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臨風公子】:……

【無敵小公主】:大神您是被姑娘傷透心了嗎?失戀了這是?說出來啊,說出來讓我樂呵樂呵,哈哈哈哈哈~

【臨風公子】:滾。

【無敵小公主】:大神你現在舒服點沒,早睡早起身體好哦。

【臨風公子】:不想睡。

【無敵小公主】:大神是有什麼煩心事嗎?

【臨風公子】:如果有一個人暗中離間你的家人,挑撥你的朋友,擊潰你的事業,瓦解你的鬥志……卻對你溫柔,不對你動粗,在無聲無息地毀了你所擁有的一切之後,帶著最深情最溫柔的笑容擁抱住顫抖的你,細心安慰你「至少你還有我」,你會不會恨那麼人?

我……

世上哪有那麼奇怪的人啊。

這很奇葩的好么。是有多變態的人才能有這種變態的想法啊。

【無敵小公主】:大神,我要是沒猜錯,你是十四歲左右的騷年吧,初中學習也很累,都凌晨了,早點睡。

如果大神不是初中生的話,那麼大神臨風公子很有可能是兇手,因為我總覺得這位臨風公子有點變態。

【臨風公子】:我是認真的,我也不是初中生,我說的是真的。我容不得再次的背叛,一次可以原諒,第二次就無法原諒,你懂嗎?

我突然有個大膽的猜測。

難道臨風公子以前也被方華用人妖號騙過?

可惜系統只會保留最近的記錄,我無法知道方華這個無敵小公主的號與臨風大神有啥糾葛…… 我不由得腦補一下臨風大神原本以為無敵小公主是女的,結果發現無敵小公主是男的,大神糾結很長時間,最後終於接受了現實,他還愛著那位『無敵小公主』,彎了就彎了吧,搞基就搞基吧,只是以後對女人沒感覺了而已吧!結果,他又發現無敵小公主是女的……

這場面不敢想象……

我在心裡為可憐的臨風大神點了一排蠟燭……

一覺睡到第二天早上九點,醒了之後我登了系統。這才發現魔刀兄組織一次真人會面。

大意就是在本市的遊戲玩家今天中午在望香酒店會面,他還說去的人發個1。

我看了一下,小魚娘子去,黑色鬱金香也去,就連三年等你回眸都去……

大雪嘩啦啦不是本市人,去不了,大神臨風公子也不去。

大神臨風公子不去,很多姑娘都表達了不滿。

(大明江湖這個遊戲有個群聊功能。)

【芙蓉夫人】:什麼?臨風公子不去嗎?那我們還去個啥?不去。

【臨風公子】:……

【黑色鬱金香】:無敵小公主去不去?他要是去,我可能會當場控制不住砍死他。

我……

聽到你這麼說,我特么肯定不去啊。

【臨風公子】:小公主已經是我媳婦了。

【櫻桃小丸子】:特么啥????不可能,不可能,一定是我的耳朵,不是我的眼睛出問題了,無敵小公主是男的啊!大神你不知道嗎?

【Q_Q想不出昵稱】:就是就是,大神不如和他離婚,和我結婚吧!

【魔刀】:無敵小公主你這水性楊花的男人!剛勾搭上三年等你回眸又勾搭臨風大神。我要被你氣死了!

【黑色鬱金香】:魔刀兄淡定╮(﹀_﹀)╭,當初他勾搭你的時候也勾搭我。他做出這種事很正常。

【魔刀】:無敵小公主,你敢跟我應戰嗎?紫禁之巔,你我決戰,誰輸了誰就再也不許進入這個遊戲!你敢嗎?不敢不是男人。

紫禁之巔是大明江湖這款遊戲里用於決戰的地點。據說葉孤城和西門吹雪就是在哪兒決戰的,所以遊戲的設定就是紫禁之巔是用於決戰的場所。

【臨風公子】:這個戰局我幫她打。

眾人:卧槽,開什麼玩笑!你幫他打?以大神你的實力你是完全碾壓魔刀兄的好么!恃強凌弱,大神您要點臉可以嗎(;︵;`)?

【黑色鬱金香】:魔刀兄,你消消氣。不就是被無敵小公主騙了嗎,不要這麼衝動啊。不就是騙了你的裝備和丹藥嘛,不要拿自己遊戲生涯做賭注啊!

我……

你們這群網癮少年,遊戲生涯早點結束早好!

不要太沉溺遊戲好么。

話說魔刀兄你該放下無敵小公主了,再不放下你就彎了!哦,不,真正的無敵小公主已經死了……

【魔刀】:無敵小公主,你要大神幫你算是什麼英雄好漢,你還是個男人嗎?是個男人就給我應戰!

我是不是男人和我應不應戰有什麼關係?

難道我應戰了我的性別就是男了?

前後完全沒有因果關係好么!

好莫名其妙。

【臨風公子】:……

【無敵小公主】:好的,三天之後,紫禁之巔。

【魔刀】:哈哈哈哈!!無敵小公主,你可別後悔!

我和你們這些網癮少年不一樣的好么,就算輸了以後不玩大明江湖對於我來說也無所謂的好么!

下線之後,剛好雲堂打電話給我,我就順口一說今天大明江湖的部分玩家會在望香酒店聚會。

雲堂的想法和我一樣,覺得兇手可能是大明江湖的玩家。

我:「要告訴你哥哥嗎?」

雲堂猶豫一會兒,道:「這只是我們的猜測,我們自己都拿不準,還是別告訴我哥了。另外,我哥很重視這個案子,我一直都想贏一次我哥。這個案子我想自己查,我想比我哥早破案。」

我聲色不變,道:「嗯,好,那你早點破案,我先去洗衣服了。」

你們兄弟想要玩相愛相殺那就玩吧,我就不奉陪了。

畢竟好像很危險的。

還有你知情不報這可是很不好的你知道么?

你哥哥對你不錯吧,你為啥那麼想贏他?而且看起來你好像也贏不過他……

「等等,我需要你的幫助。」

我:「不幫。」

雲堂:「對不起。」

我……

我不幫你的忙,好像大概是我說對不起吧?

這是腫么回事?

雲堂:「我知道你恨我,怨我。」

不,你不知道。

誰說我恨你怨你?

你是從哪得出這個錯覺的?

你說說看,我很好奇。

要不是前幾天遇到你,我都忘記你是哪個傢伙了?我怎麼就恨你怨你了?

我不恨你怨你,那你為啥知道我恨你怨你?

騷年,你到底吃錯了什麼葯啊?

雲堂接著說:「其實,我欠你一句對不起。你能原諒我嗎?」

我:「?為什麼要原諒你?」

好奇怪,你做了啥?為啥要我的原諒?

難道高中的時候,你欠我錢沒還我?

這麼一想,越想越有可能,我記性本來就不好,說不定這雲堂找我借錢了,然後不還,結果我忘了……不是這樣的話,我想不出他為什麼要對我說對不起。

雲堂默然半晌,道:「你果然還是不原諒我。」

我……

騷年你有病吧!

有病趕緊吃藥!

我什麼話都沒說好么,你為啥就得出結論說我不原諒你?這到底是腫么回事?

你又不說你做了什麼,叫我怎麼原諒你啊?

腦袋微微有點疼,手一松,手機就掉在地上。

我彎下腰撿手機,在彎下腰的那一刻好像想起什麼了。

高中時,班級里有個叫金吉的女生。

金吉是風紀委員,她很盡心盡責,平日里最愛乾的事情就是帶人去小樹林抓早戀的男女,或者就是帶人截獲各種情書,然後報告給老師。

金吉是老師最喜歡的學生,是學生最討厭的同學。

我想起高中時,金吉站在講桌前,繪聲繪色的讀一封情書。

我想起一群同學在哄堂大笑,用一種鄙夷的目光看著我,一些姑娘對我說:「真是不知羞恥。」

還有一些人說:「我要是她我就一頭撞死。真不要臉,那情書真肉麻,什麼『想一直在一起,一輩子在一起,永遠在一起』呢,真噁心肉麻。」 有姑娘說:「我要是她,我肯定把腦袋磕破,磕到失憶才好。」

雲堂滿臉通紅,怒不可揭的站起來。

我鎮定自若,甚至沒抬頭,依舊在做數學題,就好像沒聽到那群女生在說話一樣。

雲堂似乎忍受不了同學們的那種目光,對我吼道:「被你喜歡真丟人。」然後雲堂就跑出去了。

我依舊是沒抬頭,低著頭寫數學題,甚至筆尖沒有一絲一毫的停頓,臉色也沒變。

嗯,高中時我就很能裝逼了。

同學們起鬨,尤其是我同桌,用那種看好戲的表情說,「嘿嘿嘿,你快去追啊,去啊!」

我假裝沒聽到,依舊在寫數學題。

金吉在講桌上說:「同學們,都給我牢記,不準早戀,聽到沒有,否則顏漠就是你們的下場……」

……

我艱難的拿起手機,原來高中時有這麼一出啊,怪不得雲堂剛見到我的時候怎麼會有點尷尬。

怪不得我隱隱約約記得,高中時有一段時間我和雲堂關係好,後來就不好了。

好像,大概這件事是轉折點啊。

電話里,雲堂還在嘮叨,吵得我腦殼疼,我不耐煩道:「好,你別說了。」

雲堂大喜:「真的嗎?」

我……

只是叫你別說了,你為啥那麼亢奮?

發生了什麼?

你大喜個啥?

雲堂:「你終於答應幫我查案子了,太好了,那望香酒店見,不見不散哦!」

我……

我覺得我需要搶救一下……

我還不想作死啊!

中午,眾人應魔刀兄的邀請去瞭望香酒店。

我當然不會以無敵小公主的身份參加了,我要真是這麼做了,魔刀兄肯定二話不說就砍死我。

哦,不,他發現無敵小公主是個妹子,說不定就不氣了,不,他還是會生氣,因為他還可能把前一個無敵小公主做的事算在我頭上……

所以我重新註冊了一個小號,ID是妖艷小龍女。

進去的時候,我深深的呼了一口氣。

想起高中,我不由得滿腦子的惆悵。

透過熙熙攘攘的人群,我好像看到了高中時的某一位同學。

沈霖楓?!

不可能,這不是我們大明江湖玩家的聚會嗎?不是高中同學聚會吧!

我是走錯地方了嗎?

一定是我開門的方式不對。

我想起高中時,他坐在我前排,然後他的橡皮掉下去,剛好掉在我那兒。

我撿起他的橡皮,輕輕戳戳他。

他呆呆傻傻的回過頭……

還有很多別的芝麻小事。

比如我用杯子狠狠砸了他,砸的他頭破血流。

比如我對他說你滾。

……再比如,我狠狠的對他說:「我不想聽你道歉,我只想看你死在我面前。」

我欠他一句對不起。

我一會腳步輕快,一會步伐遲緩,就如同我脆弱的小心臟一樣。

我剛想扭頭打退堂鼓回家,不料有個騷年說:「唉?你是芙蓉夫人吧?可算來了?」

我尷尬笑笑,皮笑肉不笑道:「不,我是妖艷小龍女。」

騷年尷尬的站在那裡,賠笑道:「原來是妖艷小龍女啊,久仰大名,你的名字在大明江湖裡如雷貫耳。」

我……

久仰個毛線。

妖艷小龍女這小號是我今天上午剛註冊的好么。

怎麼可能如雷貫耳!!

不過我的另一個ID無敵小公主你倒是可能如雷貫耳!

騷年熱情的說:「來來來,今天大家玩的開心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