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上官仙此時的聲音很是嚴肅,不容反抗。聽到上官仙的語氣如此嚴肅,我也不敢在去旁聽旁人的言語,而是專心對鶴陽夕決戰。

不過即使如此,三十招之後,我再次顯現出了敗局。

而且已經處於被壓着打,隨時都有可能送命的局面。

見到這兒,鶴陽夕一方的四大門派弟子全都露出了一臉得意之色。

並且有人正在討論我能再堅持幾招,有的說十招,有的說二十……

總之說我五十招以內,必然會被取了性命……

我方人馬,這會兒全都露出了一臉的凝重之色,開始還以爲我有什麼殺手鐗。可如今都已經命懸一線了,我卻沒有絲毫動作,這讓我方人馬很是擔心。

不僅如此,就連凌傷雪等都爲我擔心起來,畢竟這會兒的我幾乎已經處於了絕境。如果不出意外,二十招內肯定被打趴下……

“怎麼辦,炎子已經撐不住了,要不我們殺上去!”老常氣沖沖的說道,想在此時動手。

可是卻被了空一把給攔住:“南無阿彌陀佛,李施主既然在天下英雄面前放出豪言壯語,必然有其理由,我等靜等就是!”

了空的話音剛落,周傾城也開口說道:“我想,我想李炎可能真的有什麼殺手鐗!”

衆人聽了空和周傾城這麼說,也都不由的倒吸一口涼氣,然後繼續靜靜觀望我們戰鬥。

此時的我真感覺有些無奈,即使運轉至陽氣戰鬥,也根本不是鶴陽夕的對手。而每一次出手,都會被鶴陽夕強行給逼回來。

甚至她的每一招我都必須閃避,如果硬碰,我根本就敵不過。

也就在這時,我一劍掃視,鶴陽夕很是敏捷的就避開了我的攻擊。

避開我攻擊的鶴陽夕,此刻對準了我的身子就是一拂塵。如今距離鶴陽夕太近,而且我剛刺出了一劍,這會兒根本就無法閃避,也無法阻擋。

結果很不幸,我只感覺腰部一陣劇痛傳來,然後我的整個身子直接就倒飛了出去,最後重重的砸在地上。

“李炎!”

“炎子!”

“炎哥!”

也就在我被打趴下的一瞬間,老常等人第一時間驚呼出我的名字。

不過除此之外,上官仙那嚴肅的聲音繼續在我耳邊響起:“李炎爬起來,想要戰勝鶴陽夕,你就必須擁一往無前,永不懼怕的意志,以及不可戰勝的信念!”

此時我趴在地上,只感覺腰部巨疼無比,好似深入了骨子裏一般。

“呵呵呵,小子,敢和我鬥,回家吃奶去吧!”鶴陽夕沒有第一時間殺到,而是很囂張的在離我不遠處的位置嘲笑。

此時山門前四大門派的弟子也變得鬥志高昂,也都跟着鶴陽夕嘲笑我。

而反觀我方,因爲我被鶴陽夕打趴在地,這會兒一個個都陰沉着臉,面色很是難看。

“李炎起來,你必須得相信自己,必須得擁有不可戰勝的意志!”上官仙的聲音再次在我耳邊響起。

聽到這兒,我猛的一咬牙。然後不顧全身的疼痛,直接就爬了起來,上官仙說出得沒錯,我必須擁有不可戰勝的意志。

至最開始到現在,我都認爲我不是鶴陽夕的對手,心中一直懷着上官仙一定會暗中出手想法。

也就有這樣的想法,讓我失去了狹路相逢勇者勝的決心。

如今我懂了,上官仙是要讓我重新撿起不敗的意志。

我站起身子猛吸了一口涼氣,然後再次運轉起了身體之中的至陽道氣。

上官仙說得對,我必須有不可戰勝的意志,我既然生在這個行當,就必須有爲道犧牲到覺悟,即使不敵也得勇往直前。

不知爲何,當我想到這兒時,我這會兒只感覺身體之中好似又出現了一股新的力量。

那股力量迅速流遍我全身,本已經很是疲乏的身體,這會好似充滿了無窮的道力。

我雖然不知這是爲何,但我知道鶴陽夕接下來必死。

我腳下猛的一蹬,身子當場凌空躍起,嘴裏大吼一聲:“給我去死!”

隨着我的一聲暴吼,一陣道更強的道氣竟然以我爲中心,猛的激盪向四周。

當鶴陽夕感覺到這股道氣之後,臉色不由的唰的一變,同時用着驚異的語氣說道:“你竟然突破了!”

不過他的話音剛落,我便已經殺到,同時一劍猛的斬下,直取鶴陽夕的腦袋。

鶴陽夕不敢怠慢,當場就用拂塵阻擋,結果很是不幸。只聽“嚓”的一聲,她手中的拂塵直接就被我砍成了兩段。

而且鶴陽夕也被嚇得不斷後退……

“師傅接劍!”說罷,一個道士猛的扔出一大鐵製的柳葉劍。

鶴陽夕接劍之後,再次擺開架勢與我戰鬥。

此時在場的所有人都驚呆了,特別是一些老輩道士:“此子果真了得,竟然在生死搏殺之際頓悟,突破到中樞中期,好生厲害!”

“突破,他竟然在生死搏殺的時候突破了?”

很多人都露出一臉的驚訝之色,我在生死搏殺之際頓悟,這讓他們很是驚訝。

不過他們怎麼知道,這一切都是上官仙的功勞與指引……

如今我突破到了中樞中期,那麼接下來我就得送鶴陽夕下地獄…… 因爲我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下,得到了只有五陽命格的人才會出現的至陽氣。

所以我一人之軀,擁有兩種不同的道氣。除了我原有的平常道氣以外,我還有強橫的至陽道氣。

這股道氣一直盤踞在我的“氣魄”脈輪之中,只要我運轉道行,就可以使用這股道氣。

因此,我在使用這種道氣之後,便能以一敵二,打敗一些道行都比我高的鬼怪或者人類道士。

如今我在戰鬥之中頓悟,突破至了中樞中期,而鶴陽夕也就中樞巔峯。

所以在運轉至陽道氣的前提下,我完全可以與鶴陽夕一戰。而且再也不會出現被她壓着打的局面。

此時我整個身體之中都好似充滿了力量,一種前所未有的爆發力。

雖說這會兒鶴陽夕手持一把三尺柳葉劍與我對敵,並且鶴陽夕的劍法也很是精妙。

但在面對突破後的我,卻依舊沒有任何用處,反而我站了上風。

我的每一劍都霸道無比、大開大合,每一擊都劈砍得鶴陽夕連連後退,不敢觸其纓鋒。

此刻峨眉觀大門前,道氣激盪、劍氣無聲。我由最開始的被壓着打,到中途頓悟直接突破,再到現在反壓鶴陽夕。並且還有取勝之勢,這讓在場的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佩服不已……

大約激戰二十分鐘之後,我終於抓住了取勝的機會。鶴陽夕一招仙人指路,鐵劍橫空,直接就往我的心口刺來。

這一招不得不說很是狠辣,如果被刺中,我定然當場斃命。

不過即使如此,最後的勝利者終將是我,因爲她的攻擊路線早就被我看穿。

我身子猛的往後退出一步,同時桃木劍猛的往鶴陽夕手中的鐵劍一掃,就準備改變了鶴陽夕鐵劍的攻擊方向。

此刻只聽“砰”的一聲金屬敲擊的聲響,鶴陽夕手中的鐵劍便偏離了原有的攻擊路線。

我見鐵劍刺出的方向已經改變,並且出現破綻。

此時的我怎能放過如此的好機會,嘴裏悶吼一聲:“去死!”

話音剛一響起,我腳下猛的一用力,身子直接往前一竄,當場就來到了鶴陽夕的身前……

此時我與她的距離不足一米,我都能很是清晰的看清鶴陽夕瞳孔的收縮變化。

只見鶴陽夕的瞳孔猛的放大,臉部表情卻未有變化。好似這一切來得實在是太快,快到都導致她的瞳孔急速在放大,臉上的表情都還來不及改變。

我沒有任何留情,左手直接拍出,當場就打在了鶴陽夕的右胸之上。

只聽“嘭”的一聲悶響,身爲引魂宗掌門鶴陽夕,這會兒直接就發出了一聲哀嚎“啊”,然後當場就倒飛了出去,最後重重的砸在了三米開外的地上。

這一掌我用力極狠,除鶴陽夕除了哀嚎一聲以外,嘴裏還直接噴出了一口鮮血。

我離她近,所以胸前和臉色也都多少沾染了一些血跡!

“師傅、師傅!”

四大門派一方,這會兒全都沸騰了,一個個直接就圍在了鶴陽夕的身邊。

而鶴陽夕此時除了吐血以外,就是死死的瞪着我,然後嘴裏艱難的吐出幾個字兒:“快、快、快扶我,扶我進去!”

話音剛落“噗”一聲,鶴陽夕又是一口鮮血直接噴出,然後雙眼一閉,當場就暈了過去。

見到這場面,對面的妖道那敢怠慢,五六個妖道迅速將鶴陽夕扶起,然後擡進了峨眉觀之中。

如今我方人馬已經全都沸騰到了極點,士氣高漲。而四大門派卻士氣低落,戰意全無……

見到這場面,身後的宋叔當場舉劍高呼了一聲:“諸位同道,誅滅妖邪的時候到了,隨我一塊兒殺進去!”

話音剛落,宋叔當場運轉道行,腳尖一用力,直接就凌空躍起,揮劍直指盤踞在峨眉觀中的妖道。

其餘人見宋叔舉劍衝了出去,這會兒也不怠慢,也是緊隨其後,當場就衝殺了上去。

守在門口的數十個妖道此刻早就沒有了戰意,便想退守觀內。

但卻被宋叔搶先一步趕到,宋叔一掌揮出,直接就打在了峨眉觀的大門鐵門之上。

“轟隆”一聲爆響,峨眉觀的大鐵門當場就被宋叔打出了一個大大的凹陷。

並且直接彈開,而後面準備關門的妖道,結果很不幸的被大鐵門的力道給撞暈了過去!

“炎子,真TM有你的!”老常一臉笑嘻嘻的對我說道,同時還一拳打在我赤裸的胸膛之上。

除此之外,我們第十組的其餘幾人也都把我團團圍住,並且一臉興奮的望着我,都爲我能突破到中樞中期而感到高興!

此時我並沒有與衆人多說什麼,只是直接開口道:“諸位,這會兒事不宜遲,我們趕緊殺進去吧!”

其餘五人聽我這麼一說,也都點了點頭,一個個豪情滿志的模樣,很有一副“士出見血”的模樣。

隨後,我們一行六人直接就殺進峨眉觀之中,因爲我方道士這會兒士氣高昂,四大門派接連遭受挫敗,所以這會兒根本就無心應戰。

在加上天也沒有黑,趕屍派的殭屍也用不上,結果被我們直搗黃龍。從峨眉道觀,一直將四大門派的妖道逼到了峨眉山金頂。

途中四大門派的妖道突圍過幾次,但都沒用。

因爲在我們發起總攻後不到十多分鐘,負責攻擊後山的一隊人馬也突然殺到,同時與我們匯合,導致我們的實力更大!

所以,四大門派一路被我們碾壓到了峨眉山山巔,不過我們剛一到山巔金頂,我便聽到“啪啪啪啪”的巨大響聲。

我尋着聲音望去,心中當場便“咯噔”一聲,暗叫不好!

TM的四大門派的妖道竟然還有這麼一手,見敗局已定,這會讓竟然叫來了兩家直升機準備逃跑!

見到這等場景,我當場便對着我們這人一小隊的其餘五人喝道:“這一定是四大門派中的高層想逃,我們必須攔住他們!”

衆人聽我這麼一說,都是猛的一點頭!

這會兒我也不廢話,直接衝在最前面,成爲了一把尖刀,直插五十米開外的兩架直升機。

不過很不幸的,也正是這會兒,夕陽終於沉入了天邊羣山中。

也就在太陽剛剛消失之後,周圍突然響起了趕屍派的一陣陣大吼:“急急如律令,起!”

“砰砰,砰砰砰”四面八方猛的傳來棺材蓋被掀翻的聲音,同時一具具殭屍全都從周邊擺放的棺材中爬出!並且發出一聲聲刺耳的嘶吼。

隨後,這些殭屍成羣結隊的向我們發起了攻擊,因爲突然出現了殭屍。

而且數量還不少,約三四十隻。所以我們這會兒,根本就衝不到五十外那兩架直升機前。

不僅如此,也就在我奮力前行,拼力殺死兩隻殭屍之後。我透過殭屍羣,發現了登上直升機的有黑蓮聖女和被擡上直升機的鶴陽夕。

看到這兒,我知道晚了,已經無法阻止她們逃跑了。

“啪啪啪啪啪”直升機的螺旋槳不斷加快旋轉速度,兩架直升機也是漸漸的離開了地面,然後急速劃過我們的頭頂,向着天邊飛行而去。

不過就在那兩架直升機劃過我們頭頂的時候,黑蓮聖女卻探出了半個身子,同時美眸如炬的望着我,並且對我嬌聲喊道:“李炎,我記住你了!”

說罷!這位現任的黑蓮聖女對我露出了一個絕美的微笑,然後便把身子縮回了機倉。

隨着兩架直升機帶着四大門派的是十幾位高層離開這裏,峨眉金頂上的廝殺也漸漸平息,沒有任何懸念,勝利站在了我們這一方。

不過這一切還只是個開始,七幫十二派的爭鬥這一戰只是點燃了*而已…… 血腥的氣味充斥在冰冷的黑夜之中。

金頂之上卻依舊三三兩兩的坐在一堆堆篝火旁,而我們一行六人也不例外,這會兒也盤膝坐在峨眉山的金頂之上。

此時距離峨眉山大戰結束,已經過去了5個小時。

四大門派最終以失敗告終,只留下了上百具妖道的屍體。不過現如今,已經被大火給燒了一個乾淨,現在連骨頭渣都沒剩下。

因爲峨眉道觀在大戰之中着了火,很多地方都被燒燬,所以大家也都只能在這金頂上勉強湊合一晚。

Wшw¸ тт kдn¸ c o

“炎子,你不知道,你今天在擊敗引魂宗掌門鶴陽夕的時候,不知有多少女道士在私下問我你的名字!”

“南無阿彌陀佛,李施主一戰成名,他日必有一番大作爲!”

聽着老常和了空在一旁說道,我不由的苦笑了一下,但並沒有說話,而是繼續拿着手中的雞不斷的翻烤。

二人見我不說話,也沒有放在心上,而是繼續不斷的議論……

不過就在此時,周傾城卻靠向我挪了挪身子,然後低聲對我說道:“謝、謝謝你李炎!”

此刻突然聽周傾城謝我,不由的扭頭望了她一眼,只見她依舊是個光頭,但白皙的臉上這會兒卻有一絲羞澀。

見周傾城謝我,並且有些不好意思的模樣,我便輕聲的回答道:“沒事兒,咱們是朋友,有啥謝不謝的!”

周傾城聽我這麼說,也是一愣,但過了一兩秒之後,卻露出了一個甜甜的微笑:“對,我們是朋友。”

隨後,周傾城這個比較女漢子的女孩兒也是有一句沒一句的和我搭話。

不過此時的我卻感覺很是疲倦,所以大部分時間我都在用“嗯”、“哦”回答。

烤好了烤雞之後,我一一分給大家,因爲食物有限,我也就選擇沒吃,說我不餓不想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