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一衝上了山頂,他就看到了一起二十多名緬甸男子正在投石頭,至於在峽谷的對面也有十多人在投石頭。

看到這一切,他不由發出一聲大喝「媽的,你們這些緬甸鬼子,都給老子住手!」

「是華夏人!上,弄死他!」一名緬甸人發出一聲尖銳的聲音,然後就有四個緬甸男子向林洛沖了過來。

「哼,找死!」

林洛身影一閃,就落在了四名緬甸人的中間,然後就聽到了一陣「咔嚓」之聲傳來。

幾個呼吸后,四名緬甸人全部四肢被打斷軟倒在地,發出痛苦的叫喊之聲,下一刻,林洛的身影再次消失。

「咔嚓!」

「啊!」

兩種聲音交替出現,他的身影就好似一團魅影,在緬甸人之間閃爍著,大約一分鐘的時間,所有的緬甸人都躺在地上哀嚎著。

對面的十多名緬甸人見到二十多人瞬間都被打倒了,不由都露出了驚恐的神色。

「跑啊!」

對面的緬甸人發出一聲驚呼,然後扭頭便跑。

「想跑,沒有那麼容易!」

林洛一腳踏在一塊石頭上,頓時,足球大小的石頭就碎成了多塊。

帝少掠愛成癮 「去!」

一把抓起數塊石頭,他就快速扔出。

峽谷兩邊相隔著十多米,但是林洛的扔出的小石頭卻如同閃電一般。

不做你的狐狸精 「啊啊啊啊啊!」

隨著五聲慘叫,五名緬甸人被林洛的石頭擊中了小腿然後撲到在地。

「咻咻咻咻咻咻咻!」

林洛手腕再次一抖,又有六塊石頭飛出,又一次擊中了六名緬甸人的小腿,不過這些嗎,緬甸人十分的頑強,被擊倒之後,站起來瘸著腿還跑,至於跑的快的幾人更是很快就不見了蹤影。

「該死!」

他喝罵了一聲,一轉身就向山下而去,十幾米的距離,他可不能飛渡,這些緬甸人深深觸怒了林洛的內心,這些年報紙上沒有少報道,有關於華夏國周邊小國欺負華夏國的事件。

不過華夏國始終抱著謙讓的態度,反而讓這些雜魚們越來越過份,所以,林洛對這些國家的人都抱有一定的敵意,尤其是小島國上的和無恥的高麗棒子們。

林洛的身影在山間迅速的飛奔著,不過當他登上了另外的一面山頂,卻發現那些逃跑的傢伙,都被歐陽玉嫣的兩名保鏢給完全打倒在地。

「林先生,我們該怎麼處置這群緬甸猴子!」兩名保鏢神色不善的盯著這些刁民。

「都打斷他們的雙手雙腳,看他們還敢不敢欺負我們華夏人!」林洛冷聲說道。

「好!」

兩名保鏢也是一個狠角色,在接下來,他們依依將那些緬甸猴子的手腳給踩斷,連眉頭都沒有眨一下。

七八分鐘后,三人一起回到了峽谷中,現在的客車早就不成樣子了,簡直就成了一坨廢鐵,至於乘客運氣較好,居然沒有一人受傷。

「好了,都沒事了!大家下車吧!」林洛沉聲說道。

於是七八名乘客蜂擁而下,而司機則看著這兩破得不成樣子的客車哀嚎起來「我的車啊,我的車啊!」

「好了,別哭了,你這輛車值多少錢,我賠你!」歐陽玉嫣走到了司機的身前說道。

「你真要賠我?」司機抹掉了淚水不可置信的問道。

「當然是真的!」歐陽玉嫣不耐煩的說道。

「我這車是買的二手車,花了八萬,不過我開了兩年了,你要賠的話,給我五萬就好了!」司機倒是一個實誠人,並沒有趁機亂開價,其實是他見識了了歐陽玉嫣手下保鏢的狠辣狀,不敢胡亂要價而已。

「這是八萬!拿去吧!現在你就做我們的嚮導,帶我們去葛台鎮!」歐陽玉嫣從包里拿出了把疊錢扔給了對方。

「謝謝小姐!謝謝!」司機趕忙行禮,然後就整理了一下,帶著這一群人走小路向葛台鎮而去。 於是,這一群人在客車司機的帶領下,向著葛台小鎮而去,期間穿過一些緬甸人的村子,林洛才發現,不止緬甸的男人很黑,連女人也很黑,尤其是一些老女人的臉上布滿了一種奇怪的紋身,一看起來就十分的噁心。

「林先生,歐陽小姐翻過了這座小山,會有緬甸的政府軍對我們進行檢查,希望你們配合下!」客車司機指著前方說道。

「放心,只要他們不找茬,我們當然配合!」歐陽玉嫣淡然的說道。

十分多鐘后,這群人翻過了一座小山,對面的叢林就快速竄出了十多名荷槍實彈身穿迷彩服的緬甸士兵來,將眾人給圍了起來。

重生之權門婚寵 他們口中喝著林洛他們聽不懂的話,不過他猜測應該是不許動之類的吧。

被十多隻衝鋒槍指著,林洛全身的皮膚都忽然炸起,如果不是知道對方只是例行檢查而已,他早就撲了出去,君子不立於圍牆之下,同樣,武者對於自己有危險的東西,都是提前解決。

客車司機在華夏與緬甸的邊境跑了幾年,算得上是緬甸通,他操著林洛他們聽不懂的緬甸話和這些士兵說著,原本帶著警惕的士兵,緩緩放鬆了下來。

為首的少尉排長對著客車司機說了一句,客車司機就迅速轉身,對大家喊道「大家不要慌,這只是例行檢查,請把你們的行禮給打開,讓他們檢查!」

這一群人中,除了林洛和兩名保鏢外,其餘的都是有行禮箱或者背囊,很快眾人就將自己的行李箱或者背囊打開。

兩名緬甸政府軍走了過來,對眾人的行禮進行檢查,林洛目光掃過眾人,卻發現一名四十多歲的男子,臉上的表情雖然看起來和大家一樣,都有一點緊張,不過他的緊張之中卻帶著一絲淡定,好像他的緊張都是裝出來的。

「這是什麼?」檢查的緬甸政府軍,在看到歐陽玉嫣背包中的幾十疊現金,不由眼睛一亮,大聲的喊了起來。

「當然是錢!」沒有想到,歐陽玉嫣居然也會緬甸話。

那名檢查的士兵連忙跑到了少尉排長那裡,低聲說了一段話,然後那名排長就走了過來,並且有生澀的漢語說道「泥豪,這位小姐,我懷疑泥與一筆販毒集團有關,請泥跟我們走一趟吧!」

歐陽玉嫣臉色露出了不屑的神色「懷疑?你們有證據嗎?」很明顯這群士兵是對她包里的幾十萬現金動心了。

少尉排長臉色一沉「我們懷疑不需要證據,請泥配合,不然後果自負!」

少尉排長話音一落,就有數名緬甸士兵快速沖了過來,槍口一下子對準了歐陽玉嫣和林洛。

林洛身體更是一緊,差點就此動手。

「你們確定要這麼做?」歐陽玉嫣的雙眸之中閃過一絲更加不屑。

「請泥跟我們走!」少尉排長的目光異常的堅定。

「咯咯!」歐陽玉嫣忽然發出兩聲銀鈴般的笑聲,這兩聲笑聲落在林洛的耳中,他精神感到一絲恍惚,不過迅速就回過神來。

「噠噠噠噠噠!」

連少尉排長在內的四名緬甸士兵,忽然間開槍了,但是他們開槍的對象不是林洛他們,而是他們的同伴。

猶豫猝不及防之下,開槍的又是他們的同伴和排長,所以,其餘的七八名緬甸士兵都帶著驚異和迷茫的表情倒在了血泊之中。

「噠噠噠!」

在接下來,眾人就見到少尉排長的槍口對準了他另外三名同伴掃射了起來,瞬間,三名緬甸士兵的身上爆射出了眾多的血霧來,反應過來的客車司機等都抱住了腦袋蹲在地上。

「砰!」

少尉排長在下一刻,扔掉了手中的衝鋒槍,然後從腰間拔出了手槍,對準了自己的太陽穴,毫不猶豫的扣動了扳機。

隨著槍響聲,少尉的腦地爆裂開來,然後倒在了地上。

「你做的?」林洛沉聲向歐陽玉嫣詢問道。

「嗯!」歐陽玉嫣點點頭。

「幹得好,這些緬甸猴子都該死!」林洛冷聲道。

歐陽玉嫣頗為意外的盯著林洛「你不覺得我冷血?」

林洛笑而不語,其實對歐陽玉嫣的手段林洛還是頗為驚訝忌諱的,不過驚訝歸驚訝,卻讓他心中感覺大快人心,現在的華夏國可謂是四面楚歌,所以就像小島國,高麗棒子,越南猴子,緬甸猴子都屢屢侵犯華夏國,身為華夏好青年的林洛自然對這些趁火打劫的傢伙沒有好感。

林洛忽然感覺眉心一陣異樣,因為他似乎感應到了腦海中的三角金鼎似乎發出了興奮的震動,他沒有發現,在那些死去的緬甸士兵身上都升騰起一道透明的影子,並且在下一刻,這些透明的影子都朝著林洛飄來,被吸入了他的眉心之中。

心念一動,林洛的心神就進入了腦海中,他卻驚奇的發現,金鼎在滴溜溜的旋轉著,並且在鼎身之上有十多道人影不斷的閃現著。

「這是?這不是那死去的十多名緬甸軍嗎?」

忽然,他回憶起了殺死殷少游后發生的事情,似乎殷少游死後,他的身影也出現在了金鼎上,並且他知道了金鼎的名字——六獄煉魂鼎。

當初他就推斷出,金鼎有煉魂的作用,不過後來他也沒有殺過人,所以沒法實現,現在的一切告訴著他,他的猜測是對的,所謂的六獄煉魂鼎真有煉魂的作用。

「啊啊啊啊啊……!」

忽然,一陣凄厲的慘叫之聲在林洛的腦海中響起,卻是那十多名緬甸軍的靈魂發出的,然後在下一刻,金鼎停止了旋轉,緬甸軍的靈魂已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十二滴金色的液體。

感受到這十二滴液體,林洛的靈魂不由一陣悸動。

「嗖嗖嗖嗖嗖嗖嗖……!」

十二滴金色的液體忽然飛向了林洛的靈魂,並且瞬間就融化了開來,一時,林洛感覺自己的靈魂快速膨脹起來。

「呼呼!」

進化的四十六億重奏 一陣脹疼在他的腦海之中蔓延開來,他不由張口發出了一聲悶哼。

「林洛,你怎麼了?」歐陽玉嫣發覺了林洛的異樣不由問道。

「我沒事,我們走吧!」林洛咬牙說道。

「你真的沒事?」歐陽玉嫣疑惑的目光掃視著他。

「真的!」

「那好,我們出發!」

隊伍繼續出發,林洛的腦海之中卻發生著巨大的蛻變,靈魂原本是虛無縹緲的,肉眼更是難以見到,但是在十二滴金色的液體融入之後,林洛發現他已經能夠見到自己靈魂的一個輪廓,雖然不是太清晰,但是卻能看見,這也是一種進步。

上次吸收了一滴金色的液體,他腦海之中出現了一條細線,後來他仔細研究過,這細線只能放出一米左右,也沒有多大的用處,所以,他也沒有放在心上。

這一次,他發現這絲細線一下子變長了,放出去居然能夠達到七八米,並且隨著細線的放出,他腦海中出現了一種奇怪的現象,細線所在的方圓七八米內所有的景物都在他的腦海中纖毫畢現,即使他逼著眼睛,也能看到眼前的一切。

他以前看過不少的仙俠小說,想到這種情況,似乎那些修真者的神識就有這種效果。

「好吧,以後我就將這條細絲名為神識!」林洛暗暗道。

而且他還發現,他的感官能力又一次增強了,五官感應至少增強了五六倍,他甚至都能清晰的聽到風從耳邊刮過的聲音。

緬甸政府軍突然發瘋自相殘殺,這一幕大家都看在眼裡,心裡無比的驚奇,卻不知道怎麼回事?

不過一路上誰也沒有談及,如果說出去了,估計緬甸政府軍也不會放過他們的,如果不是親眼所見,誰會相信緬甸政府軍會自相殘殺。

期間,眾人又遇到了一次政府軍的例行檢查,不過這一次那些士兵並沒有對歐陽玉嫣袋子中的現金動心,算是逃過一劫。

林洛倒是有些失望,如果歐陽玉嫣將他們殺了,他又可以得到十多具靈魂,雖然六獄煉魂鼎不能直接增強他的實力,但是隨著感官能力以及靈魂的增強,他對身體的操控也更加的強大了。

不過歐陽玉嫣不動手,他當然不會動手,他雖然討厭這些緬甸猴子,不過也不能隨意屠殺別人是吧。

「葛台小鎮到了!」

客車司機興奮的指著一陣小鎮說道,小鎮並不繁華,其中多數為一些低矮的房子,不過在小鎮的中心倒是有幾座兩三層高的樓房。

客車司機繼續說道「諸位,我已經順利將大家帶到了葛台小鎮,算是完成了任務,祝大家旅途愉快!」

「我們走吧!」

歐陽玉嫣輕聲說道,然後就當先朝著小鎮中走去,林洛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那名中年男子,然後也跟隨著歐陽玉嫣的腳步離去。

因為中年人神色有異,林洛直接施展透視眼透視了他的身體和行李箱,原來在他行李箱之中有著一層非常精妙的夾層,夾層中藏著的是雪白的粉末,不用說就知道是毒品了。

如果說對方是將毒品帶到華夏境內,他也許會阻止,不過帶到的緬甸境內,他倒不必操心了。 葛台小鎮不大,也就一條街道,街道兩邊,緬甸人們堆放著自己的貨物出售著,多是一些農作物之類的,當然,也有一些翡翠玉石,不過這些都不怎麼值錢。

真正蘊含好翡翠的礦場一部分掌握在緬甸政府的手中,還有一部分卻掌握在反政府軍手中,還有一部分掌握在緬甸黑幫的手裡。

緬甸是一個奇特的國度,他們這裡盛產比黃金還要貴重很多倍的翡翠,但是,他們的人民卻很窮,兩極分化嚴重。

翡翠在華夏,歐洲都能賣出高價,但是在緬甸境內卻不值錢的,就算一些普通的緬甸人有幸挖到了高品質的翡翠,也賣不到好價錢。

很快,林洛一行四人就來到了小鎮中央那唯一顯得豪華的建筑前,兩名身穿迷彩作戰服的武裝份子抱槍守在大門外。

歐陽玉嫣對其中一名保鏢點點頭,對方迅速走了上去和守衛交流起來,很快,一名守衛就進入了這座莊園之中。

大約過了五分鐘的樣子,一名身材矮小,皮膚黝黑,精神勁卻不錯的三十多歲的中年男子在數名武裝份子的陪同下走了出來。

一見到站在外面的歐陽玉嫣,他的臉上就露出了笑容,操著流利的華夏語說道「原來是勝天國際的歐陽小姐到了,怠慢了,怠慢了,快快請進!」

「托忠老闆客氣了!」歐陽玉嫣淡淡的回應了一句,然後就向前走去,林洛稍稍落後於她一步,至於兩名保鏢則是次於林洛之後。

「歐陽小姐這一行還順利否?」托忠等歐陽玉嫣走上了台階,才轉身,配合她一起往裡面走去,至於林洛和兩名保鏢,他僅僅是看了一眼,並沒有放在心上。

在路上,歐陽玉嫣就介紹過這個托忠,托忠是一個地地道道的緬甸人,同時他是緬甸毒龍幫的大佬,手下掌握的翡翠原石礦,都有幾十家,一身資產不下百億。

地下情:寶貝,你真甜! 莊園的裝修顯得並不是很豪華,這裡不過是托忠選定的臨時交易地。

「歐陽小姐,你們舟車勞頓,我讓人給你們準備了吃食,原石大會將在今晚八點開始!」托忠十分客氣的說道。

「好,一切都聽托忠老闆的!」歐陽玉嫣笑顏如花。

托忠僅僅和歐陽玉嫣聊了幾分鐘就快速離去了,畢竟這次有資格來參與這次原石大會的重要人物不少,他托忠不可能將時間都耗在這裡,即使歐陽玉嫣是一個大美女,不過在托忠看來,只要有錢,什麼樣的美女得不到。

莊園中有足夠的房間,接下來的時間,林洛等人洗漱了一番,又吃了一點東西,就安靜的等待起來。

下午金鼎又有了動作,吸收了十多條靈魂,讓林洛的靈魂產生了蛻變,進一步的加強了他的實力,這算是一個非常意外的收穫。

離晚上八點還有兩個多小時,林洛直接扔了兩枚聚元丹在口中,然後開始修鍊起來,如果說在剛剛修鍊的時候,面對的是普通人林洛沒有危機感,但是在遇上了天鷹門的人後,他心中產生了巨大的危機感。

並且在見到了自己的七位師兄后,他想要提升自己實力的迫切敢就更加的巨大了,七位師兄都是化勁期的高手,而他身為黑市的繼承人,才暗勁後期,雖然他們在這個年齡都還不如他,但是林洛絕對不會因此沾沾自喜,他是一個自尊心極強之人。

兩個小時的修鍊下來,兩枚聚元丹的藥力完全消化,比起昨日又有了提升,這是值得欣喜的。

過了一會兒了,就有托忠的人來邀請林洛他們一起參見原石選購會。

「林洛,待會就要靠你了!」歐陽玉嫣微笑說道。

「嗯!放心吧!」

林洛沉聲說道,在托忠手下的帶領下,他們進入了一處十分寬敞的大廳之中,在大廳之中擺放著一張十多米長的條形方桌,方桌之上擺滿了酒水和一些食物。

隨著林洛他們的到來,一些華夏富人也逐漸入場,一時,整個大廳之中就熱鬧了起來。

「歐陽小姐,你們請隨意!」托忠換了一身裝束,穿著一身棕色西裝的他,顯得格外的意氣風發。

「多謝托忠老闆!」歐陽玉嫣笑著回答。

很快,就有一些國內的著名富豪注意到了歐陽玉嫣,紛紛過來打招呼,不過這些富豪們林洛是一個都不認識,也不想和他們說那些虛偽的話,所以直接端著一杯酒,走到了一個角落坐下。

大約過了十分種的樣子,托忠用話筒講了一番歡迎之類的話語,然後就宣布原石選購大會開始。

今天的原石選購大會分兩種,第一是拍賣,拍賣的原石都是從一些名坑開採出來的,所拍賣下來的原石會現場解石。

拍賣過後,將是自由選石,選購的原石由托忠組織人將原石送到買家指點的地點。

對於這個流程,在路上歐陽玉嫣也交代過。

進行拍賣的是托忠的副手泰羅,一個五十多歲的緬甸漢子,他笑眯眯的走上了拍賣台,然後示意手下將一塊無比一人高的圓滾滾的原石搬上了檯子。

「諸位先生,諸位女士,現在放在我身邊的一號原石是我們27號礦出產的原石,27號礦乃是有名的極品翡翠礦,已經成功開採出七塊帝王綠翡翠!為了,感謝諸位的捧場,托忠大人決定今天的十塊名坑原石,都以極低的價格出售!現在開始拍賣,一號原石,一萬起拍,每次加價不少於一萬!」

當這塊原石送上台,林洛就發動了透視眼,他發現,這塊原石之中居然有兩塊翡翠,雖然不是帝王綠,但是也是罕見的玻璃種,不過這兩塊玻璃種體積不是太大,價值在兩千五百萬左右。

「林洛你看怎麼樣?」歐陽玉嫣悄聲問道。

「嗯,不錯,不超過一千萬可以買下!」林洛輕聲說道。

「好!」歐陽玉嫣也是一個聰明人,心中迅速做出了決定,在一千萬之內,他就可以買下這塊原石。

今天能夠來到這裡的,都是一些內地的富豪,所以一號原石的價格迅速飆升,很快就達到了五百萬。

歐陽玉嫣並沒有急著喊價,直到價格穩定在七百二十萬,她一舉加價到八百萬,順利的拿下了這塊石頭。

因為拍賣的十塊原石只是一個開胃菜,加上歐陽玉嫣又是女子,倒沒有人和她故意競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