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難怪會有這樣的實力,有這樣的兵力。」

兩人喃喃道。

這一日很快又過去,敵人依然沒有行動,在按兵不動,非常的有耐心。

但這樣的情況下,更能顯示出這群傢伙的決心。要麼不動手,若是動手的話,必然讓人難以喘息。

第二日清晨,當第一縷陽光灑下的時候。

耕四郎打開道場的大門,向隔壁張望過去,這一看,他眼鏡下的眸子,立刻便是收縮了下。

一夜的時間裡,對面的門口出,竟是不知不覺間,多了數百道身影。更讓他頭皮發麻的是,這群人不乏實力可怕的強者。

更滲人的是,他們身上的氣息森寒,就像是死人一般,如果不是他用肉眼去看,還不會發覺。

這群人,隱隱間形成包圍之勢,將那座房屋圍住。

「真是難聞的氣味啊!」

輕嘆一聲,耕四郎轉身又走進了道場,過了半晌,他再次走出,這一次,他的腰間多了一把刀。

就這樣,耕四郎靜靜的看著對面。

這群人非常冰冷,也極其的有耐心,轉眼到了清晨八九點時分,他們沒有發出一點聲音。

就像是冰冷的機器,已經脫離了人類的特徵。

他們似乎在等待著什麼?

時間又過了一個小時,這時,耕四郎忽然瞳孔收縮,盯住了從遠處踏步走來的一道人影。

那人渾身的衣袍很怪異,只是衣服,就讓人頭皮發麻,走近看仔細后,方才發現,那竟是給死人穿的壽衣!

「這傢伙!!」

愛不逢時,情無金堅 耕四郎頓時心中提起,感覺全身汗毛都到豎起來。

這個男人很危險。

他的兩個肩膀上,頂著兩尊不大的漆黑棺材,頭頂,也頂著一棺,十分詭異。

整個人無時無刻都在向外散發著一種,不詳,令人不寒而慄的可怕氣息。

「我來了,那就開始吧!」

冰冷的聲音傳來,男子的聲音低沉,像是從地獄而來。

「是!」

一直不動的黑衣人們,這一刻全部動了。

也是這時,那棺材男瞥頭,向耕四郎看了一眼,讓他瞬間下意識的一把握住了刀柄。

太危險了! 這棺材男子的身上,也說不清是哪裡令人發毛,但那種靈魂潛意識中的感覺,卻讓人遍體生寒。

究竟是什麼人,派出這樣的人物,來對付曾經的海軍大將?

耕四郎心中沉思,面色凝重無比。

他靜靜地站在道場門口,並未輕舉妄動。

胭脂斬 大批的黑衣人開始行動,向著隔壁院子中衝去,他們悄無聲息,面色冷酷,身上的氣息森冷無比。

「轟!」

只過了幾個呼吸,大門便直接被爆開,一道魁梧的身形踏出,五六個黑衣人直接被撞飛出來,人在口中便大口吐血。

「我不管你們是什麼人?但是,要在這裡撒野,你們找錯了地方!」

巴德面色猙獰,渾身籠罩著漆黑的晶石,氣勢龐大。

踏步而出,他的恐怖的氣息讓四周的黑衣人們有些退縮。

「轟隆!」

緊跟著下一秒,巨大的雷霆之聲震響,耕四郎看向天際,一道閃爍著刺眼光芒的雷柱轟然落下。

電流瀰漫,籠罩一大片區域,電蛇四處蔓延,席捲周圍的黑衣人。電光的速度何其快,讓他們難以躲避。

眨眼間,便又是十幾人被電成了焦灰。

大門處,唐恩佝僂的身影緩緩出現,他咳嗽了幾聲。

「真是勞煩各位,大老遠的跑到這裡。」

他的身旁,羅修斯手持漆黑的槍劍,面色冷峻,盯著門前的數百人。

「只要帶走文虎大將您的腦袋,此次就不算白來。」

那棺材男子眸子一眯,輕聲笑道。

「你是什麼人?」

唐恩問道。

「對於您這樣的大人物來說,我這樣的小人物,不值一提。」

「不過!」

頓了頓,棺材男子又是笑道。

「您可以稱呼我為森德利!」

這是一個陌生的名字,最起碼唐恩沒有聽過。不知其具體身份,到底是什麼。

但是並不妨礙他進行接下來的話題:「我知道你的來意,你背後之人是誰,我也很清楚。」

「不過,既然決定來做這件事情,那麼。」

「做好死的準備了嗎?」

眸子一凝,一股霸道的氣息席捲而出,狂暴的風,嗡然而動,席捲面前的數百黑衣人。

霸王色霸氣!

被這股霸道的氣息掠過,有許多人身體晃動,眼神連變,軟軟倒地,但也有更多人經受住了,身子只是一顫,便繼續站在那裡。

「你果然老了啊!唐恩大將!」

「真是惋惜!」

森德利搖頭嘆道。

「現在的你,不知還有沒有大將的實力!」

唐恩目光眯起:「你可以試試。」

話語到這裡,便已經可以結束了,巴德雙拳一碰,面色猙獰,大步邁出。

「和他們廢什麼話,殺了他們,趁早結束戰鬥!」

話音剛落,他人已經沖了出去。

強大的力量,魁梧的身材,頓時就如同虎入羊群一般,掀起大片的狂風。

「砰砰砰砰!」

沉悶的碰撞聲傳出,一道道黑衣仰天噴血,被狠狠地掃飛出去。

「嵐腳!」

「指槍!」

一道道攻擊籠罩巴德全身,但只是激起一片叮叮噹噹的聲音,摩擦出火花,卻對他造不成一點傷痕。

「就這樣的實力,也敢來找我們的麻煩!」

「撓痒痒一樣!」

巴德生猛的一塌糊塗,快速揮拳,踢腳。他力量強大,如今正是壯年,與羅修斯,唐恩完全不同。

場面十分壯觀,鮮血噴洒,肢體斷裂的聲音不斷傳出。地面之上,很快便倒下了一具具軀體。

「殺了他!」

森德利看到這一幕,眼神冷了一下,微微揮手。

「是!」

他的身後,立刻有人衝出。

只是轉眼間,場中的巴德便被三人的攻擊覆蓋,他雙手擋在身前,一人的腿直接橫掃而出。

「砰!」

沉悶的碰撞聲傳出,一圈氣流都是震蕩而出,非常強大的力量,巴德直接被這一腳掃的向後劃出,在地面上拖出一條痕迹。

「高手!」

巴德抬頭,眼神凝重起來。

他早就感覺到這些人中有強者,不會遜色於他,甚至有更強大的。

「唐恩大將,今天這裡將成為你的埋骨地。」

「你看,我連棺材都為你準備好了!」

森德利淡聲笑道。

「你是為自己準備的吧?」

唐恩冷笑。

「多說無益,你會看到自己的死亡!」

森德利收斂笑容,面容變冷。

雙方沒有再交談,心中都知道這一戰必定已經是不死不休。話語不過是言語上的交鋒,沒有任何實際用處。

場中,巴德陷入了苦戰,三個黑衣人,很顯然不是之前的嘍啰可比。他們攻勢凌厲,或是長刀,或是精通六式,或是在一旁默默放冷槍。

「可惡!唐恩,我可能沒有空管你了!」

巴德一聲怒吼,力量爆發,想要掀開三人的圍攻。

他被死死纏住,甚至在三人的圍攻中,一不小心還會受傷。這群人明顯身手不凡,卻在世界上聲名不顯,很難對付。

森德利看到這一幕,笑了笑,向前踏步。

「唐恩大將,你只有區區三人,如何面對我帶來的這些精銳強者?」

「他們都是經驗豐富的殺手,手下亡魂不計其數,自身的情感更是淡漠,幾乎消失。」

「為了殺你,是不會在乎任何事情的。」

話語間,他微微一揮手。

頓時,其身後,身前的黑衣人們,都開始向前逼近。

羅修斯手持槍劍,眼中迸放出殺意。相比身體素質,他雖然也蒼老了,但比唐恩要好些。

「接下來,該我了!」

淡淡說道,羅修斯向前踏出一步,擋在唐恩的身前。

嘴唇微動,唐恩沒有說什麼,只是平靜的看著這一幕。

「昔日的英雄大將,鎮壓整個時代的強者,曾以一人之力,壓的海賊抬不起頭。」

「卻沒想到會衰老成這個樣子,晚年之時,身旁無一老將,真是讓人心情複雜啊!」

森德利緩緩嘆道。

「如果不是任務在身,你這樣的人物,我是極其尊敬的。」

唐恩依然平靜的看著他。

「今天你勢單力薄,只有三人,已經難逃一死了,唐恩大將,我會為你做一個漂亮的,精緻的棺材,為你送終的!」

森德利向前踏步,肩膀上的兩個棺材緩緩懸浮而起,然後慢慢變大。

大批的黑衣人在逼近,羅修斯眼神更加銳利,巴德怒吼聲連連,心中焦急。

讓兩個老頭,面對這樣一群強者,他不放心。

就在這時,一道冰冷的,憤怒的聲音,豁然傳出。

「誰說唐恩大將,只有三人的?」

「今天,你們一個都走不了!」 「呼呼呼!」

風在這一刻颳得更猛了,空氣中都是傳來了隱隱間怒號的聲音,彷彿風在吼動。

腳步聲忽然響起,噠噠噠噠的接連不斷,一道道人影不知不覺間來到了這裡。

森德利猛然轉頭,他的瞳孔倏然收縮,全身在這一刻都是繃緊。

風聲中,白色的正義披風是那般鮮艷,清一色的海軍制服,冰冷而又肅穆的氣息,這一刻席捲全場。

「海軍!!」

只是轉瞬間,這群海軍已經大步來到他們的面前,更有人綳著冰冷的臉色,強橫的沖入人群中,向著唐恩跨步而來。

所有人都在這一刻愣住了,沒有人想到,海軍會在這一刻突然亂入。這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森德利更是面色一瞬間變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