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鹿尼瑪。」鹿一凡道。

青年工作者拿出筆記本在打開資料庫搜索了一陣子,然後又看了一下名單,搖頭道:「抱歉,崔老師沒有把對手的名單交給我,而邀請嘉賓名單上也沒有您的名字。

對不住了,不能讓您進去。」

「沒我?」鹿一凡不禁啞然失笑。

詩詞協會的那幾個安保人員以為鹿一凡只是為了混進去看熱鬧的老頭,就不管他了,繼續對其他人檢票入場。

不過鹿一凡此刻已經聞出了一些不尋常的味道。

這怕是崔向紅那個月經不調的老娘們故意難為他的小把戲吧!

你妹的,文戟一共就倆人,你特么告訴我沒有我的名單?

到了正式的入場時間,梁逸峰看到了鹿尼瑪,不禁好奇的走過來問道:「您是……鹿一凡的爺爺鹿尼瑪老爺子?」

鹿一凡點點頭道:「對啊。」

「那您怎麼不進去啊?文戟馬上就要開始了啊!」梁逸峰好奇道。

鹿一凡攤了攤手:「進不去,崔向紅沒把我的名單給人家,特邀嘉賓名單里也沒我。」

「什麼?還有這種操作?」梁逸峰稍微一琢磨,就想明白了。

「以前我只是覺得崔老師為人刻薄了一點,沒想到她居然小肚雞腸到了這種程度!

為了勝利,居然用這種小手段噁心您一個老人家!

您在這等會兒老爺子,我去幫您把這事搞定。」

言罷,梁逸峰過去跟工作人員溝通了一陣子,工作人員這才勉強答應讓鹿一凡進去。

一入場,鹿一凡馬上就感覺到了氣氛不太對。

這古香古色的大廳內,陳放著各種紅木桌椅。

在椅子上,端端正正的坐著各省市的大文豪。

而在大廳最中間的位置,正坐著一身漢服的崔向紅。

眼見和鹿一凡長得一模一樣的老人來了,崔向紅想也不想,就知道這肯定是鹿尼瑪了。

為啥說氣氛不對呢?

原來,在大廳的中央,就只有一把座椅,那上面坐的還是崔向紅。

好么!

感情老子一83歲的老頭兒來跟你丫比試,你連個座位都不給準備啊!

這要是真是個83歲的老頭兒,沒比完就特么累死了!

崔向紅見鹿一凡來了,也不說話,就是兀自在那品茗聊天。

把鹿一凡晾在一邊。

河雯看不下去了,端了把椅子正要給鹿一凡,鹿一凡卻搖頭拒絕道:「不用了,我不該坐在這裡。」

言罷,他昂首闊步向前,在眾目睽睽之下,抓起崔向紅身邊的桌角,猛的一掀!

嘩啦!

鹿一凡竟當著眾人的面,將桌子給掀了!

滾燙的茶水瞬間潑了崔向紅一身!

崔向紅心中暗喜不已。

不怕你鬧,就怕你不生氣!

但是表面上,她卻憤怒道:「你是何人?膽敢擅闖我漢東詩詞協會的大廳!

還掀了我的桌子!

今天要是不說清楚了,甭管你年齡多大,一定把你扭送公安局!」

鹿尼瑪摸著自己潔白的長須,淡淡一笑道:「老夫乃是北七省書友同盟總瓢把子,人送外號對王之王,對穿腸,東街之中,尼瑪最凶的對王,鹿尼瑪是也!」

我曰!

總瓢把子?

這尼瑪難道還是劫道的好漢不成?

所有人都被鹿尼瑪的介紹給雷到了。

「原來你就是鹿尼瑪!

管不得鹿一凡那小子那麼沒教養,上樑不正下樑歪,就是你教出來那樣的敗類……」

啪!

未等崔向紅說完,鹿尼瑪一巴掌扇在了崔向紅的臉上。

登時,崔向紅軀體凌空翻轉720度,騰空三周,完成了難度係數0的高難度動作。

崔向紅捂著被打腫了的臉,肝兒都在顫抖!

你妹喲,這是83歲的老頭兒?

38歲的壯漢都沒你丫力氣大吧!

「你敢打我!你憑什麼打我!來人!保安!把這老頭給我扭送……」

啪!

又是一巴掌打了下去!

巴掌聲之響亮,整個大廳里的人都感覺自己臉上火辣辣的,眼睛不斷的眨巴著。

「你幹嘛又打我!」

崔向紅聲音明顯弱了幾分,不敢像之前那般囂張了。

「幹嘛打你?

我來問你,之前你跟我孫兒打賭,你輸了,尊他一聲老師,我有說錯嗎?」鹿尼瑪冷聲喝道。

梁逸峰等諸多才子才女都在場,崔向紅也不好不承認,於是咬牙點點頭道:「沒錯,但是這跟你打……」

啪!!!

又是一巴掌扇了一過去!

崔向紅憋著嘴,像個受氣的小孩一樣,委屈的看著鹿尼瑪,彷彿在說:「你好狠的心!」

「那就對了!我打你沒啥理由。

你是我孫兒的學生,比我整整矮了三輩。

我打你,需要理由嗎?」鹿尼瑪淡淡道。 打你需要理由嗎?

一句話讓所有人都在心中直呼:「這個老爺子太尼瑪霸道了!」

還別說,因為之前崔向紅認過鹿一凡為師,現在這老爺子又因為她不給讓座的原因被打了,現場反而有不少人暗暗叫好,根本沒有人去幫她。

崔向紅是打碎了牙齒往肚子里咽。

「死老頭子,你給老娘等著!待會兒這『一夜七次郎』往你茶里一倒,老娘讓你直接腎虧人亡!」

這麼想著,崔向紅找人給鹿尼瑪上了座,文戟這才算是正式開始了。

「這『文戟』是怎麼個比法?」鹿一凡四仰八叉的坐在座位上,一副老流氓的樣子,根本不把現場這麼多文豪放在眼裡。

崔向紅大意之下,吃了個大虧,見這老頭子一副弔兒郎當的嘚瑟樣子,哪裡有半分文豪風采,忍不住冷哼道:「文戟挑戰者要進行三局挑戰,並且三局全勝方算成功。

既然你自稱對王之王,那麼老身第一局就以對聯與你對局!」

「喲?這麼不自量力?行啊,讓你知道知道,你大爺為啥是你大爺!」鹿一凡囂張道。

「無知老頭也要學人對聯,我勸你一句:閑人免進賢人進。」崔向紅冷哼道。

鹿一凡知道這崔向紅是在罵自己閑的蛋疼,嘿嘿連笑兩聲道:「你這老太太雖儀錶堂堂,卻是:盜者未來道者來。

怎麼樣很工整吧?」

你罵老子閑的蛋疼,老子就罵你盜亦無道!

眼見鹿一凡一副吊吊的樣子,崔向紅哈哈大笑道:「你錯咯,你錯咯!我的上聯是——」

說著,崔向紅提起毛筆,筆走龍蛇的在宣紙上寫道:「賢人免進閑人進!」

雖然賢人與閑人顛倒了過來,可鹿一凡現在已經進來了,這崔向紅還是在罵他閑的蛋疼。

如此一手,讓周圍的觀眾都紛紛叫好不已!

「崔向紅不愧是上一屆京城對聯大賽的冠軍,這一副首位偷換聯,出的甚是巧妙啊!」

「這老頭還暗自得意,不知道自己卻是已經中計了。」

「漢東詩詞協會副會長的名號果真不是白給的!」

「妙哉,妙哉,老太太的這張嘴果然犀利!」

鹿尼瑪卻是笑道:「小紅,你也聽錯了,我的下聯啊……」

他拿過一支毛筆,用蒼勁有力的筆力在宣紙上寫道:「道者未來盜者來!」

這兩句前後兩詞互換,就變成了地道的首位互換罵人聯,契合的那叫一個天衣無縫!

「好啊!」

河雯率先站起來鼓掌,大廳中的諸人更是掌聲如雨。

盜者未來道者來,道者未來盜者來!

妙!

實在是妙絕天下!

卻見崔向紅面色鐵青,鹿尼瑪呵呵一笑道:「咋樣啊小紅,你大爺是你親大爺不?

服不服吧?

不服現在馬上艹服你!」

大庭廣眾之下,污言穢語,這分明是侮辱自己!

崔向紅怒道:「一鄉二里共三夫子不識四書五經六義竟敢教七八九子十分大膽!」

此聯一出,眾人都驚了!

這從以到十連用,還用的如此巧妙,這對聯難度,堪比千古絕對啊!

卻見鹿尼瑪連眼都未抬,砸吧砸吧嘴淡淡道:「十室九貧湊得八兩七錢六分五毫四厘尚且三心二意一等下流!」

「卧槽!」

「神對!簡直是神對啊!」

「哈哈哈,笑的我咪咪都疼了!一等下流,這老爺子嘴可真夠損的!」

「嘴損也還在其次,關鍵是人家從十到一,對的那叫一個精妙絕倫!」

崔向紅被鹿一凡一句「一等下流」差點給氣的吐血。

她拿出手巾擦了擦自己額頭冒出的冷汗,知道這鹿尼瑪有些本事,心裡慢慢冷靜了下來。

望著大廳外的園子里,有翠鳥在鳴叫,便指著園子里說道:「鶯鶯燕燕翠翠紅紅處處融融洽洽!」

「這……這是……」

「疊字聯!傳說中失傳已久的疊字聯!」

「天哪,這種難度的對聯都出來了!」

「這回老爺子估計是真的要為難咯!」

疊字聯在華夏文學界是出了名的難!

如今高考一般也就靠個三字疊字聯,最多考個四字疊字聯。

就這樣還把一眾高三的考生們難的哭爹喊娘。

如今崔向紅一氣呵成一句七字疊字聯,這讓所有人感覺肝兒都在顫抖!

這特么是人能對的出來的對聯?

「雨雨風風花花葉葉年年暮暮朝朝!」

卻見鹿一凡連一秒鐘都未思考,幾乎是在崔向紅出完題的下一刻,鹿一凡便退口而出!

「天哪!」

「老爺子威武啊!」

「這……這……這……」

又是一片狂熱的叫好聲!

甚至一些外省詩詞協會的會長們一個個都「這……這……」的說不出話來了!

滿臉的難以置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