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那麼我們來一場吧。」

「?」

「來一場戰鬥,正好也可以讓你確認一下,我是否可以繼續留在你身邊。」凌淵向著小識伸出手,輕笑道。

小識沉默的看著對面的凌淵。

「我會留手的。」

「最好全力以赴,小看我可是會吃大虧的。」

小識嘴角一揚,露出了興奮的表情:「好!」

「艦長大人,真的沒事嗎?」在遠處觀察著這一幕的布洛妮婭等人道。

「沒事,凌淵雖然性格有點怪,但實力還是很強的,我和姬子老師都撐不過幾招。」琪亞娜道。

布洛妮婭輕飄飄的看了後者一眼,說出了讓琪亞娜神色驟變的話。

「琪亞娜,你怎麼偷跑出來了?瓦爾特先生會生氣的。」

琪亞娜:「.…..」

「琪亞娜姐姐,我們還是回去吧。」希兒在旁邊露出了勉強的笑容,一把抓住了琪亞娜的手臂。

「希兒,你,你這個叛徒!」

琪亞娜欲哭無淚的跟著希兒離開了。

布洛妮婭搖了搖頭,心裡為琪亞娜默哀一秒。

甲板上

凌淵和小識縱身一躍,化作兩袋光芒朝著天空飛去。

落在了不遠處海域的上空。

小識對著虛空一握,整個人化作一道如同火焰般漆黑的殘羽毛,消失在了空中。

「以示尊敬。」

凌淵朝著虛空握住手

看著已經在自己面前飄零的羽毛

「神羅天征!」

嗤!

輕喝一聲,恐怖的斥力爆炸性的朝著四周擴散。

本來平穩的海域,直接掀起了巨浪。

中間出現了一道千米長的深坑。

「額——!」

在凌淵的斜上方,小識雙手按在虛空,恐怖的斥力讓她周身的空間都扭曲了,但她本人卻在艱難的抗拒著。

就是不願意來一次免費的海洋浴。

「小識,別撐了,很累的,白白浪費力氣幹嘛?又不是拚死決鬥,飛一次也沒什麼。」

「你要是不小心抽到筋,之後的治療可是很麻煩的。」

凌淵緩緩走到了小識的面前。

看著那咬牙不說話強撐的小識,伸出手,對著那光滑的額頭,屈指一彈。

嘭!

下一秒,識寶如同炮彈一般倒飛了出去。

本來雙方的力相對穩定,凌淵的這一彈,直接將其打破。

「嗤!」

大海上劃出一道水浪,小識面前的落在了距離凌淵一千零一米左右的海域。

「可以啊,朋友,不過既然你有這樣的實力,那我也可以放手一戰了。」

揉了揉略微發紅的額頭,小識對著海面一踏,大笑著沖了過去。

「班長,沒想到你還隱藏著這麼狂野的一面。」看著畫面上一臉嗨皮的小識,布洛妮婭下意識看了一眼坐在沙發上的身影。

「唉。」符華無言一嘆。

「哈哈哈。」

「就是這樣,快點,再快一點!」

不斷對凌淵出拳的小識全身熱血沸騰,徹底嗨起來了。

體內屬於律者的崩壞能伴隨著小識的情緒高漲不自覺的擴散。

凌淵通過虛數空間的力量不斷的給小識來著空間換位。

就比如小識朝著這邊衝過來,直接被虛數空間傳到了海里。

本來一身熱血直接被澆涼。

之後再被凌淵從虛數空間從海里打撈上來。

「朋友,過分了,你怎麼那麼像空之律者呢?!」嗆了兩口海水的小識一臉鬱悶。

可凌淵卻沒有了之前的笑臉,反而一臉平靜的看著她:「小識,你看一看周圍。」

「?」小識一愣,下意識看向四周。

就發現周圍的海域已經開始變得渾濁起來。

顯然是經受了不小的破壞。

「怎麼了嗎?」小識不明所以的問道。

「你看看你都保護了什麼。」

「這裡是海域,你都能造成這種破壞,試想你要是去往城市,和律者或者崩壞獸對戰,比起他們,你會不會更加被他們恐懼?」

「這,這也是沒有辦法的啊,想要戰勝崩壞哪可能不會有犧牲,再說了,我可是保護了他們啊,為什麼要害怕我?」小識道。

「那,既然你信奉犧牲少數拯救多數,那個時候的你為什麼要反對凱文的聖痕計劃。」凌淵反問道。

「我,對啊,我為什麼?」小識自我呢喃了一句。

「哎呀,不想想了,估計是我當初腦子反衝了吧,不過既然朋友你都這麼說了,我會注意的。」

很顯然,在小識的心裡,是真心把凌淵當做朋友的。

對於朋友的諫言她還是會聽的。

她需要的是認可,而不是否認。

小識就是一個傲嬌的孩子,需要循序漸進的讓她明白真相。

「那還打嗎?」

「不了,我們直接去天命吧。」凌淵放下手道。

「好耶,終於可以去收拾那個傢伙了!」本來還有些小失望的小識當即開心的舉起手。

但很快,就收斂了起來,小跑到凌淵面前:「朋友,你真的不生氣嗎?」

「我為什麼要生氣呢?」凌淵好奇道。

「可是,我剛剛看你的樣子你好像不太開心啊。」

「那或許是因為我不想小識變成對一切漠不關心,只想破壞的人吧。」伸出手,揉了揉小識的腦袋,凌淵笑道。

在小識疑惑的表情中,凌淵說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

「所以啊,你可不能被擊敗啊。」

。 林動顯然沒有覺得自己會失敗,在他眼中,這個傢伙也就比自己強大一點,但是從那個傢伙的眼中就可以得知他對自己的不屑,那麼他肯定會輕敵,雖然自己對這方面不是特別精通但是陰溝裏翻船的事情還少嗎?

「爹,你們先去幫其他人吧,他交給我。」林動信心滿滿道。

「好,那你小心,我們這邊騰出手來就馬上來幫你。」說完林嘯和羅城兩人就去幫助其他人,而古影也放兩人離開了,現在主要的是幹掉這個小子。

雖然這個小子不如自己但是他的天賦卻,所以為了不留後患,一了百了,殺了他!

古影直接操縱兩道白芒朝林動的喉嚨刺去,林動連忙阻擋,兩人就這樣一個進攻一個防守,林動的預想之中古影會輕敵,但是這個傢伙不按套出牌。

他認為先乾死林動再說,反正周圍的一群鄉巴佬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沒有用全力,就是問,他也只說用了一半。

兩人的精神力碰撞明顯是古影佔據上風,林動被動挨打,隨着精神力的威壓爆發,周圍的人目光落到了他們兩人的身上,林家的人都非常吃驚,林動的佔據下風,在林家人的眼中卻是勢均力敵,因為沒有發現林動身上有任何受傷的痕迹。

「這小子的精神力為何如此雄厚,開玩笑呢?」古影隨着交手的次數越發堅定了要除掉林動的決心,這要是不想在幹掉他,以後就是自己被他幹掉。

想到這,古影的攻擊越發狠毒,越來越迅速。

林動感受到的壓力也越來越大,「林動這小子又有奇遇了吧,修為是天元境,還是一印符師,按老岩說的,精神力可沒有那麼容易提升,所以這小子是天命主角?」軒轅麟月眼神之中充滿了怪異,伸手召喚出一枚石符看了看手中這枚被自己煉化了還沒有研究的石符產生了一種自己截胡的感覺。

「不對啊,這是自己的,我是從那個洞裏孵化的,那個地方是自己家啊,這東西不就是自己的嗎?果然,腦子秀逗了。」

軒轅麟月搖了搖頭,收回石符繼續看戲,等林動堅持不下去了以後自己在出手,老娘,呸,小爺倒要看看,你這個老東西能囂張到什麼程度,瑪德還飛,怪不得你還打不過林動。

一心二用,攻擊都不好好的攻擊,還要裝逼的飛著,你這不裝逼要死啊,自己是不是也搞個這種排場?「咦~」軒轅麟月腦補出一副自己因為裝逼被打死的場景瞬間打消了這個念頭,裝逼犯死的快,還是不要了。

自己還沒有活夠能,不過話說自己是不死不滅的啊,怎麼會因為裝逼被打死呢,最多是被打的生活不能自理,不過怕疼還是算了,雖然自己防禦強大,但誰知道這個世界有沒有能夠破自己防禦的人呢。

還是低調點,免得被人打。

而林震天卻開始囂張了,「哈哈哈,雷豹,你的幫手也不怎麼樣嘛,被我孫子就給拖住了,你雷家也辦不到毀了我林家啊。」

「哼,老鬼,別囂張,你家那小畜生是符師又如何?沒看見他被壓制打嗎?等古影大師解決了那小畜生,就該你兒子了。」

雷豹顯然對於林動和古影兩人的對決有信心,林動最多就是區區一印符師而已,古影可是二印符師,而且還是有閱歷的符師,斬殺林動也就是時間問題而已。

於是直接反言譏諷,林震天頓時心頭泛起一抹擔憂,但臉上卻沒有任何變化,而是繼續和雷豹僵持。

「這小子的精神力怎麼這麼強大,不可能啊。」古影越發心驚,不過也越發堅定殺了林動的決心,他天生狠辣,為了不留仇家經常斬草除根。

軒轅麟月做多是教訓教訓這個傢伙,也沒有殺了他的想法,只有沒有發生生死之間的那種仇恨軒轅麟月一般不會搭理,也不會斬草除根。

古影操縱的劍鋒攻擊越來越狠毒,若是之前的只能說是狠毒,那麼現在的就是真正的狠毒。

但林動偏偏都抵擋了,把他的攻擊紛紛擋開。

「這個老傢伙怕是個假的吧,這怎麼感覺他在打着要殺林動的口號放水呢?」軒轅麟月越看越覺得古影是在放水,麻蛋,就那個攻擊速度是個精神力修鍊者都能擋開的。

如果古影知道了軒轅麟月的心裏想法肯定會覺得特別委屈,不是我放水啊,是這小子有些不對勁啊,就像開掛了一樣,按道理他早就應該死在自己的攻擊下,偏偏他還活着,連傷口都沒有一個。

「我是不是太小氣了?這種廢物也就只能從裝逼這方面虛張聲勢,連個一印的符師都打不過,哎,無語。」

軒轅麟月無奈的搖了搖頭,心中想教訓教訓古影的想法也消散一空,打這樣的傢伙丟臉啊。

「小子,到此為止了!!」古影身後凝聚出一枚虛幻的針的輪廓,「精神力實質化!」林動心頭一驚,這種事情他只是聽說過沒見過,如今卻親眼所見,而且還是對他用的。

古影真正的殺招也出現了,就是那枚精神力凝聚的針,「小子,老夫今天就讓你見識見識什麼叫精神秘技。」

古影顯然非常得意,而在軒轅麟月看來這不是基礎嗎?用精神力凝聚東西不應該是基礎嗎?這不是每個修鍊精神力的人都該會的嗎?

「化神針!」

隨着古影喝聲落下,那針狀之物,頓時發出嗡嗡之聲,在細微的顫抖了一下后,嗖的一聲,便是化為一道毫光,以一種極為迅速的速度,朝林動射去。

「無語,無語。」軒轅麟月現在特別無語,你丫的精神力攻擊居然有聲音,你這是玩呢?還有就一根針是幾個意思?你是在侮辱我嗎?

軒轅麟月頓時感覺受得了侮辱,「麟月給老夫幹了他!!!」軒轅麟月的腦海之中響起伊萊克斯那蒼老暴怒的聲音。

「對,殺了他!他是在侮辱精神力!!!」天夢也忍無可忍,這個人類簡直就是把他們的智商按照地上摩擦啊。

「這,好吧,不怪我了,不對啊,我就是伊萊克斯的弟子啊,隨心所欲殺人的這種事情不應該是正常操作嗎?自己是不是走岔路了啊?」軒轅麟月雖然有些疑惑自己為什麼會那麼偏,但是還是決定聽大家的,這個傢伙卻是在侮辱精神力的使用。

一道有精神力凝聚的大手掌出現古影的身後……

7017k 他這些天一直在逃避,心也一直很亂。

於是打包行李出去旅遊,誰也沒聯繫只想自己出去把腦子放空,再讓自己的心空一空,不至於那麼亂。

可走了一圈才發現,任是再理性的一個人,遇到青春第一次懵懂的心臟,都無法控制。

他……是真的不想錯過這個女孩子。

於是他打來手機,翻出了她的電話號碼。

剛想打過去,沒想到她就打過來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