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三人相視一笑,一起飛入傳送陣里。

白光閃動。

當恆毅眼前的視野清晰的時候……

他發現自己正置身於粗壯蒼翠的枝葉之間,一片片樹葉全都超過五倍人大小,形態明明是咕嚕果樹,但在飛移查看見卻不見咕嚕果,只有一朵朵形式各異,跟一般神魂果樹完全不同的花朵。

這些花的形態或者含苞未放,或者層層疊疊如玫瑰,又或者如展開的百合,全然不像是平常的神魂果樹。

除此之外,枝葉上還有許多多瓣的小花,最初恆毅以為那些是還沒有長大的花兒,後來才發現原來就是常態。

渴望一窺全貌,但置身其中卻根本看不見神魂母樹完整的模樣。

天籟公主彷彿知道他的想法。操縱監察陣,視角是在氣層外的區域……

偌大的神魂星系主星從外面的角度看來,裡面縱橫交錯密密麻麻的全都是神魂母樹的枝葉!

「是否填滿了主星天地之間?」

「不僅如此。母樹在成長,帶動主星也在不停的壯大。」說話間天籟指著周圍的一朵朵巨大的能夠同時把幾個人抱進去的花道「這是明心花,有神魂族想修鍊心境的時候會進去,在裡面藉助神魂母樹的力量能夠在心經歷許多如真如幻的磨練,通過這種體驗讓心變動堅強,不容易動搖。正所謂知易行難,但神魂族難以經歷到外間的那些事情。如果沒有明心花的幫助等若一張白紙般的嬰孩,根本不能經歷風雨的洗禮。大多神魂族都會在明心花修鍊或長或短的時間,追求武道的則把這當作常例。」

恆毅點頭示意明白。明心花的確是很重要的修行手段。回想當初在冰谷長大的時候,遇到大元的時候他就如同白紙,明明十五六歲的人了,卻跟個什麼都不知道的初生嬰兒差不多。

「這是悔心花。當對過去的認知發生顛覆性改變的而產生矛盾的時候。就會在悔心花里反省曾經,思索現在,以明辨自己的心志。」天籟指著多一般紅色,一半黑色的花朵耐心介紹。

這些介紹讓恆毅對神魂母樹的認識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曾經以為神魂母樹是類似神腦那樣的存在,現在卻發現原來存在很大的不同。

神腦的強大就是強大的綜合信息,和處理信息的能力,神腦總在那裡。每天不斷的為人類文明大大小小的事情推演,給出自身推算最合適的結果作為建議。那種幫助非常直接,明確。

從神魂母樹的一朵朵花的功效和情況介紹來看,卻並非如神腦那樣。


神魂母樹更像是什麼都有,但不會對神魂族的族眾說,怎麼做最好,建議怎麼做,而是讓神魂族自由的選擇需要,自發的藉助母樹的力量。

你需要什麼,你自己選擇;沒有預測未來的答案為你輔助行走。

相比之下,神腦猶如無所不知,只要信息足夠就如同能夠預測所有的未來;而神魂母樹,似乎同樣什麼都知道,卻總不會把推算的未來作為指引人前進的建議。

母樹就在那裡,神魂族可以在母樹得到所有提升自我的幫助,你願去則去,不去也沒人強迫,這就是神魂母樹;而神腦則是在人言行中都會恰時提醒你,怎麼做得到最好結果的可能性最大。

這才恆毅看來,神魂母樹的方式的確適合神魂意志的自由理念。

而神腦則更有助於領導者對種族文明的管理。

當看見一朵十二色、花瓣都攤開的巨大花朵處時,平王難以掩飾期盼之色的道「走,從這裡可以直往母樹主軀幹的根部。」

恆毅跟隨飛入十二色花朵中央,周圍的花瓣迅速合攏,再攤開的時候原本在裡面的一行四人已經不見了蹤影,那速度,遠超過一般的定位陣。

張開的十二色花瓣攤開的時候,恆毅發現周圍的枝葉明顯稀疏,無數巨大的樹身聳立在周圍……

但是,當他飛出來的時候,才意識到那是樹枝上垂落的根須,只是因為太過粗壯站在十丈距離都看不見根須的兩邊,才誤以為是根根粗壯的樹身。

無數垂落的粗壯根須中間,根本看不到有多粗的、散發著朦朧十二色光芒的神魂母樹樹身,就在眼前了!

天籟掌按額頭,對著那神魂母樹的主軀幹致以神魂禮,柔聲道「偉大的神魂母樹一直庇護神魂族的發展,感恩您的仁慈與神魂族永存。」

凌落,平王雙雙掌按額頭,說著一樣或類似的話。

那朦朧的十二色朦朧光芒讓恆毅目不轉睛的望著,那種充沛而精純的能量讓他不由身心舒暢,他什麼也沒有想,只是覺得尤其的溫暖,舒適。

他的手,緩緩抬起,按在額頭上……

平王注視著恆毅那行神魂禮的姿勢,一樣,每一次都跟步驚仙的一樣。

他們期盼著,期盼著內心最渴望的特別景象的出現,如果無雙神果真能夠代表步驚仙,一定會有特別的情況發生。

如果沒有,那意味著只有完整的靈魂才能夠得到神魂母樹的充分認可。

會嗎?

會發生什麼嗎?

天籟緊張的拳頭緊握,她期盼無雙神就是他……

凌落沒有言語的、沉默的等著,他早已經忘記了緊張,這一刻只是精神專註的等待著……

平王看看神魂母樹,又看看恆毅,焦急的情緒流露無遺……

一根根,垂落地上,鑽入土中,跟從土裡吐出來的連綿起伏如山坡般的神魂母樹樹根纏在一起的根須,突然一起緩緩的亮起朦朧的彩光……

這一刻,恆毅覺得身體里的熱量彷彿全都聚集在額頭處。

那感覺,類似得到武魂力量時增添的靈魂印記,卻又有所不同。

天籟、凌落、平王三個人屏息凝神的看著恆毅手掌放下,額頭處亮起朦朧的彩光……

「這是……」天籟吃驚不已,儘管早有很多猜測,卻仍然被眼前的情景震驚!

那,分明是在復生花裡面得到神魂族身體的時候,神魂意志穴道成長的光芒!

可是恆毅根本沒有進復生花,只是站在這裡,為什麼神魂意志穴就能夠迅速成型?其速度竟然遠在復生花里的時候!

凌落低聲道「或許母樹僅僅是開啟無雙神本有的力量。」

天籟緊緊抓著凌落的手掌,她不知道最後到底會如何,但知道異象已經發生了……

神魂母樹主軀幹的十二色光芒越來越亮,照的四人猶如置身在十二色的迷幻空間。

那些垂落的根須上,突然長出一顆顆迅速壯碩的各色咕嚕果。

一顆顆長大的果子,紛紛睜開眼睛,圓溜溜、傳遞著歡快情緒的眸子直能讓人凝視下忘卻一切煩憂。

一顆顆果子的縫隙的嘴巴咧嘴,嘴裡的舌頭伸出來,胡亂擺動著,然後,發出一模一樣的歡快的聲音——

「咕嚕咕嚕,你回來了。」

「咕嚕咕嚕,你回來了。」

「……你回來了!」

「你回來了!」

「你回來了!」

……

數不清的聲音咕嚕果的歡快的叫喊聲音紛紛疊疊的填滿了恆毅的聽覺,繼而塞滿了恆毅的腦海,意思……

無數的咕嚕果,在他意識空間里不停的歡快叫嚷著。

你回來了……

『我……回來了?』

恆毅茫然注視著一顆顆咕嚕果歡笑的臉。

『不……我一直在,是,我回來了,回家了……』

平王三人的眼裡,恆毅額頭的那一點十二色的光芒越來越亮……

周圍突然生長出來的咕嚕果歡快的叫嚷聲音,讓他們除了你回來了,什麼也聽不到,什麼也沒有辦法去思考……

可是,他們都清楚的意識到——他真的是他,他回來了……

……

無雙神星。

無雙神殿。

後花園的大地下,一直在生長的神魂母樹發芽的種子,突然亮起十二色的朦朧光芒,頃刻之間,發芽的種子處突然蓬勃生長出來不知道多少根須,四面八方迅速擴散,不過多久竟然就交錯布滿了無雙神星大地內部,變成一張立體圓球形態的、根須交織而成的網!

大地,在緩緩的運動,突然生長許多根須的神魂母樹種子讓偌大的無雙神星體積一次次的、有節奏的不斷膨脹、膨脹——

突然的變化讓無雙神星上所有的人全都紛紛飛入能量建築,飛上虛空,停留在一根根能量的通道之中,不安又猜測的感覺這天地一陣陣的搖動。

「那、那是什麼?」

「那些是什麼?」(未完待續。。) 神殿監察陣里的人驚愕的看見,無雙神星地表突然一起鑽出來數不清的根須,而那些根須以肉眼可見的驚人速度飛快的茁壯成長!

與之同時,無雙神星系範圍內所有的系主,全都收到所屬無數顆星球的星主送到的緊急異常情景信息記錄!

兩千多萬座星系,每座星系平均超過三十萬顆星球星球的無雙神族領地範圍內,所有的星球大地上全都被十二色的朦朧光芒照亮——

許許多多從死星狀態還處於恢復中的種子星上的大地高速從海水中浮出,大地上的所有植物全都在朦朧的十二色光芒中迅速變化,變化——最後,變成了一顆顆神魂果樹的模樣。


種子星上許許多多低智慧度的智慧生物驚恐不安,但他們的腳下,周圍生長出來的神魂果樹的根須全都把他們纏繞,帶到樹枝上……

這些被神魂果樹保護著的低智慧度智慧生物看著大地裂開,感覺著大地的震動,但纏繞在身上的神魂果樹根須卻沒有一根斷開,沒有一根把他們摔落……

偌大的無雙神族星系領地範圍內,所有的種子星都已竟然的速度迅速從恢復期進入了充滿活力的年輕狀態!

無數星主,系主在監察陣里看見的情形全都一模一樣。

大地上本有的神魂果樹全被十二色的彩光覆蓋,在光芒中迅速長出一朵朵顏色各異,花小。花瓣卻層層交疊的神魂花。

那些花朵亮著朦朧的彩光,紛紛不絕的飛離了樹,飄飛上天空。越來越多,越來越多——

到最後天空中所有的區域彷彿都被飄飛的各色神魂花花瓣填充的滿滿……

一顆顆在彩光包圍下的神魂樹迅速的、茁壯的長高,他們的樹根在大地中以驚人的速度在土壤里生長,竄走,彼此交纏,彼此交錯。

一顆顆星球的體積伴隨無數神魂樹樹根的神速成長和壯大,全被撐的體積不斷的。有節奏的增大、增大……

「這、這是怎麼回事,怎麼回事?」


一顆顆星球上負責監察陣的人或者目瞪口呆的看著監察陣里相似的景象,或者驚恐不安的不停查看種子陣的情況。

「沒有壞啊。種子陣的運轉沒出問題啊,怎麼會這樣?」

「……這麼想去星球不會爆炸吧?」

「這些神魂果樹都怎麼了?」

「快,快派人聯絡神秘花園的神主夫人!」

……

無雙神族所有的星球都在朦朧的十二色的朦朧光芒中體積不斷增大。

而無雙神星的變化最為劇烈,當其它星球的體積膨脹增大了一倍的時候。無雙神星已經足足脹大了三倍!

大地上鑽出來的數不清的根須茁壯長成根根巨木。飛快的長上天空,樹身上不斷的伸展出一根根粗壯的樹枝,那些樹枝上迅速開滿一朵朵形態、顏色各異的巨花。

天空中那些在能量建築里的人看著巨木高速成長要撞上能量建築的時候,偏偏在即將撞上的時候樹木枝葉突然停止了生長,緊接著,操縱一座座能量建築的種子陣彷彿被什麼力量控制,迅速將虛空中的能量建築全都收起。

在能量建築里的人,有修為的憑藉力量安然飛在虛空。沒有力量的孩童則被繼續生長的枝葉上盛開的花朵準確的接住。

「沒搞錯吧!這到底是怎麼了啊!」無雙神殿里的人飛散的虛空,停留在飛快生長。延伸的一根根樹枝間的虛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