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陳天,你剛才那把弓箭好像也沒有什麼威力吧?你為什麼能夠一箭直接把野豬王給射死啊?」

楚卿卿猶豫了一下,忍不住輕聲沖著陳天問道。

「是啊,陳天,你剛才到底是怎麼做到的啊?」

魏歡歡聽到這話以後也連忙沖著陳天問道。

「其實能夠殺死那隻野豬王並不是因為我厲害,只不過是因為剛才他撞碎圍牆的時候,也把自己的腦袋給撞碎了,所以我一箭才能夠射死他,別說是我了,就算是你們兩個也能夠輕而易舉的殺死那頭野豬!」

陳天隨便編了個借口應付了一下。

楚卿卿自然不會相信陳天說的這些話,她覺得陳天既然可以一箭射死那頭野豬,那肯定有什麼非同常人的地方,只不過陳天不想說而已。

但是天真浪漫的魏歡歡倒是信以為真了,撇著小嘴沖著陳天說道:「沒想到你是靠著運氣贏的啊?」

「恩,我的運氣一直都挺不錯的!」

陳天看著魏歡歡輕輕的點了點頭。

「不過也是,運氣本身就是實力的一部分,反正今天咱們只要贏了就行!」魏歡歡大大咧咧的沖著陳天說道。

陳天淡淡一下,沒有多說什麼。

就在這個時候,張哥還有魏東成走到了陳天等人的面前。

「陳公子果真是神人啊,剛才那一箭實在是厲害,佩服佩服!」

張哥笑呵呵的沖著陳天說道。

而陳天淡淡的看了張哥一眼,他知道張哥本身也是武者,自然能夠看出來剛才陳天的那支箭是因為加上了陳天的氣息所以才能夠打出那麼驚人的效果,所以語氣平淡的說道:「你這個年紀有這樣的本事已經非常不錯了,只不過留在這個小小的狩獵場裡面有些屈才了!」

陳天看出張哥本身是築基境武者,這個境界的武者在陳天眼中自然算不了什麼,但是如果要是放在普通人當中也是非常罕見的存在,想要找個更加體面一點的工作也是非常輕鬆的。 「方向錯了。」

容傾再次說出同樣的話,他看著風玫,素來溫和的眸子此時是深不見底的深邃,「這並不是瘟疫疾病,我無能為力。」

若是疾病,他可以盡全力去找尋治療辦法,可現在不是,就不屬於他擅長的範圍之內了。

今日十五,外面的月亮如圓盤一般掛在樹梢上,風玫從窗口望過去,聲音聽不出喜怒:「那何為正確的方向呢?」

容傾搖頭,想到風玫背對著他看不到,又道:「不知,目前我只能確定這並非疾病。」

風玫轉身看他,只聽他繼續道,「先前我依照疾病去處理,找到了緩解的辦法。可是,這幾日緩解之法又無效了,似乎那些人體內的病毒已經快速適應了我開出的藥材,產生了免疫。但不是,是那些人體內的東西變強大了。」

風玫眉心一擰:「東西?」

「是,這些人體內都存在著相同的東西,我不確定那是什麼,可能是一股力量,也可能是別的東西,捕捉不住。但我確定,這種東西就是疾病的來源。」

風玫陷入沉思,她到不是懷疑容傾的話,相對於容傾所說的,她現在想到的比他更多一點,但是中間還有一個環節難以確定。

她懷疑這與歷劫國師所擁有的那股神秘的力量有關,可是那股力量究竟是什麼卻無處探尋,劇情中只說有,卻沒有具體去提,畢竟主劇情是沒有擁有這股力量的雅風。她從系統那裡也沒得到什麼線索。

看著風玫沉思的眉眼,容傾以為她不相信自己所說,便繼續道:「一開始我只是懷疑,但是在取得了徐翠娥的血之後,我確定了。因為,我同樣在她的血中發現了不一樣的東西,但是又與那些『病人』身上的不同,我嘗試將兩種血液混合。」小說娃小說網

他停了下來,眸光更深了幾分:「做不到,兩種血液就如有了自己的生命力一般,相互排斥,無法混合。甚至,徐翠娥的血液會追著『病人』的血液移動,就如一方為獵人,一方為逃亡的獵物。」

這話聽起來匪夷所思,風玫卻似乎並不關心,她看著容傾,問:「你可知道關於國師擁有神秘力量的事情?」

容傾不解風玫為何這麼問,卻還是答:「國師擁有神秘的力量,風鳴自是無人不知。」

「不是問你這個,是問你可知那神秘力量具體是什麼。」

容傾搖頭,他看著風玫的目光含著一絲打量:「這個……國師自己不該最清楚嗎?」

風玫翻了個白眼:「我清楚還會問你?」

容傾:「……」怎麼感覺不對勁啊,翻白眼這種行為不該是優雅高貴的國師會做出來的吧……

容傾無疑是極為聰明的,片刻愣怔后,便想明白了:「國師是懷疑這場『瘟疫』是與那所謂的神秘力量有關?」

雖然他十分不解國師為何會不知道他自己擁有的力量的事情。

歷來除了國師本人,無人知曉那神秘力量是什麼,但是那種力量的存在是肯定的。

正想著,他聽到風玫似乎帶著寒意的聲音響起—— 「陳公子,這家狩獵場本身也有我一些股份!」

張哥是個聰明人,有些東西一點既透。

「哦哦!」

陳天輕輕的點了點頭,沒有繼續說下去。

「魏成東,你之前不是很囂張嗎?你不是一直說陳天是膽小鬼嗎?你現在怎麼認輸了啊?你怎麼不囂張了啊?」

魏歡歡好不容易找到個機會出口惡氣,表情十分激動的沖著魏東成喊道。

魏東成聽到了魏歡歡的這些話以後,臉上的表情十分難看,但是他想到之前張哥跟他說的那些話,所以並不想繼續跟陳天等人糾纏下去,低聲說道:「魏歡歡,你不用囂張,我只不過就是輸了一次而已,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我現在只要一想起你在山林裡面被野豬嚇得那個樣子就覺得好笑,真是給我們魏家人丟人,我原來還以為你是真的有些本事呢,今天如果不是因為張哥幫你,你可能連只野雞都抓不到吧!」

魏歡歡此時完全就是得理不饒人,撇著小嘴沖著魏東成嘲諷道。

「你……」

魏東成在聽到這話以後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憤怒。

「你什麼你啊?難道你現在還不服氣嗎?」魏歡歡撇著小嘴沖著魏東成喊道。

「我現在沒有心情在這裡跟你這種人廢話!」

魏東成不想繼續搭理魏歡歡冷哼了一聲之後扭頭沖著陳天說道:「我魏東成不是什麼輸不起的人,今天既然我輸給你了,之前我答應你的五百萬我明天就會給你的!」

「直接給歡歡就行了!」

陳天淡淡回了一句。

魏東成聽到這話以後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憤怒,然後扭頭看了魏歡歡一眼,面無表情的說道:「錢明天我給你轉到你的卡上……」

「謝謝了啊!」

魏歡歡十分開心的笑了笑。

「你們都給我等著吧!」

魏東成冷笑了一聲,然後直接轉身奔著遠處走去。

「等一下!」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陳天突然開口喊了一聲。

魏東成扭頭看了陳天一眼,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不解,低聲說道:「你還有什麼事情嗎?」

「我覺得你是不是忘記了什麼事情啊?」

陳天眯著眼睛輕聲沖著魏東成問道。

「我忘記了什麼事情?」

魏東成聽到這話忍不住愣了一下,然後面無表情的沖著陳天問道:「我忘記了什麼事情啊?」

「咱們兩個之前打賭,你要是輸了你給我五百萬,並且還得給魏歡歡道歉,如果你要是不想道歉也可以,但是你得給我一千萬!」陳天十分平靜的沖著魏東成說道。

「陳天,你……」

魏東成在聽到這句話以後,臉上的表情似乎更加的憤怒了。

「你什麼你啊?」

魏歡歡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喊了一聲,然後繼續說道:「當初你就是這麼跟陳天說的,難道你現在還打算抵賴啊?要麼你明天給我一千萬,要麼你現在就給道歉,你自己看著辦吧!」

「魏東成,你之前確實是這麼跟陳天說的,我也聽到了!」

重生:上流千金 楚卿卿猶豫了一下,輕聲沖著魏東成說道。

「好啊,你們現在都合起伙來欺負我一個是不是?」

魏東成在聽到楚卿卿跟魏歡歡的話以後,臉上的表情似乎更加的憤怒了。

「我們可沒有合夥欺負你,當初是你說的這些話,而且也是你主動要跟陳天打賭的!」

楚卿卿面色平靜的說道。

「是啊,如果你不想出這麼多錢,你就給我道個歉好了!」

魏歡歡笑盈盈的說道。

「東成啊,既然你都已經說過這些話了,那就說到做到吧!」

張哥知道陳天的身份背景不簡單,所以此時也站出來沖著魏東成說道。

「……」

魏東成站在原地猶豫了兩秒鐘,然後咬著牙沖著魏歡歡喊道:「魏歡歡,對不起,今天我不應該主動挑釁你們!」

「哈哈,你竟然真的給我道歉了啊!」

魏歡歡聽到魏東成這句話十分開心的笑了笑,然後輕聲說道:「那行吧,今天我就看在你主動給我道歉,而且明天還得給我五百萬的份上,我就不跟你一般見識了……」

「你……」

魏東成被魏歡歡這句話氣的牙根直痒痒,但是他也沒有什麼辦法,只能轉身奔著遠處走去。

「魏東成,今天這件事不會告訴爺爺吧?」

魏歡歡突然喊了一聲。

「你放心吧,家裡面的事情是家裡面的事情,外面的事情是外面的,我不會告訴爺爺的!」

魏東成面無表情的回了一句,然後直接轉身奔著遠處走去。

魏歡歡看見魏東成離開以後,扭頭沖著陳天喊道:「陳天,今天的事情真的是太感謝你了,要不是因為你我真的沒有辦法看見魏東成這麼低三下四的樣子!」

「是啊,這也是我第一次看見魏東成主動給歡歡道歉!」

楚卿卿也笑著說道。

「沒什麼謝不謝的,本來今天這件事也是魏東成主動挑釁的我,歡歡為了幫我出頭才會跟他打賭的!」

陳天淡淡回了一句。

「也對啊,那咱們兩個算是持平了!」

魏歡歡笑了笑,然後繼續說道:「陳天,我教你騎馬去吧?」

「不用了,我對那種東西真的不感興趣!」

陳天直接拒絕道。

「那行吧……」

魏歡歡無奈點了點頭,張嘴剛要說話,突然發現一位身穿紫色長裙,長相精緻漂亮,身材性感的年輕女人踩著高跟鞋奔著陳天的位置走了過來。

「哇塞,這個姐姐是誰啊?好漂亮啊!」

魏歡歡在看見這個女人以後忍不住驚呼了一聲。

「這位是我們宏圖狩獵場的老闆,洛秋洛總!」

張哥在看見這個女人以後連忙笑呵呵的介紹了一句。

「原來這個人就是宏圖狩獵場的老闆啊,實在是太漂亮了!」

魏歡歡發至內心的稱讚道。

就在這個時候,洛秋已經走到了陳天的身邊,然後上下打量了陳天一眼,柔聲說道:「這位應該就是陳天陳公子吧?」

「沒錯,是我!」

陳天輕輕的點了點頭。

「你好,我是宏圖狩獵場的老闆,我叫洛秋,你若是不嫌棄的話喊我一聲秋姐便好!」

洛秋落落大方,僅僅就是一句話便直接拉近了自己跟陳天之間的距離。 洛秋這個女人年紀應該在三十歲左右,只不過包養的非常好,看上去只有二十歲,但是身上的氣質還有說話的語氣都能夠讓人感覺到這個女人應該年紀不小。

「你好!」

陳天看著洛秋輕輕的點了點頭,彷彿絲毫沒有因為狩獵場的老闆主動過來跟他說話而感覺到一絲欣喜。

「陳公子今天竟然殺掉了我們宏圖狩獵場一直都引以為患的野豬王,我要代表所有的員工對您表示感謝!」

洛秋看著陳天停頓了一下,然後繼續說道:「陳公子的身手應該不簡單,不知道您有沒有興趣來我們狩獵場裡面上班?我可以直接讓你做副總經理,平時你只需要幫我處理一些狩獵場的工作即可!」

魏歡歡跟楚卿卿在聽到洛秋的這句話以後,全部都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非常的震驚。

因為她們兩個根本就沒有想到陳天剛才僅僅就是殺死了一隻野豬,宏圖狩獵場的老闆竟然如此看重,上來便讓陳天當副總經理。

張哥在這個地方幹了這麼多年都沒有這個待遇,只不過就是拿到了狩獵場百分之十五的股份而已。

「不好意思,我對於來你們這裡上班並不是很感興趣!」

陳天面色平靜的回了一句。

「那也沒關係啊,陳公子您可以當我們狩獵場的顧問,這樣我可以拿出狩獵場百分之二十的股份給你,你看如何?」

洛秋對於陳天的拒絕似乎一點都不感覺吃驚,直接繼續說道。

「不好意思,這個我也不是很感興趣!」

陳天再次拒絕道。

而洛秋看見陳天再次拒絕了自己以後,美眸之中閃過了一絲異樣。

畢竟她現在已經很有誠意了,直接拿出百分之二十的股份讓陳天當個顧問,但是她沒想到陳天竟然還是拒絕了自己。

張哥在聽到陳天拒絕了洛秋之後,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異樣,然後連忙沖著陳天說道:「陳公子,只要您能成為我們宏圖狩獵場的顧問,就算是您平時沒有時間來我們狩獵場上班也沒有關係的,就是掛一個名字而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