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一路上柳染錦都聽著外面百姓的聲音,笑容美麗燦爛。

直到回到了趙府的大門口,倆人下了馬車,就看見了皇宮裡的公公,在門口笑著等候著倆人。

「趙晨揚,柳染錦聽旨。」公公打開聖旨,大聲的說道。

趙晨揚和柳染錦立刻跪了下來,磕頭聽著。

「朕的趙愛卿的小妾勇斗採花大盜,特此獎賞:上好的絲綢十匹,珠寶首飾一盒,玉如意一個,黃金五十兩。欽此。」公公大聲的讀完。

「謝主隆恩。」倆人齊聲說道然後柳染錦起身接過了聖旨。

「那奴才就先回去了。」公公笑著說完,就帶著一群小太監離開了。

而柳染錦和趙晨揚走進趙府,就看見在正堂的桌上,放著那些賞賜的東西。

大夫人曼珠,二夫人栗梅,三夫人栗青碧,家姐趙雪姬都站在那裡,看著那些東西。

「晨揚,染錦,回來了、」趙雪姬看見倆人,笑著叫道。 「嗯,家姐。」趙晨揚笑著回答,走進了正堂。

大夫人,二夫人,三夫人也立刻從那些賞賜的物品上,移過來眼睛,然後看著柳染錦微笑的走進來,一樣一樣的看著那些賞賜的東西。

「皇上賞的東西就是不一樣,樣樣都是那麼的精美。」柳染錦有手指輕輕的磨蹭著絲綢,柔滑的感覺,美妙極了。

「不就是得到皇上的賞賜了嗎,有什麼了不起!」三夫人栗青碧不屑的說道,可眸子滿是羨慕嫉妒恨。

柳染錦轉眸看著三夫人,卻沒有說話,然後轉頭看著大夫人,大夫人一直站在那盒珠寶首飾的旁邊,看著裡面的東西,很是喜歡的模樣。

「大夫人,若是喜歡這盒珠寶首飾,妾身就送與你了。」柳染錦笑道,笑的十分的真誠。

大夫人轉眸笑了笑,說道「這是皇上賞賜給你的東西,我怎麼能要。」

「既然皇上賞賜於我,自然就是我的,我要送給大夫人,大夫人喜歡接了便是。」柳染錦笑道。

「這些東西價值不菲,而且珠寶首飾十分的精美,染錦,你不喜歡嗎?」趙雪姬笑著問道、

「我不太需要罷了,若能送給大夫人,也算是拉近我與她之間的感情不是。」柳染錦笑道。

「這話不假,曼珠,你若是真喜歡,便拿去吧。」趙雪姬笑著說道。

「這……」曼珠看向趙晨揚。

「喜歡就拿去吧。」趙晨揚要說道,但眸子看了柳染錦一眼。

「那我就謝謝染錦妹妹了。」曼珠笑著說道,很是歡喜的拿過了那盒珠寶首飾,回房了。

二夫人和三夫人看著,心裡頗有些悶氣。

「聽說三夫人喜歡玉,這玉如意就送給三夫人吧。」柳染錦看著栗青碧,笑著說。

栗青碧有些尷尬,想要,卻又不好意思開口接受。

「都是一家人,既然染錦這般的大方,你便接下。」趙晨揚皺眉說道。

「那謝謝染錦妹妹了。」栗青碧還是禮貌的謝謝了。

「這上好的絲綢就送給二夫人吧。」柳染錦繼續說道,看著栗梅,眼角也看了看栗梅的小腹,這衣服倒是遮掩的好,這絲綢倒是可以她的孩子做衣服。

「謝謝妹妹了。」二夫人笑了笑,心裡也想著,這絲綢做衣服給孩子穿。

「染錦,你也留些,都送人了,怎麼行。」趙雪姬說道。

「家姐,這黃金五十兩也留給家中用吧,我留著也用不完的。」柳染錦笑著說,這些東西本就不該她得。

這採花大盜的事情自己心裡清楚,不該得的就不能拿。

「染錦,你從嫁給晨揚那一天就這樣,什麼東西都完全的付出。這讓家姐都快不好意思了。」趙雪姬笑道。

「都是一家人,何談你我」柳染錦笑了笑,然後輕咳起來「咳咳……。」

「你這傷還未好,得好好調養。」趙雪姬立刻說道。

「那我就像回房了。」柳染錦說道。

「嗯,一會兒讓丫鬟把葯給你端去。」趙雪姬說道。

柳染錦點點頭,便走回去了。 柳染錦點點頭,便走回去了。

趙晨揚一直看著柳染錦離開的背影,深邃的眸子里看不出清澈。

「晨揚,待會兒你去給染錦送葯吧,她也算為趙府爭了光,以後你對她好些。」趙雪姬說道。

趙晨揚點點頭,卻沒有多說什麼。

天空一片的湛藍,沒有一絲的雲,清涼的風撲面而來,安逸極了。

在小別院里,柳染錦坐在石凳上,手裡拿著古詩詞看著,認真的品味著那些詩句里的美妙。

腳步聲輕輕的傳進耳朵里,柳染錦抬眸看去,是趙晨揚帶著小豆,小豆端著一碗葯。

「染錦,該喝葯了。」趙晨揚走過來,面對著柳染錦坐下,從托盤裡端下藥,葯不是很燙,趙晨揚拿著勺子似乎要喂柳染錦喝葯。

「妾身自己來就行,不勞相公了。」柳染錦放下書,自己接過葯,一口氣喝了下去,眉頭微皺,葯終究是苦的。

小豆遞來一顆蜜餞,柳染錦接過,立刻含進了嘴裡,才舒緩了一些。

「這幾日好好的休息,若覺得無聊,可以出去走走,我有時間會過來看看你。」趙晨揚說道。

「多謝相公關心。」柳染錦低眉回答。

「皇上賞賜你的東西都送人了,你喜歡別的東西,就去街上買便是,我會叫管家去付錢。」趙晨揚繼續說。

「我現在不需要什麼,相公若是忙,不用來看我。」柳染錦垂眸說著,心裡想著,你早走了不來煩我是最好。

趙晨揚看著柳染錦的面容,卻看不見柳染錦的眸子,微微皺眉,總覺得這柳染錦與以前有些不同,卻不知道哪裡不同,良久,不由得輕嘆一口氣「隨你。」說完,就起身走了。

柳染錦看著趙晨揚離開了,便覺得輕鬆了許多,不知道為何,在趙晨揚的面前,總有些緊張。

還真是做了虧心事,夜夜不安了。

「小主子,你應該請求大人跟你一起去逛街啊,你不是很想大人陪著你嗎?」小豆不解的問。

「這是我的事,你以後別多問。」柳染錦認真道。

小豆只好閉嘴,不再多話。

柳染錦抬頭看了看湛藍的天空,眸子微微深沉。

————

一連幾日過後,柳染錦的內傷已經痊癒了,趙晨揚也來看過她兩次,便沒有來過了。

這日,柳染錦單獨一人的上街去了。

「那不是趙大人的小妾,柳染錦嗎?」一到了街上,便有人認出了她。

「可不是嗎。」

許多的百姓都看了過來,柳染錦感覺自己就十分的亮眼一般,那般的惹人看。

柳染錦一路走著,都被百姓看著,那些目光裡帶著好奇,帶著讚揚。

柳染錦低著頭,其實被人認得也不是什麼好事。

就在柳染錦想著的時候,一下子就撞了一個人。

「抱歉。」柳染錦立刻抬頭說道,卻看見這人一下子就愣了一下。

********

親們,求收藏,求包養。

這個新文,偶真的嘔心瀝血的說,希望大家喜歡啊。 「染錦!」男子的話語裡帶著驚喜。

「原來是四皇子。」柳染錦淡淡一笑。

「真是有緣,在京城茫茫人海中能遇見,我們可是莫大的緣分。」四皇子十分的驚喜,甚至看著柳染錦眼睛都不移開。

「是嗎?」柳染錦微微轉眸,移開了自己的眼睛。

「染錦,既然我們這般有緣,我請你喝杯茶如何?」四皇子熱情的邀請。

「四皇子,改日吧,我還有急事。」柳染錦微微點頭,就準備離開。

四皇子卻攔住柳染錦,立刻說道「我可以送你去。」

「不用了。」柳染錦拒絕道。

「那我跟你一起去,說不定也能幫上你什麼的。」四皇子繼續糾纏道。

柳染錦不由得皺眉「不用了。」說完,疾步的要離開。

四皇子立刻快步的追上柳染錦「染錦,我還是跟你一起去吧。」

柳染錦有些厭煩,走的很快,可四皇子還是跟著,走過了一條街,四皇子還是跟著柳染錦,這讓柳染錦怒了!

柳染錦停下腳步,怒火中燒的看著四皇子。

四皇子也停下腳步,剛想問為何停下來,看見柳染錦的黑色眸子,那眸子里明顯的寫著:你在跟著,就算你是四皇子,我也敢對你不客氣!

四皇子知道這是真惹染錦生氣了,他可不想讓染錦對自己有個壞印象,便乾笑道「我想起來,我好像還有點事,我就不跟你去了。」

柳染錦瞪了四皇子一眼,才快速的消失在四皇子的視線里。

四皇子年輕純凈的面龐上,一臉的傷心和無奈。

而柳染錦快速的走過人群,來到偏僻的百花茶樓面前,看了看左右沒有認識自己的人,才走了進去。

「客官,喝茶?」新來的店小二立刻笑著過來招呼。

柳染錦打量了一下這個店小二,才說道「我找人。」說完,走上樓依舊是東字廳。

「叩叩。」

「進來。」清冽的男聲,很是清晰。

柳染錦推開門,走了進去,然後就看見紫星堂的堂主和上次一樣,一身的紫衣,帶著白色的面具,手裡正在給對面位置上倒茶,茶杯里氤氳出溫熱的氣息。

柳染錦走過去,坐在了那杯茶前面,看著堂主倒好茶,清冽的聲音說道「嘗嘗,上好的龍井。」

柳染錦端起茶杯,認真的品嘗,然後點點頭「好茶。」

堂主用那雙狹長的眸子看著柳染錦,似乎眼裡有笑意「你真跟以前的月影不一樣,以前的月影可不敢約我出來見面。也不會這般對我不恭敬。」

柳染錦放下茶杯,笑了起來「以前的柳染錦早死了,現在的柳染錦自然是不一樣了。」

堂主明顯有了笑意「現在的柳染錦,我倒是頗為喜歡。」

柳染錦眸子微轉,看著堂主,有了一絲嫵媚,挑眉問道「那顆紅色夜明珠到底有何秘密?我可甚是好奇。」

堂主的眸子也微微一轉,看著茶杯里的茶,說道「即是秘密,何必告訴你。」

「在怎麼說,這紅色夜明珠也是我盜的,難到我不可以知道嗎?」柳染錦挑眉。 堂主抬眸看著柳染錦,那雙狹長的眸子帶著笑意「我就不告訴你,你能奈我何?」

柳染錦立刻瞪著堂主「你告訴我又怎樣!」

「你還長脾氣了,我可是你的主。」堂主笑意連連。

「我只是幫你做事,然後拿錢,最多算做買賣罷了,你何時成了我的主?真不講理。」柳染錦不滿道。

「呵呵呵……」堂主輕笑出聲「月影,當初可是我爹救了你一命,教你武功的,我是我爹的兒子,也算是對你有恩,做你的主難道不應該嗎?」

「那也只能是你爹,與你無關。」柳染錦瞪了堂主一眼,在堂主的眼眸里,覺得柳染錦十分的可愛。

「呵呵,罷了,這紅色夜明珠的秘密,少知道為妙,不知道最好,不告訴你是為你好。」堂主收斂了笑意,認真道。

柳染錦看著堂主,良久,嘆了一口氣「罷了,我也懶得去知道。」

堂主喝了一口茶,繼續問道「聽說,皇上召見你了?」

「嗯。」柳染錦品茶,淡淡的回答,看著這桌上上放著的一盆蘭花。

「皇上長的如何?好看嗎?皇上還給了你賞賜,你真是得了便宜還賣乖。」堂主笑著問。

「老男人一個,有什麼好看的。那些賞賜的東西,我都送人了,一樣沒留。人得有良心。」柳染錦不屑的說道,但很快柳染錦的眸子就盯上了堂主的白色面具,壞笑道「我倒是對你的模樣很好奇,這面具是不是來遮醜的。」

堂主狹長的眸子微微一挑「少用激將法,我不會上當的。」

柳染錦笑了起來「那你摘下面具,讓我瞧瞧。」

堂主看著柳染錦,柳染錦也看著他,眸子里滿是期待和笑意。

「我長的很好看。」堂主說道。

「你不讓我看,我怎麼知道你長的好看。再說了,若是貌若潘安,看了也可以是一種欣賞。」柳染錦笑著說道。

堂主看了柳染錦良久,似乎在猶豫。

柳染錦也不說話,就斜視著堂主,一副不看算了的表情。

「罷了,讓你瞧一眼。」堂主說著,還是慢慢的取下了面具。

柳染錦這才真正的看見了堂主真正的模樣,不由得睜大了眼睛。

一頭烏黑的頭髮披散著,帶著一絲狂妄的味道,五官輪廓分明而深邃,特別是那雙狹長的雙眸和薄唇那般的吸引人。

似乎有些放蕩不羈,帶著一絲霸氣。

「你這副模樣,不是砢磣我這樣的女子嗎。」柳染錦看著堂主,十分的不滿。

長的比女子還好看!完全是一妖孽!

「是你要看的,我可沒有求著你看。」堂主微笑起來,薄唇勾起好看的幅度。

柳染錦立刻移開眼睛,不去看那妖孽笑起來的模樣,真是自愧不如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