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青雲至尊的青雲動,陳風,你可還記得那人的長相?」燭炎大驚失色的問道。

「這……很普通的一個人,長相雖然記得,但要想找到他,怕是不會那麼容易了。」

「他來這裡做什麼?」洪齊天自然認得青昱,但只是很少見面,互相聞名而已。

燭炎陷入沉思,思緒良久,忽然對翁吉問道:「之前那魔之玉凈瓶,究竟是誰拍賣了去?」

翁吉驚道:「那魔之玉凈瓶,雖然前來領取的只是一個小人物,但是那傢伙我曾經見到過,就在烈家的人群中。」

「烈家!被烈俊良拿去了!」眾人聞言,盡皆愕然,似乎都想到了一個不好的訊號。

「啟稟閣主,烈俊良剛剛回到山莊,便是遭到了強者突襲,整個山莊都是被毀,烈俊良和烈曼以及一眾烈家人,全都死於非命。」

就在這時,精寶閣的一名長老惶恐的跑進大殿前來彙報。

… 「怎麼會這樣?」

洪齊天等人聞言大驚,迅速出離精寶閣,以洪齊天為首,眾人破空而行,直奔烈家山莊。

當他們趕到烈家山莊的時候,愕然發現,整個山莊,已經摧殘的不成人樣。

踏著滿是血水的屍體,眾人很快便是找到了烈俊良,後者胸口被洞穿,此刻早已冷冰多時。

「他手上的吞納戒被人竊取過,顯然是奔著裡面的東西來的。」翁吉在旁邊的一個草叢裡,發現了烈俊良的吞納戒。

「這手法,是青雲至尊青昱沒錯,可他為何會幹這種事情?」洪齊天大為疑惑的自語道。

聽到此言,最為震驚的無疑要數陳風和燭炎,在之前開始盒子的時候,發現裡面赫然是青雲動,令人的心就已經狂跳了起來。

青昱終於是有所動作,這一次,恐怕事情極其的不簡單。

魔之玉凈瓶,青昱為何會潛藏在寶城,等待了好幾天,就為等烈俊良出城,好殺人奪貨。

而且,他還將自己平生最強的武技,青雲動贈給了陳風,這究竟是什麼意思呢?

「洪閣主,我和徒兒還有要事,就先走了,這裡的事情,絕對跟我們無關。」燭炎正色說道。

洪齊天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知道後者心中藏了一些事情,但這事情不跟他說明,其實是為了不讓他攙和進來而已。

既然青雲至尊青昱親自動手,顯然此番事情不小,洪齊天也是聰明之人,他身上還有傷在身,現在又受到了燭炎的人情,一旦知曉事情的麻煩,他也不好不幫忙。

「好吧,如果有什麼用得到我的地方,機關開口,我儘力而為。」洪齊天思緒良久,最終還是沒有多問。

誰都不想攙和麻煩的事情,尤其是他還要衝擊帝王境,人情歸人情,但誰沒有自私之心呢。

燭炎擺明了知道洪齊天是什麼樣的人,所以並未多說什麼,當即拱手和化羽翁吉等人告辭,然後喚了一聲陳風,兩人迅速消失在了這片天際。

無上劍道

浩瀚神族,一個閃爍著微微黑芒的洞口。

黃靈老人照例在這洞口盤旋,一雙老眼很是關切的望著洞口,自語道:「小姐進入神象洞這麼久,不知道狀況如何,還有不到一年時間就是選拔新族長的時刻了。到時候,倘若小姐不能拯救林家,林家就真的完了……」

神象洞內。

一個名為狂龍魔境的地方。

紫色魔氣氤氳繚繞著,這座大地沒有樹木,有的只有一片片荒蕪的大山,天空是亘古不變的昏黃與猩紅,在紫色濃霧的籠罩之下,越發顯得血腥與恐怖。

那一座座大山高逾萬仞,有的孤零零立在濃霧之中,有的,連綿不絕,如同巨龍背脊,浩瀚大氣。

而在這一片荒蕪大地之上,有一尊尊恐怖的存在。雄壯高大的身體,宛若一座座巍峨高山,渾身上下氣息暴虐。


強橫的氣息橫掃整個狂龍魔境,生死境之下,光是被這氣息掃到,都要通體冰寒,面白如紙。而即便是化神境的強者,同樣也感到一陣陣心驚。


「吼!!!」

震天懾地的龍吼之聲,忽然炸響,瀰漫一方天地。一條體長超過萬丈的巨大銀龍,身形轟然橫甩,彷彿被某種巨力擊中,昂首怒吼,其聲宛若音波秘技,轟然席捲,倒卷周遭百里範圍,飛沙走石,恐怖無匹。


「銀翼狂龍……也不過如此。」

虛空中,一道身影當空而立。

白衣賽雪,一把長劍提在手中,女子面龐似冰山般冷傲,而目光中,卻流淌著灼熱且疲憊的光芒。

她不是別人,正是神族林家的林若雪。

龍吼之聲形成的音波,絲毫不曾對他造成任何影響,白色衣衫烈烈震動,林若雪身形卻一動不動,宛若磐石。

林若雪在神象洞修鍊,已經有一年多時間了。

這段時間,她經歷生死,多少次都瀕臨死亡,但她為了心中的執念,卻一直堅持下來。

神象洞,內在的武元力超級充盈,但同時兼具強大的危險。

就是在這種環境之下,林若雪已然突破了化神境小成境界。

而這一次,她繼續朝神象洞危險的地方進行試煉。

這狂龍魔境,她自然要試試這裡的生物究竟有多強。

「吼!!」

一聲憤怒爆吼,熟睡中的銀翼狂龍,被林若雪先發制人,直接打飛了出去。

感受到人類的氣息,銀翼狂龍身形被擊飛數百丈之後。這才堪堪穩住。一雙赤紅雙目,泛出滔天血海,狂吼中,身形一卷。巨大龍尾,便是朝著林若雪抽擊而去。

這龍尾光是粗就足有數百丈高大,如今急掃而來,簡直如同一座大山轟然撞來。若是等閑生死境強者被擊中,只怕也要傷筋動骨。

但林若雪卻只是淡淡看了一眼之後,便搖了搖頭:「妖獸終歸是妖獸,對戰起來,喋血狂暴,但終究還是沒有頭腦。」

她想著,狂風襲來,龍尾即將觸身。

然而就在這一瞬息間,林若雪的身形卻已經消失在了原地。龍尾根本碰都沒有碰到她,便是呼嘯而過。

待得龍尾呼嘯而過之後,一朵冰蓮綻放,林若雪悄然出現在了原地。

「還是不夠強。」

林若雪呢喃一句,忽而目光一定,雙眼赫然變成冰晶色,她的頭頂之上,一輪如皎月般的巨大雪蓮,驟然鋪展開來!

轟!

彷彿微風一震,那原本還生龍活虎狂嘯不止的巨龍。渾身驟然猛顫。緊接著,血海滔天的赤紅雙目,頓時黯淡了下去。

轟!!!

如同地震一般,巨龍落地,山崩地裂,落到了地上。塵幕暴起。經久不絕。

冰蓮落,巨龍滅,林若雪超級強力的一擊,竟然將這隻生死境巔峰實力的銀翼狂龍,都是一擊擊潰。

林若雪低頭看了一眼。 重如夏花 ,突然,她整個身形猛的一震,幻化做一團龐大冰霧。瞬息之間,籠罩了這超過百丈的狂龍屍體!

冰霧籠罩,原本光可鑒人的狂龍屍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乾癟了下去。

鱗甲失去了往日的堅固,血肉乾癟……冰霧,竟然是直接吸收了這一頭狂龍屍體!

這過程不算快,但卻也不算快。

不過區區盞茶功夫之後,那一句狂龍屍體,已然化作了一道乾癟的龍屍。

呼!~

風吹過,龍屍頓時化作飛灰,悄然消散,只留下一道長達萬丈的白骨痕迹……

呼……

林若雪身形,再度顯現。

她臉上掠過一絲潮紅,而後,露出了一絲傾城笑意。


「冰雪吞天決果然強大,其他不說,光是這吞噬之能,就鮮少有什麼武技能相提並論。整個吞噬了這銀翼狂龍,感覺遠比吞噬其他妖獸效果來的好的多。」林若雪感嘆道。

這冰雪吞天決,是林若雪進入神象洞以後,在一次機緣中得到的。也正是有了這個類似功法的東西,方才幫助她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提升迅速。

林若雪微微點了點頭,而後抬頭看向遠處,目光閃動道:「不知道神族之內的境況怎麼樣了,林家還沒有沒機會。選新族長的時間快差不多了,我的實力還是不夠,必須再多一把努力……陳風,你曾經說過的那些話,可否還記得呢?倘若我不能解救林家,你可否能助我一把。」

……

對於林若雪的瘋狂努力修鍊,遠在千里之外的陳風,毫不知曉。

此時的他,和燭炎一路狂奔,直奔獸域而行。

嗡~

就在二人狂奔的時候,之前白澤交給炎師的那玉牌,忽然間迸射出一道光芒,緊接著驟然崩碎。

天際之上,一股乳白色光芒閃動,旋即形成了一條通體雪白的大蛇。

「白澤!」

燭炎和陳風停住腳步,雖然知道這白澤只是一個分身,但後者這個時候出現,顯然是發生了什麼大事。

「陳風,燭炎,之前收到紫電禺疆的傳信,他發現了魔域的一個天大的秘密,你們必須速速回來商議。」

「我們已經得到了藍鏡,正在回來的路上。」陳風急忙答道。

燭炎在旁邊插言道:「我們這裡也發生了一些變故,我們遇到了青昱,他襲擊了一個小家族,奪走了一個帶有魔族氣息的玉凈瓶,我們正要將此事告知你們。」

「什麼!玉凈瓶!」白澤聞言,神情大變,急切的叫道:「不好!之前禺疆對我們說,魔域之地,有九陰之位,這曾是當初武帝用來封印魔族的禁錮牢獄。而這牢獄,則是由九個吸收天地精華的瓶子,當初武帝禁錮魔皇以後,便是將其中一個主導性的瓶子隨身攜帶,後來武帝命喪天神界,那瓶子也不知去向。」

「禺疆就是想要告訴你們,青昱已經知道了這個秘密,正全力在尋找那能夠開啟禁錮的瓶子,現在聽你們那麼一說,那瓶子很有可能已經在青昱手中了,這下事情可鬧大了。」

「……」

聞聽此言,陳風和燭炎心頓時提到了嗓子眼,他們最怕的就是這個結果,沒想到料想的東西都成真了,青雲至尊青昱,果然不是無的放矢。

魔皇禁錮即將開啟,這青昱,簡直就是瘋了。

… 嗖嗖~

兩道極光,快速的遁入獸域龍神殿。

負責駐守這片山巒的嘉王朝的人,都愕然側目,彼此不解的對問道:「今天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怎麼這麼多領主級的大人物小人物,都往龍神殿聚集?」

「看樣子,似乎是發生了什麼大事,這獸域剛剛太平一段時間,看來又要起波瀾了。」

「起波瀾也輪不到你我,咱們還是安心駐守在這裡吧。」

兩名嘉王朝天地境的武者,你一言我一語的說道。

此刻龍神殿。

眾多獸域的領主級勢力的人物齊聚一堂,偌大的大殿,竟然有些人滿為患。

嘉王朝,七大家族,包括一些獸域曾經的妖獸勢力,後來願意臣服七凶獸,且態度良好的強者。

「拜見白澤大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