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鼻子是真的。」蘇羽呵道。

「到這邊。」

鮑蕾和曹麗順利過關。

很快到了王香秀和蘇羽這邊,便聽韓元珊賊兮兮說:「準備好了嗎?」

「珊姐慢點。」

王香秀正視蘇羽,都不敢看他的眼睛。

「憑你這句珊姐,我必須慢。」

韓元珊比了比紙牌,倏然一松,蹦跳著叫道,「快點快點,紙牌掉下去了。」

蘇羽秒反應。

可王香秀愣了一秒,貼過去前紙牌已經順著蘇羽的嘴飄落,兩人頓時親在了一塊。

王香秀嘴唇軟軟的,富有彈性。

「嗚嗚嗚。」

其他人紛紛起鬨。

「啊。」

王香秀羞紅了臉,抿著唇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初吻。

就這樣沒了…

「香秀臉皮薄,不要鬧她。」蘇羽嘿嘿道。

「看你笑的多歡。」

韓元珊斜了一眼蘇羽,拍拍手道,「芷蕾到你了。」

「你不準像對香秀那樣突然對我。」

張芷蕾不好意思道。

「這次保證。」韓元珊懸起紙牌道。

張芷蕾信韓元珊就怪,心情忐忑地注視著紙牌,感覺能體會到蘇羽吹出的熱氣。

張芷蕾心臟砰砰跳,手心滲出了汗。

「落。」

兩人同時貼住紙牌。

不過張芷蕾比蘇羽慢點,導致紙牌彎曲個角度,親到了下蘇羽的下巴。

張芷蕾眼神躲閃,做賊樣看了眼四周,發現其他人沒注意到這回事才鬆口氣。

接下來。

其他人一一成功接住紙牌。

蘇羽換位到了郭沫若和鮑蕾之間,引來了兩人發自靈魂上的嫌棄。

「來咯。」韓元珊賊笑道。

「快點。」

郭沫若眼珠不停在動,身體也是蠢蠢欲動。

「落!」

韓元珊陡然一咋呼。

蘇羽和郭沫若反應都快,但…紙牌在哪?

「嗯。」

郭沫若眼眶緩緩擴張,突覺有條蛇在敲打自己的牙關,猛地推開蘇羽,抹嘴道,「韓元珊!」

「呵呵呵!」

鮑蕾幾人樂得直不起腰。

「我自罰一杯。」韓元珊晃了晃始終抓手裡的紙牌,笑嘻嘻去喝光一杯酒。

「這樣我好吃虧。」

蘇羽得了便宜還賣乖,無奈道,「我老是被佔便宜。」

「你滾。」

郭沫若沒好氣打了蘇羽手臂一下。

「鮑總,緊不緊張。」韓元珊玩嗨了。

「我緊張什麼。」

鮑蕾淡淡品著紅酒,微微聳肩道,「這種遊戲姐姐玩爛了都,蘇羽小弟弟看我都怕。」

「不愧是我們這年紀最大的,夠硬氣。」蘇羽玩笑道。

「改下遊戲規則,我們吸牌,誰沒有吸到喝三杯。」鮑蕾挑釁道,「敢不敢小弟弟。」

「來。」

蘇羽勾勾手。

「喔喔,刺激了哦。」

眾人專心看著蘇羽和鮑蕾。

「蘇羽錘爆鮑蕾。」

韓元珊揮揮拳,往上大力丟出一張紙牌。

鮑蕾雙眼凝起。

反觀蘇羽淡然自若。

遊戲認真就不好玩了。

「就是現在!」

鮑蕾果斷出擊,前傾直親落下的紙牌。

蘇羽跳起一撇頭,打飛紙牌,接著快速跑到紙牌即將要落的地方候著。

「你耍賴。」

鮑蕾撲了過去抓住蘇羽,卻沒想腳被一隻高跟鞋絆到,驚呼聲中推著蘇羽一起倒下…

「小心。」

蘇羽抓著鮑蕾的肩膀。

誰知鮑蕾犯了女人的通病,遇事就愛亂動,一手甩打蘇羽的右眼。

「卧槽,眼珠噴汁了。」

蘇羽手一松,鮑蕾張著嘴倒下。

嗯…

這畫面像極了鮑蕾在啃蘇羽的臉。

「哈哈哈哈!」

韓元珊等人哄堂大笑。

「鮑蕾,你的口水。」韓元珊笑岔氣了。

鮑蕾窘迫之極,趕忙起身收拾衣服。

「我吃了你一嘴口水。」

蘇羽哭笑不得,起身說,「你剛吃了龍蝦是不…」

「不要說。」

鮑蕾一張臉成了囧字,捂著蘇羽的嘴不讓其說。

「哈哈哈哈!」

王香秀他們笑得不行,甚者笑的鑽到了地上。

「韓元珊你還好意思笑,都是你提議玩的這個破遊戲!」鮑蕾「張牙舞爪」轉撲向韓元珊。

「怪我幹嘛,明明是你饑渴好伐。」韓元珊咯咯直笑。 「你還笑我。」

鮑蕾按住韓元珊,抬頭道,「你們幾個發現沒,韓元珊一直在整我們,我提議讓她和蘇羽親一回。」

「啊啊不要,我錯了不要搞我。」韓元珊臉色一變,使勁想要掙脫鮑蕾。

「還真是。」

「對喔,玩了一輪也不見韓元珊玩,有意思哈。」

郭沫若幾人不懷好意離桌。

蘇羽正笑著,葉嵐和曹麗忽然過來架住了他。

「喂喂喂,你們幹嘛?」

蘇羽假模假樣掙扎,不當演員都浪費了。

「不要,我不要過去。」

「放開我,這樣對韓元珊不好。」

蘇羽被幾人按著往下壓,而韓元珊躺在地上,被鮑蕾和郭沫若架住。

「嗚嗚嗚!」

蘇羽「被迫」親上韓元珊。

韓元珊咬緊牙關,使勁擺著頭,不料這樣兩個嘴唇相互左右上下滑過…

蘇羽心裡美哉哉。

韓元珊身上的處子體味好聞極了。

「嗚嗚。」

郭沫若幾人按著不放,韓元珊居然喘不過氣,鬆開了牙關…

眼看差不多。

眾人一鬨而散。

韓元珊臉和脖子瀰漫羞紅,口鼻並用呼著氣,實在無力說話和動作。

「唉,又被你佔了便宜。」

蘇羽搖著頭回去。

韓元珊眼睛瞪得老大,想哭的心情都有了。

到底誰沾誰的便宜。

張芷蕾表面笑著,心裡卻莫名有些不是滋味,酸酸的,難受到胸悶。

「你們敢玩我,跟你拼了!」

韓元珊恢復點力氣,仿若野貓樣沖向鮑蕾他們。

頃刻。

眾人嬉嬉鬧鬧。

一瓶瓶酒變作空瓶四處滾動,唱歌和跳舞不要太歡樂。

深夜。

王香秀最早喝醉倒下,被鮑蕾托到房間去睡覺,隨後是葉嵐和曹麗相繼趴在桌上,不省人事。

郭沫若、韓元珊、張芷蕾、鮑蕾,四人組成了女子軍團,跟蘇羽殊死廝殺。

蘇羽身體素質好到爆表,外加原本酒量就不錯。

饒是平日里應酬多,或者常喝酒的四人也不勝酒力,一一原地倒下。

蘇羽雖然干倒了四人,但也到了極限,迷迷糊糊倒頭就睡…

清晨。

第一米陽光射進了別墅。

廳內瀰漫香艷芬芳。

韓元珊上衣兩個扣子鬆開,雪白外露,而其頭躺在半邊衣服褪到手臂,淡藍色肩帶尤為吸睛的郭沫若身上。

鮑蕾衣服褲子不翼而飛,只靠著內衣堅守著最後的防線。

至於蘇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