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一個二十歲的年輕人,為什麼能如此強大!

在總統套房的主卧室里,倪慶聯和唐浩相對而坐。

「你現在已經是深淵集團的董事長了,我只有一個要求。」唐浩平靜的說道。

「我已經答應了把深淵集團給你,你才是集團的董事長,你想怎麼樣,我都會照做。」倪慶聯笑著說道。

「放棄集團那些不合法的生意。」唐浩平靜的說道。

倪慶聯聞言,頓時愣住了。放棄不合法的生意!那會讓深淵集團失去百分之六十的利潤。

唐浩看著倪慶聯,平靜的說道:「現在是和平年代,那些軍火生意會讓那些維護和平的國家盯上深淵集團。一個集團和一個國家作對,已經很危險了,更何況盯上深淵集團的遠遠不止一個國家。我不希望成為一個國際A級通緝犯。」

倪慶聯一聽這話,點了點頭,說道:「我會盡量說服他們。」

「不是盡量,是必須。」唐浩糾正道。

「是。」倪慶聯立刻給了唐浩一個肯定的答案。

「用我派人保護你嗎?」唐浩突然改變了話題。 三十具血淋淋赤裸裸的羅馬軍團的士兵被放置在於正心面前。這些屍體的裝備武器則在邊上堆作一堆。

於正心已經聽說了,海面上新羅馬登陸艦隊的大敗。

但是海戰的勝利,並不能沖淡他對失去生死兄弟的痛心和悲傷。

不過他的確為海戰勝利而感到慶。

如果新羅馬的登陸艦隊登陸墨西哥,並且把大量擁有重武器的羅馬軍團送上海岸,對於在墨西哥的孤星國將是極大的威脅。

海戰中,新羅馬軍團士兵大多沉入海底,大量被鯊魚等魚類吞吃,因此沒能打撈到多少羅馬軍團屍體。

對於羅馬軍團,孤星國還是知之甚少。

鐵石營卻不但收集了三十具羅馬軍團士兵的屍體,還有和羅馬軍團正面交戰的經歷。

因此,於正心在孤星議會上因為造成鐵石營大量減員被通報批評外,還被賦予了調查羅馬軍團屍體,編纂調查報告彙報孤星議會的任務。

藍賽爾醫生和帶領的團隊被直升機空運到了鐵石營的營地。

於正心長時間在外作戰,與在後方忙於醫療建設工作的藍賽爾醫生已經很久沒見了。

彈兩人握了手,聊了幾句,立刻就開始了工作。

羅馬軍團的士兵有的已經被子彈打的如馬蜂窩,有的被高爆機炮彈幾乎炸成肉塊。但是藍賽爾帶領的團隊還是對每具屍體進行了仔細的解刨和研究。

五六個小時后,藍賽爾醫生脫下滿是鮮血的手套和解剖服,走出了隔離帳篷。

他對於正心說道

「於,屍體的初步研究我們已經完成了。」

「三十具屍體全部為男性,年齡在18到30歲之間。根據基因和體表特徵的觀察,我們認定所有屍體都是混血兒。」藍賽爾醫生說道把一張張的屍體報告遞給於正心。

「混血兒?」於正心疑惑。

「都是黑黃白三人種的混血。」藍賽爾醫生說道接著又展示了一張照片,說道「再請看他們的肚臍眼。」

於正心看了眼照片,發現這些羅馬軍團士兵的肚臍眼周圍有一圈針孔。

「這是人造臍帶在嬰兒體表留下的痕迹,這說明這些羅馬軍團士兵全部是在人造子宮裡生長並出生的。」

「也就是說,這些羅馬軍團士兵全部都是不知自己父母為何人的試管嬰兒。」

「除此之外我發現這些屍體體格健壯。肌肉強度略強於正常人類,應該是從幼年期就經歷長時間嚴酷鍛煉造成的。」

「全身遍布各種傷疤,經過檢驗,部分傷疤在9歲左右就出現在這些軍團士兵身上了。」藍賽爾醫生說道。

於正心立刻明白了醫生的意思。這些羅馬軍團士兵,可能是優生學的試管嬰兒,但是總體上還是正常人類。

但是這些士兵從九歲起就開始嚴酷的軍事訓練。

羅馬軍團是用殘酷的斯巴達式訓練方式打造的戰爭武器。這就是其戰鬥力的來源。

「由於沒有活著的羅馬軍團士兵進行心理學的研究,我沒法確認軍團士兵那種近乎瘋狂的狂熱從何而來。」

「但是我猜測,很可能新羅馬從小就對這些士兵進行洗腦。」

「另外從其體內黑色素,和攝入食物的元素情況來看。他們經常出沒於全世界各地的冰原,森林,沙漠等地區。應該是在進行訓練。」

「這就是我初步結論了,更詳細的需要更多時間來進行研究。」

藍塞爾醫生說完了自己的結論。

「好,謝謝你醫生,請你把剛才的研究結果寫成報告。我也要去研究軍團士兵的武器裝備了。稍後我們再談」

於正心說道。藍賽爾醫生點了下頭。

於正心走入了邊上一個帳篷。長城指揮部也派遣了一個武器裝備科研組前來研究繳獲的武器和裝備。

於正心叫來了研究組負責人,詢問如今研究的進度如何。

負責人於是把繳獲的武器裝備一件件的向於正心說明。

負責人首先把一套軍團士兵穿著的金屬鎧甲給了於正心。

這金屬鎧甲有迷彩塗層,但是於正心用刀子用力刮開塗層可以看清鎧甲的金屬本色是銀色的。

這件鎧甲樣式是歐洲板甲與羅馬環片板甲的結合體。

整套分為胸甲,臂甲,腿甲等部件,軀幹部分除了關節部分幾乎都被鎧甲保護了起來。

其中胸甲部分,上半部類似於歐洲16,17世紀的騎士板甲,由整塊金屬貼身打造,護住了整個肋部。

下半部則是古羅馬環片板甲形式的,也就是用長方形條狀金屬加工成環形,並互相連接。能護住腰部。

簡而言之,有點像龍蝦身上的甲殼。這種樣式的板甲,甲片縫隙部分防禦力差於整塊金屬打造的板甲,但是靈活性較好。

胸甲兩肩部分帶有護肩,也是羅馬環片板甲形式的,腰部下固定有一塊保護襠部的凱夫拉防彈片。

除了胸甲外,臂甲腿甲都是整塊金屬打造的板甲樣式,穿時用搭扣扣死,就能把整套鎧甲牢固的穿在身上了。

「少將,這套鎧甲,我們稱之為超鈦鎧甲。因為鎧甲的金屬部分全部是由一種特殊鈦合金打造。同樣重量下的這種這種超鈦合金,防彈性能四倍於防彈鋼。」

「而且這種金屬隔熱,防鏽,不帶磁性,是一種極好的裝甲材料。」

「我們知道了這種鎧甲的成分,主體是鈦,但是還混合了其他十幾種稀有金屬。可惜我們沒法得知如何把這十幾種金屬很好的結合起來,冶鍊出這種材料。我們暫時稱其為超鈦金屬。」

「除了超鈦金屬,鎧甲裡邊內襯還有凱夫拉防彈層和氣凝膠緩衝層,除了能提高防禦力,還能吸收彈頭帶來的衝擊力」負責人說道。

「這種鎧甲,重量是多少,防護性能如何?」於正心問。

負責人回答道:

「是這樣的,這些鎧甲雖然看上去是一種型號的。但是我們仔細研究下來。發現其實有新舊兩種鎧甲。」

「舊型號,能防禦308英寸機步槍彈的零距離射擊,但是沒法抵擋308碳化鎢穿甲彈的近距離射擊。因此防護力相當於過去美國標準的四級防彈衣。。」

「然而您看這件新式超鈦鎧甲,金屬材料的厚度進行了增加,內襯面還塗裝了增強防禦力的高強度聚合物。」

「這種新式超鈦鎧甲,已經連308口徑的碳化鎢穿甲彈也能夠抵擋了,經過我們測試,只有碳化鎢彈頭的338拉普阿-馬格南狙擊彈或者威力更強勁的步槍彈才有可能擊穿新式超鈦鎧甲。」

「也就是說,孤星國現役的突擊步槍都沒法擊穿這種鎧甲。」

「這種超鈦鎧甲的防護力和性能,遠超這個世界大多數國家的單兵防護裝備。硬要說有什麼缺點,就是比較重。」

「新式超鈦鎧甲的重量,達到了20多公斤,比輔助軍團普遍裝備的全套攔截者防彈衣要重五公斤左右。」

「不過,少將如果你穿起這件鎧甲,你就會發現一點。那就是會感受到這種鎧甲的重量實際上並不重。」負責人說道。

於正心於是把鎧甲穿了起來。他發現負責人說的不錯。穿起鎧甲后,他覺得這鎧甲重量至多十公斤左右,反而比自己日常穿的06式防彈衣加前後兩塊陶瓷防彈板要輕巧。

負責人,讓於正心脫下鎧甲後進行了解釋。

「您請看,整套鎧甲各個部分都是由高強度碳纖維管連接在一起的。最終,碳纖維管又連接到腳部的鎧甲鞋底。」

「鞋部鎧甲的後部帶有一套小巧的棘輪和彈簧裝置。」

「因此實際上,整套鎧甲是由一套無動力外骨骼系統固定在穿戴者身上的。」

「利用碳纖維管。無動力外骨骼系統把鎧甲部分重量直接作用到了地面,而不是人體身上。」

「棘輪和彈簧裝置,能巧妙的吸收腳踩地面時的慣性,然後再抬腳時再把力量釋放出來,這樣就幫助無動力外骨骼穿戴者無論跑步站立,都相當的輕鬆省力。」

「因此超鈦鎧甲的穿戴者實際上只需要承擔鎧甲一半的重量。穿戴者如果還要背負其他作戰裝備,同樣只需要承擔一半的重量」

「這種不依靠外來能源的外骨骼系統相當簡易,巧妙和可靠。不得不說是優秀的設計。」

負責人雖然知道這種超鈦鎧甲是新羅馬的設計,但是不得不稱讚。

於正心對於超鈦鎧甲有了相當了解,拿起了一頂軍團士兵的頭盔戴在了頭上,讓負責人介紹這頭盔。

「這是超鈦頭盔。同樣由超鈦合金打造。頭盔主體覆蓋住整個顱骨,兩側有護頰,護住臉部兩側。」

「頭盔後部有環片板甲形式的護頸,護頸部分除了防彈作用,還提供緩衝頸部衝擊力的作用,可以有效保護頸椎。」

「內部的碳纖維管可以和鎧甲部分無動力外骨骼系統連接,因此雖然整個頭盔比較沉重,但是實際佩戴起來會覺得相當輕巧。」

「整個頭盔主體和護頸能抵擋308普通彈,但是限於重量,超鈦合金厚度沒法做的太厚,因此會被308碳化鎢穿甲彈擊穿。」

「頭盔內襯有緩衝墊,加之本身的防彈性能,對於爆炸破片的防護力很強。」

「另外,這頭盔功能性很多。」負責人說道,把護額內襯部分往下一拉,一塊淺褐色護目鏡片就擋在了於正心面前。

「這護目鏡平時隱藏在頭盔內部,使用時可以拉出。」

「鏡片材料為高強度防彈樹脂,可以抵擋點22槍彈的射擊,對於低速破片防護里比較好。」

「鏡片內有化學藥劑,會根據外界光照強度,變化鏡片的顏色深淺,因此相當於戰術墨鏡。」

「但是護目鏡功能不僅在此,頭盔內部還內置有微光夜視儀,夜視儀的畫面會由頭盔內部投影儀投射在護目鏡鏡片上。這護目鏡相當於夜視儀的目鏡。」

「頭盔還內置軟體,還會把戰術地圖,只會命令,敵友位置等投射在護目鏡上,這護目鏡相當於一個顯示器。」

「頭盔把佩戴者的耳朵部分完全遮蔽了,但是這並不會影響,佩戴者的聽力。」

「因為頭盔帶有拾音器,會收集周圍環境的所有聲音,並且利用頭盔內骨導耳機,將聲音傳送給佩戴者。」

「當然佩戴者也能把無線電連接在頭盔上,利用頭盔的耳機和馬克風來和友軍進行聯繫。」

「護頰內部可以拉出一塊濕布,遮住口鼻,並且擋住護目鏡下方的縫隙。」

「這濕布含有特殊化學藥劑,不但可以抵擋普通煙霧,還能阻擋毒氣。」

「當然,畢竟是臨時防護設備。這濕布只能保證使用者在毒氣中生存半個小時左右。超過半個小時,中和毒氣的化學藥劑效果會下降。佩戴者依舊會中毒。」負責人說道。

「頭盔頂部還有一條突棱,突棱作用之一和安全帽上突紋一樣,就是增強頭盔的防護力。」

「另外突棱內置,強光手電筒,微光夜視儀,以及一個攝像頭。攝像頭應該是為了讓羅馬軍團指揮官了解部隊作戰實情用的。」

聽到這裡於正心對於羅馬軍團戰士的防護裝備有了相當了解。

他拿起幾具僅有少數彈孔的鎧甲,詢問負責人。

「能否把那些已經幾乎被炸爛的鎧甲融化掉,把得到的超鈦合金用來維修這幾具相對完好的超鈦鎧甲?」於正心問。

「沒有問題,我們如今製造不出超鈦合金,但是回收超鈦合金用來維修鎧甲沒有問題。」負責人說道。

「那就辛苦你們各位了,有了這樣的鎧甲,我的戰士們倖存幾率會大大增加。」於正心感激的說道。

接著和負責人查看起羅馬軍團士兵的武器。 倪慶聯一聽這話,無奈的笑了:「你都知道了?」

「他是獸王嗎?」唐浩問道。

「是,本來我找他來對付你的。幸虧他來的比較晚。」

「等劉昆死了,他手下的那些人也就都散了,一個獸王足矣應付了。」唐浩平靜的說道。

倪慶聯點點頭,說道:「我不會再重蹈董事長的覆轍了。」

「高比利的時代已經過去了,你現在是董事長,現在是你的時代。」唐浩糾正道。

「不,準確點說是你的時代。」倪慶聯繼續糾正道。

唐浩聞言,笑了一下,說道:「好了,你做事吧。」

「嗯。」

倪慶聯站起來,走出主卧室。

唐浩安靜的坐在沙發里,望著窗外的陽光,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現在深淵集團已經成為了他名下的財產,不知道落月知道這件事之後,會不會認為那個叱詫天下的兵神成了一個財迷。

十五分鐘后,唐浩走出了主卧室。

人都已經不見了,大廳和會議室都已經空了下來。一切都又恢復了平靜,彷彿一切都沒有發生過。

「咚咚。」

「進來吧。」唐浩知道,肯定是肖大小姐。

門開了,進來的果然是肖大小姐和李嘉凝。

「人都走了?」肖大小姐進門之後,左看右看。

「嗯。」

「你的事情辦完了?」

「嗯。」

「那晚上去看時裝發布會吧?」肖夢雯問道。

「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