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一道殘魂自青牛右角之中擊飛。

似乎早有準備,一個斗大的圈子飛出化作一個黑洞,正好落到殘魂落地之處,眨眼間便將殘魂吞噬。

而青牛見此情形,雙眼蹬得老大,自身怒火衝天而起,機會只有一次,可不願放棄,八道剩餘殘魂匯聚一心,崩發僅存法則之力,青牛猛的一下變做近兩萬丈真身,腳下原本千丈有餘的巨山直接被一腳踏碎。餘威猶不減小,大地皸裂,數十里地帶幾乎是頃刻間化作廢墟,掀起巨大灰塵,遮天掩日。

「玩命,誰怕誰啊,浪費我一次機會,看我不錘死你才怪!」

揮手間擋開在自己面前的灰塵,開闢出一條明亮道路,往上一飛,來到青牛頭頂之處。

一手抓住牛角之上的一塊褶皺,用力往天上一甩,力之規則加持之下,兩萬多丈的青牛在張玄手中好似棉花一樣,直接飛離地面,朝着天空之被扔去。

活動活動了手腕,張玄眼中閃過一絲冷意,都死了幾千年了,還想着重生,這已經不是你們的天地,還是塵歸塵土歸土的為好。身形在極速飛行之中發生變化,化作一三萬三千丈的巨大人身。

自混沌一行過後,張玄便已然領悟了一點混元,不必維持人首蛇身形,或者說是又開發了幾種形態。

上古人族之中,伏羲,女媧人首蛇身(伏羲小號有點多,故而形態也多,比如日角、人首龍身等等);神農牛首人身;黃帝四面(也有龍顏一說);蚩尤頭生雙角,背生雙翼;顓頊駢骭(所有肋骨長成一塊);帝嚳戴肩;堯眉八彩;舜生重瞳;祝融獸身人首、句芒(少昊之子,木神,春神)鳥身人首等等。

張玄在混沌之中經歷九變,即擁有九種形態,除了人首蛇身,還有龍首、虎首、龍身、虎身、雙角、雙翼、重瞳、常人八種。

每一種各有所長,屬性最均衡的便是常人,最巔峰便是人首蛇身,不過對付這八個殘魂,人身便夠了,用其他的就是自己欺負人了。至於為何不用莽夫模式,那個模式下雖然能動用規則之力,但沒法力,對規則的掌控力度不夠,容易誤傷青牛。

數萬里高空之中,青牛才勉強剎住,實在是殘魂力道雖有,但後勁不足,加上遇到的還是張玄這個天仙全開之人物,想有點反抗能力度很難辦到。

感知到一道黑影出現在自己身後,青牛手上纏繞規則之力,往後面猛得一拳捶去,之後突然覺得自己有點冒險,將頭往上一抬,只見一張巨大面龐在看着自己,再一對比身高,足足差了萬丈有餘。

看着青牛打在自己身上,張玄嘆息一聲,還不夠替自己撓癢的,看來還是高估了力量,早知道變化莽夫模式也行啊!伸手一拎牛角,將青牛置於眼前,四目一對。

張玄漆黑瞳孔之中,慢慢出現一幅新的白色瞳孔。

看着青牛眼中的數道殘魂,無極鐲放出靈光,演化出一個神秘黑洞懸浮在張玄腦後,傳出無窮吸力。

青牛眼中八道殘魂好似老鼠遇到了貓,都來不及跑就被吸入其中。

或許是這八道殘魂底蘊不足,進入黑洞一圈之後就被分離乾淨,連上前面一道,共計九道殘魂徹底消失。

白洞之中,九條龍形白氣慢慢浮現在出來,鑽入紫色雲氣之中,好似游魚,看得張玄一臉蒙,自己還沒做什麼,怎麼就有了這德運龍氣。 「狼牙特戰旅?」

葉峰內心驚喜一下,按照劇情發展,這個時候,差不多也到了狼牙特戰旅選拔的階段了。

而自己只有去了狼牙特戰旅,才能有機會接觸到蠍子。

不過葉峰表現得還是比較淡定。

而何晨光他們三人聽后,卻直接瞪大眼睛,以為自己聽錯了。

他和王艷兵才到了神槍手四連沒多久,這就又要調走了?

而且這次還是鋼鐵隊伍,全軍區最為厲害,最為強大的狼牙特戰旅特種隊?

說實話,這是他們想都不敢想的,畢竟這支隊伍,太過於傳奇了。

狼牙特戰旅的每一個特種兵,實力都比他們強太多。

能進入狼牙特戰旅,就意味著,自己成為了特種兵,成為了最優秀的戰士。

他們做夢都沒想到,這一支在他們看來,遙不可及的隊伍,此刻竟向自己拋出了橄欖枝,簡直不敢相信。

但事實就是如此,何志軍親自問他們意見。

聽到這話的龔箭瞬間也被驚到了,沒想到,他們四個當兵不到半年時間,就能得到狼牙特戰旅的特邀,實在是難得。

康雷則期待著他們不去的回答。

李二牛那個憨憨,或許是太難以置信了,直接開口問道:

「旅長,您說的是真的么?」

「我們真的能去狼牙特戰旅,當特種兵?」

何志軍和范天雷頓時笑出聲:

「是的,你沒有聽錯,你們可以去狼牙特戰旅,你們康團長已經同意了,現在就看你們自己的意願了。」

李二牛瞪大眼睛愣了一下,隨後便呵呵笑起來。

「這要是讓翠花知道了話,不得高興壞了啊!」

何晨光和王艷兵,則對視一眼,隨後也忍不住露出笑容。

一旁的康雷,看到三人的表現,頓時就猜到他們的心意,瞬間,也有點失落起來。

「狼牙特戰旅,可不是誰想去就能去的,你們已經是非常幸運的了,怎麼樣?你們願不願意?」

范天雷再次問道。

很明顯,何晨光他們三人明顯是想去的,但此刻的他們,卻都沒有開口說話。

因為他們都在等葉峰的意思,就好像小弟在等大哥的命令一般,大哥去他們去,大哥不去,他們不去,即便是如此誘人的狼牙特戰旅。

范天雷看出他們的意思,於是站到葉峰身邊,問道:

「葉峰,怎麼樣?你的意願是?」

葉峰看了看范天雷,直接開口應道:

「我去!」

這一聲回答,可讓康雷無奈了。

沒辦法,這對他來說,雖然不是很好的事情,但對葉峰來說,確實一件好事。

緊接著,何晨光也開口道:

「我也去!」

然後王艷兵和李二牛也相繼說道:

「我也去,我也去!」

得到肯定的回答后,范天雷和何志軍高興極了。

「好好好!」

「那你們回去收拾收拾行李,十分鐘后,在這棟樓下集合,有車等你們。」

此時康雷的心裡,卻是滿滿地失落。

但沒辦法,又是高世巍司令的命令,又是他們本人的意願,自己再不同意,也沒有辦法。

龔箭也是如此,既為他們感到高興,又不舍他們。

畢竟這幾個月的相處,他們的關係已經不僅僅是指導員和士兵了,更像是朋友,兄弟情了。

「既然如此,你們去了狼牙,一定要好好表現,不要給咱們鐵拳團丟臉。」

康雷無力地說道。

「您放心吧,我們永遠都是鐵拳團的兵。」

「沒錯!沒錯!!!」

四人鏗鏘有力的聲音,令康雷頓時有些欣慰。

緊接著,康雷便讓龔箭帶著四人回宿舍收拾行李了。

……

葉峰,何晨光四人各自回到宿舍,分別和宿舍內的人一一道別。

隨後便背上行囊,來到鐵拳團團長樓下。

此時,兩輛軍用車已經等在此處。

前面一輛,坐著何志軍和范天雷,見他們來到以後,范天雷便讓他們坐到後面那輛車上。

四人臨上車前,朝著團長辦公室的方向,其刷刷地敬了個標準的軍禮。

而此時,康雷正躲在窗帘後面,偷偷地抹著眼淚。

這一刻,他終究還是不舍。

車子行駛在鐵拳團里,他們看著車外,這個自己待了將近半年的地方,眼裡不由自主地湧上一股熱淚。

在他們的心裡,鐵拳團,已經成了他們的家,神槍手四連,更是他們難以忘記的隊伍。

他們極力地欣賞著鐵拳團的樣貌,想要將他永久地刻在自己的心裡。

十分鐘后,車子來到鐵拳團門口緩緩停下。

葉峰,何晨光,王艷兵,李二牛四人下車,站在鐵拳團標誌性的鐵拳手下注視著。

還記得他們剛來的時候,也是在鐵拳底下下的車,見到鐵拳團的第一眼,就是這個標誌性鐵拳。

「立正!敬禮!」

葉峰大喊一聲,四人整整齊齊地做出軍禮。

「狹路相逢…勇者勝!」

四人大聲喊著鐵拳團的口號,眼眶裡已經浸滿了淚水。

這一刻,他們終於忍不住了。

他們要離開這個待了半年的家了。

或許,再回來鐵拳團時,他們又是一條好漢。

「禮畢!」

四人瞬間放下手臂,然後朝著車子走去。

范天雷和何志軍看到四人的行為後,不住地點頭。

何志軍:

「這四個小子,還有點良心啊,知道和他們的鐵拳標誌告個別。」

「不像康雷那小子,自己的四個寶貝要走了,都不出來送一下子。實在心狠。」

范天雷笑笑,說道:

「是啊,這四個小子,心地善良,俠義肝膽,是好青年,以後也會是優秀的特種兵。」

「不過,那康雷,也不是心狠的人,臨別的時候,他肯定躲在哪個地方,偷偷抹淚呢!」

「哈哈哈!」

說著,兩人便笑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