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龍虎金丹!」張子祥終於聽到了他最想知道的事情,禁不住驚呼出聲。

「是啊!龍虎金丹。」寇叔的臉上滿是惆悵,「學仙須是學天仙,惟有金丹最的端。二物會時情性合,五行會處龍虎蟠。當年祖師爺在龍虎山修鍊,得到上天啟示,創立天師道,煉製龍虎金丹,服用之後白日飛升。其煉製方法代代相傳,後來至「系師」(張魯)投降曹操,自漢中遷居北方,龍虎金丹的煉製方法便告失傳。四祖(張盛)回返龍虎山創立正一天師道之後,也曾多番尋找,不過可惜,只找到一顆成品龍虎金丹,而煉製方法卻已是殘章斷簡,再不可尋。」

「沒有龍虎金丹,天師道一門便再難飛升。我自踏上修仙之路,便也存了一分成仙的念想。當年他們故意將一顆龍虎金丹送到我手裡,就是想要挑撥我和張椒之間的關係。可恨我當時利欲熏心,居然看不出如此簡單的離間計,瞞著張椒偷偷將這龍虎金丹藏了下來。」

「後來,你自以為成仙有望,不需要再背靠龍虎山,就決定自立門戶,將我北地龍虎山門人趕盡殺絕了是嗎?」張子祥死盯著寇叔,毫不掩飾他眼中的怒火。

原本還以為寇叔背叛龍虎山天師道是另有苦衷,沒想到居然是利欲熏心,被人給策反了。如此惡賊,自己居然還稱呼他為「前輩」,真是可恥!

寇叔嘆了一口氣,看著張子祥苦笑道:「事實若是果真如此,那倒好了。我就專心做我的大惡人,也不會淪落到這種地方來!」

「若非如此,還能是怎樣?」張子祥的敵意還是沒有消除,不管怎麼說,寇叔曾經背叛了龍虎山,這是鐵一般的事實,容不得他抵賴。

寇叔看著張子祥如臨大敵的模樣,沒有什麼廢話,直接伸手輕輕拍了一下張子祥的腦袋。也是奇怪,不管張子祥如何騰挪躲避,還是會被寇叔打中。若是寇叔手上的力氣稍微加大那麼一點點,張子祥的腦袋還不開花!

還不等張子祥暴怒,寇叔一句悠悠的問話就飄了過來,讓張子祥停下了手中的動作:「知道蝕心魔嗎?」

「蝕心魔?難道……」張子祥大驚失色,不敢置信地看著寇叔。

心魔是一種奇特的生物,他本身無形無質,也不知來處,靠得就是寄生於萬物生靈心中產生的惡念中完成宿主的入魔前的心愿以奪取宿主的身體,之後便可以替代宿主的身份,進化地最高級的心魔被稱為蝕心魔。蝕心魔不同於一般的魔物,他具有實體,寄居在宿主身體里之後,便會從根本上模仿宿主的一切,之後便可以自行脫離,就像是雙胞胎兄弟一樣,繼續存活於這個世界。

寇叔嘆了一口氣,道:「沒錯,當我服下龍虎金丹的那一刻開始,我便已經入了魔。我怎麼也不會想到,那個神秘組織居然會有這麼強大的能量,能夠讓一隻蝕心魔乖乖地聽他們的話。他們似乎已經等不及蝕心魔徹底佔有我的身體,當我入魔之後,蝕心魔便從我的身體里脫離出來,將我制服,然後幻化成我的模樣,在北魏興風作浪。而我也被他們鎖死了琵琶骨,關進了這間我自己親手設計的靈獄,一直到現在。」

「原來如此。」張子祥恍然大悟,接著問道:「那他們怎麼沒有殺了你?」

「龍虎金丹,舉世無雙,他們怎麼捨得就這樣爛在我肚子里。」寇叔眼中流露出憤憤之色,「這些年來,他們經常逼我將龍虎金丹吐出來。也不知這兵荒馬亂的,他們怎麼能夠保證一直控制這間靈獄?」

「哦。」張子祥興趣缺缺,轉身準備離去。

「喂!你難道就一點都不好奇,我把龍虎金丹怎麼樣了?」寇叔說得正開心,一看唯一的聽眾就要走了,不由急道。

張子祥頭也不回,語氣中充滿了倦怠:「沒興趣。反正我們都出不去了,一輩子待在這裡等死。有沒有龍虎金丹,是那麼重要的嗎?」

寇叔笑著說道:「我被鎖了琵琶骨,終身不能再度修鍊,但是你可以啊!龍虎金丹只有張家人才能夠真正地發揮它的作用。我相信,如果你能夠融合龍虎金丹,那必定可以衝破這裡的禁制。」

張子祥立刻轉過身,望著寇叔的眼睛中充滿了希望:「真的嗎?」

「是啊!而且這龍虎金丹本來就是你張家的東西,我竊取了一百多年,是時候該還了。」寇叔的臉上滿是解脫的笑意,「張椒。我現在有臉面去九泉之下見你了。」

寇叔的臉上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爬起皺紋,身子一軟,倒在了地上。

張子祥大吃一驚,急忙跑過去扶起寇叔:「你……你……你怎麼了?你還沒將龍虎金丹給我呢?怎麼會變老得那麼快?」

寇叔虛弱地笑笑,艱難地抬起手按在了張子祥的頭上:「傻……傻孩子,誰說……我沒將……龍虎金丹給你,剛才不是……已經……給你了嗎?」

「給我了?」張子祥回想起剛才寇叔一下一下地拍打著他的頭,原來就是那時候,「你借著拍打我腦袋教訓我的機會將龍虎金丹的靈力灌輸到我身上!但是你將龍虎金丹給了我,你怎麼辦?」

寇叔已經是彌留之際,按在張子祥腦袋上的手無力地垂了下來,虛弱地一笑,就這樣去世了,連句遺言都沒有留下來。

不過這時的張子祥已經顧不得寇叔了。

一股熱氣從張子祥的泥丸宮內爆發,順著奇經八脈遊走全身,循環了幾個周天之後,開始沖刷著身體里的封印。劇烈的疼痛讓張子祥經受不住,雙手按著腦袋,在狹小的牢房中滿地打滾。

龍虎金丹的靈力已經開始發揮作用了! 突然就在這時,一道急慌聲音響起,“先……先生!”

——————————————————————————————————————

蘇薇兒察覺到了什麼,側頭便看到大步而來的西裝革履的男人,面帶怒氣的俊顏。

面對他,依舊沒有絲毫的害怕,反而諷刺冷笑一聲,將王麗蓉拉了起來,隨手仍在地上。

王麗蓉狼狽至極倒在地上,劇烈的咳嗽着。

“媽!”

郭子珉快步上前,扶起痛苦說不出話的王麗蓉,“兒……兒子……這個賤……”

蘇薇兒站在原地,冷漠淡然看着眼前兩人。

只聽到郭子珉怒喝吩咐道:“還愣着做什麼,還不去叫醫生!”

“是!”

兩名僕人上前扶起王麗蓉朝着大廳走去。

郭子珉起身,緊縮目光夾雜怒光看着眼前女人。

“這麼着急做什麼,賤命一般都比較硬的,還死不了。”諷刺至極的說着。

如今對這個男人,早已經沒有任何感情,除了恨,當初她真的是瞎了眼纔看上他。

郭子珉緊握的手掌,充斥的怒光,大步上前,擡手直接狠扇了蘇薇兒一巴掌,劇烈的迴響聲震動而起。

蘇薇兒沒有絲毫防備接下這一巴掌,直接被扇到在地上,嘴裏一股鮮血的腥味驟然而起。

“蘇薇兒你再不給我安分點,別怪我對你不客氣。”怒喝說着,郭子珉大步離開。

側身躺在地上蘇薇兒,冷漠的神色沒有任何感情的絕望,只是冷笑。

回到臥室。

拿出手機對着已經高腫的臉頰,甚至嘴角的血跡也沒有擦,自拍了幾張。

她和郭子珉離婚都是遲早的,現在她勢單力薄,要拿回爸爸的東西難上加難,現在留下家暴的證據,至少對她還是有利的。

用熱水敷了臉,上了藥。

像她現在正在被人打壓的三線小模特,活動代言走秀什麼的少之又少,所以很多時間都很閒,加上今天她這樣子,只有在家待着。

陸家莊園

奢華極致的大廳是狼藉一片。

砰砰砰!

啪啪啪!

一衆僕人和警衛忙的逮一隻狗,又要護着攔着小祖宗。

“小少爺快停下!”

“小少爺小心摔倒,快下來!”

“小少爺……”

就在這時,一聲強勢威嚴的怒喝聲驟然響起,“陸宮霖!!”

這一聲喝道震懾全場,警衛和僕人忙的恭敬站在一側,原本汪汪汪大叫胖咚頓時害怕的叫了一聲。

這會兒爬上窗戶臺上寶寶,紅框雙眸,氣惱又委屈巴巴的模樣看着樓梯上的男人。

“還不下來!!”陸少宸命令喝道着。

剛一喝完。

寶寶咬着脣瓣憋不住,直接哇哇哇大哭起來,“媽咪!寶寶要媽咪!嗚嗚嗚!寶寶要媽咪!”

胖咚這會兒坐在地上看着哭的難受的小主人,恩聲的叫着,像是安慰小主人一樣。

這一大哭起來,一衆人皆是驚恐不知道要怎麼辦。

陸少宸更是驟緊劍眉,大步朝着窗臺前走去,寶寶看着走進的男人,雙手緊緊握着窗戶上圍欄。

“寶寶下來!”陸少宸放低語氣,伸着雙手。

寶寶抽噎看着他,豆大的眼淚不斷滑落着,沙啞哽咽道:“寶寶要找媽咪!”

陸少宸妥協道:“你下來!爸爸帶你去找媽咪!”

聽到這話,寶寶似乎放鬆了警惕,再次問道:“爸爸真的要帶寶寶去找媽咪?!”

這委屈的小模樣看着着實讓人心疼。

“是!你先下來!”肯定的回答道。

寶寶這才緩緩鬆手,朝着爸爸撲下去,陸少宸伸手接住了寶寶,將他抱在懷裏,用手擦拭輕柔擦拭着他佈滿淚痕的臉頰,“好了!不哭了!先去吃午飯!” 夜色籠罩下的長安,別具一番風情。

因為最近鬧得沸沸揚揚的事件,長安開始了宵禁。結束了一天的工作之後,大街上的人便躲進了家門,不再像往常一般出來。

往昔繁華熱鬧的長安如今一到晚上便萬籟俱寂,在靜謐的月色籠罩下,顯得尤為孤寂壯麗。

不過就在這樣的長安大街上,卻有一個矯捷的身影在屋舍間來回穿梭。月光柔和地撒在她的臉上,呈現出一張傾國傾城的絕美臉龐,正是步飛煙。

此刻的步飛煙心中十分懊悔。原本她跟蹤張子祥的時候,遇到了一個神秘組織的兩個女孩子假扮成巡邏士兵騙張子祥去通道觀。她一時控制不住,就跳出來和那兩個女孩子對打。結果,那兩個女孩子手底下的功夫和她相比並不差多少。她一時拿捏不下,被她們給跑了。後來趕到通道觀的時候,也已經人去樓空。她打聽了好幾天,終於知道張子祥為了讓佛道眾人脫逃,一個人留下來殿後,結果被押到靈獄去了。

整座長安城都被高人下了禁制,妖魔鬼怪想要在長安城內施展法術十分困難,步飛煙本身法力並不是很高,境界更是只達到了築基期前期,在長安城這個藏龍卧虎的地方更是如履薄冰。

她又是查探了好幾天,才終於找到了靈獄所在。不過靈獄守衛森嚴,白天根本無法靠近,她只能一直等到晚上,才偷偷地跑來。

不過,當她千辛萬苦,躲過巡邏守夜的兵士后,才驚訝地發現,在靈獄的屋頂,居然還有一個人比她早到了。

陸玄機席地而坐,青絲飛舞,衣袂飄飄,妙目微眯,長睫顫動,清麗的面容若有所思,在月光下蕩漾著淡淡的柔和光暈,一塵不染,清麗如仙。步飛煙不知不覺間不由得看得呆了。

陸玄機聽見響動,疑惑著轉身凝視,卻與步飛煙打了個對視,兩位絕色美女就在這月華籠罩下見面了。

步飛煙不知對方是敵是友,謹慎地與陸玄機保持著距離。

而陸玄機卻是倏而一笑,柔聲問道:「這位姐姐生的如此美麗,想必就是步飛煙步姐姐了吧!」

步飛煙心下一奇,她與眼前的這謫仙下凡似得女子素未謀面,她又怎會知道自己的名字?

陸玄機又是一笑,眼神中卻是帶著幾分凌厲:「果真是天姿國色,怪不得張郎對姐姐牽腸掛肚,連我這個原配妻子都記不起來。」

「張郎?原配妻子?你在胡說什麼啊?張郎是指張子祥嗎?」步飛煙大驚失色,望著陸玄機那張清秀明凈的臉龐,驚訝地語無倫次。

「自然是張子祥!姐姐還不知道吧。張郎與我已經定下婚約,三生三世永不相離。姐姐,你來晚了!」陸玄機的臉上充滿幸福的味道,與步飛煙臉上失魂落魄的表情形成鮮明對比。

步飛煙的腦中正在無限循環之前陸玄機所說的話。

三生三世永不相離……

三生三世永不相離……

三生三世永不相離……

三生三世……

……

「為什麼張郎從未跟我提起過有你這麼一個妻子?你有什麼證據證明你就是張郎的原配妻子?」步飛煙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咬著牙追問道。

陸玄機指天立誓,薄唇微張,說出來的話語卻讓步飛煙如墜冰窟:「我陸玄機願立下天道誓言,如果剛才與步飛煙姐姐的話中有半句虛假,叫我形神俱滅,永不超生!」

天道誓言,修真者最高級的發誓手段,舉頭三尺有神明,天道更在神明之上。一旦發誓,不得違反,否則誓言必定會被執行,躲到天涯海角也是沒有用的。

「張子祥,你負了我!」步飛煙的眼淚再也忍不住奪眶而出,轉身飛奔而去。

陸玄機望著步飛煙轉身逃跑的身影,古井不波的眼眸流露出一絲喜悅。

「張郎,你不要怪我。三生之約,如今只是第二世。我們註定了要永結同心!誰也不能阻止我們在一起!我是不會把你讓給別人的!」

月夜朦朧,銀色的光芒灑在陸玄機的身上,在地上投射出一個淡淡的影子,是那麼的幽靜深遠……

「主人,要不要我們……」忽然從暗處跳出了一對姐妹花,卻正是幾天前騙取張子祥前往通道觀的那對姐妹,原來她們口中所謂的主人竟然是陸玄機!

「不用了。她只不過是一隻小小的牡丹花妖,能掀得起什麼風浪,隨她去吧!」陸玄機擺擺手表示拒絕,「當務之急,是要助張郎獲得那笨蛋手中的龍虎金丹,成就天仙之基,回憶前塵。嗯,蝕心魔,那些漢人高官怎麼樣了?」

又是一個全是罩著黑色斗篷的古怪男子突兀地出現在靈獄屋頂,慢慢移步走到陸玄機身前三跪九叩,恭恭敬敬地向她回報:「稟報教主。李虎已死,李淵八歲小兒新晉爵唐國公,不足為謀;魏國公李耀貪生怕死,忘記當年祖先所立下的誓言,不肯響應我教,已經被屬下除去;燕國公於實已經答應了,一旦宇文邕死去,立刻起兵。其餘朝中漢人高官,都已經立下血契,驅逐胡虜,恢復中華!」

黑袍覆身,聲音沙啞,竟然是那個出現在隋國公府的黑袍人!而且他竟然被陸玄機稱為蝕心魔!他是誰?和當年的事情有沒有什麼關係?

陸玄機眼睛微微眯起,聲音中透出異常的冷冽:「那麼隋國公楊堅呢?」

目前北周朝廷的重臣中,楊堅執掌僅次于飛鷹鐵騎的北周虎賁軍二十萬人馬,實力最強,而且虎賁軍駐紮的地方離長安最近。若是楊堅能夠投靠他們這一邊,奪取北周江山就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了。而且她替楊堅看過面相,望過氣,對方乃是真龍之相,有天子命格,日後註定要龍登大寳。他們若要成事,楊堅這一環必不可少。

蝕心魔依然跪伏在地上,沒有抬頭:「楊堅沒有明確答應過要響應我們起事,只是說要考慮考慮。」

陸玄機喝罵一句:「廢物!」

蝕心魔慌忙地以頭著地,連聲求饒。

「算了。」陸玄機意興闌珊地擺擺手,讓眾人退下,「楊堅之事日後再說,張郎已經到了關鍵時刻了。」

靈獄中的金光透過瓦片噴射出來,隨之升起的靈力氣場越來越濃烈,長安城的大陣也被這陣氣場沖刷地混亂不穩。天地為之一變,九天之上莫名其妙地聚攏了陣陣烏雲,團團圍在皎月身邊,隱隱中還有電閃雷鳴。幾道強大的氣息從長安城中升起,並且迅速往著這邊趕來,看來長安城中的這些絕世強者今夜是別想睡個好覺嘍。

「風起了……」陸玄機起身站立在屋檐上,閉上眼睛感受這些越來越強大的氣息。一陣微風出來,帶起了她的及腰長發,在月光映射下顯得更加飄然若仙……

而她沒有看見,她的身後,蝕心魔也是神色複雜地看著靈獄之中,嘴角掛上了一絲意味難明的微笑。

起風了,該醒了…… 掛了電話,蘇薇兒起牀洗漱,坐在梳妝檯前,看着鏡中凌亂的自己,一側的臉頰上了藥之後消腫了一點,上妝,打理好大波浪捲髮絲。

選了一條寬吊帶紅色高腰連衣裙,露出一雙筆直修長的美腿,穿上一雙粉金色高跟鞋更是襯托纖細,挎上鍊條小包,整個人看上去氣質美豔。

出門。

剛下樓,只聽到頭頂傳來一聲喝道聲,“站住!!”

話落,蘇薇兒頓住腳步,側頭看到二樓樓梯上的男人,冷冷勾脣,眼底冷漠一片,“怎麼?潑婦是死了還是怎麼着了,你臉拉的還真的夠長的。”

郭子珉緊縮目光盯着樓下那道身影,猶如盛開的玫瑰嬌豔美麗,美到讓人無法移開眼。

緩緩走下樓,盯着她,冷聲問道:“你要去哪裏?”

蘇薇兒沒有打算回答他的話,冷漠收回視線,大步朝着客廳門口走去。

只聽到一聲命令喝道聲,“攔住她!”

僕人聽到命令,不敢違抗先生的話,快步上前攔住蘇薇兒。

驀地,蘇薇兒猛地頓住腳步,美眸之中瞬間迸射的凌厲之氣,“你們難道不知道誰是這裏主人?滾開!”

“小姐您還是聽先生的話吧!”

僕人雖然恭敬的語氣,但是完全沒有要讓步的意思。

她倒是忘了,如今這個男人已經鳩佔鵲巢了,之前一直在這裏工作的傭人,都已經被這個男人換的差不多了。

轉身。

“郭總現在果然是當家做主了,養的狗都聽話了!”滿滿嘲諷的語氣,對視而上那雙陰沉的雙眸。

而聽到聽到這話的僕人,臉色驟然的尷尬。

驀地。

郭子珉頓住腳步在她的面前,那陰厲的目光猶如蛇眼一般森冷可怕。

突然,擡手掐住蘇薇兒下頜,用力揚起,狠聲道:“蘇薇兒我警告你,你少在外面賣弄風騷,有的事情,我可以,但是蘇薇兒你不行,在讓我看到你跟男人有染,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說真,用力甩開手來,“把她給我關起來!”

僕人亦是上前,沒等兩人伸手,只聽到一聲怒氣喝道聲,“誰敢碰我?!”

嚇得僕人渾身不禁一顫。

只聽到蘇薇兒冷笑的一聲,揚首怒視盯着這個男人,“郭子珉你以爲你誰?你以爲我蘇薇兒是軟柿子任你捏啊?!你最好別把我逼急了,大不了魚死網破,我也會讓你身敗名裂。”

只見郭子珉越發難堪的臉色。

說完,蘇薇兒轉身,瞪着兩名僕人,喝道:“滾!!”

嚇得兩名僕人是不知所措。

沒等蘇薇兒走一步,手腕突然被一股力量拽住,整個身體被強制拉回去。

“王八蛋你鬆手!”

掠愛上癮:契約老公太危險 蘇薇兒瞬間反應過來,激烈掙扎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