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一頭青絲隨意灑落在真絲床單上,小腦袋枕在男人有力的胳膊上。

猶如蝶翼般的睫毛輕顫了幾下緩緩睜開了眼睛,身體好疼……這是她第一念頭。

第二個念頭她馬上想起了昨晚發生的一切,她被自己協議結婚的老公侵犯了?

「醒了?」耳邊傳來一道陌生的男人聲音,雖然她和唐茗沒有見過幾面,但可以確定這聲音壓根就不是他的。

一絲恐慌在心中蔓延開來,她機械的回頭,映入眼帘的是一張陌生的混血兒俊臉。

金色柔軟的髮絲,以及一雙猶如天空般蔚藍澄澈的眸子。

腦子瞬間炸開,「你,你是誰!」「你的男人,司厲霆。」 司厲霆,當她聽到這三個字,臉色更是慘白如雪。

整個唐家只有一個姓司的,唐茗的三叔,乃是唐老爺子老來得子的私生子。

也就是自己昨晚滾床單的男人不是唐茗,而是他的三叔!

連唐茗自己都接受不了,更不要說是司厲霆。

蘇錦溪瞬間就炸了,「我,我是你的侄媳,你怎麼能對我做出這樣的事情?」

司厲霆很滿意她這種反應,手指曖昧的撫過她嬌艷如花的唇瓣。

昨晚他的暴戾深深刻在了蘇錦溪的腦海之中,她下意識就退了一些。

蘇錦溪警惕的盯著他,生怕他這個時候再撲上來,眼中的膽怯還是泄露了此刻她的心思。

「侄媳?昨晚開我房間門的人可是你。」

蘇錦溪想到昨晚她喝了酒以後就覺得身體不舒服,唐茗讓她回房休息。

「不可能,我進的二樓最右的房間。」

「這是三樓。」司厲霆冷冷提醒。

第二個重磅炸彈響起,蘇錦溪打量了一下房間,黑白分明,一看就很禁慾氣息的裝修風格怎麼可能是給她準備的房間?

蘇錦溪小臉一紅,自己進錯房了!

正當她不知所措該怎麼化解這烏龍尷尬之時,門口突然傳來敲門的聲音,嚇得蘇錦溪一頭鑽到了被子里。

要是被唐家的人發現她在司厲霆的床上她就完了,用手捂著腦袋,心中默念:「看不見我,看不見我。」

司厲霆看到自己身邊鼓鼓的一團小東西,眼中的冷意化開,「再過來點,不然被人發現了。」

蘇錦溪像只小章魚一樣貼在了男人身上,這樣外面的人就看不到了吧?

男人的手指卻是不安分的劃過她光滑的脊背,蘇錦溪身體一顫卻不敢放肆。

因為她聽到了男人充滿戲謔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乖一點,不要動。」

「爺,我進來了。」

蘇錦溪覺得此刻自己心臟都要跳出來了,老天保佑不要被人發現啊,她自己都沒發現手指緊緊抱著司厲霆的腰際。

林均進門便看到一臉笑意的司厲霆,他是看錯了吧,那人怎麼會笑?

「有事?」司厲霆臉上的笑容轉瞬即逝,很快就恢復如常。

林均不敢和他目光相對,只好低下了頭,誰知這一低頭,他的腳邊赫然躺著一隻女人的內褲。

突然感覺到自己背脊一涼,他趕緊移開了視線,「爺,那,那個九點半的飛機。」林均連話都說不利索了。

司厲霆的手隨意遊走,蘇錦溪小臉越來越紅,索性張嘴一口朝著男人身體咬去,讓他做怪。

她這一咬卻正好咬在了司厲霆的身上,「嗯……」

「爺,你怎麼了?」林均大著膽子問道。

「出去。」司厲霆一聲怒吼,嚇得林均差點沒跪地求饒皇上饒命。

門關上的那一瞬間,司厲霆鑽到了被子里,一把抓住了她的小手。

「女人,是你勾引我的。」

「你胡……唔……」話音未落,她的唇已經被堵上,門再次推開,「爺,那今天的行程……」「滾!」被子中鑽出一張堪比修羅的臉。 門被帶過去,蘇錦溪的身體被司厲霆脅持在懷中。

要是昨晚是在藥力之下對這個女人沉淪,那麼此刻就是真的被她輕而易舉給挑起了興緻。

「女人,我要你。」他滾燙的吻落在蘇錦溪的脖子上。

「論輩分我要叫你一聲三叔,你不能這樣,昨晚的事情我不計較了,請你放了我。」蘇錦溪慌了,男人的力道她是很清楚的。

如果他真的要亂來,自己根本就沒有辦法抵抗。

「呵……口是心非的小東西,你的身體可不是這麼說的。」

被中的氣氛越發熱烈,蘇錦溪漲紅的小臉十分可愛,玫瑰花一般的紅唇微張,一雙被水潤濕的眸子更是在無形的誘惑著他。

唇就要落下,門再一次被推開,司厲霆一雙眸子快要噴火了,蘇錦溪死死將腦袋貼在臉他的胸前。

咬牙切齒的話語從唇里發出:「你是不是想死?」

林均欲哭無淚,「總裁,老爺子知道你昨晚回來睡,專門過來看你了,預計兩分鐘就要到達,你確定讓他看到你這個樣子?」從地上的婚紗林均就知道了躲在這裡的那個女人身份,雖然他也不知道自己爺怎麼和那位小姐纏上了,但顯然目前的情況要是被老爺子發現,那位小姐就死定了,自己爺

身上也會背上污名。

「煩人,出去。」

「好的爺。」

門一被關上蘇錦溪就嚇得從床上跳了下來,「完了完了,老爺子過來了,我要死了要死了!」

此刻蘇錦溪慌張到了極點,不停的在原地轉圈。

「蠢女人,先穿衣服。」司厲霆飛快從衣櫃里給她扔過來一件自己的白襯衣。

「這是你的衣服。」

「穿不穿在你。」

蘇錦溪想著那件複雜的婚紗現在穿也來不及了,而且很容易暴露目標。

此刻也管不了那麼多,三下五除二往身上套了衣服。

從地上撿起了自己的內褲,司厲霆眼尖的看到上面可愛的皮卡丘笑臉。

「你還是不是女人?」

「是不是你昨晚還不知道?」蘇錦溪瞪了他一眼,飛快將自己的婚紗藏到了床底。

穿著自己襯衣的小女人,襯衣剛好遮住她的臀部,兩條修長白皙的美腿誘人之極。

這個時候的蘇錦溪有著致命的吸引力,司厲霆一把將她攬在懷中吻了下去。

「霆兒,你醒了嗎?」唐老爺子的聲音響起。

蘇錦溪差點沒嚇得跳起來,男人的吻沒有停下。

她狠狠的推著司厲霆,這人是不是瘋了!

自己的後背都冒了一層冷汗,蘇錦溪不敢想這件事被人發現的後果。

「老爺子,少爺可能還沒醒。」外面的林均也急的冒汗了,這位不按牌理出牌的大爺千萬別亂來啊。

「霆兒不是向來都不睡懶覺的?我好久沒見他了,要不是這次唐茗結婚,他恐怕也不會回來吧,算了,還是我自己推門進去。」

「老爺子,別……」

蘇錦溪狠狠的咬了一口司厲霆,司厲霆這才鬆開了她。

顧不得說什麼,蘇錦溪手腳麻利的爬到了窗外,下面有個十公分的平台。「別亂動,等我。」司厲霆本想要讓她藏浴室就好,誰知這丫頭自己就爬了出去。 老爺子推開門便看到司厲霆站在窗邊,金色的髮絲在陽光下搖曳。

「霆兒,你在幹什麼?」要不是此刻他上身赤裸,下身穿著四角短褲的話應該是一副很美的畫面。

「誰讓你來我房間?」司厲霆冷漠道。

「你已經很久沒回來看我了。」在商場上叱吒風雲的老爺子此刻卻在司厲霆面前這麼和藹,說出去也不會有人相信。

「我馬上就會走。」

「霆兒,至少吃了早餐才離開吧,唐茗昨天結婚的時候你沒來,一會兒見見你的侄媳。」

想到那張誘人的小臉,司厲霆冰冷的唇線溢出一抹笑容,既然是見小東西,「好。」

「我馬上吩咐人準備你喜歡吃的。」老爺子開心的離開,他最對不起的也是這個孩子,巴不得將自己的一切都給他。

老爺子離開司厲霆才朝著窗檯外面看去,剛剛站立的地方哪裡還有蘇錦溪的身影?

仔細看了看她居然趁機跳到了二樓的房間,逃?有用么?

蘇錦溪赤腳踩在冰冷的地板上,心臟還在撲通撲通亂跳,終於逃過一劫。

飛快從柜子里找了一套衣服進了浴室,躺在浴水之中,緊繃的弦這才鬆了下來。

放鬆下來她才感覺到自己渾身都快要散架了,身上各處都是那個男人留下的印記,他是屬狗的不成?

從昨晚到今早,她覺得自己就像是演了一出偶像劇,還是八點檔超級無敵狗血的劇情。

她只默默希望除此之外自己再不要和那個男人有所牽連,殊不知這才是她噩夢的開始。

洗漱完畢,她穿戴整齊,看到有些蒼白的臉色補了個淡妝,這樣的話就不會被人發現了。

有人敲了敲門,她心一緊,現在的她聽到一點風吹草動心臟都會莫名狂跳,「誰?」

「是我。」回答她的是一道溫雅的聲音,是唐茗。

「請進。」

剛剛結婚的夫妻這樣的口吻也太奇怪了,唐茗身上還穿著昨晚的新郎裝束,只不過潔白的襯衣領子赫然有一個鮮紅的唇印。

「等我洗個澡換了衣服一起下去吃早餐,至於昨晚的事情你應該知道怎麼說吧?」唐茗推了推鼻樑上的銀絲眼鏡。

雖是平靜的語氣,但話語之中卻透著一股子威脅。

「我知道。」

蘇錦溪想都不想都知道昨晚他和誰在一起,見面的第一天他便告訴自己:「我有喜歡的人了,娶你只是為了堵住我家裡人的嘴。

我知道蘇家最近周轉困難,聘禮兩千萬,要是你能接受我們就結婚,暫時不領證,婚禮也低調辦理,有問題嗎?」

蘇家已經瀕臨破產,想到爸爸媽媽的臉,蘇錦溪沒有拒絕的理由。

「三千萬,以上要求我都同意。」

「好,三千萬。」

「成交,以後我不會管你的私事,表面上當好唐太太,但你不能碰我。」

「正合我意。」

這場婚姻本來就是一場交易,他不愛自己,自己也不愛他,可蘇錦溪沒想到會和他的三叔扯上關係。

直到唐茗出來蘇錦溪還一臉呆愣站在原地,「想什麼?」「沒,沒什麼,我們下去吧。」蘇錦溪逃一般的離開。 兩人順著樓梯下去,快要到一樓的時候唐茗叫住了她。

「幹嘛?」蘇錦溪一頭霧水。

他指了指自己的胳膊,「你是我新婚妻子。」

蘇錦溪只得退回去挽住了他的胳膊,此刻她已經不關心自己和唐茗的事情了,她只害怕那個男人在。

他好像很忙的樣子,和唐家關係也不好,應該不會出現在這裡吧。

才這麼想著她就感覺到充滿冷意的視線朝著她身體打量而來,那坐在餐桌前,金髮藍眸,英俊得像是王子一般的不正是昨晚施暴的那人。

他也在!蘇錦溪此刻心臟狂跳,「看不見我看不見我。」她碎碎念著,默默轉開了頭不去看他。

「怎麼了?」唐茗聽到她念經一般的聲音傳來,她在說什麼?

「我,我就是有點肚子疼,我不吃早餐了行不行?」蘇錦溪壓根就不敢走過去。

唐茗的視線在她慌亂的小臉上掃過,「不可以,這是禮貌。」

該死的禮貌,此刻蘇錦溪只想要將腦袋塞到桌子下面去。

「別緊張,我家人都很好。」唐茗以為她是緊張見公婆,頓時伸手撫了撫她臉頰的亂髮安慰道。這幅畫面落在唐家其他人眼裡就是另外一番景象了,蘇錦溪身穿一條簡單的白裙,裙子很好襯托出了她的小蠻腰和大長腿,栗子色的髮絲盤在了後面,上面綴有幾朵小花

發卡。

簡單的裝束穿在她身上就像是墮入凡間的小仙女,清新婉約。

唐茗則是穿著一套白西裝,熨燙整齊的西服襯托出他溫潤謙和的氣質,兩人在旁人眼裡就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當然除了某個人,司厲霆冷著一張臉,視線落在唐茗給她整理髮絲的手上。

「茗兒還真是疼老婆呢,以前我可沒看到你這麼柔情的一面。」開口的二叔。

「二叔就別笑話我了。」唐茗溫潤道,他不管做任何事情都會給人一種謙謙君子的感覺。

「溪溪過來坐,應該餓壞了吧?」二嬸十分熱情。

蘇錦溪每靠近餐桌一寸她的心就緊張一分,那人的冷意越來越明顯了。

「咚咚咚……」

她的心是不是快跳出來了?短短一點距離她覺得自己像是走了一個世紀那麼長。

看著要到餐桌,她鬆開了唐茗的手朝著自己的位置走去。

正好剩下司厲霆身邊的兩個空座,她本來是想要繞過司厲霆坐遠處的那個位置。

也不知是不是太緊張了一點,路過他的時候腳不可抑制打顫。

她在心裡默念,「三,二……」正要繞過去的時候腳下一打滑她的身體朝著地上跌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