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不過大超就是大超,強忍着不適,彎腰撿起地上的窨井蓋撕成兩半,隨手甩出,把兩側的超聲波儀器打碎。】

【「你都不知道現在發生了什麼,你根本就不知道,已經沒有時間了!」】

【超人想要解釋,但蝙蝠俠卻不想聽,像極了生氣后的女友,講道理,不存在。】

【最後兩人還是動起了手。】

【為了對付超人,蝙蝠俠作出了充足的準備,各種武器輪番上陣,而超人沒有殺心,明明可以輕鬆擊敗,甚至擊殺蝙蝠俠,卻一味退讓,結果被蝙蝠俠抓住機會,用氪石製造的武器壓制。】

【氪石製造的霧氣彈可以壓制身為氪星人的超人,讓超人陷入虛弱無力的狀態。】

【氪金人VS氪星人,蝙蝠俠漸漸佔據上風。】

【最後還干翻了超人,把超人扔到樓下,接着用鐵絲拴住超人的腿,拖着走。】

【「我尋思你的父母教導你說,你一定有自己存在的意義,你的存在是合理的,我的父母教了我不同的東西。他們毫無道理地,死在了陰溝之中!」】

【說話間,蝙蝠俠把超人掄了起來,砸斷了許多石柱,由不解氣:「他們的事教會了我,只有你強迫這個世界去改變,他們才會去改變。」】

【言罷,蝙蝠俠拔出身旁用氪石打磨而成的長矛,綠色的光芒中,超人的能力被壓制,宛如砧板上的魚肉,任人宰割。】

【「你根本不是神!」】

【蝙蝠俠高高舉起氪石長矛,準備殺死超人,終結神話。】

眼看超人下一刻就要被蝙蝠俠殺死,畫面戛然而止。

【請問,蝙蝠俠為什麼放過了超人?】

【A:超人曉之以理,動之以情,說服了蝙蝠俠。】

【B:為了正義,蝙蝠俠放下對超人的成仇恨。】

【C:第三方插入,雙方被迫握手言和。】

【D:棋逢對手,惺惺相惜,不忍下手。】

【E:兩人的媽媽都叫瑪莎。】

【答題者有十分鐘時間考慮,有答案者,在心中默念選項,自行確認即可,一旦確認,不可更改,不可將自己的答案告知他人。】

【越快回答出正確答案者,獎勵越豐厚。】

【開始答題。】

牧九歌看到這題后,為其他人默哀的同時,第一時間默念:「E,確定。」

蝙蝠俠沒有殺超人的原因,比較有戲劇性,就是因為兩人的媽媽都叫瑪莎。

因為聽到了瑪莎的名字,蝙蝠俠想到了死去的母親,才及時收手。

牧九歌也沒想到會提出這樣的問題,如果不是看過電影,他估計都不知道如何回答。

托尼等人看到題目,眉頭都皺成了「川」字。

從畫面中來開,超人是真正的超人類,可以飛翔,擁有鋼鐵之軀,肉身就可以扛住重機槍的掃射。

雙眼能夠發出激光,力大無窮,如果不是沒有殺心,估計那個蝙蝠俠可能走不過一個回合。

顯然是手下留情。

而蝙蝠俠卻咄咄逼人,一看就有所準備,抓住機會就猛下狠手。

根本不聽超人的解釋。

我愛羅考慮著要不要回答?

哪道選項才是正確答案?

從畫面中的信息,他分析不出來太多的信息。

也不知道蝙蝠俠VS超人的起因。

只能看出蝙蝠俠是一位復仇者,而且心思極重,善於算計,從蝙蝠俠的裝備來看,他顯然早有預謀,就是沖着殺超人去的。

A這個選項可以排除,畫面中蝙蝠俠顯然聽不進超人的解釋。

B的選項,我愛羅感覺沒可能,因為他不相信正義。

D這個選項可能性也不大,惺惺相惜,或許有一點,但只是如此,估計不會讓蝙蝠俠停手。

E就更荒唐了,易地而處,我愛羅想殺一個人,和對方的母親同名與否,重要嗎?

想到母親,我愛羅有些心悸,接着把這個荒唐的想法拋諸腦後。

思來想去,他覺得C的可能性最大,因為強大的第三方外力因素影響,兩人必須共同面對,才會放下成見。

也可能是第三分出手,阻止了蝙蝠俠。

猶豫就會敗北。

我愛羅略微思索,默念:「C,確定。」

戴安娜的想法則不同,默念:「D,確定。」

之所以如此選擇,是出於女性的直覺。

而且這一次,戴安娜回答得很快,不過在回答之後,心中還是不免有些忐忑。

剩下的劍晨有些糾結,眼下他如果不回答,或者回答錯誤,都會失去再次進入答題空間的機會,壓力還是很大的。

【無名:劍晨,保持初心,別勉強。】

無名知道答題空間蘊含難以想像的機緣,可也伴隨着巨大的風險,可不想劍晨出事。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說得到時簡單,可劍晨畢竟是年輕人,不可能有無名那般的心態與境界。

他決定賭一把,默念:「B,確定。」

【托尼:還有誰嗎答題,討論一下。】

【……】

【英森:托尼,別衝動。】

【九喇嘛:小鬍子慫了嗎?不要怕,隨便選一個,沒準運氣好就中了。】

【希波呂忒:戴安娜,你已經做出選擇了嗎?】

【……】

托尼想了許久,不能判斷出準確答案,心裏沒底,一想到回答錯誤的恐怖懲罰,最終選擇了沉默。

反正他已經負3分了,失去了再次進入答題空間的機會,風險太大,他不敢再用身體的感官或者器官什麼的去賭! 陸柏聿無奈,只能說:「你先去教務處,我去校醫室幫拿消毒水和紗布。」

薄暮煙沖他揚起一抹笑:「那就麻煩你了。」

陸柏聿順杆子往上爬:「叫聲老公就不麻煩了。」

「那算了,我覺得我也不是很需要包紮。」

薄暮煙這翻臉的速度,著實讓陸柏聿不敢恭維。

不過他也沒辦法,誰讓這是他的小媳婦?

他不寵著誰寵著?

看著他樂在其中的傻笑,薄暮煙默默送了他一個白眼:「您樂著吧,我還有事兒就先走了。」

教務處。

薄暮煙過來的時候,里裡外外圍了不少人。

見到她,所有人同時露出一個微妙的表情。

「你就是薄暮煙?」

教務處主任是一個五十齣頭的中年男人,頭上只幾根稀疏的毛髮,臉上印著深深的法令紋,一看就不是個容易招惹的主。

薄暮煙打量了一眼就收回視線:「我是,您找我?」

「有人告你頂著學校的名聲,在外面詐騙錢財,你怎麼解釋?」

「都是無稽之談。」

面對質疑,薄暮煙回的很是乾脆。

苦主老太太不幹了。

她站出來,指著薄暮煙的鼻子就是破口大罵。

罵薄暮煙沒安好心,害得她孫女進了ICU,到現在都沒出來。

「您確定您找我看過病?」

薄暮煙盯著她看了半晌,遲疑地開口。

找她看過的,她都有記憶。

不可能對這個老太太沒印象。

老太太叉起腰,擺足了潑婦罵街的氣勢,方才開口:「你不敢承認,當然說不認識我!」

「之前我孫女犯病的時候,你免費給扎了針,我還以為你是個好人呢,結果竟然是個為了貪錢罔顧人命的騙子!」

「免費為您孫女扎針?」薄暮煙皺眉說著,終於想起這麼一回事。

她的確是給老太太孫女扎過針,當時情況緊急,既然讓她碰上了,她就不能見死不救。

後來女孩兒的媽媽也來找過她,她還給開過調養身體的方子。

想著,薄暮煙就明白老太太為什麼會找上門來了。

「想起來了吧?」老太太看著她恍然大悟的表情,臉上的氣勢更足了:「你既然想起來了,就別想再推脫責任!你害我孫女重病的錢,還有我孫女的醫藥費你也得出!」

「還有,我們一家子的精神損失費你也得給!孩子爸媽的誤工費,還有我們一家子跑上跑下耽誤的車馬費……」

看著這個發展,吃瓜群眾都懵了。

不是譴責薄暮煙騙錢嗎?

怎麼現在成了老太太這麼大張旗鼓的要錢了?

而且看老太太這麼獅子大開口的模樣,不知道的人還以為,薄暮煙才是受害者呢。

教務處主任眼看著事態朝著奇怪的方向發展,忙將人叫住:「大姐,你先冷靜一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