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一身穿潔白宮裝,擁有顛倒衆生絕世容顏的絕色女子,靜靜的盤坐在大殿中,在大殿中央,一隻古樸的香爐正散發着一種淡淡的異香,飄散在大殿中。具有靜心凝神的無上功效。結合起大殿中的一些擺設,有一種說不出的和諧感。讓人一走進殿中,就能感到一股溫馨地氣息。

一身素裝的后土莊嚴寶相的盤坐着,一座散發着濃烈洪荒氣息的古樸寶塔靜靜的屹立在面前,塔分十二層。7Z小說?每一層塔上皆有四扇門戶,隨着塔上面光華閃爍,可以隱約見到每一層塔中皆有一具充滿洪荒氣息地身軀。由下自上可以知道。這樣的身軀一共有十一具。

在塔身上面彷彿有一種神祕的力量,隨着塔上面光華一明一暗之間,周圍地虛空中不停的出現一道道微不可查的洪荒氣息,四周的天地靈氣更是毫無遮掩的向塔中流轉而去。那景象讓人看來,有說不出的神祕莫測。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后土本來微微閉合的眼睛突然緩緩睜了開來,眼中閃過一絲意外的神色,對門外溫和的叫道:“詩兒,你且前去宮外迎接貴客,將其帶到殿中。不可怠慢。”一聲隨意的話,傳出來,卻有如天籟之音。

身在外面地詩兒聽到。恭敬的答道:“謹遵娘娘法旨。詩兒這就前去。”說完一陣輕快的腳步聲有節奏地走了出來。轉眼之間已經消失不見。

后土輕輕搖搖頭,疑惑的小聲道:“他爲何會突然來我后土宮。不應該啊,以其原來地傷勢,現在應該依舊在匿地療傷纔對。難道他還沒吃到教訓,想在此次殺劫中插上一手,不明白,真是不明白。”小聲的說了幾句,想了想,絲毫不知其來此的目的究竟爲何。

卻說,黃鵬在通天處達到目的之後,並不16K小說網.電腦站停留,直接回到了逍遙界中,而在他回去的同時,其死神之身卻在回來的一瞬間,離開了逍遙界,扇動着佈滿雷光的雙翅,快速的在天際翱翔。不管是上窮碧落下黃泉,有雷電雙翼在身的黃鵬都如同是吃白開水一般輕鬆。

當年,黃鵬在得到盤古之心並將其轉化成自身的血蓮之心的同時,他曾進入過其中,並在其中結識了混沌第一大神盤古。只可惜,如今的盤古只剩下刻意保存下來的最後一點元神,與以前開天闢地之時,可謂是有天淵之別。

黃鵬清楚的記得當年他在盤古之心中足足待了上千年,在裏面,兩人竟是奇妙的結成了兄弟,兩人相互論道,黃鵬講述自

天天地中萬物血液中領悟到的無上大道血蓮大道,而他自造化玉牒中得到的造化大道以及自己在開天闢地之時領悟到的開天大道。

千年時光中,兩人之間也積累了深厚無比的感情,更是知道了盤古如今的處境,以他如今元神的狀況,根本就不可能恢復真身,除非是聚集起他當年散落開來的三道元神烙印以及自己的盤古精血才能重新化出其無敵於天地,縱橫混沌的盤古神軀。

黃鵬當時一聽,心中馬上就知道這件事要做起來絕對是困難的難以想象,當年盤古的元神烙印一分爲三,分別被如今的三清所得,雖然如今盤古烙印對三清來說並不是很重要,但相信沒有誰會放棄。畢竟這元神烙印蘊涵着盤古在開天之時的感悟。更是三清的一種象徵。

盤古精血本來是沒有,可如今後土成就聖位,凝聚出盤古真身,體內流淌的同樣是最精純無比的盤古精血。

老子與原始肯定是沒戲了,唯一剩下的就只有通天教主和后土娘娘,黃鵬正是看上這一點,先行前去找通天教主,並且以結盟示好,而且並沒有隱瞞通天具體原因,最終通天在想了兩天後,還是送出了屬於自己的盤古烙印。四人中,只有通天與后土能找,通天已經找過,自然,黃鵬這次即是向後土求取一滴盤古精血。

但他以的卻不是自己的血蓮真身,而是還是隻有準聖道行的死神之身。畢竟,自己證道的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去見通天那是因爲結盟之事。

輕輕的扇動着身後兩隻如刀鋒般的翅膀,瞬間進入了九幽界,頓時,周圍的景象一變,整個天空完全被一種幽暗的光彩所籠罩,在天空中並沒有太陽也沒有月亮,顯得異常的詭祕。

鏘——

一聲短促而清脆的響聲毫無徵兆的自黃鵬背後傳了出來,只見,其身後那對不停閃着電光的雷翼在其落下來的同時,直接被收了起來,身上種玉煉魂訣一轉,光芒一閃,身上的皮肉再一次覆蓋了整個身軀。

眨眼之間,黃鵬肉身形態徹底的顯露了出來,原來黑色的斗篷也在第一時間化成了一件緊身黑衣。頓時,其健壯的身軀完美的展現出來,與他平時身穿白衣時不同,此時的黃鵬身上更多了一絲讓人不敢目視的威嚴氣息。

看了看周圍的景色,黃鵬神識在一瞬間將整個九幽籠罩在腦海中,頓時,后土宮的方位馬上就出現在了腦海中。

眼中閃過一絲精芒,腳下並沒有動,口中卻突然道:“逍遙界之主血蓮前來拜訪后土娘娘。”此話一出,在黃鵬無上魂力的灌注之下,有如一道道水紋一般,極具穿透力,瞬間將話從到了整個后土宮籠罩的範圍中。並讓后土宮旁邊聚集的一干巫族子弟紛紛警覺,一個個都詫異的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

還沒等他們反應過來,后土貼身仕女詩兒卻在第一時間自宮中走了出來,向着聲音傳來的方向快步走了過去,轉眼就消失在衆人面前。

還不到片刻,詩兒的身影已經出現在了黃鵬面前,看到靜靜站立在虛空中的黃鵬,詩兒眼中閃過一絲驚奇,禮貌的向其問道:“剛剛可是真人慾求見我家娘娘。”

天價寵妻:霍總請接招 黃鵬看了詩兒一眼,眼中沒有絲毫波動,點點頭道:“真是本座。”

“我家娘娘已經知曉真人到來,特意叮囑小婢前來迎接,請真人移步。”詩兒仔細的打量了一下週圍,知道沒有其他人存在後,連忙說道。

黃鵬點點頭,跟在詩兒身後,一前一後,向着后土宮走了過去。兩人的速度不緊不慢,永遠的皆是道家神通縮地成寸。看似緩慢,卻快的不可思議。不過是眨眼之間的功夫,兩人已經穿越了整個路程,來到了后土宮前。

一接近后土宮,一股強大的洪荒氣息瞬間出現在黃鵬的感應中,這讓黃鵬不由微微打量了一下面前的后土宮。這一打量,卻也不由的讓黃鵬一陣讚歎。暗自佩服不已。偌大一座宮殿看起來竟有一種平和溫然的感覺。絲毫沒有其他宮殿那種偉岸霸氣等雄偉氣息。當真是不是凡境。

依宮殿的景象氣息來看,黃鵬已經大概知曉了后土的性情。不由感嘆后土不愧是十二祖巫中最溫和最善良也是最無爭的一個。 以後土的天性,如果不是有一干巫族需要照顧的話,恐怕她早就撒手遠離塵世了,爭鬥始終不是她所期望的事情。這一點說出來,黃鵬絕對相信,而且后土現在同樣再爲以後做打算,其中凝聚十一祖巫殘餘碎片就是其中一手後招。

在後土的打算中,只要等到殺劫一過,自己就可以千萬混沌中開闢出屬於自己的小天地,以後的巫族由其餘十一位祖巫照料也就用不着自己操心了。自然可以過上平靜,與人無爭的逍遙日子。這也是她爲什麼會煉製出祖巫塔的一個重要原因。

仔細的打量着眼前的宮殿,微微點點頭,讚歎道:“后土娘娘不愧是上古最慈悲的祖巫,小小宮殿竟然也能展現出如斯心境,當是一絕。血蓮佩服!”由物及人,這本就是天地間最直接的體現。

后土的心境不得不讓黃鵬爲之讚歎,也想到當年衆聖圍攻自己時,后土雖然也出了手,可並沒有對其有過任何攻擊,只是和女媧娘娘一起將諸多準聖籠罩在一起,守衛衆人安危。要是當時后土有心的話,絕對可以騰出手來對其攻擊,由此也可以看出。其心性確實讓人讚歎。

在前面的詩兒聽到黃鵬不自覺的讚歎,臉上也閃現出一絲敬仰的神色,道:“這是當然,我家娘娘可以說是世界上最善良的人,當年娘娘因爲不忍衆生受苦。所以以身化六道輪迴,使得只剩下一絲元神,即使這樣。娘娘還是經常庇護一些需要幫助的人。”說着眼中不由閃爍着一種迷幻般地色彩。

說到這,詩兒心神一定,馬上想起了自己的職責,連忙道:“真人,這裏就是后土宮,娘娘就在裏面,請容小婢先行通報一聲。稍等片刻!”

黃鵬點點頭,口中說了句無妨,接着詩兒快步走進了殿中,向後土稟報之後。沒有任何意外被引進了宮殿之中,一步步走來,黃鵬並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打量着周圍地建築。感受其中的不凡。時間並不長。眨眼之間,黃鵬已經站在了后土面前。

看着后土那溫和淡雅的神情。黃鵬心中不由一跳,只覺得自己周圍環繞着一股讓人彷彿如浴春風般的感覺。另人不自覺的平靜下來,感受着周圍的平和氣息。后土的形象在黃鵬心中再次提升了一大步。

后土輕輕睜開眼睛看了看面前的黃鵬,淡淡一笑,伸手一揮,頓時,一張玉石雕刻而成的石桌出現在大殿中,這才道:“血蓮道友遠道而來,后土有所怠慢還望務見怪纔好。請坐!”一絲絲天籟之音瞬間出現在黃鵬的腦海中,差點讓其沉醉其中。當真是不可思議。

黃鵬點點頭,並沒有太過客氣,與后土分別坐了下來。而後又有詩兒機警地端來了兩盞香茶,也不知道這茶究竟是什麼品種,一種讓人心曠神怡的茶香靜靜的飄灑在大殿中。明顯不是凡品。

后土端起自己面前的香茶品了一小口,沉默了半響。道:“血蓮道友,不知道這次前來我這裏究竟有何事,如果是我能幫的上忙地,只要說出來,我絕對不會推辭。”說到着,口中輕輕的嘆息了一下,想到了當年的事情:“當年諸聖一同圍攻你地事情,本宮也有份,說起來這件事一直讓我心中難安。毀人道基確實有違天道。”

“如果真有什麼事,本宮能幫的上的,希望你能說出來,以作當年的補償。”當年的事情后土一直就未曾忘記過,數位聖人同時對一位準聖出手,只因爲那人將威脅到他們的地位,這種事情做下來,確實讓后土難過自己心中的那一關。雖然未必能對她的心境產生太大的影響,但如今黃鵬坐在她面前,心中卻升起一種想要補償的心理。

后土此話一出,聽在黃鵬耳朵裏,也讓其不由佩服后土地爲人。輕輕搖搖頭,道:“當年的事情既然已經過去了,我也沒放在心上,再說,當年你不過只是護住諸位準聖而已,並沒有對我出手。我道基就算被毀,也怪不到娘娘頭上去。這些事情我還是分得清的。不過……”

這“不過”一出,頓時讓后土眼神一凝,畢竟這世界上,只要涉及到這個詞,肯定是有後文地,再加上黃鵬無故來訪,肯定不是前來喝茶的,

后土所猜測地不錯,黃鵬話音一轉,接着道:“這一次血蓮前來,確實是有事相求。還請

必成全。”手中茶杯輕輕放下,黃鵬臉上不知道何一種嚴肅的神情。

后土見到,同樣將茶盞放了下來,看着黃鵬,柔和的笑道:“你且說說看。如果是我能力範圍之內的,本宮決不推辭!”

黃鵬看着后土臉上的神情,心中隱隱猜測出后土如此肯定是因爲當年的事情,想要對此做出一些補償,不由對其的性情更是讚賞,想了想,臉上的神情一正,道:“我這次來,正是特意向娘娘求取一滴盤古精血。”

此話一出,兩人之間頓時被一種寂靜所替代,盤古精血?后土體內流淌的雖然是盤古精血,可精血的珍貴之處絕對不是常人所能想象出的,每一滴精血都可以說是人體內最精華的部分,裏面蘊涵着無比精純龐大的能量。一個人之所以還能存活於世界,就是因爲有精血的存在,正是因爲如此,精血幹則生命息。

后土雖然是聖人,可體內的盤古精血依舊有限的很,每損失一滴,對自身的修爲必定是一種相當大的損傷。這種損傷絕對不是普通的小傷,而是真正傷及元氣。要想恢復的話,恐怕沒有相當長一段時間是不可能的。

在平時,可以說每人會開口向別人要精血,因爲所有人都知道其中的厲害關係,這也成了一道不成文的規矩,要精血等於要命。

黃鵬在說出這句話之後,並沒有迫切的想知道答案,反而沉穩的品着手中的香茶,神色之間絲毫沒有任何焦急。反倒是有一種坦然。靜靜的等待着后土的回答。

時間不知道過了多久,只知道黃鵬和后土面前的茶早就幹了三次,最終,后土淡淡的看了黃鵬一眼,道:“血蓮道友,雖然本宮不知道你究竟爲什麼要盤古精血,不過我還是希望你明白,盤古精血的功效不是你所能想象的,隨便一滴,就可以造就出一位祖巫一樣的存在,慎用!”說完后土眉心位置突然閃現出一絲柔和的光芒,一滴血珠突然自眉心破體而出。瞬間漂浮在兩人身前。

黃鵬定眼一看,只見那盤古精血竟然晶瑩剔透。跟一粒紅寶石一般。閃耀着絲絲柔和的光芒,一股股若有若無的波動自其中散發出來,隱隱蘊涵了無窮的威力。而後土的臉色在逼出這一滴盤古精血之後,明顯的白了兩下,身上的氣息隱隱有些閃爍不定。

黃鵬慎重的點點頭,一揚手,將那滴珍貴無比的盤古精血裝進了一隻玉瓶之中,謹慎的藏了起來,接着左手突然沒入虛空中,再次收回來的時候,手中不知道爲何已經多了一隻用玉石做成的玉瓶。

將這隻玉瓶輕輕的放在了桌上,推到后土面前,道:“娘娘請放心,我拿盤古精血並不是要給自己用,也不是要成就後人,如果我能成功的話,相信娘娘絕對不會覺得這滴精血發的不值。”說着看着玉瓶道:“這隻玉瓶中乃是我煉製出的無極造化丹,功效比之九轉金丹更勝一籌,還請收下。”

后土聽着黃鵬的話,心中一陣不解,不明白他爲何要這樣說,後來再聽到他說到無極造化丹,心中一驚,連忙推辭。畢竟她本來就沒賖求回報。如果真的接受了,那不就成了一筆交易了嗎。

不過,黃鵬送出去的東西又豈有收回來的道理,一番推辭後,后土也只能將其慎重的收了起來。

兩人再次說了一些修煉上的事情,氣氛很是融洽,不知不覺,一天時光已經悄悄的流逝,黃鵬再次喝了一口茶,放下道:“娘娘,想來我離開逍遙界也有一段時間了,也是該回去的時候,打擾你這麼長時間,真是血蓮之過。”

“道兄說笑了。”

一番說辭之後,黃鵬又在詩兒的迎送下,快速的離開了后土攻,等到詩兒迴轉宮中後,黃鵬眼中頓時閃現出一絲凌厲的光芒,身後一瞬間出現兩屢紫芒,一對雷翼赫然出現在背後。一絲絲閃着亮光的電弧迅速的在兩隻巨大的骨翼之上閃過。周圍空氣中的雷電之力紛紛如倦鳥歸巢一般快速的投入兩片骨翼之中。使得這一對雷翼威力更是大增。體形更見寬大。一屢屢攝人的鋒芒之讓人望之心生寒意,絕對的殺人利器。

如今的黃鵬,身上最強悍的就要屬這兩隻雷翼,絕對的強大,天庭所謂的雷震子和他比起來,他可以稱的上是雷祖宗。 輕煽動着背後的兩隻雷電之翼,如一道紫芒一樣劃破蘊涵了無窮雷電之力的骨翼,不論是放在誰身上,都是一件讓人瘋狂的寶貝,只要雷電匯聚之下,這一對翅膀就是世界上最強大的所在。不停成長下,相信到最後,即使是紫霄神雷乃至是傳說中的混沌都天神雷同樣無法動其分毫。

由此已經可以清楚的知道這對翅膀的真正價值,而這也正是黃鵬對這對翅膀珍之若寶的首要原因。有這對翅膀在,黃鵬完全有把握以死神之身證道混元,再次創造出一個奇蹟。二次證道,加上黃鵬的血蓮真身。要是聯合在一起,其產生的龐大反應將是不可想象的。

從來就沒有人能以一具化身再次證道,這更是自上古時期就從未有過的事情,不是沒有人想到過,而是這種可能根本就不存在,其中最起碼的就是化身只是本體的一部分,根本就不存在證道的根基。像其他準聖一樣,斬卻出的三尸同樣如此,本來就是依憑在本體身上的一部分,只能隨着本體的強大而強大。本身並沒有無限發展的潛力。

而其他所謂的身外化身同樣有侷限,根本就達不到證道的標準。正是因爲如此,這世界上從來就沒人想過要以化身證道,說出去,簡直就是天方夜談。不可思議。至少如今還沒有任何人能做到。

但黃鵬的死神之身卻不同,其本身就是黃鵬的一具身軀,和血蓮之身可以說是完全沒有太大的區別,只要黃鵬想。他隨時可以在兩者之間轉換,而且死神化身所擁有的也正是其當年地本來之軀。

本來就算這樣,黃鵬以血蓮之身證道後。死神化身證道的可能性實在是太小,小到幾乎可以忽略不計的地步。真正讓黃鵬有這種機緣地還是他身後的這對雷翼,有雷翼在,黃鵬就等於是掌控了世界上所有的雷電力量,潛力無限。

在雷電的洗禮下,再加上黃鵬修煉的種玉煉魂訣這一絕世法訣,證道的可能性可謂是相當的大,如今算來,這具死神之軀的修爲已經直追妖師鵬等人,成爲準聖中的強者。

一道紫芒閃過。那速度快的就彷彿是在追雲逐月一般,眨眼之間,就已經沒入了虛空中,快地不可思議,這道紫芒不是別人。正是自後土宮中出來的黃鵬,如今他得到后土的盤古精血,再加上通天給予的一片盤古烙印。再加上盤古一小部分的元神。

讓盤古重生地所有必需條件都基本上達成,只要再得到盤古的另外兩片元神烙印,當年咆哮混沌,開天闢地的盤古大神也將再一次地重新出現在世人眼前。雖然這樣重生肯定不可能再有當年那種毀天滅地的恐怖修爲。但只要起本質還在,要想修回去,不過是喝白開水一樣,再輕鬆不過的事情。可惜,那剩下的兩塊盤古烙印緊緊的握在老子與元始的手中,想要得到,難比登天。

擁有雷翼的黃鵬速度何其快。眨眼之間就回到了逍遙界中,屬於逍遙界那濃郁的天地靈氣也在一瞬間鋪面而來,快速的隨着種玉煉魂訣的運轉而飛速地進入體內。一道道自靈魂中傳出的舒適不由讓其讚歎了一聲:“還是逍遙界好啊。這裏的靈氣比之洪荒世界不知道濃郁了多少,洪荒——。基本上沒落了。”

黃鵬這樣說絕對沒錯,當年自洪荒被打地支離破碎之後,天地中最重要的支柱也轟然崩塌,這已經使得洪荒失去了再次發展地潛力,天地間的靈氣完全是處於一種潰散的地步,加上無數修煉者的吸取,使得整個洪荒世界中的天地靈氣越來越稀薄。以至於到了如今的地步,靈氣充裕的程度比起當年洪荒剛剛誕生時,簡直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如此下去,洪荒將徹底的變成一個荒蠻之地,再不適合修煉,再不適合人類生存,最終也將演變成地球時的景象。

所以,事實上,洪荒已經走上了末路,盤古當年所化出的天地也走到了末路,再沒有挽回的餘地,而再此時,黃鵬的逍遙界突然崛起,一舉成長爲與洪荒相比肩,並且擁有無限成長潛力,擁有不斷擴大、不斷進化的能力。

如今已經是與洪荒世界不相上下,等到將來,洪荒是沒落,而逍遙界走向的將是無上的輝煌。兩者之間已經沒有多大的可比較性。所以,黃鵬一句洪荒已經沒落了,並沒有說錯,而是鐵一般的事實。

但在黃鵬說出這句

時,想到的卻是自己的逍遙界在將來究竟會不會同樣如果逍遙界中的世界樹被破壞的話,恐怕,逍遙界也要走上洪荒的道路。一條死路。

輕輕的感嘆了一下,用心感受着周圍的一切,望着天空,喃喃的道:“但願我逍遙界能在這場生命的角逐中完好如初,不然,即使將天捅個窟窿,老子也要向鴻鈞老頭討個公道。哼!”冰冷的冷哼了一聲,心中想到鴻均,眼中猛的閃爍出一絲濃郁的寒芒,一絲絲冷意瞬間自黃鵬身上散發出來。周圍的空氣都在眨眼之間下降了好幾十度。

不過好在這種氣息也只是一閃即逝,轉眼就被黃鵬收起。紫光一閃,身影立即自原來的位置上消失不見,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是在逍遙島上,在將盤古精血放下後,黃鵬的死神之軀瞬間又回到了亡靈島上。默默的吸收起周圍不盡的亡靈之氣。

快速的積累起這世界上獨一無二的魂力,在他修煉的周圍,龐大的亡靈之氣就好象是瘋狂了一般,飛快的向黃鵬涌了過去,直接在他周圍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旋渦,無窮無盡的亡靈之氣就在這旋渦形成之後。快速的被黃鵬吸入靈竅之中。

並在第一時間由原來的魂力帶領,以最快的速度在體內流轉了一遍,將其徹底的轉變成無比精純的魂力,真正的與原來的魂力融合在一起,一刻不停的壯大自身,而真正詭祕的是他身後的那對紫色翅膀。

那對翅膀在他修煉的同時,也在緩慢的扇動,每扇動一下,必定會有一條條詭祕的電弧自虛空中涌了出來,接着如倦鳥歸巢一樣涌進了背後骨翼之中,使得骨翼上面的紫色電弧更加密集,紫光更是深澤。當真是詭異絕倫。

事情進行到這,就彷彿沉寂了一般,死神化身一直修煉不息,而黃鵬本人則一反常態的沒有修煉,而是靜靜的遊走於逍遙各島之上,攜美遊玩不息,自最樸素,最平常的生活中感悟境界,體悟大道。以平常心看世界。一時間,時光過的飛快。

這天,黃鵬正帶着一家大小,在華夏大陸上游玩,突然,本來還滿是笑意的臉上瞬間被一種沉寂所替代,眼中閃爍着一種另人不可逼視的精芒,低聲道:“來了,終於還是來了,本來我還在想這場大戰究竟會從什麼地方開始,沒想到爆發點竟然會是你們,真是讓我有點意外啊。”

眼神刺入虛空,黃鵬的思緒頓時飛向了遠方,其實這段時間他在遊玩的同時,一直就沒將外面的一切忘記,鋪天蓋地的神識更是毫不怠慢的密切注視着整個逍遙界,靜靜的等待着大戰的真正爆發,那就是一個契機,一個引發逐鹿之戰的契機。也就是在炸藥包上點燃那跟引線。

黃鵬在等,他現在已經成就了聖人之位,有的是時間等,他並不着急,只是他不知道這爆發的契機究竟是從那個地方開始,是巫族,是人族,還是妖族。這些他都有猜測過,但事實到頭來,黃鵬才知道,這世界上有些事情真的是有盡如意。你希望發生的未必會發生,你不希望發生的,反而偏偏就發生了。

這次點燃戰火的不是人族,不是妖族,也不是好戰的巫族,反而是在最不可能的四教之間展開,展開的對象也確實是一對夙敵。

這兩教不是別人,正是西方教與截教,當年西方教在封神之戰中從截教強行度走三千紅塵客,與截教結下的仇怨不可謂不深,要不是截教在封神一戰中元氣大傷的話,恐怕,截教早就殺到西方教門口去了。正是因爲如此,截教與西方教早就是形成一種夙敵的樣式。

這段時間截教的元氣也恢復了不少,加上當初天降靈寶,大量的靈寶落入大海中,截教本身就是在海外,自然是應了那句近水樓臺先得月。死死佔住了一個先機,一有時間就紛紛進入海底尋找靈寶,這樣一來,還真讓不少人找到了幾件法寶。

這樣一來卻是讓不少人眼紅了,其中就有西方教,於是,一羣抱着尋寶念頭的和尚也涌入了無邊海域,世人都知截教有教無類,天下萬物,只要有靈,皆可入教,其中異類更是不少,而那些和尚整天口中掛着的就是那些降妖伏魔,張口閉口就是妖孽。一碰上截教中人,自然沒什麼好話。 想西方教左一句妖孽,右一句孽畜。碰到本來就是教,以前積累起來的仇怨如火藥桶一般,“砰”的一聲炸開了。這一下可謂是舊仇新恨一起算,當場西方教和截教中人就打了起來。

這兩者一打可就激烈了,截教雖然因爲當年的事情而少在三界中行走,不過身具海外仙島,沒有塵世污濁,一個個道行都是飛漲,當年的差距在如今看來已經沒有多少,其中天資高者,更是迎頭趕上,再加上通天教主不時的講道,一干截教弟子的道行修爲絲毫不遜色於其他教派。

這截教弟子和西方教的羅漢弟子一交手,西方教一時大意之下,直接被截教弟子斬殺於劍下,一點真靈直接飛進逍遙榜中,飲恨當場。

這和尚殺就殺了,但這世界上,別的可以不講,但有一樣東西那是非講不可,那就是面子,正所謂人爭一口氣,佛爭一柱香,道統之爭,別說是別人,就算是聖人也同樣放之不下。不然這世界上也不會出現封神之戰,西遊傳教等一系列事情。聖人如此,何況是他們這些沒有成聖的人。

經歷千萬年的仇恨伴隨着這一次事件的發生,終於爆發了。

此時,雲霄等一干截教中人全部聚集在三仙島之上,衆人匯聚一堂,每個人的臉上皆是陰沉沉的,周圍完全被一種壓抑的氣息所籠罩。所有人皆被這突然之間發生的變故刺激的說不出話來。

雲霄看了看諸人,眼中閃爍出一絲絲精芒,道:“各位師兄弟,如今我截教與西方教在此時發生瞭如此事情。數千萬年的仇怨已然註定無法善了。當年西方教自我教中強行度去三千紅塵客,使我教元氣大傷。直到如今依舊沒有完全恢復。仇深可比大海。”

說着眼睛迅速地掃視了一下衆人,看到所有人皆在認真聽後。點點頭,接着說道:“如今擺在我們面前只有兩條路,一條就是與西方教講和,講與西方教相爭的弟子交出去,第二條就是——戰!與西方教徹底分個你死我亡。是戰還是和。由大家選擇。”

說完之後,雲霄兩道目光有如鍼芒一樣看向衆人,與周圍所有人的眼光相對,每一個被她看到地人,都感覺到一種凜然的氣勢,一種不屈的戰意。在這種戰意之下。所有人的目光都沒有絲毫的退縮。一個個皆用同樣充滿戰意的目光回視。

站在雲霄身邊的趙公明輕輕一笑,道:“雲霄妹子,我截教上下向來是同進同退,這一次西方教既然找上門來,我截教又豈會怕他們。而且我們又豈是那種無情無義之人,怎麼可能將人交出去,如今只有一個結果——。”霎時間。趙公明身上猛的涌現出一股濃烈的戰意,喝道:“戰——。”

這一個“戰”字在趙公明真力的灌注之下,飽含無窮戰意,如一股清泉一般迅速地融入到衆人心中,頓時,在座的所有人身上紛紛升起一股沖天戰意,眼中滿是堅毅,紛紛叫道:“不錯,兩位副教主說的對,我們截教向來只有站着活。從來就沒有跪着生的人,戰! 先婚後愛:首席總裁契約妻 戰!戰!——”

一股股沖天戰意直入雲霄,將三仙島上空的雲彩激盪地不斷變幻。這股戰意縱橫天地。貫穿日月。戰意滔天——。

在逍遙界中,幾乎是所有有大神通之人皆在同一時刻感覺到這股驚天戰意。一個個都不由的將眼神看向了海外。心中紛紛一個咯噔:平靜的日子到頭了,烽火連天地時刻也快到了。

雲霄看到衆人身上衝天而起的凌厲戰意。微微點點頭,道:“好,寧願站着死,絕不跪着生。今天就讓我們盡傾全教之力與西方教決一雌雄。這一次也正是我們解救當年被西方教度去的諸位同門的大好時機。期望大家能共同守衛截教。”

“誓死於截教共存亡……”

衆人確定大局之後,在雲霄和趙公明的主持下,快速的將各項命令下達下去,截教以陣法聞名,這一次一個個也都不藏私,紛紛拿出自己壓箱底的功夫,一些以前從來就沒顯現出來的陣法也紛紛拿了出來。誓要與西方教一決雌雄。

在截教一干人等各自準備的時候,雲霄三姐妹和趙公明卻聚集在一起,並沒有離去,四人圍繞着一張石桌坐了下來,瓊霄看了看雲霄,問道:“姐姐,這次和西方教一戰所涉及到的範圍實在是太廣了,你看是不是應該先跟老師

下,要是能得到老師地誅仙四劍相助,那這次大戰贏更大,你看如何?”

說話中,瓊霄的心中也有些忐忑不安,要知道這次可不比往常,爆發出來,恐怕比之當年封神時還要激烈,一個不小心就是滅教地下場。

雲霄此時早就沒有往常的輕鬆,臉上一反常態地被一種嚴肅所籠罩,聽到瓊霄的話,點點頭道:“老師那邊姐姐待會就會親自去一趟,至於誅仙四劍的事情我想老師應該會借。不過,現在最緊要的不是這件事。”

“不知道大哥和兩位妹妹是否記得,早在幾十年前,我們和逍遙羣島曾有過盟約,不管哪一方受到攻擊,另外一方都將全力支持。”雲霄話音一轉,突然說到很久以前的一件事。那就是當年與黃鵬定下的盟約。以雲霄現在的修爲自然可以看的出,截教與西方教相爭,絕對是處於下風,畢竟西方教這些年的發展,早就不在道門之下。裏面隱藏的潛實力實在是不知道多少。

依靠截教的力量說不定難以討的到好處,心中一定,也就想起了黃鵬,如今黃鵬的修爲她可是見過,根本就沒有什麼道基被毀的事情,反而無聲無息成就了聖位,試想,如果黃鵬能伸手一幫的話,鹿死誰手,還屬未知。

雲霄是知道這些,可是趙公明他們卻不知道,當初通天也是對其說讓其儘量不讓人知道這個隱祕,所以,他們一聽,眼睛不由一楞,奇怪的道:“雲霄妹子,大哥記得當年血蓮真人可是被諸聖連手壞了道基,如今恐怕還沒恢復呢,逍遙羣島上的力量也未必能對我們產生什麼太大的幫助吧。”

趙公明說完,瓊霄、碧霄也是奇怪的看着雲霄。雲霄輕輕搖搖頭道:“大哥,血蓮真人的道行又豈是你我所能枉自猜測的,妹妹可以保證,只要你們前去逍遙羣島,自然可以知曉爲什麼,而且,他們也必將成爲一支可以扭轉乾坤的奇兵。”

雲霄並沒有說明太多,反正在最後只要趙公明他們見到黃鵬之時,自然可以明瞭其中的玄機。如今的黃鵬早就不是尋常人所能猜測的了,當年以準聖道行就可以瞞天過海避開諸聖的探測,其中所蘊涵的各種問題已經可以說明出很多事情。

趙公明等人見雲霄不說,心中雖然疑惑,但也沒有多問,只是點點頭道:“那好,我和瓊霄妹子、碧霄妹子就去一趟逍遙羣島。雲霄妹子,你去老師那借劍。”

在商量好之後,雲霄他們並沒有浪費時間,一個個兵分兩路,快速的向各自所需要去的方向而去,趙公明手中更是拿着截教中唯一一枚能找到逍遙羣島位置的玉符,不停尋找逍遙羣島的位置。雲霄則徑直出了逍遙界,往碧遊宮而去。

截教在這裏打算,西方教也同樣在打算。西方兩位教主本身就在逍遙界外,所以如今在教中能做主的就是如來等幾位佛祖。

當如來他們聽說自己下面的人手竟然在這個時候和截教發生了摩擦之後,心中第一個念頭就是大罵了一頓那些惹事的人。真個是不知道好歹,現在是什麼時候,竟然還和截教先行發生摩擦,這完全是要將他們推到風尖浪口啊。

想想,整個逍遙界中,誰不是在等待着最後的大戰到來,本來他們還想做上一回漁翁,沒想到被他們這樣一搞,別說是漁翁,如今就算是想脫身事外都不可能了。與截教承載了千萬年的仇恨,截教與西方教之間的面子,那一個都不是能輕易放下的。

而在這中間,如來卻是最尷尬的一個,要知道如來當年本就是截教的大弟子,多寶道人,也是通天手下天賦最高的一個,被封爲截教副教主,一身修爲在封神時期就已經到了準聖境界,可惜,當年多寶見到截教在三教圍攻之下,損失慘重,已經步入沒落。最終沒能經受住準提的誘惑。來了西方,做了西方副教主。

並在西方靈山之上,立下了佛教。手下歸納了當年自截教中度過來的三千紅塵客。這也使得西方教大興。

一邊是西方教,一邊是自己叛變的截教。如來摻插在其中,可謂是好不尷尬。但他不管怎樣,都已經沒有任何退路。他已經背叛了截教一次,不可能再背叛西方教一次。 管是因爲什麼,如來都不可能,也無法再一次的背叛背叛的話,恐怕他在三界中,將再無名譽可言。各教也再無他容身之地。所以,如來即使再不想與當年的同門師兄弟對敵,如今也由不得他了。

輕輕的嘆息了一下,看了看周圍的燃燈上古佛、彌勒佛等一干西方教支柱,道:“現在我教與截教之間必定有一戰,但大家都知道,不單是我們,三族,其他教派之間同樣有摩擦,也許我們這一戰,引動的將是整個逍遙界中全面的戰爭,一個不好,我教恐怕也難逃厄運。不知道諸位佛祖有何看法?”說完兩隻眼睛迅速的在衆人臉上掃視了一下。

但諸位佛祖不愧是精修了多年的準聖級高手。再加上修煉了西方教的寂滅菩提大道。臉上一個個都如同一潭死水般,不顯分毫。想要從他們臉上看出些什麼,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燃燈上古佛聽到又是與截教之間的事情,臉上雖然不顯分毫,可心中卻是恨的牙癢癢,要知道在當年的逍遙羣島大戰中,他隻身陷在誅仙劍陣中,被趙公明與九龍島四聖圍攻,以至於一直珍若性命的定海神珠重新回到了趙公明的手中。

那定海神珠被他沉浸了無數歲月,他的一身功夫可謂是大半在定海神珠所演化的二十四諸天之上,如今失去了它,也讓燃燈如同老虎失去了爪牙一樣,如何能不讓他對截教恨之入骨。所以一在如來說完之後,第一個開口道:“那截教殺我教中門人,不管如何。我們都沒有袖手旁觀的道理。戰是絕對無法避免的,至於兩教相鬥所產生的後果。我看,惟有請兩位教主出手。才能保存我教實力。”

燃燈也不是什麼傻子,當年他從闡教背叛轉投西方教,對聖人地各種神通可謂是知道的一清二楚。如今的事情根本就不是準聖所能應對地,惟有請出有大神通的聖人在旁壓陣,纔是王道。

彌勒佛聽到,也點點頭道:“既然如此,和尚我也沒意見,不過這畢竟是事關兩教生死存亡的大事,不可馬虎,還有。當年自截教強自度過來的三千紅塵客更是千萬不可有半點放鬆,要是他們在最後關頭倒戈一擊的話,我西方教必定要元氣大傷,徹底退出此次大地之爭。至於兩位教主那裏,和尚我自當親自前去一趟。”

如來、燃燈上古佛、彌勒佛等一干西方教屬一屬二的存在聽到。各自對視了一眼,同時喧號道:“大善!!”

自此,如來前往西方靈山調集淨土無窮佛子、羅漢。佛陀菩薩。而燃燈則去調集佛教八部天龍衆。彌勒佛則往西方尋接引、準提兩位教主,這一動,完全可以看出西方教經過千萬年的積累,自身的實力究竟達到了一個什麼樣的程度。在各處修煉的佛門子弟在接到召集指令之後,如同蝗蟲一般飛速地趕回了西方。頓時,一道道佛光劃破天地。如流星一般落向西方所在。

而身在逍遙界外面的佛門子弟更是如潮水般涌向了逍遙界,這一來,其聲勢不可謂不浩大。只一動,就讓三界中無數人的眼光同時放到了這場西方教與截教之間的爭鬥上。一道道強悍無比的神念貫穿天地。密佈在整個逍遙界中。當真是億萬年難得一遇。

在西方教與截教這兩做戰爭機器全力運轉地同時,一直在密切關注着逍遙界中一切的黃鵬如今也只能嘆息了一聲:“沒想到。真是沒想到,真正開始的竟然真地是截教與西方教。兩教相爭,必定兩敗俱傷。逐鹿之戰。已經開始了。”

仰頭看看天空,兩隻眼睛不知道何時已經轉變成了一紅一紫兩種截然不同的顏色。兩種勃然相反,絲毫無法相融的生死氣息也在同一時刻出現在其身上。

逐鹿,何謂逐鹿?當年軒轅黃帝與蚩尤相爭,可以稱之爲逐鹿之戰,兩個國家相爭,一樣可以稱之爲逐鹿之戰,這截教與西方教相爭,同樣也是包括在逐鹿之戰中。逐鹿指得的並不是一場,兩場戰爭,而是所有的戰爭。不死不休的戰爭。

這一次殺劫就是一次赤裸裸的逐鹿,只是這次的逐鹿分的卻是無數個小部分,截教和西方教屬於其中一部分,人族與巫族也是其中一部分。等等等等,這次的大劫就是一場前所未有,浩大無匹地逐鹿之戰。其概括的範圍乃是三界衆生。

事情進行到現在,黃鵬也只能說一聲

人,本來要是別的教派開打地話,他完全可以躲在一着監天鏡,左右擁着兩位妻子,面前放着一桌天地靈果。開開心心的看着“全壘打”。就算將這些拍成電影留代以後回味,也不過是分分鐘地事情。這些人死上多少,他都不會有任何心痛的感覺。

這也符合他一直以來隱身幕後的想法。等到衆人打得差不多了,他再出來收拾殘局,完全是一逸永勞的完美寫照。到那時,黃鵬自然而然可以輕易的將整個逍遙界重新接收過來,過上真正逍遙的日子。

可現在呢,一想到這,黃鵬嘴角之上也不由露出了一絲苦笑。截教與逍遙羣島有盟約,不管是哪方有難,另外一方都要全力支持。這句諾言一說出去,自然也就是一諾千金的事情,以黃鵬的心性,依舊如今的身份都無見死不救的道理。再加上當年逍遙島有難之時,截教毫不顧忌自身的實力。幾乎是傾教之力助逍遙羣島度過難關。

如今截教有難,黃鵬自然沒有不幫的道理,輕輕搖搖頭,感嘆道:“繞來繞去,這麼長時間最終還是將自己給繞了進去,這一次少不得要暴露出一部分實力。”幫,肯定是要幫,但黃鵬卻也沒有打算將自身的實力完全的展現出來。自己成聖依舊要隱瞞下去。這也是天地間最大的祕密。要是被人知道他已經成聖,恐怕,這逐鹿之戰的矛頭瞬間就要指向他。

微微感嘆了一下,看了看跟在身邊的玉倩她們,再看了一眼華夏大陸中的繁華盛世,對着衆人說道:“好了,我們出來這麼長時間,遊玩的地方也不少,這一次就到此爲止吧。也是該回去的時候了。”

玉倩聽到黃鵬那有說不出沉重的話,不由和身邊的香兒對視了一眼,兩人眼中都有一絲明悟,知道平靜的日子終於還是到頭了,點點頭,順從的道:“夫君說的不錯,我們出來這個長時間,也是該回去了。一切都由鵬你做主吧。我和香兒妹妹都沒有意見。”說完一隻玉手輕輕的撫摩着還是如同四五歲孩童般大小的小女兒,臉上一片疼愛。

黃鵬看着幾人,並沒有說什麼,唯一顯露出來的,只有眼中那一片無限的溫情。淡淡的溫馨感不知不覺的在幾人周圍升起,這種感覺。很好。

不知道過了多久,在一道血色的光芒中,黃鵬攜帶着一家人瞬間離開了華夏大陸,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然是身處在充斥着無比濃郁的天地靈氣的島嶼之上,周圍鳥語花香,完全是一副神仙景象。這裏不是別的地方,正是黃鵬的逍遙島。

一回到島上後,黃鵬的神念瞬間出現在敖天腦海中:“敖天徒兒,速去島外迎接貴客,將其接到血蓮池來。切記,不可怠慢!!”

敖天一接到黃鵬神念,頓時自修煉中清醒過來,二話沒說,立馬站了起來,也不問什麼,身上金光一閃,瞬間化成一條萬丈神龍,破開雲霧飛了出去。

而就在敖天出去的同時,趙公明兄妹也在手中玉符的指引之下,一步步快速的來到了地之極。

看了看手中玉符的指示,此處已經是逍遙羣島的位置,三人不由仔細的打量了一下週圍的景象。神念更是毫不吝嗇的鋪天蓋地的搜索着。卻絲毫沒有發現逍遙羣島的影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