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注意要點】1、嚴重心肌損壞者及腎功能不全者慎用。2、不良反應:噁心、嘔吐、食欲不振、頭痛、心動過緩、房室傳導阻滯。3、禁與鈣注射劑合用。4、靜注時稀釋后緩慢靜注時間大於5分鐘。

十、呋塞米Furosemide【別名】速尿。

【藥理】為速效、強效利尿葯,主要作用於髓袢升支髓質部,對水電解質排泄作用和擴張腎血管,降低腎血管阻力,使腎血流量增加,擴張肺部容量靜脈,降低肺毛細血管通透性,使回心血量減少。

【適應症】水腫性疾病、高血壓、預防急性腎功能衰竭、高鉀血症、高鈣血症、急性藥物中毒。

【常用製劑】片劑:20mg。注射劑:2ml(20mg)。

【注意要點】1、禁用於:低鉀血症、肝昏迷、孕婦、`磺胺類藥物過敏者。2、不良反應:水及電解質失調,體位性低血壓、休克、低血鉀、低血鈉、低血鈣、增加強心甙毒性、骨髓抑制、頭痛、聽力障礙。3、靜脈注射要慢,大劑量靜脈注射不超過4mg/分鐘、並監測血壓心率變化。4、長期大劑量使用應注意觀察有無乏力,嘔吐等缺鉀癥狀,並指導病人補充鉀鹽。5、觀察有無耳中毒現象,如耳鳴、聽力下降等、如有發現及時停葯。6、本品可致高血糖,對糖尿病人應注意觀察血糖的變化。7、大劑量使用觀察病人有無脫水或體位性低血壓癥狀。

十一、硝酸甘油Nitrolycerin【別名】三硝酸甘油酯。

【藥理】為速效、短效硝酸酯類抗心絞痛葯,可直接松馳血管平滑肌特別是小血管平滑肌,使周圍血管擴張,外周阻力減少,回心血量減少,心排血量降低,心臟負荷減輕,心肌耗氧量減少。

【適應症】主要用於緩解心絞痛,治療充血性心力衰竭,可直接松馳血管平滑肌,尤其是小血管平滑肌,以擴張靜脈為主。

【常用製劑】片劑:0.3mg,0.5mg,0.6mg。

注射劑1ml(5mg),2ml(10mg)。貼膜劑:0.5mg/格。噴霧劑:0.4mg/噴,80mg/瓶。【注意要點】1.禁用於青光眼,嚴重貧血、低血壓、顱壓增高的變化。2.不良反應:頭脹、頭痛、頭內跳痛,心跳加快,視物模糊、噁心、嘔吐、口乾。3.片劑應放在棕色避光瓶內,以免失效。4.藥品應含服、未溶前不可呑服。5.靜脈注射時,密切觀察病人的血壓及心率變化。6.長期連續服用易產生耐受性,如需停葯,應逐漸減量、以免誘發心絞痛。

十二、阿托品Atropine

【藥理】M膽鹼受體阻滯劑,能解除平滑肌的痙攣,抑制腺體分泌,解除迷走神經對心臟的抑制,使心率加快、散瞳及眼壓升高、興奮呼吸中樞,具有鬆弛內臟平滑肌及擴瞳的作用。

【適應症】內臟絞痛、有機磷農藥中毒、散瞳、阿-斯綜合征、感染性休克、麻醉前給葯。

【常用製劑】片劑:0.3mg。注射劑:1ml(0.5mg),1ml(5mg),2ml(10mg)。滴眼劑:0.5%~3%。

【注意要點】1.禁用:青光眼、前列腺肥大者。2.不良反應:口乾、眩暈、瞳孔散大、皮膚潮紅、心率加快、興奮、煩躁、驚厥。3.靜脈注射時速度宜慢,觀察有無過量及中毒。4.對老年人要觀察有無便秘和尿量。5.滴眼時要壓迫內眥,以免流入鼻內。

十三、山莨菪鹼Anisodamine【別名】654-2。

【藥理】M膽鹼受體阻滯劑,鬆弛平滑肌,解除血管痙攣,改善微循環,抑制腺體分泌和擴瞳作用較阿托品弱。

【適應症】感染性休克、有機磷中毒、平滑肌痙攣、血管痙攣引起的循環衰竭、突發性耳聾、眩暈症、各種神經痛。【常用製劑】片劑:5mg,10mg。注射劑:1ml(5mg),1ml(10mg),1ml(20mg)。

【注意要點】1.禁用於:腦出血急性期,青光眼者。2.不良反應:口乾、面紅、輕度擴瞳,視物模糊等。3.抗感染性休克時,其它措施不能少。4.若出現排尿困難可用新斯的明。

十四、地塞米松Dexamethasone【別名】氟美松

【藥理】人工合成的長效糖皮質激素類葯。有較強的抗炎、抗過敏作用,而對水鈉瀦留和促進排鉀作用輕微,抗毒素作用,抗休克作用,解除小動脈痙攣,增強心收縮力,改善微循環。

【適應症】各種嚴重細菌感染性疾病、支氣管哮喘、變態反應性疾病、嚴重皮膚病、各種原因引起的眼部炎症、再生障礙性貧血、白血病、休克。

【常用製劑】片劑:0.75mg。注射劑:0.5ml(2.5mg),1ml(5mg),5ml(25mg)。

【注意要點】1.禁用:潰瘍病、血栓性靜脈炎、活動性肺結核、腸吻合術后、急性感染等。2.不良反應:較大量可引起糖尿及類柯興綜合征。3.停葯時應逐漸減量,不宜驟停,以免誘發或出現腎上腺皮質功能不足癥狀。4.定期檢查電解質及血糖變化。 「前輩,你的教室在那邊。」邢小州指向賀玥消失的方向。

「我當然知道,不用你個新人來告訴我。」

「那你還跟着我幹嗎?」

「後輩,你是不是還有什麼事情沒做?」白業羽朝她揚眉。

「什麼事?」邢小州裝傻。

「大丈夫敢作敢當。」

邢小州腹誹了句「她又不是大丈夫」,努了努嘴,視線轉向別處。

「嗯?」白業羽湊到她跟前去。

邢小州嚇得跳開,視線轉向另一邊,低聲嘟囔著說了聲「對不起,謝謝」。

「嗯?你說什麼?再說一遍。」白業羽唇邊浮起深長的笑容,又湊過去。

邢小州推開他,煩躁地低吼:「我說校草前輩!這事還沒查清,說不定還是你的鍋,你別得意的太早,當心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前輩是不會計較這些的。既然你誠心道歉了,這次我就原諒你張口亂咬人,後輩啊,好好學着點前輩的大肚量。」

「……」邢小州黑了臉,在心裏罵了句「黑羽這個大混蛋」,氣鼓鼓地大步往前走。

誰知白業羽又跟了上來。

邢小州黑著臉往後轉:「你又跟上來幹嗎?!」

「誰跟你了,同路而已。」

「你又有什麼企圖?」

「想審案總要先取證吧!」

「你是要去一班嗎?」

「別把你的傻氣傳染給我。」白業羽從邢小州身旁經過,徑直往前走。

邢小州不悅地撇嘴,眼珠子一轉,開始往後退。

前面的白業羽只管走他的路,邢小州放輕腳步,快速閃進轉角的牆后。

回去上課是不可能的。

當眾撂完作業甩完臉色,還老老實實回去上課,讓她的臉往哪擱?

教室不能回,學校不能亂逛,不急咱兜里有卡,特律部不就是個現成的好去處嘛!

邢小州一撥碎發,大搖大擺地往行政樓去。

午休的結束鈴聲響起,邢小州哪還敢閑逛,刷開特律部的門閃進屋內。

濃郁的香味飄蕩在特律部內,酸酸辣辣勾得人口水直流。

肚子咕嚕嚕地抗議起來,邢小州按住肚子,一眼就瞧見了桌上的泡麵。

邢小州咽了咽口水,她左瞅瞅右瞧瞧,縮在書架后往隔間偷瞄。

確認沒人!莫不是有小天使知道她餓扁了,特意給她準備的?沒錯肯定是這樣!

老壇酸菜哇哈哈!她來了!

邢小州賊笑着撲到桌前,拔起叉子掀開蓋子,深嗅了口濃香味,捲起一大叉泡麵往嘴巴里送。

好辣!這個勁兒!酸爽!

一桶泡麵沒幾大口就見了底,邢小州捧起桶喝了口湯汁,意猶未盡地哈了聲。她嘚瑟地哼著小曲,捲起所剩無幾的泡麵,連着勺子一起咬住。

叮。刷卡的聲音。

邢小州瞬間瞪大眼,咬着面定住。

嘎吱——

門被緩緩推開,邢小州僵硬地轉頭看去。

北野颯站在門口,面無表情地望着她,他的目光移向桌上的泡麵,又轉回邢小州身上。

邢小州嗖的一吸,擠出一抹標準式的笑容,默默翻上紙蓋,把叉子重新固定回去,然後迅速起身邁著超速小碎步退至牆角,貼著牆站得筆挺。。時間總是讓人那麼難以掌握,來時還是剛入深,現在卻是夕陽初顯。

看着初晨撒進房間,容修這才將這近一個月的愛全部播種完畢,把懷裏半昏半醒的小人兒放進被褥內以防著冷。

自己則簡單擦拭后,穿上暗衛送來的衣物又恢復衣冠楚楚的模樣。而林暮些完整的衣物此時此刻全支離破碎地掉落在地上,她現在全身上下只剩下腳上一雙短白襪跟脖子上落的肚兜,小臉通紅,因此嘴裏還在不斷漫罵着這個不知節制的男人。

容修聽……

《神醫皇后治人有方》第一百二十章濃濃的母愛 下午的風已經開始變涼了。沈雲霄含著眼淚看著海面,僵立了很久很久。

他好像根本不怕冷似的。

明明是秋涼季節,他穿得比我單薄……

太陽要逐漸西斜的時候,海面上的波光粼粼也變得溫柔起來,他內心的憤懣似乎漸漸平息下來。

我累了,蹲在沙灘上面逗弄一隻鑽出沙窩的小螃蟹,時不時喊他看一眼。

「你下來看看呀,這裡有好多螃蟹。還有一隻大的,我們捉回去養起來。你還記得我給你的小魚兒嗎?」

我覺得我會哄人了。

終於,他肯看一眼在礁石下面的我。

片刻的古怪的沉默過後,他突然蹲下身去抱著頭放聲大哭起來。

這是我第二次看到他在我面前哭得天崩地裂,絲毫不亞於海浪的咆哮聲。

我不知道該怎麼勸慰他了,但我絕不會像第一次看見他崩潰大哭的時候冷漠嫌棄的走開,厭煩他的哭聲像呼嘯聲沉悶的火車。

我站在礁石下面靜靜看著他哭。我已經懂了,他很難過,他需要痛痛快快的哭出來或許才會好一點。

沈雲霄從礁石上下來的時候,我清清楚楚的看到了他的臉上多了一團青紅。

他的嘴角有些腫脹,耳朵根兒泛紅。

他並不肯說那是雲朵朵的媽媽追過來打了他的耳光,他也不知道我早就看在眼裡了。過了很多年,我再度問起來的時候他還是不肯說。

他低著頭一言不發,不肯讓我再細看一眼他臉上的青腫。

其實我也知道問清楚了也沒用,我可以逃避壞孩子,但我不知道該怎麼對付那個兇悍的媽媽。

走回山坡的時候,沈雲霄突然停下了腳步,他的呼吸不知怎麼變得急促,像是要窒息了一樣。

他痛苦地捂著胸口,開始是一陣陣嗆著了似的乾咳,好像喉嚨里噎著什麼東西,接著彎下身去開始劇烈的乾嘔。

他沒有吃飯,所以也嘔不出什麼東西,只是嘔出了一些胃液似的濕噠噠的東西。

因為嘔吐的折磨和窒息感,他呼吸困難,面色蒼白得像一張紙。

在我費力的抽出兜兜里包裹糖果的小手絹時,他卻特意背轉過身去,不想讓我看到他的狼狽。

他蹲在那裡大口大口的呼吸著,這樣掙扎了大概十幾分鐘才慢慢的緩過氣來。

接著,我們倆若無其事的走回了酒店。

那一天,人們都沉浸在沈爸爸婚禮的喜悅當中,並沒有注意到黯然回返的我們身形狼狽。

後面的宴席上我惴惴不安,沈雲霄劇烈嘔吐的情形著實嚇到了我。我擔心那是一種很嚴重的疾病,可能他快要死了?但是他卻不讓我跟大人說,保守秘密的不安和憋悶折磨著我。

而更讓我意外的是,沈雲霄沒有等婚禮正式結束,便毅然決然的離開了,獨自一人離開了酒店踏上了回省城的火車。

「那孩子太倔了。一個人說走就走,也不在乎大人的感受。老沈急得團團轉,不斷念叨著這麼小的孩子怎麼能一個人坐火車呢?我們都擔心壞了。那天晚上老沈都沒睡好,一個晚上都唉聲嘆氣,還把怨氣撒在了我頭上……我真是有苦無處訴,這孩子又不是我生的,性子像誰他自個兒心裡沒數兒么?」常秘書在婚假之後,回到單位給同事派發喜糖的時候,在眾人面前發著牢騷。

到了秋天,我終於入學了。

我進入的是我們當地最好的學校——市師範大學附小。好學校的名聲不是蓋的。

進入學校之後,我成功的完成了從小野孩兒到乖學生的角色轉變。

每天我都會在凳子上坐得筆直,從早到晚,坐得比誰都直。而且上課期間,我能保持我的眼睛炯炯有神,閃閃發光,從早晨到晚上,從來沒有電量不足的時候。

每當老師寫完板書回頭掃向我們的那一剎那,他肯定能看得到我專註的目光,真誠又乖巧的傾聽他的講課。

那時候的我真是一顆坐在所有同班同學中間的閃閃發光的小星星。

所以呢,小學一年級的我就順理成章的成為了班長兼學習委員。

小學二年級的我就戴上了兩道杠。

小學四年級的我就早早出現了頸椎病的典型癥狀。我的脖子沒有辦法保持一天六小時挺得直直的。

那時候懵懂的我完全不知道什麼是頸椎病。好在那一段時間,學校突然重視起素質教育來了。

感謝最早提出素質教育的前輩,我們這群可憐的娃終於從浩瀚如海的學業中被拯救了出來。我有機會報名參加了舞蹈班和美術班。

我從小就喜歡跳舞。沈雲霄的媽媽以前也是一名小學老師,她是文藝兵出身,很擅長跳舞,也早早就看出我的特長。

她曾經跟媽媽說過,「送婭婭去學舞蹈吧,她的骨頭很柔軟,有這個天分。」

媽媽當時撇了撇嘴不以為然,在她看來學舞蹈和學美術都是一樣清高的陽春白雪型謀生手段,搞不好會餓死人的,不是很靠譜的鐵飯碗。

然而自從我上了舞蹈課,我的身體又開始從日積月累的疲憊狀態中解脫出來,慢慢釋放。

雖然一個星期只有兩節舞蹈課,但這兩節課是我最盼望的美好的小時光。

到了期末考結束,我們像一群快要放出籠子的小鴨子,翹首企盼享受難得的長假的時候,舞蹈老師特意把我們跳舞小組的學生叫到了教室。

我打著呵欠進了教室,因為媽媽又給我早早報了討厭的英文班,還沒等我放假,英文課程已經緊鑼密鼓的拍上日程了,這讓我非常的疲憊。我相當於白天晚上都在各種課程的汪洋大海中泡著。

進入教室的時候,我發現和舞蹈老師坐在一起的竟然還有堪稱容嬤嬤的姐妹容奶奶的班主任和校長。

原來那一年,我們當地市內教育局的領導把素質教育作為一個很硬核的口號喊得山響。

「我們要擺脫以往陳舊的教育理念,打一場素質教育的硬仗!」老校長在裡面握著拳頭,說得天慷地慨。

我剛進門的時候嚇了一跳,不明白為什麼突然要打仗,整個人都懵了,呆在那裡像只被定住的愚蠢的小鴨子。 第563章星月書院消息

胖嬸兒這才開始講道。

「這葯人啊,我們這個地方一直都有,全是郡主做研究的,最開始的葯人做出來確實是那種渾身帶毒,無法控制的那種,跟野獸一樣,人沾上都會中毒,那時候我們村裏就有人中毒死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