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一時間,我的心裏感概萬千。

以小神婆的話來說,這條蠱肯定是重寶中的重寶。

李萍兒竟然說給我就給我了,說明在某種程度上她是不想要我命的!

而在我老祖宗的祭祀中,看朱潔的樣子似乎是想要了我的命!

我的心裏一緊,也終於可以確定李萍兒真的不是想要害我了。

然而,這個想法纔剛剛冒出來而已,我又忍不住搖起了頭。萬一她是看我要經歷那些所謂的‘考驗’,是怕我死在了中途呢?

突然間,我又開始變得糾結了。李萍兒到底是好是壞,她是想要一直保着我的命還是暫時保住我的命?

想着想着,我越陷越深了。

但總算是在不可自拔之前回過了神,連忙重重地搖了一下頭。

現在可不是能耽誤時間的時候,還有一樁大案子要查呢。

思緒迴歸,我腦子一轉,又猛地轉頭向小神婆看了過去,稍怔了一會兒,我便連忙向小神婆說道,“是不是因爲這蠱在我體內驅毒,所以我纔會變成之前那副模樣?”

我之前整個人看起來都和死屍一樣,可是氣力精神卻正常得不得了。

果然,小神婆當即向我點下了頭。

“也就是,有人在不知不覺對我下了毒的這個結論是沒有變的。”我皺着眉,又把這幾天的經歷仔細想了一遍。

可結果還是和之前一樣,我並沒有想出,我到底是在什麼時候被人動的手腳。

瘦猴,慕容潔也在皺眉,肯定也是在想着同樣的問題。

只有小神婆端着手裏的玻璃瓶子,一動不動地打量着其內的白色蠱蟲,高興得不得了。

“那個!”一時間,整個房子都陷進了安靜裏面。不知道過了多久,李剛的聲音傳了出來。

我朝他看去。

忙活了這麼久的時間,我這才真正注意到他。

他的臉色略有些難看,似乎有些着急。他看着我,急切地向我問道,“你現在是沒事了吧?”

我回過了神,搖了搖頭之後,向李剛說道,“應該是沒事了,怎麼了嗎?”

“沒事了就好!”說罷,他擡手指向了學校,“快,快去學校看看,有大事!”

“學校?”我下意識的轉頭朝着窗戶外看去,這才發到現在居然是在上午,看陽光照射來的角度,應該是八九點左右。

“我睡了一天?”我連忙向小神婆,慕容潔和瘦猴看去。

他們三人同時向我點下了頭,而慕容潔則在這時也焦急地說道,“對了,對了,李剛來的時候說是發生了什麼事。”

這時李剛也朝着我重重地點下了頭,“快點吧,我怕晚了會出事。”

“又死人了嗎?”我本能的開口呢喃了一聲。

但李剛沒有告訴我們,只是帶頭快速的往樓下跑去。

直到一口氣跑到了學校,李剛這才放下了腳步,一邊擡頭朝着學校的更遠處眺望,一邊着急地向我們說道,“我早上到學校外買早點的時候,看到了十來個警察到學校來了。”

“所以呢?”慕容潔眉頭輕皺。

“他們不是本市的!” 撒旦老公:老婆太難追 說着,他又輕輕地拍了拍自己警服上的警徽,小聲地道,“省廳,級別不低!”

“省廳?”我對於這些全不懂,瘦猴和小神婆似乎也是如此。慕容潔的眉頭則在這時重重地皺了起來。“按理來說,以馬老爺子的身份地位,會驚動省廳也算正常。”

“可是吳叔叔這邊,不是已經安排妥當了嗎?所有的調查工作也已經正常展開調查了。就算省廳更高級別的警官想要調查,也沒這麼容易啊。”

“是啊!” 重生后我成了男神的黑蓮花妹妹 她的話一落,李剛就不斷的點起了頭,“而且我也沒聽吳局說過,這些人就好像空降的一樣。”

“最關鍵的是,我還看到他們的臉色都並不怎麼好看,進來的時候似乎也讓學生們離開了。”

直到聽到李剛這話,我這才注意到,整個學校都安靜得不像話。

學生,老師甚至是其他的工作人員,一個都沒有!

整間學校,好像全都被禁嚴了。

所能夠看到的所有房間,都是門窗緊閉。窗戶上甚至連窗簾都拉上了。

而且我也才記起來,我們進來的時候有保安攔在了門口。

幸好李剛跟着我們,而且這保安也認得我們,在進來的時候李剛好像還和他說了好一會兒的話,他才放我們進來。

“快,要快!”我的心裏也越發焦急了起來,連忙催促起了所有的人,加快了腳步。

終於,我們在最短的時間內到達了實驗樓所在的地方。

頓時,我的眉頭皺了起來。

在大樓外,有許多人。清一色的全是警察。

之前我們看到吳局長帶隊的那一些人全都聚在了一起,這件案子的專案小組那幾個人也在。

吳局長同樣在。馬鈴也在人羣裏,緊張地注意着室驗樓通往地下室的地方。

剩下的一些警察就是我們不認識的了。

兩名站在大樓門口的執勤的警察也換掉了,似乎正在阻止所有的人進去。

只不過我注意到,在另外那一棟教師宿舍樓門口執勤的警察卻沒有換掉。

“他們只是衝屍體來的?並不想處理這件案子?”我立馬就明白了,小聲地嚮慕容潔嘀咕了一聲。

她輕輕地點下了頭,然後朝着人羣裏走了過去。

好在人羣沒有那些我不認識的警察,慕容潔帶着我們順利地走了過去。

“吳叔?這是?”慕容潔連忙向吳局長問道。

我則看向了馬鈴,她冷靜的臉上露出了稍微着急的表情。

“我不知道!”,吳局長卻朝着慕容潔搖了搖頭,然後衝着前方的警察昂了昂頭,“他們什麼都沒有說!”

吳局長的話還只是剛落,一聲聲嘈雜的聲音自實驗樓通往地下室的樓梯口傳了出來。

緊接着,有人從裏面走了出來。

一瞬間,我的雙眼不由得瞪到了極限。

爲首走出來的那個人,身穿着一件中山裝,衣服筆挺發亮。

長相十分青秀,一副讀書人的模樣。

可我真的是驚呆了!

在愣了一下之後,忍不住呢喃了起來。

“豁青雲?”

不止是我,慕容潔和瘦猴也在這個時候,輕輕地喝了一聲。 其實說起來,我們離開落鳳村的時間並沒有多長,和豁青雲分別的時日當然也沒有多長。

可如今在這裏看到他,還是大吃了一驚。

我突然意識到,其實遠不止那一直糾纏着我的陰謀,好像豁青雲也無處不在啊!

自從在雲來鎮第一次碰到他之後,無論我們走到哪裏,似乎都能碰到他的足跡!

就在我驚疑之時,豁青雲也看到了我們。

他和我們不一樣,他似乎早就知道我們在這裏,沒有露出半點吃驚的表情。

朝着我們一笑,擡手向我們揚了揚。

一邊揮手,一邊朝着我們跑了過來。

“這麼巧?”一過來,他就笑着向我們說道。

“巧?”原來不止是我,慕容潔也覺得他早就應該知道我們了。

豁青雲無所謂的笑了一下,擡手朝着後方指了過去,“馬教授和那具西域仙女的屍體我們就擡走了啊!”

“什麼?”雖然已經稍微料到了,但聽到這話我還是忍不住驚疑了一聲。

恰巧在這時,另外一羣人從地下室的樓梯口走了出來。

幾名警察擡着一塊竹製的板子,用幾根木棍支撐着馬教授的屍體,讓馬教授能支撐在竹板上,包持着跪姿。

在馬教授的屍體後面,還有數名警察擡着從慕容潔家底下挖出來的棺材。

不管是馬教授,還是棺材上,都被貼上了黃色的紙符,密密麻麻!

“能擡動了?”

我怔住了,吳局長也不可思議的呢喃了一聲,我看到他身邊的警察們也一臉吃驚。

是夠他們吃驚的,要知道這棺材當時從慕容潔家被擡走的時候,可是廢了好大的力氣,可現在只有幾個警察就能夠辦動了。

“爸!”馬鈴的聲音在這時傳了出來,她往前走了幾步。

可是豁青雲立刻伸手把她攔住了。

馬鈴臉上的表情很冷,可豁青雲的表情比她的更冷,“馬老的事情事關重大,現在已經引起了有關部門的注意。”

“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豁青雲指了指正被擡着往實驗樓外走出來的馬教授的屍體,“我們已經做了萬全的準備,馬老該怎麼樣就會怎麼樣!”

“他真的能成仙?”馬鈴怔了怔,沒有說話。倒是瘦猴忍不住好奇的問了起來。

豁青雲卻只是挑嘴笑了笑,露出了一副高深莫測之狀,“若無仙緣,就算得到西王母的仙丹也成不了仙。若有仙緣,哪怕是作夢也能白日飛昇!至於馬教授嘛。”

他擡頭看了一下天空,“一切都要看天意,誰也說不準,我們只能盡人事,聽天命!”

正巧在這時,馬教授的屍體從我的們的身邊被搬了過去。

我吸了吸氣,眉頭頓時皺了起來,我居然聞到了從屍體上飄出了一陣異香。

和檀木的香氣很像,可是卻又沒有那麼刺鼻。

我轉頭朝着其他人看去,所有的人都只是看着馬教授的屍體。只有小神婆的鼻子好像是在用力吸氣的樣子。

只不過奇怪的是,她低着頭,哪裏還有往日的高傲之狀。

“放心!”直到這時,豁青雲的聲音又傳了出來,我轉頭向他看去,只見他又伸手攔住了馬鈴,“馬教授的事情我們一定會妥善處理!”

“可是?”馬鈴沒有說話了,倒是慕容潔略有些着急地說道,“關於馬教授的這件案子?”

“這個也請放心!”慕容潔的話還沒有說完,豁青雲又向她無所謂的揮了揮手,“馬教授很明顯是心甘情願赴死。而且因爲祕術的關係,正確的死亡時間也無法確定。”

他自信的笑了笑,“馬教授雖然是這案件之中的一個因素,但卻又不在這案件裏面。”

他擡手在我的肩膀上輕輕地拍了拍,“馬教授和那西域女屍雖然是整件案子的起因,卻沒有這件案子的半分線索。”

“別走彎了路,別想太多,就當普通的命案處理!”豁青雲又在我的肩膀上重重地拍了幾下。

頓時,他的目光一怔。

我看到,他是看向了我的身後方。

而我的身後方就是小神婆。

“師妹,該和我回去了吧?”隨後,他又淡淡的開口。

我愣了一下,連忙轉頭向小神婆看了過去。慕容潔和瘦猴也是這樣。

他們兩人一臉不可思議,我則是無比驚奇。

在我的意識中,小神婆是厲害,但我總覺得豁青雲更加神祕。

在我認識的人裏面,懂這些制鬼驅邪,修煉之法的,就只有袁老爺子,豁青雲和小神婆三個人。

我當然暗自拿他們比過。

我一直覺得,要論本事,當然是袁老爺子更厲害,然後豁青雲次之,接下來纔是小神婆。

小神婆面相不清,無命無運。但豁青雲的面相卻十分清楚。我甚至能看得出,他以後的成就一定是不可限量。

他是小神婆的師兄?那他的丹道怎麼還沒有小神婆厲害?

“不回!”就在我們吃驚之時,小神婆擡起了頭,毫不客氣地向豁青雲輕喝了一聲,“這裏還有惡鬼呢!我走了怎麼辦?”

“惡鬼是那西域女屍,如今已被封存,惡鬼也隨我們而去,不會再留在這裏了。”豁青雲毫不客氣地說道。

小神婆愣了愣,又連忙開口道,“我還要幫他破案呢!”她伸手指向了我。

豁青雲眉頭一皺,“要不是你一直搗亂,曌遠早就破了這案子了。”

聽到這話,我的眉頭皺了皺。

“我又不是故意的!”不過神婆婆的聲音又傳出來,“和那惡鬼鬥了一場之後,我還告訴他了,這幾個死的人,一定是人乾的呢!”

“別給我胡攪蠻纏。”豁青雲一喝,“跟我走!”

這一聲大喝像是雷霆一樣,震得我頭皮一麻。小神婆也怔住了,乖乖的走到了豁青雲的身邊。

“走了!”豁青雲朝着我們笑了笑,拉着小神婆朝着學校外走去。

同時,又有一名警察走了出來。吳局長和所有的警察見到他之後,都快速的挺直了身子,朝着那中年人警了個軍禮。

“關於馬教授的事情,事關重大,已經列爲了機密,尤其是今天的事,希望各位不要泄露出去,要不然事情將會十分嚴重。”

中年人說完,又看向了吳局長,“這件事情的前期處理你也幹得不錯。我已經查了,馬教授的死以及如何死的並不是你泄露出去的,這事不怪你。” “多謝理解!”吳局長連忙客氣地道。

吳局長對面的警察淡淡地點下了頭,“後續的保密工作也要做好。 至尊煉丹師:廢柴嫡女 除了傳出去的這些,其他關於馬教授的任何信息,都不能再有任何風聲走露出去。這是命令!”

“明白!”吳局長擡手敬了個軍禮,神色十分嚴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