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都一樣,哈哈哈哈。」看見情敵吃癟,花小寶忍不住開心的笑了。 他轉身離開,揮了揮手,保鏢將門關上了。

陸綰之驚了一下,連忙走過去敲著門,但是無論她怎麼敲門,房門依舊沒有開。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陸綰之咬著牙。

「你們這是囚禁,這是犯法的!喂!!」

無論她怎麼敲門,都沒有聲音回應她。

陸綰之只好放棄了,她轉身看著這一間卧室。

面朝著陽光,原本應該是一片溫暖燦爛,但是此刻,緊緊逼著窗帘,視線有些昏暗。

面積很大,一個卧室的面積有50多平米,有一個衣帽間,還有書櫥跟一張書桌,右邊是沙發還有茶几。

一張大床上,男人躺在上面。

陸綰之剛剛就是簡單看了一眼,沒有怎麼看清楚,此刻她走進了,看著躺在床上的男人,看上去年齡不大,應該是二十歲出頭的樣子,閉著眼睛,睫毛濃密,鼻樑高挺,唇色蒼白,肌膚也蒼白如琉璃。但是整張臉很精緻,彷彿是一個手辦一樣,這樣的一個男人,此刻,幾乎沒有生氣一樣。

陸綰之伸手,手指在男人鼻子下面。

有細微的呼吸。

陸綰之鬆了一口氣,原來是活人啊。

這個男人是什麼病啊,一直這麼昏迷不醒嗎?

陸綰之來到了沙發上坐下,她看了一眼手錶,沒有電,開不了機,卧室裡面的太陽光太弱,不足以充電,還是要先出去再說。

但是此刻,她被跟一個植物人,關在一起了。

陸綰之實在是累了。

這裡,比之前在船上安全太多了。

既來之則安之吧。

聽說這裡是什麼小島,北島?

陸綰之在船上兩天,就喝了牛奶,此刻又困又累,就睡著了。

再次醒過來的時候,竟然是第二天的晚上了。

陸綰之坐起身,準確來說,她是被嚇醒的。

她做了個噩夢,夢裡夢見自己被綁架了,對方把自己給賣出去了,賣給了一戶人家當沖喜新娘子。

她連忙跑,但是沒有跑幾步,就被抓到了,拜堂成親了。

陸綰之看了一眼周圍。

這不是夢,這是真的。

五小姐嘆息了一聲。

忽然她愣住了一下,看著蓋在自己身上的煙灰色的羽絨被,她伸手抓了一下,發現自己是在床上。

床…

陸綰之打量了一眼周圍,這不是那個昏迷人少爺的卧室嗎?

這也是…

那個昏迷少爺的床?

陸綰之連忙坐起身,看著一張大床。

空蕩蕩的,那個少爺呢?

他不是植物人嗎?

自己怎麼會睡在這張床上?

陸綰之後背發麻了。

走到了門口,用力拍打著門。

這一次,外面有人打開了門,一名阿姨模樣的人笑著,「少奶奶,請下樓,你應該餓了,廚房已經為你裝備好晚餐了。」

陸綰之看著對方,「那個,住在這個卧室裡面的人呢?」

「少爺啊,少爺也在樓下。」

陸綰之看了一眼周圍,小心翼翼的問,「他是什麼病啊,我還以為,他是植物人…」

阿姨嘆息了一聲,「少爺很可憐的,從小就沒有了母親。一直是老爺把他養大的,但是少爺從娘胎裡面帶出來的毛病。聽說是基因病。」直到腳下踩在結實炎熱的土地上,他才回答阿淵的問題:「觀察先前這岩漿中所孕育的靈物品,若我沒有猜錯,這裏面應該是地脈所孕育出來的,不含其他雜質的火焰,地心火。」

聽到蘇禹給出了答案阿淵不免有些開心,這地心火他是聽說過的。

其實自從他跟隨……

《丹道至聖》第五百八十六章地心火 穆楓點了點頭。

「你說你是林天成,老實說,我和林天成也談不上很熟悉。只是見過幾次而已。我們第一次相見是在什麼地方?」

「我義父羅大發老將軍百歲宴席。」

穆楓不動聲色,「前一段時間,你給了我一筆錢,讓我想辦法幫忙購買一件兵器。多少錢?什麼兵器?」

「我給了你一塊天外隕鐵,讓你幫我鍛造一把兵器。」

話說到這裡,穆楓基本上相信了林天成,但干係重大,他不敢掉以輕心。

想了想,穆楓道,「你跟我來。」

沒多久,穆楓就帶著林天成去了『國刃』小隊成員居住的小院,也是林天成在軍營裡面的落腳地。

所有『國刃』成員,齊齊在穆楓和林天成面前戰成一排。看見林天成如蕭雲一般模樣,她們個個目露寒光,冷冷地盯著林天成。

穆楓道,「他說他是林天成,我不確定。你們和天成接觸的時間最長,就由你們也來確定一下他的身份。」

『國刃』隊員個個大吃一驚。

穆紅妝道,「怎麼可能?」

佟寶兒道,「他不是教官,他是蕭家的蕭雲,就算他化成灰我都認得。」

林天成笑眯眯地看了佟寶兒一眼,「寶兒,不要言之過早,我只是易容成蕭雲的樣子而已。」

陸影心裡清楚,既然穆楓會帶過來,證明穆楓是相信林天成身份的,只是需要她們再次印證。

這對她們來說不難!

林天成為了幫助她們提升實力,針灸按摩的事情,只有她們知道。

陸影道,「穆將軍,他是不是教官,我一試就知道。請穆將軍迴避一下。」

穆楓心中有些不悅,但還是大度地表示了理解。

在穆楓離開后,陸影用警惕的目光看著林天成,「你說你是林天成,那我問你,你憑什麼能夠成為我們的教官?」

「自然是因為我能夠幫你們提升實力了。」

陸影道,「是嗎?那請問你是怎麼幫我們提升的?」

「按摩加針灸。」

陸影依舊沒有放下警惕之心,按摩針灸提升實力,並不稀奇,稀奇的是林天成的針灸方式。

她道,「哦。那你具體是怎麼按摩針灸的?」

林天成道,「按摩就不用解釋了吧,說到針灸的話,我就要批評你了,你放的不是很開,特別是在我施展乾坤大挪移的的時候,你更是扭扭捏捏。以後可不許那樣。」

陸影滿臉羞紅,轉頭掃視了下穆紅妝等人。

佟寶兒道,「我呢?」

林天成嘉獎地看了佟寶兒一眼,「寶兒是讓我最省心的一個,高度配合,在做深蹲姿勢的時候任勞任怨,值得大家學習。」

佟寶兒立即躲到周雨萌身後去了。

周雨萌硬著頭皮,「我呢?」

林天成皺眉,「你不如寶兒,你懶,在我施針的時候都是被動……」

「不要再說了。」

『國刃』小隊成員,已經完全可以確認林天成的身份。

林天成又勉勵了大家幾句,這才離開。

對蕭雲這個化勁後期高手,穆楓絲毫不敢大意,安排了一個特戰連對蕭雲二十四小時不間斷看守。所有特戰隊員統統荷槍實彈,甚至,還有兩輛裝甲車隨時機動待命。

就算是這樣,蕭雲手腳依舊被鐵鏈束縛。

看見林天成來了,蕭雲不憂反喜——這樣的日子他已經受夠了。

他很好地按捺住心中期待,表情平淡看了林天成一眼,「怎麼?已經留好了後手,準備放我離開了?」

林天成道,「我沒有想到,蕭家還有個老祖在閉生死關。想必,蕭家的老祖,才是你們蕭家真正的定海神針吧?」

蕭雲冷哼一聲,並不回答。

林天成道,「既然是遊戲,規則我就和你明明白白說清楚。我等下就會放你離開。我也知道,你有很多種辦法證明自己的身份。但你記住一點,除非你能讓他們百分之百信任你,一旦他們對我進行任何試探,那麼,你這輩子都不可能做一個男人了。」

蕭雲道,「放心,我沒有那麼傻。」

他現在只想脫身再說,根本不會多想。

林天成點了點頭,「這幾天我在蕭家老祖閉關的密室周圍,布置了不少烈性炸彈,但凡是讓我感覺到蕭家任何人對我起疑心,不僅僅是你做不了男人,蕭家老祖也要挫骨揚灰。」

說著,林天成解開了蕭雲身上的束縛。他讓蕭雲躺在床上,又耗費了1個電,把蕭雲易容成他自己的樣子。

蕭雲問,「我可以離開了嗎?」

林天成沒有理會蕭雲——就這樣讓蕭雲堂而皇之的離開,是一大破綻。

林天成親自把蕭雲送到軍區大院之外的一從叢林旁邊。

事實上,截止現在,蕭雲都不相信林天成會輕而易舉放他離開,這種做法,就算沒有破綻,也有瑕疵。

易容又不是整容,只要他得以脫身,應該可以想辦法恢復原來的樣子。

退一步說,就算他沒有辦法恢復,他不相信短短時間,林天成對蕭家的了解能夠超過他。

為了麻痹林天成,蕭雲苦笑了笑,「這是遊戲已經開始了的節奏嗎?好手段啊!」

林天成笑了笑,「是的。遊戲開始,如果我是你,就會爭分奪秒逃命。接下來,祈禱你能夠逃得過這一波慘無人道的追殺吧。」

蕭雲暗自提高警惕,一邊走,一邊回頭看林天成。

林天成掏出手機,撥通蕭何電話,聲音急促,「爺爺,惡賊果然在軍區,他現在就在軍區的北門附近……惡賊,不要跑!」

聽到林天成打電話,蕭雲拔腿就跑。

我去!

他現在可是林天成的身份啊!

以『誅賊小組』和林天成之間的仇怨來說,不要說是其他人,就算是他爺爺蕭何來了,恐怕都不會給他任何解釋機會,直接把他活活乾死!

退一萬步講,就算蕭何會聽他的解釋,就算蕭何相信了他的身份,他以後都做不了男人。

此事只能從長計議。

蕭雲顧不得傷口撕裂,身法盡情施展出來,幾個跳躍間已經去的遠了。

…… 那個胖子,也虧得五王怕媳婦兒,這個時代,哪個媳婦兒敢在下人面前連自己家的爺們名諱都不叫,就說自己家爺們是那個胖子。

五王也聽到了,一張胖臉也不惱,就是有點不好意思。

「二嫂,讓您見笑了。」

顏幽幽擺擺手。

正院的廳里,門簾撩起,走出來兩個人。

一個老頭兒,個子不高,微微駝背,也就是一米六七左右,乾瘦乾瘦的,一頭黑髮里夾着一大半的白髮,一對深陷的眼睛銳利的特別明亮,臉上的顴骨因為瘦的緣故有些高,短短的八字鬍卻特別精神。

另一個是一年輕女子,紅衣罩體,髮髻盤著,玉釵鬆鬆散散的簪起,秀美的娥眉淡淡的蹙著,雙眸似水,卻帶着淡淡的冰冷。

那一老一少似乎正要開口,可一看到顏幽幽的臉,頓時都愣住了。

「微臣參見逸王妃。」

那老頭兒不是別人,正是什方逸臨口中所說的翰林院修撰林海林大人,五王妃的父親,五王爺的老丈人。

「都是一家人,林大人不必多禮。」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