實力,絕對高出她幾倍不止。

如果對方真的想找她的麻煩,她絲毫反抗之力都沒有。

「前輩實力如此高,想必是金丹巔峰以上境界的修士,這種實力對我一個弱女子動手,是不是有失風範了?」水月說道。

但梵谷階修士,都有自己的威名,她想以此來為自己救一命。

「風範算什麼,老哥我只喜歡快活。」葉雄將手中的劍把玩著,說道:「小姑娘,你若乖乖就範,就能少吃一點苦頭,但是如此敢反抗,我劫的就不單單是色了。」

「劫色沒有,命有一條。」水月快地抽出一把匕首切掉,朝自己的脖子搭去。

啾!

一把迷你小命,快如閃電,瞬間就將她手中的匕首切斷。

「你切斷我的匕首有什麼用,我可以自爆金丹。」水月說著,隨時準備自爆。

「別衝動……不玩了,不玩了。」

葉雄沒想到她性子這麼烈,連忙恢復聲音,將自己的頭罩扯了下來。

看清楚他的模樣之後,水月瞬間就激動了,眼淚流了下來。

「你覺得很好玩是不是,人渣?」她快速轉身,頭也不走了。

葉雄化成一道流光,擋到她面前,急道:「小月,我就開開玩笑,別當真了。」

水月轉身,往另外一個方向而去。

葉雄又擋在她面前。

水月接下來,換了幾個方向,都被葉雄擋住。

「你再攔著我,我自爆金丹了。」水月怒道。

(本章完) 看得出來,她心裡的怨念夠深的。

哄女人,葉雄有自己的一套。

每一個女人,哄的方式都是不一樣的。

像水月這種,沒有什麼比用強更有效的。

葉雄嗖的一聲,瞬間就來到了她面前,一鼓元氣擴散出去。

水月很快就發現,自己身體動彈不得,然後面前的傢伙,越來越近,臉靠上來。

「你別過來,我要自爆了……唔,讓開……」

「我不要,你這個壞蛋。」

「這麼久都不來找我了,一來就使壞。」

水月拚命反抗,可惜怎麼可能反抗得了,完全被壓制住了。

自爆金丹,她捨得嗎?

……

沒有女人,是一次啪啪哄不回來的。

如果有,那就兩次。

一個小時之後,葉雄帶著臉色紅潤的水月,來到孤月的洞府之中。

孤月見葉雄跟水月有說有笑,以前的怨氣,彷彿全都煙消雲散,頓時有些意外。

她很想知道,葉雄是怎麼哄回她的,但是水月在,她又不敢問。

「阿雄,咱們什麼時候回去五行星域?」水月溫柔地問。

「不急,我先陪你們一陣子,開心再說。」

葉雄走到旁邊的石桌上,見上面空空的,問道:「你們帶酒了沒有?」

「我們不喝酒。」孤月回道。

「沒酒怎麼行,你們在這裡等我一下,我去弄點酒,順便給你們炒幾樣拿手好菜。」

葉雄說完,化成一道流光出去了。

十幾分鐘之後,葉雄回來了,手裡提著幾瓶酒,還有一些袋子,裡面裝著很多東西。

「我好久沒有親自下廚,你們今晚有口福了。」

葉雄將袋子裡面的東西全都拿出來,有魚有肉有菜,還有菇跟玉米之類的東西,滿滿幾袋。

接下來,他熟悉地在外面里架了一個烤架,然後將所有的東西洗乾淨。

「很久沒嘗過燒烤了吧,今天讓你們嘗嘗我的手藝。」

孤月跟水月相視一眼,都從對方目光之中,看到了奇怪之色。

這個傢伙,今天怎麼這麼有空,親自給兩人下廚?

不過,既然他親自下廚,兩女也高興,靜靜地等著。

燒木成炭,用土埋熄,製造成炭,然後將炭放到架子之下,開始生火。

「阿雄,你不是會法術嗎,怎麼還要那麼麻煩?」孤月問。

「燒烤的興趣,在一個樂字,用法術有什麼意思,不如去酒樓吃。」

葉雄慢條斯理地將火生起來,等炭完全著之後,這才將烤串放到架子上。

燒乾,下油,翻轉。

一根根烤串,在他手下,越來越漂亮,那些肉焦黃飄香,十分漂亮。

葉雄歡樂地吹起了口哨,花了一個多小時,這才將一些烤串好,放到盤子上。

「來,我教你們喝酒。」

葉雄將一瓶酒打開,頓時一陣芳香傳來。

「好酒,真是好酒,不愧是幾百年的靈酒!」

葉雄倒了三杯,放兩杯到兩女面前,說道:「為咱們再次相遇,幹了。」

「阿雄,你沒事吧?」孤月擔心地看著他。

雖然他表現得很快活,但是,為什麼她感覺到他一點快樂了?

「我能有什麼事情,現在不知道多逍遙。」葉雄大笑著,說道:「現在天下太平,魔族盡消,只要我願意,整個亂星海都是我的,我有什麼不高興的。,可能你們還不知道,我現在是東方尊者了。」

「東方尊者?」兩女目光之中,露出震驚之色。

他已經是北方尊者了,西方尊者是他的朋友,南方星域尊者也是他讓對方當上的。

現在又是北方尊者,這說明,他已經有雄霸整個亂星海的能力了。

「尊者當著一點意思都沒有,我就不明白了,為什麼那麼多人搶著當,不就是為了一點修鍊資源而已。」

葉雄從身上掏出兩個儲物戒指,拋了過去,一人一個。

「這裡面是我在東方星域國庫里拿出來的,各種靈藥大補丸,你們服了,進入金丹巔峰不是問題,至於能不能進入半步元嬰,就看你們的造化了。」葉雄說道。

兩女頓時大喜,連忙用靈識察看裡面有什麼東西。

很快,她們就被裡面的東西驚喜得驚呼起來。

「這些就當我這些年沒陪你們的補償吧!」葉雄說著,舉起杯:「來,咱們幹了。」

兩女高興之下,陪他舉杯,一飲而盡。

咳咳!

兩女同時咳了起來,

「這什麼酒,也太難喝了吧?」水月差點噴了出來。

「這酒要慢慢喝,慢慢品,才能喝出味道的,我教你們。」

在葉雄的調教之下,兩女很快就學會了,也體會到了酒後那種飄飄然的感覺。

眨眼之間,夜已深。

三人都喝得差不多了。

「不早了,咱們三個可以去休息了。」

葉雄站了起來,一手一個,摟著她們兩個朝裡面的床走去。

兩女嚇了一跳,連忙掙扎他的懷抱。

「下流,你想都別想。」孤月紅著臉道。

「你真是越來越壞了,原來教我們喝酒,就是希望酒後干這些壞事。」水月嗔怒道。

「我們是醉了,但是還沒醉到這種地步。」

「師傅,我們走,別理他,壞蛋一個。」水月拉著孤月,兩女頭也不回地離開山洞。

一皇二后的美夢,還是落空了,葉雄遺憾地嘆了口氣。

他搖搖晃晃地走到床上,躺下,一覺到天亮。

接下來幾天,葉雄白天都是拉著兩女風流快活,晚上陪一個睡覺。

兩女受到他的滋潤,漸漸開朗起來,甚至有點不願意修鍊了。

風流不知時日過,轉眼之間,半個月就過去了。

這其間,葉雄嘗盡兩女風情,但是他大被同眠的美夢,一次都沒有出現,這是他最為遺憾的。

兩女也不急著催他,反正她們覺得,在這裡葉雄是她們兩個的,回去,他身邊肯定又多幾個女人,會被冷落,所以,她們寧願不回去。

直到一個月之後,芥子空間裡面傳來震動,葉雄這才醒悟過來,將兩女放進芥子空間。

當然,進入之前,葉雄叮囑她們兩個,說自己找了她們很久才找到,不然讓裡面的女人知道他在這裡陪了她們大半個月,不吃醋才怪。

接下來,葉雄朝北方星域的蟲洞飛去。

回到北方星域之後,葉雄並沒有立刻回南方星域,而是去了皇城,找了一下羅娜,準備詢問一下這邊的情況,如果這邊沒什麼問題的他,他就可以回去了。

畢竟,回去一趟要花三年時間,來回五六年就過去了。

(本章完) 葉雄化成一道流光,進入皇城辦公室,遠遠就看到裡面坐著一名婀娜多姿,風姿飆爽的美女,正是代理尊者,羅娜部長。

「羅娜部長,好久不見。」葉雄站在門口,微笑地喊道。

羅娜抬頭一見,頓時眼睛一亮。

「尊者,你回來了?」羅娜非常激動,連忙站了起來。

「我這個尊者當得不稱職,以後由你來當好了。」葉雄笑道。

「這怎麼行,我哪有資格。」羅娜連連搖頭。

「怎麼不行,我都當甩手掌柜十幾年了,你還不是管理得好好的。」葉雄笑道。

「那怎麼能一樣,你雖然人不在這裡,但是你名聲在外,誰敢打北方星域尊者的主意,還得惦量一下自己有幾下斤兩。我只是成長在你光環下的一個小人物而已。」羅娜說道。

「喲,什麼時候這麼有覺悟了?」葉雄十分笑道。

「我一直都有覺悟,只是你沒深入了解我而已。」

「深入……了解,我倒是想,只怕……」葉雄語停了,臉上露出壞壞的笑容。

羅娜不是傻子,怎麼可能聽不出來,當下臉就黑了。

這傢伙,都名震整個亂星海了,怎麼還是這副流氓模樣。

「你回來正好,我也能功成身退了。」羅娜準備將這個擔子卸掉。

「我這次回來,是跟你道別的,我準備回五行星域,然後將尊者之位傳給你。」

「你認真的?」

「你看我這樣子,像是開玩笑嗎?」葉雄指著自己的臉。

「不行,我當不了,你也知道我的實力……」

「如果你實在不敢當,那就讓給別人當吧,這尊者之位,當著也挺辛苦的。」

勉強一個女人當尊者,不是他的作風。

「既然這樣,那我就償試著噹噹吧,如果實在不行,再讓賢了。」羅娜嘆了口氣。

「那就這決定了,我先走了,拜拜!」葉雄揮了揮手,轉身離開。

「路上小心一點。」

「我會的,羅部長,認識你真高興,祝你越來越漂亮,越來越有女人味,再見。」

葉雄化成一道流光,衝天而起。

看著他的背影,羅娜久久沒回過神來。

「漂亮,有女人味,你又看不上,那又如何?」她心裡暗暗道。

她不由得想起,剛剛跟這個傢伙認識時候的情景。

那時候,他只不過是88號飛船上,一個灶事班的小人物而已。

誰會想到,三十年時間,他會成長到這種地步,已經成為亂星海第一人了。

三十年,對於一些人來說,彈指即過;但是對於他來說,已經站在這個世界的巔峰了。

這就是絕世天才。

……

三年之後,葉雄穿越無數蟲洞,亂流,有驚無險,重新踏上五行星域的領域。

五行星域跟北方星域之間,沒有像太陽星域跟東方星域之間,那種隨便來回的大型星際傳送陣,回去只能通過長途跋涉,對於修士來說,是一個非常痛苦的歷程。

葉雄心想,如果自己有生之年,還繼續呆在五行星域,一定想辦法建造一個可以往返的星際傳送陣,而不是像現在單一的傳送陣。他要造福於民。

再一次回到江南城的時候,葉雄將芥子空間裡面,所有的人,全都叫了出來。

看到熟悉的江南城之後,一群人,個個情緒激動。

「江南城,我們終於回來了。」

「我好懷念這裡的小混沌。」

「我那住宅,不知道被人佔了沒有?」

「這江南城繼續擴大了,比以前大了很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