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那我們,走着瞧。」金泰教練也對雲歌放了句狠話,如果在國內,他一定要給這個年輕人一點顏色看看。

雲歌微笑着點了點頭,然後轉身走進選手通道,金泰教練看着雲歌的背影,心中憤怒的同時,也升起一種奇怪的念頭。

這個年輕的教練或許真的能帶領GMO戰隊取得不錯的成績,尤其是他眼中的自信。

「璐璐居然去打輔助了,這讓我完全沒想到,不過雲歌教練給中單選妖姬的做法,我還是非常贊同的。」

「我現在感覺已經被GMO戰隊給吸粉了,他們最近幾場比賽都表現的好強勢啊。」

隨着雙方教練的出場,和比賽的載入中,解說席的二哥和澤元大校開始討論雙方的陣容。

二哥表達了對GMO戰隊的喜愛之情,與之相對,澤元大校就得去誇一下BBG戰隊了,作為官方解說,他們就得雨露均沾。

「BBG戰隊的選擇也不錯,發條和薇恩後期的傷害很高,再加上慎和風女的保護,GMO戰隊想要在前期拿下優勢就沒有那麼容易了。」

「而且BBG的上野人選,慎和酒桶選的都不錯,慎能支援保護,酒桶也能用大招炸退GMO眾人,防止他們強行開團。」

「這是一套標準的BBG戰隊選擇的陣容,一看就讓人感覺到安心和踏實。」澤元大校抓着BBG戰隊陣容的優點就開吹。

而一旁的二哥開始給他拆台,「這套陣容一看就能打到三四十分鐘。」

「你這就有點過分了,要知道BBG戰隊的平均時長就在三十六分鐘,並不是所有戰隊都能像GMO戰隊這也結束的這麼快。」

「這就是我喜歡他們的原因,」二哥翻了一下數據,臉上露出驚訝的神色,「GMO戰隊的平均時長居然只有二十八分鐘。」

「他們不僅最近比賽贏得快,之前六連敗輸的也很快。」

澤元大校聞言,有些無語,原來GMO戰隊還是一個快槍手。被擊退的是果老!

同等的速度下,十一子竟然還比對方多一成力!

「怎麼可能!」王傑失聲道。

換做各自的立場,除我以外的七個人都樂意看到現在的情況。可十一子帶來的震撼實在難以接受。

那速度,已經不是世人可以想象的了。

……

《控魂》第三百四十一章該認真點了 張術和菜胖子一驚,再回神,卻見門口出現了一個他們怎麼都忘不掉的人。

一身黑衣,眼睛似笑非笑,手中一把槍,空洞洞地,直接對準了張術。

是之前消失沒被找到的閆世晨。

「嘖嘖,我還以為是南天林那個老匹夫,沒想到是兩個娃娃。」閆世晨笑着說道,手中的槍還是那樣指著。

黑洞洞的槍口對着張術,但張術的神情卻沒有那樣緊張。

「說!南天林那個老匹夫在什麼地方?要不說老子就斃了你!」閆世晨惡狠狠問道。

張術沒有回答他,但是心中卻已經有點緊張了,說好的一個小時,現在還沒有到。

「說啊!怎麼不說了?」閆世晨端著那把槍,一點點和張術靠近。

張術心頭一熱,索性一句話都不說了。邊上的菜胖子一看這架勢,都快哭出來了。

尼瑪呀張術,腦子不長還是怎麼滴,惹誰不好偏偏惹他,要是這槍不一小心走火了,那命豈不是都搭進去了?

「不說是吧,好啊……」閆世晨一看,眼睛都要噴火了,砰的一下,子彈一下就打在了地板上。

這麼一下,不僅是張術,就是這邊上的人都嚇了一大跳。照這樣打,這一不小心說不定直接被打到了。

所有人的臉色都已經變了,但是閆世晨依舊是一副咄咄逼人的樣子,緩慢地走到了張術的身邊。

「南天林在什麼地方?」又問了一句,閆世晨手中的槍直接就抵在了張術的太陽穴上。

菜胖子看到這一幕,嚇得眼睛都不敢睜開看了。反倒是張術,依舊是一副淡淡的樣子,就像這會兒抵着他的只是一個極普通的木棍。

「你說還是不說!」閆世晨發狠似的一聲巨吼,與此同時,站在三樓的陸晨煜淡淡開了口:「閆世晨,殺人可是要犯法的。」

這意思是,讓閆世晨注意下,不要太衝動。

誰知道閆世晨根本就不在乎這麼多,聽到陸晨煜的聲音后他繼續一意孤行:「不過只是一個人而已,想我在社會上的這幾年,做這樣的事又不少。」

說着,手中的槍愣是沒有放下,而是抵著只是的太陽穴,將張術推到了一邊的一個角落裏。

「閆世晨!」這做法,讓原先的那個灰色毛衣都看不下去了。都是給陸晨煜做事的,差不多的出身,但是他就是不懂,陸晨煜為何就要順着閆世晨。

這一次的事情根本就不是閆世晨個人的恩怨,若是不小心走了火,被人抓住了把柄,對於的陸晨煜的升職反倒是不好。

但這些,閆世晨是一點都不管。

張術被逼到了角落的最裏面,經過剛剛的幾番對話,他大概已經明白這閆世晨的性格了。看來,自己真的要找個方法脫身了,不然今天說不定真要交代在這裏了。

想着,張術忙沖不遠處的菜胖子使了一下眼色,菜胖子接觸到目光,有點不可思議,這可是張術要逃脫的示意,但現在這情形……

菜胖子一看,心中一痛,還是沒想出張術要逃脫選擇的方法。

於是剛想給張術一個示意,誰知道張術就在這樣眾目睽睽之下,突然消失了。

「人……人不見了!」邊上剛剛還圍着菜胖子的人被嚇傻了,有一個甚至嚇得直接就跑了出去。

張術……去哪了?

菜胖子的眼神也帶上了不可思議,但這隻持續了兩秒。先不管張術是怎麼消失的,現在可是一個絕好的機會。於是,菜胖子二話不說,直接採取了最後的策略。

袖中的發射器一下勾住了三樓的欄桿,在陸晨煜都沒有反應過來的一瞬,菜胖子的身子已經騰空而起,直接跨過了三樓。

「快攔住他!」

雖然體型是一個胖子,但是菜胖子的動作卻是靈活異常。還不等這下面的人出手,他又是一甩,藉著袖中的發射器,在所有人往樓梯上涌時猛地又晃悠過大廳,往地下室的口飛去。

剛剛張術轉了一下黑鐵戒,在成功躲開了閆世晨的槍之後,他又是一轉,直接就進了地下室。

「菜胖子,這邊!」張術終於顯現出身體來,菜胖子原本想問一下怎麼會出現這樣的事情,但看到目前的情形,才發現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還是先出去了再說。

兩人彎著腰往前,走了一段路,最後終於在地下室的中央看到了趙雅婷。

「趙總!」張術喊了一聲,地上的趙雅婷卻沒有一點動靜。

「這是……」

「別問了,先把人帶走。」菜胖子當機立斷,推了張術一把。轉身上前,搖了搖趙雅婷,見人沒有醒后,直接就將人被背在了身上。

菜胖子一看張術已經準備好了,連忙將袖中的另一個發射器給了張術。

「他們馬上就進來了,我們一會就直接正面衝出去。」菜胖子想着是直接沖,反正就是不能讓他們抓住一點把柄。

「這樣會不會比較困難?」張術看了看自己背上的趙雅婷,「鋼絲能不能承受兩個人的重量?若是不……」

「別再磨嘰了,不會出現問題的!」菜胖子一聲令下,救這麼干,沒的說了。

兩人正想着就這麼突擊出去的時候,地下室的地層下突然傳來嗡嗡的聲音。

「菜胖子,你聽!有機械的聲音。」

張術一句話說完,那地下室的門口已經有人往裏面進了,腳步聲也是越來越近。

「別管那麼多,先出去再說。」菜胖子說道。

一句說完,還沒來得及喘氣,剛剛的嗡嗡聲突然變得響亮,然後只是一瞬間,原本還噶平滑的地面上突然出現了一個大坑。

張術被嚇了一大跳,然後就見坑中出現了一張熟悉的刀疤臉,正是一直都在南天林身邊充當保鏢的那人。

「快!跳下來!」那人一開口,張術忙伸手拉住了菜胖子。

外面進來的腳步聲已經近在咫尺,兩人,確切說是三人,張術還背着趙雅婷。三人一下就跳到了坑中。

一切都在一瞬間完成,根本就沒有多餘的時間給人思考。

張術和菜胖子跟着那刀疤男,在那長長的地道中爬行。而身後已經有陸晨煜的人進來了,這是一場時間的較量,身後的人也都紛紛跳了下去。

「快點!快點!」前面的人在不停地催著。

張術吃力地往前,這地道本來就不是很大,因為時間的原因,只挖了幾十分鐘,遠遠都沒有到一個小時。而現在的他還背着趙雅婷,體積大,過的時候也是艱辛異常。

「快!快!」那人還在催,看來是真的挺急。

張術和菜胖子卯足了勁往前爬,衣服全部都已經潮透了,但他們沒有時間去關心,這後面就是陸晨煜派來的人。

還好這地道是彎著打的,最開始早就估計到了會被後面的人追着,所以這麼一來,那後面的人就是想對前面的做什麼都不行。

彎彎曲曲爬了幾十分鐘,終於前面傳來那刀疤男的身:「一會從左邊的口進,馬上到了!」

這挖地道的人也是聰明,這道不僅七拐八拐,而且也不是一通到底,這中間交錯複雜,若不是前面有帶路的,張術和菜胖子怕也會迷糊。

「菜胖子,快點!」張術一聽到前面的聲音,也不管身上還背着趙雅婷,速度一下就快了起來,反倒是這後面的菜胖子,估計是力氣用完的原因,和張術拉開了一段距離。

張術有點害怕,於是只能不停地催促。

「快!菜胖子你快跟上來!我們馬上要到了!」張術鼓勵道,菜胖子又加快了速度。

這樣不斷的鼓舞,不斷的前進,十幾分鐘后,張術率先爬出了地道。

將還昏迷的趙雅婷放下之後,張術又進了地道,一手拽住菜胖子的手,拚命往外面爬。五分鐘后,菜胖子也終於出了地道。

安全出來后,剛剛那個刀疤臉一看,嘴邊泛起一個危險的笑容,然後道:「扔個炸藥進去,直接炸癱了。」

「是!」邊上候着的人一聽,個個都興奮起來,就像挖這條地道,為的就是這麼炸一下。

炸彈的威力不大,只是一般小的拆除爆破,只是一下就炸癱了整條地道。那些爬到一半的人,紛紛都往後面撤退,至於能不能出來,那就是造化了。

「快走!」一出來,刀疤臉又來了這麼一句。張術和菜胖子一聽,連忙明白這裏可還是別人的地盤,於是趕忙在安排下往回撤。

一切的進行都在南天林的預料之中,就連地道的挖掘也是。幾人依舊是先撤到了那家小旅館中。

南天林依舊是之前張術見到是的那個姿勢,在床上坐着,眼睛閉着,一副累得不想睜開眼睛的樣子。

張術只看了一眼,就把到嘴邊的話咽了下去。

「先把人放床上。」菜胖子看了眼被張術抱在懷裏的的趙雅婷。

張術點了點頭,將趙雅婷放在了床上,南天林現在才睜開了眼。

「雅婷是……」臉上帶了一點焦灼。

張術一看,連忙開口:「南叔你放心吧,雅婷沒事的。」這是張術第一次叫趙雅婷雅婷,而不是趙總。

聽張術這麼說,南天林的心一下就放了下來。

在這小旅館又住了半晚,晚上的時候趙雅婷終於醒了過來。

「趙總,你醒了?」第一個發現趙雅婷醒來的是張術。

趙雅婷那天早上出去,原本是想去那個工廠看看的,誰知道無緣無故就被綁架了,之後便什麼都不知道了。

。 話說帕西斯被羅蘭逮回去的隔日,當地人稱為「迎冬祭」的節日在楊陽一行的期盼下到來,幾個女孩甚至穿上充滿梅迪風味的長裙,戴上月贈送的首飾。由於祭典的主題是「奔放」,面紗倒是不用戴了,也令她們更加高興。

「楊陽,你也穿啊,我還特地幫你買了一套。」

肖恩抖開一件大紅滾白絨的連衣裙,納悶地道。楊陽一臉無奈:「但是你沒有買假髮。」

「假髮叫肖恩變個給你好啦。」昭霆正在選氈帽,頭也不抬地道。莎莉耶拿起一個四周垂掛銀鈴的帽子,建議道:「要麼就戴這個,保證不會被認出。」楊陽嘴角抽搐:「什麼不會被認出,我本來就是女的。」

「是啊,你本來就是女的,所以你是不是應該穿上裙子,和我們一起玩?」希莉絲牽起她的手,促狹地眨眨眼睛。於是兩位男士被掃地出門,女孩們嘰嘰喳喳地圍着同伴梳妝打扮。

約莫半小時后,滿臉通紅的楊陽被簇擁著走出客房。烏亮的長假髮在兩鬢夾以星形的髮飾;身穿白色短上衣,裏面是肖恩買的連衣裙,下擺到膝蓋;腰帶是橙黃色的,在背後打了個大蝴蝶結,延伸的部分長及小腿;足蹬尖頭有毛球的皮靴;頭戴前方附有額飾的圓帽,整個人像一團暖融融的火焰。

「好漂亮!」肖恩真心鼓掌。耶拉姆也露出讚賞之色。

楊陽鬆了口氣,靦腆一笑。希莉絲舉起拳頭,氣勢十足地道:「好!出發!」

「哦——」

外頭還下着小雪,卻絲毫不影響歡樂的氣氛。街上人來人往,攤販多達數千個,最引人注目的是中央廣場上的木架,那裏是今天祭典的重頭戲——「射胡桃」的比賽場所。規定只有男性可以參加,射下最上面的那顆胡桃獲勝。勝利者的女伴將得到「胡桃皇后」的美譽和一件最新款式的長裙,胡桃也會被挖空灌進最名貴的香料,作為獎品。

而這會兒,就有兩個人看着那座木架流口水。

「那些胡桃看上去都好好吃……」

「是啊,我一定要射下幾隻……」

希莉絲捶了下其中一人的後腦勺——虧她還指望他讓她做胡桃皇后呢,結果什麼都想着吃!楊陽掩嘴輕笑。莎莉耶損道:「你們倆是豬啊。」

「民以食為天!」昭霆振振有辭。肖恩揉着腦後的大包頷首贊同。希莉絲正要再揍,楊陽勸阻:「好了好了,待會兒肖恩把最大的胡桃射下來,給希莉絲賠罪。」

「哦。」雖然不明白自己為什麼要「賠罪」,肖恩還是大度地答應。耶拉姆道:「射胡桃要晚上,先去市集逛吧。」

迎冬祭分為三個大項目:烤肉、露天舞會和射胡桃比賽。除此之外,面向女性的各種小遊戲小商品也是一大玩點。昭霆、希莉絲和莎莉耶像不要錢似的大肆採購,肖恩苦命地淪為跟班兼跑腿,負責接收她們的戰利品。讓他欣慰的,另兩個非但沒買東西還贏了許多東西:楊陽在射箭攤頭贏了兩大包糖果;耶拉姆在飛鏢攤頭贏了十幾隻布娃娃。

「陽好棒!」

「謝謝!」

昭霆附送前者一個香吻,莎莉耶給了後者一個擁抱。

把弓箭還給攤主,楊陽忽然輕聲嘆息。肖恩敏銳地感覺到她的心情:「怎麼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