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一拉開門,武吉愣了。

看着面前的人影,以及其正不停地從口袋裏掏出數不盡靈石砸着房門以及遍地都是不滿了落在了地上的靈石的動作,武吉納悶道:“您這是?”

原來剛剛的“咚咚鏘”的聲音是這樣發出來的啊。

“大官人我在敲門啊,投錢問路啊?你看不出來麼?”聲音中充滿了一股優越之感。

“本女俠書雖然讀的少,但是至少我認爲應該投石問路纔對吧。”

面前的人影闊氣十足,瀟灑道。

“有錢,任性!”

……

……

而此時,在遠處的一家醫館內。

看着面前正一臉鄙夷的臉色盯着自己的老闆,嶽策知道這裏面有着一個很大的誤會,一個可以說是比天還大的誤會。

而醫館的老闆卻是面容相當複雜地看着昨天剛來今天又來抓藥的男子,又看到嶽策身後的站着兩位美貌女子,似乎瞬間明白了,帶着對嶽策的一絲羨慕的同時,又是來了一絲“我懂得”的奸詐笑容,道:“客官,你不要說了,你這種情況,雖然知道也是不可違,不可控制的,但是要知道細水流長才是王道啊!像這樣子三天兩頭就用藥來補的話,恐怕會有副作用啊!”

“我說如果這些藥只是給其他人用的,你行麼?”

而老闆卻是一笑,道:“你真當老闆我的醫術是白學的麼?陽性藥材怎麼可能會有避,孕的作用啊!”

所以說你是真的誤會了……

剛想再說些什麼坐會最後的解釋,老闆已經包好了藥材,公公整整地放在了嶽策的面前,制止住了嶽策的欲言又止,道:“算了,這次看在客官第二次光顧本店的份上,又看在身後如此漂亮兩位美嬌娘的份上,給你打個八折如何?以後如果身體再撐不住的話,可以再來小店,依然打折喔!”

“可以,成交!”

比起略微有點污損自己高尚的形象一點點的誤會,哪有比起打折更加重要的事情!嶽策當然毫不猶豫地就答應並且承認了自己的“病況”。

莫名其妙地看着嶽策喜滋滋地交錢,四處打量醫館周圍的哪吒也是如同來到了一片新世界一樣,左看右看。

“太一姐姐,你以前有來過這裏麼?”

“孤乃金烏之族,怎麼會有那種凡人才該有的經歷。”太一隻看着嶽策,聲音淡淡。

“記得記得在清風城時,本姑娘與嶽策也這樣去過那邊的一家衣莊,就是以前嶽策穿的那件雲錦蠶衣甲就是當時在那邊買的,太一應該也去過的。”

回想起那時候的事情,哪吒的嘴角也是微微懷念。

此時的嶽策也是交易完成,聽到了身後哪吒提起了清風城,不禁莞爾。

“如果沒去清風城的話,就不會去清風山上認識了太一姐了呢!”

太一姐點點頭。

手中提着幾打包藥材,嶽策也是回憶到了當時的情形,道:“記得那個時候,如果不是因爲瓊小妹妹的幫忙,可能就不會清風山了呢!也不知道爲何當初走的那麼匆忙,咱連聲感謝都還沒來得及說呢。”

哪吒一個白眼,道:“算了吧,那個小不點師叔如果見到你,那麼第一聲一定會是這麼說——”

“白衣賤民大哥哥!好久不見啊!”

嶽策臉色帶着複雜:“雖然不想承認,但不得不說哪吒你學那個毒舌蘿莉得還真的很像。”

而對面的哪吒卻楞了:“本姑娘後面的話還沒說呢啊!”

下一刻,一道小巧玲瓏的身影對着嶽策撲去。

“咱可不是什麼毒舌小蘿莉喔!”

雖然嘴上這麼說,但這道熟悉的聲音中還是帶點,小興奮。 “有錢,任性!”

不知爲何,正站在門外的這道銀色身影說出的極其任性的話語讓正義少女武吉的心內一痛,看着遍地都是靈石環繞,心中都開始替面前的女子一陣肉疼了。

這到底是哪方神聖啊……

抱着疑惑的武吉好奇地打量着面前的女子,卻見——

面前的女子卻是華麗非凡,銀白色的長髮整齊而又柔順的垂在雙肩,身上穿着一套黑金色的龍袍,龍袍上紋着九龍咆哮的圖案,威嚴側露,那張如同白雪一般的臉上,端正而又清秀可人的五官,燦金色的眼眸如同天然製造的琥珀一樣,嘴角更是微微翹起一絲讓人感到無窮壞意的微笑,更加讓人感到驚訝的是,女子那瓊鼻之上託着一副奇怪的墨鏡,雖然墨鏡並沒有完全地遮擋住眼睛,但即便如此,作爲“正義少女”的武吉更是深深地感到了一陣正義所特有炫酷之感。

原來我差點都忘了,正義也是需要高級裝備的啊……

女子素手擡了擡墨鏡,似乎對面前爲自己開門的人一陣不喜,玉脣張開,道:

“問雷啊!尼度系田給屋啊?”

武吉一聽大囧,:“……”

怎麼辦,面對如此讓人感到生僻難懂的語言,正義少女深恨自己當年沒有在學堂好好學習,害的現在作爲正義化身的自己面對外來部落的人居然如此狼狽!

不對啊!剛剛她說有錢任性的時候,本女俠還是能聽得懂的啊!

就在武吉手忙腳亂地如同是熱鍋上的螞蟻,而面前的女子也是看出了武吉與自己的語言不通,於是便是清了清嗓子:“那我換種語言吧,問你,這裏是天機屋麼?”

“是,是。”一聽面前的女子似乎也說出了自己能夠聽得懂的語種,武吉擦了一把額頭滾滾的冷汗,急忙忙點頭稱是。

點點頭,女子扔給武吉一塊地靈石,便大大方方地走了進去,頭回也不回,酷酷地對着身後被眼前這一筆重金呆滯住的武吉說道。

“賞你的,算作你的點頭費吧!”

武吉依然不相信地擦拭着眼睛,再確認過面前的地靈石是真的無誤後,一陣眩暈。

我不是做夢吧,點個頭就會有一顆地靈石,那我這是要發啊!!

武吉此刻處在被眼前的錢財強行石化僵硬的狀態。

“哼,有錢,任性!”

女子嘴角笑了笑,走到大廳。

“你們這裏誰是老闆?我找——”再一次地擡了擡墨鏡,走進客廳的銀色長髮女子豪氣地叫了一聲。

“阿芽我就是——”看着自己的徒弟不知道拿了什麼東西就變地像是中了定身術一樣,天然卷也是一陣疑惑,再看到眼前的女子的一頭銀長直後,更是一股無名的厭意由內而生,不理會面前女子一身的雍容,有氣無力道。

“嗯?就你這如同鳥窩一般的銀捲毛也是當老闆的人麼?還穿的如此破破爛爛,怎麼看也是處於更年期的女保姆吧!大官人我不信啊!”看到面前的姜紫芽雖與自己一樣亮銀色的頭髮,但是——

女子嘖嘖兩聲,像是在鄙視着什麼。

“你這就是暴發戶外加中二病的打扮好得意什麼?你難道不知道長直髮早在幾年前就已經開始落伍了麼?現在流行的就只有銀色捲髮知道麼,配上阿芽我這雙歷經滄桑的眼眸,最能吸引那些小男生的視線了,你知道個什麼!”雖然不知爲何,就如同貓與狗天生不能共存一樣,看到面前的女子在羞辱自己,姜紫芽也是一陣不甘示弱,回駁譏笑:“你這一頭雪銀柔順飄柔的頭髮一定就是最近市集上所傳的一樣,一定是加了特技!等到回家之後,然後就又‘duang’的一下就沒有了。”

看着面前的天然卷一看就是大媽打扮的姜紫芽居然雙手做出一副“爆炸”的動作,銀髮女眼中也是一冷。

如同水火,兩者敵視的眼中充滿了熊熊火焰。

另一處。

看着面前的小女孩依然掛在自己的身軀之上,嶽策也是先被蒙了一下,低頭看了一眼如同樹袋熊一樣的小蘿莉。

依然是穿着一身過膝的水綠色短裙,裙上還有着一些五顏六色的雲彩的圖案,如同稚童一樣頭上紮了兩道沖天而起辮,可愛的容顏上正充滿了驚喜的笑容,撲閃撲閃並且黑長的睫毛,下面的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正眨啊眨地看着自己。

這不是在清風城有過一飯與一面之緣的瓊霄小蘿莉還能有誰?

“白衣賤民大哥哥,好久不見啊!”瓊霄一臉笑嘻嘻地打着招呼。

怎麼回事……

雖然她已經很有禮貌打着招呼表示對對多日不見的友人的想念,但是我還是有着一種朝她那張吹彈即破的臉上來上一拳的衝動呢?

又爲什麼每次只要她的出現,我的身邊就沒有一位與我一樣穿着白衣衣服的“賤民”呢?

忍着心內的不痛快,嶽策做出了一個略微帶感的笑容,笑道:“哎呀哎呀,我說今天怎麼小四會很不正常呢,原來是有貴客臨門啊!瓊霄小妹妹,怎麼有空來朝歌玩了啊!”

“這不是想念賤民大哥哥嘛!又聽說賤民哥來了朝歌,咱便立刻跟堂姐來這裏找你玩了。”似乎沒有聽出嶽策的惡意滿滿的內心,瓊霄小蘿莉依然不肯從嶽策身上落下,一副很是快樂滿意的表情。

……

怎麼回事呢!稱謂變得如此之快以及差距如此之大,我的淚水有點忍不住了呢!爲什麼一開始還有一件“白衣”指着,到後來卻是直接“賤民哥”這種像是鄰家小妹在叫着自己的本來名字的語氣一般呢!

不行啊!知道真相的我的眼淚就立刻會掉了下來……

“你這裝嫩的老妖婆給本姑娘從嶽策的身上下來啊!!!!!!!!”哪吒一把拉住瓊霄的一隻手,高喝一聲!如同是護犢的老母雞一樣,用力地扯着瓊霄。

而結果瓊霄小蘿莉卻像是一隻吸力超強磁鐵一樣不肯從嶽策的身上下來,任憑哪吒怎麼用力,還是搖頭不肯下來。

嶽策疑惑地看着依然貼在自己身上的小蘿莉,納悶。

自己什麼吸引力這麼強了,難道說我的設定便是“八歲到八萬歲的少婦少女通殺”麼!可是在嶽策眼角邊緣的一個不注意的的時候,嶽策看見了一件讓人比較尷尬的事,如同一盆冷水澆的自己清醒過來,否定了自己的腦補內容。

嶽策低聲道:“瓊霄小妹妹,怎麼還不肯從你‘賤民哥’身上下來呢?你‘賤民哥’我可是會害羞的喔!”

好吧,我承認我已經拿這小蘿莉沒辦法了。

可是瓊霄依舊是撅起一張小嘴,可憐兮兮地賣萌道:“都說了,咱不是想見‘賤民哥’麼!難道賤民哥就不願意讓咱抱着麼?”

“……”

怎麼回事?這種越用越親暱的稱呼……

“不是你‘賤民哥’不願意抱你啊!”嶽策悲嘆了一口氣,從自己的大衣口袋裏掏出一隻小巧雪白的手,淚如雨下說道。

“如果瓊小妹妹的手不在咱的口袋裏亂翻的話,我也不會這樣說啊!畢竟你這番行爲是在表明並不是想念你賤民哥,而是在懷念你賤民哥的口袋啊啊啊!”

“嘿嘿!被發現了啊。”

一手被握住的瓊霄也是因此從嶽策的身上緩緩落下,不過其並沒有任何羞愧的表情,只是一手輕輕地拍了怕頭,吐舌笑道。

嶽策似乎也明白了什麼,不禁好笑道:“別以爲你學着阿卡木妹妹吐吐舌頭就能可以糊弄過去啊!說,到底來我這,有何事啊?或者準確來說,是想找我要什麼東西啊?”

“賤民哥既然都知道了,還問咱幹麼?”

“你也應該知道那天我將所有能給的都給了你了吧?”嶽策也是無奈,“就算你現在找我,我也沒有啊。”

“咱也知道啊,不過這一次是我堂姐吃了,覺得味道不錯,欲,求不滿,非說這世上不可能沒有錢買不到的東西,硬是要讓咱帶着她來找你,這不,咱也想看看你身上還有沒有什麼存貨?”瓊霄小蘿莉不知從哪又拿出了一把金剪刀,一躍身,坐在了漂浮着的金剪上,正好與站立着的嶽策一個高度。

“那你那位堂姐呢!”看着瓊霄小蘿莉身邊就她一個人,根本沒有一個什麼堂姐的影子,嶽策問道。

“咱本來想先來這看看有沒有什麼值得咱注意的衣莊的,不過堂姐向別人大聽到,打聽到一個奇怪白衣打扮的笨蛋在天機屋裏工作。咱猜想那個人可能就是賤民哥,所以就讓堂姐先去找那裏你了。”瓊霄一臉天真的笑容。

…… 聽瓊小蘿莉說起這一次是跟自家大人過來,嶽策也是不由得安下心來,但是一想起自己現在無法滿足這個可愛的小蘿莉,嶽策還是沮喪地說:“雖然你親自來到朝歌找我,這是很有誠意,但是無論如何,當時我的身體上下不是已經被你掏空了。”

似乎又想起瓊小蘿莉那個已經去了天機屋的什麼堂姐,嶽策遲疑了一會,才又道:“雖然我並不怎麼在意,但是我還是要問你一下,你那什麼堂姐的脾氣,性格怎麼樣?”

瓊宵一聽嶽策如此**的問題,不禁偷笑道:“怎麼,莫非賤民哥還沒見過咱堂姐,就已經對她動心,這麼迫不及待地向咱打聽她的*了。呵呵呵。”

……

嶽策不禁感到身後兩道無聲卻又道冰冷煞人的氣息油然升起,充滿了一股不僅是針對自己還有面前的小蘿莉的惡意。

“嶽策,從剛剛到現在,你與這小丫頭到底是在討論着什麼不知羞恥的事情啊!!”哪吒臉色通紅,不知是被氣得,還是因爲兩人話中的引人遐想內容給羞的。

太一的眼中頓時泛着冷光,正經嚴肅地勸着嶽策道:“主上……看來此人留不得。”

嶽策一聽,回憶起剛剛與瓊霄之間那雖然很是正常的話語,可是——

似乎剛剛的那些話確實有點小瑕疵啊!非常地回來令人遐想飛飛。

一想到此,嶽策冷汗淋漓……並且在這時的他似乎聽到周圍一些人對自己的“流言蜚語”。

“喂喂,聽到了麼?那邊的男的,就是那個穿的超奇怪的那個……真是太可氣啦,居然有兩個女人跟着不說,居然連個小女孩都不放過,真是連**都不如……”

“對啊,對啊,咱剛剛也聽到了,吃着碗裏的還想望着鍋裏,居然連人家的姐姐都不放過唉!太氣人啦!”

“媽媽,我長大也會變成那個大哥哥一樣嗎?好害怕啊……”

“乖啊那個哥哥就是反面教材,千萬不要學他啊,你沒看到他身後的兩位姐姐身上正冒着黑氣麼?這就是傳說中只有至煞之地——血海里纔有的修羅氣場。被這種氣場包圍的男人的下場要麼是獨自死,要麼就是一起死,反正你可不要學喔……”

“怪不得三天兩頭就往醫館裏抓藥……”

……

四周的聲音如同是一把把無形的箭,刺的嶽策的耳朵發酸。

對着周圍已經很無解的路人露出一個無法解釋的苦笑。看着依然怒氣衝衝的哪吒,苦聲道:“我都說不用你們跟着了吧!尤其是哪吒,你從來就是被無謂的仇恨矇蔽了雙眼,你看看,連武器都拿出來了,我拜託你了,還是先收起來吧,太一姐,你也是,我來慢慢解釋給你們聽行了吧!”

帶着三女匆匆地走出醫館,走到一出人影稀少的角落,指着依然坐在浮着的大金剪上的小蘿莉,先是對黃袍御姐道:“先給太一姐介紹一下吧,這位就是跟你說的在清風城遇到的那位贈衣賜金的小妹妹——瓊霄小妹妹。”

有同樣的語氣對瓊霄說:“說話回來,如果當日不是瓊小妹妹要求我們去清風山,可能就不會遇到太一姐,我還真的要感謝一下你呢!”

“那剛纔你跟她說的什麼沒有了,什麼身體的,什麼實在無法滿足你的給本姑娘解釋清楚!”哪吒雖然明白嶽策似乎是在解釋,不過一想到兩人剛剛那實在想入非非的章節,便渾身不耐。

“……如果我說她是想跟我要點吃的,你信麼?”

哪吒冷笑得祭出了乾坤凌天圈,看着嶽策,很顯然就算再傻也不會相信有人會爲了吃的會從遠在萬里之外的三宵島來到朝歌城。

他以爲是誰?

……

經過嶽策以及瓊霄笑而不語的解釋中,最終哪吒也相信了瓊霄她表姐真的爲了巧克力來這裏找嶽策,不過她心裏也在不爽。

看來師傅說的沒錯啊……

嶽策身上的桃花劫太重……

瓊霄見得誤會都解釋清楚了,想起了剛剛嶽策詢問自己的話,不禁擡着那張可愛的臉龐,問道:“對了,賤民哥,你剛剛向我打聽我堂姐的事情是爲了什麼事啊?該不會真的對咱家堂姐起了賊心了吧!告訴你啊——咱堂姐可是眼光很高的喔!”

你還真蹬鼻子上臉了……

嶽策此刻只是心裏有點忙莫名地不安之感,有點擔憂地說道:“你想到哪去了,我只是擔心,你堂姐會不會與天機屋內最混皮的傢伙槓上,那傢伙的節操僅次於我。要是一般比較寬容的人還能忍受得了她,可是如果你堂姐性格不怎麼一般的話,加上小武也不敢違抗師傅,後果可以想象啊!”

其言不言而喻。

而瓊霄確不擔心,雙腳在金剪邊翹啊翹的,無所謂道:“放心吧,咱家堂姐雖然性格有點奇怪,但是至少啊,但是咱覺得應該不會爲了一些小事而怒不可遏吧!”

“是麼?那我就放心了。”嶽策聽瓊霄對她的那位堂姐的評價挺高的,不禁也是微微舒下心來。

“太一姐,怎麼了,從剛剛到現在一句話都不說”

“……主上,孤覺得還是不能留這個小鬼頭禍害主上,還是由孤爲主上料理了這個小丫頭吧!”黃袍御姐依然看着瓊小蘿莉,殺氣騰騰,似乎對瓊宵這種自來熟的性格很是不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