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韓劇
  • 0

『葉旭……』

她在夢裏喊着他的名字,剛要走上去拉住他的手,卻怎麼都抓不住。

隨後畫面突轉,她看到好幾具屍體,而她摯愛的人,正冷漠的站在那幾具屍體前,冰冷的眸子裏沒有半分動容。

可他臉上依舊淡然,唯有在看向她時,是帶着柔和的光。

『傷害你的人,都要死。』

話音剛落,是所有人都在怒聲譴責著葉旭,一群警察也將他團團包圍…

貝瑤猛地從睡夢中驚醒,大聲喊了聲『葉旭』的名字。

她坐在床畔上,看了眼身邊的位置,空空如也。

而此刻天已經亮了,有抹溫暖的陽光透過窗帘縫隙探進來。

這時,卧室門被人推開,剛洗完頭髮的葉旭應該是聽見了她的聲音,還沒來得及擦乾頭髮,濕潤柔軟的髮絲耷拉在額前,走進來問:「怎麼了?」。 「轟!」

地面,一個人形大坑出現,青麟不見蹤影,只有笑眯眯的舞絕城,一步從人形大坑之中邁步而出,他的視線,凝視在人形大坑之中,笑道:「剛好、兩分半,幸好,我沒食言。」

「噗……」

人形大坑之中,傳來吐血聲,雖然不見人影,但一口鮮紅的心頭血,卻是露出地表,將大坑四周都渲染成鮮紅之色。

所有人心中都顫抖!

他們現在才記得,這舞絕城在與青麟戰鬥之初曾表露過,要在三分鐘之內,解決青麟!

當時所有人都認為舞絕城是在吹牛,狂妄到無邊,但現在事實具在,他是真的做到了!

所有人,都看向鎮神樓、一元聖地所在!

那眼神之中,有懷疑、有鄙視、有嘲笑……

這些眼神,讓所有一元聖地的人,臉色都難看無比!

他們的聖子,差一點就成為劍子的大人物,竟然被人在三分鐘之內擊敗,且從天空踩着墜落地面!

好諷刺!

「一元聖地,也許真的沒落了,怕是要不復聖地之名了。」

「的確啊,就連青麟都敗給了舞絕城,他一元聖地又有誰堪與舞絕城一戰?」

「呵呵、盛極而衰不外如是,遙想百年之前,那人還在聖地之時,天下年青一代無出其右者,那是何等的威風與霸氣,現在,一元聖地真的是一代不如一代了。」

「也不是這麼說的,聽說林凡此次也來了,也許他能一戰。」

「林凡?別說笑了,他的確也曾戰敗過青麟,可據說他戰勝青麟時纏戰百招之外,只憑藉這點,高下立判!」

「哎、想不到一元聖地興沖沖而來,卻是連國都都沒進去,就折戟沉沙,受盡侮辱。」

……

這些言論,被一元聖地之人聽見之後,臉色更加難看了!

這是欺他們一元無人啊!

笑紅塵嘿嘿一笑:「小師弟,你有點過了,人家總是聖地不是,再怎麼說也要給人家留一點顏面。」

舞絕城哈哈一笑:「我也是這麼想的,只不過青麟太弱太垃圾,我真沒想到為何這種人,能夠成為一元聖地聖子,這是不是山中無老虎猴子稱霸王??」

笑紅塵假裝思索,隨後連連點頭:「大概就是如此!」

他二人肆無忌憚的談論,完全不管一元聖地處爆發出來的那洶湧的殺機。

「哼!」

就在所有人都議論紛紛的時候,一道冷哼,像是直接從所有人心底生起,讓得他們臉色都變了變。

這冷哼,當然是林凡發出,他跨前一步,點指葯紅塵:「同境一戰,若我三拳不能敗你,我林凡自廢。」

在場之人都猛然回頭看向林凡!

這句話,好狂!

笑紅塵,同樣是聖子級人物,天資與戰力自然不用多說,但林凡竟說是要三拳之內敗他,若不能做到,自廢!

這是何等自信?

笑紅塵臉色一沉:「你在與我說話?」

林凡哈哈一笑,隨後笑聲猛然停住:「若不是與你說話,我在與狗說話不成?」

笑紅塵冷聲道:「你在找死!」

林凡瞥了他一眼:「你先滾一邊去,我收拾了舞絕城,再來與你清算!」

舞絕城似笑非笑:「你、要收拾我?」

林凡一步步從鎮神樓上漫步而出,站在虛空立定,伸手指向舞絕城眉間:「三拳、若三拳之後,你還能說出一句話來,我砍了自己頭顱。」

「林凡!」

青鸞臉色一急!

這種話,豈能隨便說?

「聖子三思!」

一元聖地的諸弟子也是緊張無比,這林凡是此地弟子一輩之中,唯一可以與舞絕城等人對抗的人了,若是他在敗了,那麼今天一元聖地的臉,真的要丟到姥姥家了!

最主要,林凡也太囂張與狂妄,打舞絕城,他言稱只用三拳,而敗笑紅塵,他竟然也打算只用三拳?

這是得了失心瘋?

獨孤琦怒斥:「林凡,你自大與狂妄,那是你自己的事,可別想連累聖地丟臉!」

其餘幾個長老也是臉色難看,他們正想着怎麼樣挽回今日的臉面呢,沒想到這林凡竟然主動出面,且說出這等大話!

他能收場?

這笑紅塵與舞絕城,是普通人?

這幾個長老,現在生吞林凡的心都有了,這林凡,死就死了了,但最終丟臉的卻是聖地!

笑紅塵與舞絕城同時哈哈大笑:「說話口氣太大,也不怕熏死人!就連你門內的人,都不信你,你也敢口出狂言?」

其他人也都笑了起來,林凡現在成長到什麼地步,他們不知道,但難道連他的同門都不知道?

現在,就連一元聖地的長老以及弟子,都那般緊張與憤怒,就可想,這林凡就算比以前強,也強不到哪裏去,也就是說,這林凡是在裝13!

可是,這是裝13的地方嗎?

可笑!

原以為林凡有多麼不凡,現在看來,也不過如此!

不過是一個沽名釣譽之輩,他們要看林凡怎麼死!

林凡站在虛空之中,表情無悲無喜道:「你們誰先來?」

舞絕城一步步跨空而來:「你的下場,只會比青麟更凄慘!」

林凡笑了,微微揚揚拳頭,臉色慢慢冷了下來:「一拳!」

林凡不想在與舞絕城多話,直接動手就是。

一道黃金圓環,一閃而沒,隨着他轟殺出的一拳,一起呼嘯向前方!

金光璀璨,拳印中像是蘊含世界,好似在演化一切生命的起源於終點,如烈日橫空,又似天日墜落。

這一拳,讓所有人都不敢多發一語,好強!

這是何等武技?

舞絕城臉色大變,他召喚三足金烏,極快,金烏出現之後,一縷縷血線從他全身各處彙集向金烏,他通體好似都變作了血人。

這金烏憤怒的厲嘯,金色眼眸噴薄冷電,一縷縷先天之精匯聚成天火之盾,牢牢將舞絕城保護在內!

「第二拳!」

林凡轟出第二拳,拳印黑黝黝,像是來自魔王的絕殺,鬼氣森森,這拳印之中像是蘊藏了九幽世界,有厲鬼在凄厲咆哮!

「第三拳!」

林凡一刻不停,再次轟出第三拳!

隨後,他扭頭,看向笑紅塵,點指他眉間:「到你!」AQ 第619章賺取王爺的銀子

秋香趴在柴堆之中,目睹祝枝山和石榴姐的精彩好戲,她的臉色通紅。

「真沒想到,唐伯虎是這樣的人,與他的才華截然不同……林宇比他好多了……」

秋香邊看,邊低聲自言自語。

林宇悄悄地貼近秋香:「多謝誇獎!」

秋香一驚:「你……你怎麼也在這兒啊?」

林宇笑眯眯地說:「我特意來欣賞一下石榴姐的風采,你呢?」

想起剛才靠在祝枝山的肩膀上,秋香的臉色更紅了。

她難為情地說:「我好奇……也來欣賞……」

林宇說:「太巧了,咱倆一起看吧,共同學習,共同進步,增長見識,提高經驗。」

此刻,祝枝山揚起皮鞭,與石榴姐玩得正嗨皮。

林宇的濃眉一揚:「哈哈,這招精彩!」

秋香定睛觀察,不由地芳心蕩漾。

林宇近距離跟秋香接觸,聞到她的馥郁香氣,似乎還聽到她的心跳聲……

柴房內的氛圍,極為曖昧。

秋香的臉蛋兒發燙,內心深處產生莫名的悸動。

林宇趁機伸手,攬住秋香的柳腰,兩人恰似一對情侶。

突然,外面響起夏香的叫喊聲!

「秋香!華勝!你們在哪裡!寧王的大隊人馬就要進華府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