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閉嘴。」漢子將左手*的拉環放進口中,用牙齒咬住,騰出手來抓住歐陽紅雪的手臂,看著怒目相向,一步一步地走來的莫曉生,嗚嗚嚕嚕地說道:「你他媽的給老子退後,要不我們一起死。」

莫曉生冷冷的笑著:「老東西,有種你就拉響它,小爺就是死也有歐陽姑娘陪著,到了陰曹地府也不寂寞,來呀!」

那漢子嘿嘿大笑:「好,爺們兒就成全你。」

他微以用力,拉掉*的拉環,高舉冒著白煙,發出「呲呲–」聲音的*,猙獰的看著莫曉生,接著把*扔到莫曉生的腳前。

距離莫曉生最近的櫻桃,「啊–」的尖叫一聲,兩眼死瞪著將要引爆的*,呆若木雞。

事發突然,完全出乎莫曉生的意料,莫曉生萬萬沒有想到,對方會如此窮凶極惡,當真敢拉下*的拉環,要與自己同歸於盡。

莫曉生沒有猶豫,飛身撲在*上。大吼一聲:「走。」他要用自己的生命,保全歐陽紅雪,鄧候方和田友旺的安全。

在眾人慌亂之際,那漢子猛地攔腰抱起歐陽紅雪,倒退一步,縱身從後窗跳出。

鄧候方來不及追趕歐陽紅雪,雙手抓起莫曉生,把莫曉生扔到院中,田友旺伸手拉住依舊發獃的櫻桃,和鄧候方一起飛身竄出屋外,趴在地上。

四人爬了一會兒,*依然沒有一點動靜,鄧候方抬起頭望向依舊冒著白煙,「呲呲–」作響的*。慢慢爬起,輕聲說道:「是假的?」

莫曉生大怒,飛身跳起:「奶奶的,弄個假傢伙糊弄老子。」

「嘭–」的一聲巨響,炸得剛剛站起的莫曉生和鄧候方,倒飛而出。

門被撞開了,在外警戒的薛武,和靠山嶺游擊隊的戰士,慌慌張張的衝進來。他看著臉被硝煙熏成包公的莫曉生和鄧候方,驚慌道:「怎麼回事?」

鄧候方看著臉如塗炭的莫曉生,來不及檢查自己是否受傷,也顧不得詢問莫曉生的傷勢如何,果斷的發出命令:「爆炸聲一定會引來小鬼子,此地不宜久留,撤!」

「撤到哪裡?」薛武茫然的問。

「向陽巷,那裡有我們游擊隊的一個聯絡點。」田友旺及時提供了落腳點。

游擊隊的戰士謹慎地看著田友旺:「排長,我們這種打扮去向陽巷的聯絡站,會暴露聯絡站的,沒有其他辦法嗎?」

「有你奶奶個頭。」田友旺瞪了那戰士一眼,接著低吼道:「我命令,大家分開行動,現在負責警戒的弟兄,暫時撤到向陽巷祥雲綢緞莊的周邊,繼續擔任警戒任務。鄧隊長、莫排長即刻隨我到向陽巷綢緞莊,研究下一步的計劃。行動!」

薛武看向鄧候方和莫曉生,等待他們的指令。

「看個鬼,等著小鬼子將你們都變成真鬼嗎?執行田排長的命令,給老子馬上撤!」鄧候方怒吼道,他揉著耳朵,剛才的爆炸聲震得他的耳膜發疼。 第九十六章怨懟

向陽巷祥雲綢緞莊的老闆是個麵皮白凈矮胖子,肥頭大耳,笑容可掬,一雙和氣的眼睛,透著生意人獨有的精明和市儈。

他看著三個人闖進他的店面中,其中一個黑的像從煙囪里爬出來的日本兵,另兩個像燒炭的農民,勉強的笑容里摻雜著驚訝。

「客官爺要點什麼?我這裡有剛到的蘇錦,布料上乘,色澤艷麗。各位扯上幾匹,給家眷太太做旗袍再好不過。」

莫曉生綳著個黑臉,抓著綢緞莊老闆的衣領,大叫道:「八嘎。」接著唔哩哇啦說著不要說是日本人,就是神仙們也聽不懂的鬼子話,張牙舞爪的比劃著。

店中的幾個女客人見狀,無不戰戰兢兢驚慌離去,頭都不敢回一下。

「老賈,是我。」田友旺擠到綢緞莊老闆面前。

「我認出你啦,怎麼回事?」老賈換了一副面容:「快,到裡面說。」

到了內室,田友旺為賈立波引見了鄧候方和莫曉生,而後簡單的介紹了剛才發生的情況。


賈立波對鄧候方和莫曉生連最基本的寒暄都沒有,閉上眼睛,一副悶悶不快的樣子。

莫曉生焦急道:「賈老闆,能猜到是誰抓走了歐陽紅雪嗎?」

賈立波睜開眼睛,射出怨恨的目光:「阜新城裡有小鬼子的憲兵隊,有特高課,有二狗子,有土匪,有軍統特務,天知道這個倒霉鬼是被誰抓走的?」

莫曉生怒了:「你他奶奶的嘴巴乾淨點,誰是倒霉鬼?你以為你是誰呀,以為老子是來求你的?哼,沒有你張屠夫,我們武工隊還要吃連毛豬不成?」

田友旺擔心莫曉生把事情鬧僵,急忙拉開莫曉生,打圓道:「老賈,我知道我們貿然前來,有可能會暴露你的聯絡站,會給你帶來危險。但是,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情,我們還是研究一下下一步的行動計劃,打聽歐陽紅雪被什麼人抓走,以便實施營救。」

賈立波長出一口氣:「老田,交通聯絡站是不是會暴露,我會不會有危險,這都無關緊要,我擔心的是歐陽紅雪這小妮子。她倘若是落在小鬼子手裡,那可就全完了,我們所有的努力也都付諸東流啦。」

他忽然轉向莫曉生,冷言道:「你他奶奶的還武工隊的精英,幾次深入敵後作戰,怎麼一點敵後經驗都沒有?後窗都不留個警戒的。你他奶奶的知道嗎?且不說歐陽紅雪一旦落在小鬼子手裡,我大哥歐陽豹會怎樣。單說一個女孩子落到這群畜生的手裡會是怎樣的後果?你想過嗎?你他媽的還想跟老子發脾氣,歐陽紅雪可是我的侄女,親侄女,我現在恨不得宰了你。告訴老子,那個抓走我侄女的孫子長什麼樣?」

鄧候方有點蒙,歐陽豹姓歐陽,賈立波姓賈,歐陽紅雪怎麼就成了他賈立波的親侄女?雖然是一肚子的疑惑,可他沒有閑心去理會這些,極盡其祥的描述著抓走歐陽紅雪這人的長相身高胖瘦。

賈立波眯著眼睛聽完鄧候方的講述,輕輕地說道:「難道是千屠手–申屠馬客抓走了歐陽紅雪?」

鄧候方緊盯著賈立波:「千屠手–申屠馬客,難道這人是名滿瀋陽的殺人魔王?」

賈立波瞥了等侯方一眼:「哼!不是他還會是別人?」 第九十七章殺人魔王

賈立波確認劫匪就是千屠手–申屠馬客,鄧候方大驚失色:「難道當年的傳言是真的,申屠馬客果真沒死。」

賈立波沒好氣的吼道:「死了他還會再出現嗎?多此一問。」

莫曉生心中有種不好的預感:「隊長,這個千屠手究竟是個什麼人?」


鄧候方沉默片刻,眼望遠方,長嘆一聲:「申屠馬客是二十多年前,在半年的時間內,殺了過百人的惡魔。只是不知道,二十多年沒有一點動靜的千屠手,怎的會突然出現在這裡,還盯上了歐陽紅雪?」

莫曉生只感到心驚肉跳,胸口發悶,有種窒息的感覺:「歐陽姑娘落到申屠馬客的手中,豈不是很危險。」

「唉–」田友旺長長得出了口氣:「千屠手–申屠馬客的事情我以前也聽說了一些,從他的魔爪下能夠逃生的,也許我們是第一批。」

他搖搖頭:「倘若這惡魔投靠了小鬼子,歐陽紅雪更無生還之理。怕只怕歐陽紅雪在臨死之前,還要受到一些非人的折磨。」

「閉上你的臭嘴,放屁似得,嘟嘟嘟,嘟嘟嘟的沒完沒了。」鄧候方罵著田友旺,看著兩眼赤紅的莫曉生:「生子,沒事,歐陽姑娘吉人天相,必定會逢凶化吉。」

莫曉生盡量控制著不讓自己因憤恨和焦急而渾身發抖,拔出別在後腰的短刀,他的槍留在阜新城外,沒有帶進城:「隊長,我想要支槍。」

鄧候方安慰道:「生子,放開心,別激動,你這樣盲人瞎馬,是找不到歐陽姑娘的。讓賈老闆想想辦法,通過關係找到歐陽姑娘和劫匪的落腳點,我們再設法營救。」

「我等不了啦,我現在就要去找。生要見人,死我也要見屍。」莫曉生的雙眼血紅:「有沒有槍?沒槍,老子就用這把刀去宰了申屠馬客。」

「莫排長。」田友旺皺著眉:「不要忘了我們來阜新城是幹什麼?不要因小失大,影響了我們刺殺小鬼子演講團的計劃。」

莫曉生低吼道:「孰輕孰重老子分得清,用不著你瞎叫喚。」

田友旺強壓著怒火:「莫曉生,你要搞清楚,現在我們是在執行任務,不要因為你的兒女私情節外生枝,影響了我們的全盤計劃。」

「放屁。」莫曉生怒不可遏:「老子要尋找歐陽姑娘不是為了兒女私情,是要救一條鮮活的生命。老子還告訴你,老子尋找歐陽姑娘和劫匪的下落,耽擱不了殺小鬼子。」

最後他一擺手:「去去去,老子的事情,你無權過問。」

鄧候方看著暴躁的莫曉生,輕嘆一聲,轉身看向賈立波:「有短槍嗎?拿一把出來。」

賈立波盯著莫曉生,豎起大拇指:「是條漢子,我侄女沒有看錯人。」

他打開牆壁上的暗格,取出一隻短槍,遞給莫曉生:「看看,這隻勃朗寧還上眼嗎?」

莫曉生接過槍退下*,看著*中滿滿的子彈,用力的點點頭,把短刀插進褲腳的綁腿中,轉身走出祥雲綢緞莊。8.13 第九十八章慫蛋排長

莫曉生剛走出祥雲綢緞莊,薛武就闖了進來,看著神情凝重的鄧候方和極不滿意的田友旺謹慎的說道:「隊長,我們的頭幹什麼去了?」

鄧候方悶聲道:「你為什麼不問他自己?」

薛武吶吶地說道:「我、我問了,他讓我一邊呆著去,屁事少管。」

鄧候方沉默了一會,轉向賈立波:「賈掌柜,還有槍嗎?」

賈立波斜著眼睛看著鄧候方,忽然拉出牆上的暗格,指著暗格里的槍,嘿嘿笑著:「要多少,老子這裡的長短傢伙,夠你裝備一個班。」

鄧候方的眼中放出光芒,對薛武低吼道:「馬上讓兄弟們帶上傢伙,尋找解救歐陽紅雪,發現劫匪申屠馬客,不必請示,就地擊斃。」

田友旺大驚:「鄧隊長,你瘋了,你這樣做會鬧出大事的。我請你三思而行,莫要誤了正事。」

鄧候方拿起一枝日制南部十四式:「誤什麼正事?小鬼子的狗屁演講團在哪裡我們還不知道,來不來阜新城還不一定?算他媽的什麼正事?歐陽紅雪現在落在申屠馬客的手中,已是命懸一線。我告訴你姓田的,歐陽紅雪的生命,比小鬼子的值錢。小鬼子什麼時候都可以殺,若是歐陽紅雪姑娘的命丟了,那就再也找不回來啦。」

薛武看都不看田友旺,急三火四的催促著:「隊長,走啊,跟這種沒心肝的慫蛋啰嗦個屁,救人要緊。」在薛武的心中,要說殺鬼子,除了鄧候方和莫曉生,剩下的人就不是什麼人物。像田友旺之流,更是扯淡之輩。

田友旺一股怒火直衝腦門,他是靠山嶺游擊隊的排長,參加抗聯已經三年有餘,在他手中喪命的小鬼子,沒有一個班,也有六七個。

薛武不過是個新兵蛋子,自己殺鬼子的時候,他薛武在哪刮旋風還不知道,今天被薛武看成了膽小怕事的慫貨,這股怒氣把他憋得,胸口好像要爆炸一樣。

他怒視著薛武,可還沒等他開口,鄧候方就低聲喝道:「薛武,你帶一隊人,我帶一隊人。我們分兩隊尋找,無論找得到找不到,天黑前務必回到這裡,這是命令,出發。」

薛武低聲吼道:「是。」他回頭對連海、林海勇一擺頭:「我們三個一組,走!」

剩下的鐵英和范志勇,隨在鄧候方身後。兩組人,轉眼間消失在祥雲綢緞莊的大門外,只留下肚子氣的鼓鼓的田友旺,和一名靠山嶺游擊隊的戰士,大眼瞪小眼。

一絲不易覺察的笑,在賈立波的臉上一閃而沒。他輕輕的咳嗽了一聲:「爺們兒,真他媽的爺們兒!」

「賈立波同志,你作為一個聯絡站的負責人,應該懂得什麼是組織紀律?鄧候方他們這樣胡鬧,你不阻止他們也就罷啦。你卻為他們提供武器,讓他們恣意妄為。你知道你是在幹什麼嗎?我告訴你,你這是在犯錯誤,犯了一個嚴重的錯誤。你好好想想吧,倘若他們造成不可收拾的局面,你怎樣向上級領導交代。」田友旺終於找到了發泄的對象。

賈立波嘿嘿地冷笑著:「你們的組織能咬了我的球?」 第九十九章蛛絲馬跡

田友旺猛地想起,賈立波並非靠山嶺游擊隊的人,而是仙來峰的二當家,祥雲綢緞莊之所以能成為靠山嶺游擊隊的聯絡站,不過是歐陽豹與游擊隊隊長洪震有過命之交。歐陽豹才把在阜新城的暗樁,給游擊隊做聯絡站使用,而聯絡站里的所有人,沒有一個是游擊隊的戰士,全是仙來峰的綹子。

想到這,田友旺心裡一陣發冷,他知道,賈立波無論如何也不會站在自己一邊,他才不會關心此次刺殺小鬼子演講團是否成功,他只會在意他大哥歐陽豹的女兒,歐陽紅雪的安危。

他也非常清楚,假如歐陽紅雪真的有個好歹,他的日子肯定也不會好過。歐陽豹是什麼人?是靠山嶺仙來峰的王,不管他和游擊隊大隊長洪震的關係有多麼鐵。但是,只要他的女兒歐陽紅雪出了意外,他才不管洪震和他是什麼關係,必定會把寄居在仙來峰的游擊隊趕下山去。

他真的很後悔,後悔自己不該提議讓歐陽紅雪擔任這次行動的狙擊手,後悔沒有和莫曉生鄧候方一起去尋找歐陽紅雪,宰了申屠馬客,可是到哪裡能買到後悔葯?

他只能把希望寄托在莫曉生和靠山嶺特工隊的身上,希望他們能找到歐陽紅雪,並把她營救出來,只要能完成這次任務,歐陽紅雪還活著。讓他怎麼著都行,剝了他的皮,他都心甘情願。

他抬頭望向窗外,期盼著莫曉生,或者是武工隊的人會突然出現,帶著完好無損的歐陽紅雪安然回來。

可是事情並不像田友旺期盼的那樣。莫曉生離開祥雲綢緞莊后,直奔劫匪申屠馬客劫走歐陽紅雪的事發地,也就是申屠馬客要和莫曉生他們同歸於盡的地方,因為只有在那裡,才能找到申屠馬客的蛛絲馬跡。

那裡很安靜,安靜的像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樣。若不是莫曉生親自在這裡經過生死之劫,他都不會相信半天前這裡曾經發生過石破天驚般的爆炸。


令莫曉生驚訝的是,當時那樣劇烈的爆炸,房屋竟然沒有被炸塌,已然安詳的聳立在他的視線中。

他繞到房屋的後面的小巷,找到申屠馬客闖破的窗戶。他閉上眼睛,絞盡思索著申屠馬客從窗戶跳出后,他怪異的笑聲,消失的方向。

「東方。」莫曉生猛地睜開眼睛:「是東方,不會錯,申屠馬客逃走的方向一定是東方。」

莫曉生暗暗想:「申屠馬客不可能挾持著歐陽紅雪從大街上逃走,唯一的可能就是他的巢穴就在這附近,或者是翻越屋脊而去。」

有了目標,莫曉生從撞破的後窗處,仔細的尋找申屠馬客遺留下來的蛛絲馬跡,用以印證自己的想法,以便儘快找到突破口,及早救出歐陽紅雪。

牆壁上的一道擦痕引起了莫曉生的注意,這是用腳蹬過得擦痕。莫曉生轉向對面的牆壁,那裡也有一個,只是比這個高出兩三尺。

「莫曉生。」一隻短槍頂在,正為找到線索而興奮的莫曉生的後背。

莫曉生回過頭,郎世勛滿臉猙獰的笑著:「果然是你小子,這次老子讓你插翅難飛。」

他對身後的兩個皇協軍吼道:「抓起來,帶到憲兵司令部,領賞去。」 第一百章奇異女子

莫曉生並不認識這幾個二狗子,他暗自懊惱,太過專註尋找申屠馬客留下的線索,以至於二狗子摸到身後自己都沒有發覺。

他看著拿槍對著他的二狗子,懊惱歸懊惱,卻依舊鎮定的笑著:「軍爺,你們認錯人啦,我不是莫曉生,我只是一個進城討生活的鄉下人。」

他的手慢慢的向後腰移動,摸向藏在後腰的勃朗寧手槍。他要快刀斬亂麻,以最短的時間,消滅這幾個二狗子。他沒有時間耗在這裡,歐陽紅雪還等著他救命呢。

「別動。」郎世勛用槍指著莫曉生的頭:「動動老子打爆你的頭。」

他伸出左手,摸出莫曉生藏在背後的勃朗寧手槍,嘿嘿的笑著:「姓莫的,你大概不認識老子吧?但是老子認識你,你射殺谷野正川太君負傷后,老子曾經仔細地端量過你,你就是化成了灰,老子也認得你。」

「你是誰?」莫曉生知道再裝已經沒有意義啦。

郎世勛嘿嘿的鬼笑著:「老子是郎世勛,就是曾經混進靠山宗,綁走你們的黨代表倉鼠的狼青–郎世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