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那怎麼辦,就看著他這麼耀武揚威地在老子面前走來走去?」孫修文滿臉不甘地哼道。

實在是不甘心啊,好不容易搞了把槍送到龍爺手裡,本指望著把寧成一槍打死,然後把事情推到龍爺身上,沒想到這小子竟然命大,躲過一劫!

「不要著急孫少,寧成的好日子馬上就要到頭了!」梅道林陰沉沉地說道。 「你有什麼辦法,快說!」孫修文十分不耐煩地哼道。

最煩這種老傢伙了,就知道告訴自己要隱忍,隱忍。

忍了半天結果怎麼樣呢?自己現在這個鬼樣子,下面雖然接上了,但還是軟軟的像根麵條,根本使不上力。梅山雪廢了,孫二死了,現在龍爺也進了牢房。

不過讓孫修文稍稍放心的是,這件事情現在還沒有牽涉到自己身上。

龍爺倒是個識趣的漢子,那就讓他在牢里度過此生留個活命吧。

梅道林慢吞吞地說道:「孫少聽說過『內家武者』嗎?」

「什麼內家外家的,有什麼區別?」孫修文一頭霧水。

「外家武者,強健的身體是他們最大的武器,拳腳功夫驚天動地,就比如孫少身邊的這些保鏢兄弟。」

「內家武者,體內的真氣如同汪洋大海,澎湃無邊,飛花摘葉皆可傷人。比如我梅家的梅山雪,他就是真氣境,可惜被寧成毀於一旦!」

梅道林臉上怒容滿面地說道。

「那有什麼關係,你不也是內家的高手么,怎麼不去找寧成算賬?」孫修文不以為然地哼道。

梅道林有些黯然地嘆氣:「孫少,事情不是那麼簡單,寧成現在的功力已經不在我之下,我這把老骨頭貿然上去,只能是去送死,與事無補啊!」

這話倒也不假,梅道林暗中比較過,他現在的真氣強度,比起梅山雪來,只是高了一絲絲。

梅山雪能被寧成打成那樣,他這個老頭子上去,最好的後果也是兩敗俱傷。

梅道林是十分惜命的人,他可捨不得讓自己這麼早就掛掉。

我才只有七十歲啊,還有大把的人生時光!

還有那麼多榮華富貴沒有享受,還有那麼漂亮的女人等我去泡!

孫子?孫子也不行,自己的老命要緊!

其實梅道林要是不這麼惜命,在梅山雪出事以後,直接上門去找寧成決鬥,一巴掌能就要了寧成的小命。

寧成之所以能夠打敗梅山雪,完全是由於他喝掉了兩瓶神水精華,而爆發出來的短時戰鬥力。

要是打持久戰的話,他根本不是梅道林這種老狐狸的對手。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梅道林自以為自己是小心謹慎,卻不知道這才是最大的愚蠢。

人活的歲數越長,想的事情就是越多,這反而限制了他的思維。要是梅道林明白寧成的秘密,恐怕要氣的直接吐血而亡了。

「那怎麼辦,說這麼多有用么,寧成還不是活的好好的?」孫修文說道。

梅道林老神在在的笑道:「孫少稍安勿躁,我已經聯繫了道上的好友,他過幾天就會來省城,到時候就是寧成的死期!」

「是吧,是什麼樣的高手?比你還要厲害?」孫修文來了興緻。

梅道林點點頭:「當然,這個人一出馬,寧成絲毫沒有還手的餘地!另外他的醫術也非常高超,一定可以治好孫少你的身體!」

「山雪,我的好孫子,你的仇馬上就要報了!」梅道林暗想。

孫修文眉飛色舞地叫道:「聽你這麼一說,我都有些等不及了呢!」

第二天,寧成告別韓一平,帶著汪月美從蘭泉出發,回到了山南。

陳老闆還留在這裡,柳成觀賞魚公司剛剛成立,好多事情需要去辦,韓一平一個人根本忙不過來。

胡蓉自己開著一輛超大的吉普車跟在寧成車子的後面,走了一會兒大概是嫌丁雄開的太慢,按了按喇叭徑直打燈超到了前面,還伸出手來得意地朝寧成這邊揮了一下。

「瘋婆子!」寧成暗罵。

汪月美好奇地看著前面飛速離去的吉普,掐著寧成的大腿咬牙說道:「老實交代,你跟這個胡局長是什麼關係,我怎麼看你們很熟的樣子?」

聞著車裡明顯的醋罈子打翻的味道,寧成苦笑:「大美妞,你這想的也太遠了吧?人家可是咱們山南警局的局長,一把手,我哪裡敢跟她有什麼關係?」

「再說了,她比我大好幾歲呢,根本就不般配!」

這句話一出口寧成就感覺大事不好,果然,汪月美緊緊咬著牙,手上轉了一圈狠狠地說道:「我還比你大呢,怎麼著,嫌棄老娘是不是?哼,男人果然沒一個好人!」

前面開車的丁雄身子一顫,這汪小姐,怎麼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呢?

寧成不禁苦笑:「大美妞你胡思亂想什麼呢,嫌棄你我會帶你一個人出來這麼好幾天?你哪比我大了,就是生日大了幾個月而已……」

果然啊,女人都是感性動物,不能隨便招惹啊。

汪月美鬆了口氣,但手上還是不依不饒:「你還想帶幾個,難不成你還想著把沈芳也弄出來我們兩個伺候你一個?想的美,不可能!這輩子也別想!」

寧成擦了一把臉上的唾沫星子,腦海里倒是浮現出一個十分好玩的場景來。

兩個人嘛,也不是不可以…….

找個機會試試唄。

回到四海大酒店,寧成找到了汪四海。

「柳成集團?」汪四海靠在沙發上,咂巴著嘴回味著寧成剛才的話,臉上露出笑意:「你終於肯往前走一步了?」

「是的汪總,你看啊,現在農場那是一塊兒業務,主要是蔬菜種植。村裡將來還要靠著柳樹水庫發展旅遊,這是另一塊兒業務。這次去蘭泉我搞了個觀賞魚的公司。你這裡是餐飲,我想著把現有的這四個業務整合到一塊兒,統一管理。」

「當然這只是我個人的想法,同不同意的你們商量著辦,成了最好,不成呢也不影響咱們的合作關係。」

這個想法其實在寧成心裡盤桓好久了,這次成立觀賞魚公司成了它最後的催化劑。

這一切東西,神水是最為緊要的核心,其它都是附著在神水身上的。只要自己牢牢抓住這一點,就不愁對集團公司的控制權。

「這是天大的好事啊,怎麼會不同意?」汪四海拍著巴掌激動說道:「我全力贊同!」

背靠大樹好乘涼啊,汪四海認準了,寧成就是自己將來的那顆參天大樹! 在山南縣混了二十幾年,從小混混到正經商人,汪四海明白一個道理。任何時候,錢都是最重要的。

好勇鬥狠不行,光憑著兩隻拳頭打天下的時代,早已經一去不復返了。

何況就算是混道上的,你也得有錢。手下一幫兄弟等著養家糊口呢,一次兩次空口白牙的行,回數多了就不濟事了。

所以汪四海這些年一直在琢磨來錢的路子。從最開始的幫人拉砂石,到接下來的開發房地產,到現在的經營四海酒店和四海公司,他一直是山南縣成功商人的典範。

只是自打遇到了寧成,汪四海覺得,自己的人生觀被呯地打破了。

這是個多麼逆天的存在啊,一個農村小子,藉藉無名的年輕人,身上竟然有那麼多不為人知的秘密。

看病他在行,自己兒子曾經在死亡線上掙扎,就是寧成轉手之間治好的,現在活蹦亂跳,絲毫看不出有什麼危險的跡象。

論起拳頭來他比誰都硬,山南的地頭蛇疤哥,省城的搏鬥冠軍丁雄,還有孫家的打手,紛紛敗在他的手下。

隨便養養魚種種菜,出手就是食客們哄搶的對象,四海酒店裡成天是排隊等著就餐的客人,營業額比以前漲了幾十倍。

更不用說寧成認識的那些人了:羅老爺子一家,省城孫家,這隨便拉一個人出來跺一腳,山南縣的地面上都要顫上三下。

所以汪四海下決心了,以後唯寧成馬首是瞻。

作為一個曾經的大佬,他自認為自己看人的眼光不差。

所以他才會不顧及自己的名聲,甘願把女兒汪月美送到寧成身邊,哪怕是無名無份也在所不惜,只為換來寧成的一絲香火情意。

現在看來,這些付出,都值得啊。

汪月美和寧成的關係越來越近,蘭泉一行看起來更是融洽了許多。

現在寧成提出建立柳成集團的事情,汪四海當然要全力贊成,而且要不遺餘力地推動下去。

「這樣,我馬上找幾個得力的律師,還有經營管理方面的好手,讓他們拿出一個具體的章程來。資金這方面你不用擔心,老汪這些年也算是攢了一些錢,大概也有幾千萬的樣子,全部交給你來辦事,我放心!」汪四海毫不猶豫地說道。

「那就多謝您了!」寧成大為感動。

什麼叫情意,這就是啊!

「哎,咱們之間還用的著這麼客氣么?」汪四海遲疑一下,還是沒有把「爺倆」這個詞說出來。因為他還不知道寧成的真實想法。

「那這樣汪叔叔,餐飲這個公司的經理,我打算讓月美來做,您看行不行?」寧成打蛇隨棍上,馬上改口。

軍婚難違 「行行行!沒問題,只要你看月美合適,絕對沒問題!」汪四海眼睛里都能笑出花來,這一聲「叔叔」把他弄的骨頭都有些酥了。

傻小子你終於肯叫老子一聲叔叔了哇,你知不知道我等這一聲,有多辛苦?

我這麼如花似玉人見人愛的寶貝女兒給了你,知足吧小子!

汪四海心裡大為快意,汪月美這個性子他是知道的,沒人能降得住。可是在寧成面前卻像個小乖貓一樣,天知道這是什麼原因。

一物降一物!

「去,誰願意當你的經理,我不希罕!」汪月美扁著小嘴哼了一句,又飛快地站起來說道:「那什麼,我去準備一下新公司註冊的事情!」

眼波流轉之間,嬌羞無限。

「哈哈哈哈!」汪四海放聲大笑,指著自己寶貝女兒說道:「寧成,月美我就託付給你了。我這個女兒從小被嬌縱慣了,就一句話,別虧待她!」

說這句話的時候,汪四海臉上的神情很是凝重。

寧成心裡一顫,連忙正色說道:「汪叔叔,雖然我現在還沒辦法給月美什麼承諾,但是你放心,我一定不會負她!」

同時心裡微微尷尬,自己這個樣子吃著碗里望著鍋里,桌子上還有幾盤子,是不是不太像話?

不過這也沒有辦法,讓寧成捨棄哪一個,無論是沈芳白玉還有汪月美,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也許這就是博愛?寧成腦中迴響起這麼個辭彙。

算了算了,這種難念的經、難纏的事以後再說吧,所謂「欲戴王冠、必受其重」,或許這也是幸福的煩惱?

「小子,你是要做大事的,成大事者不拘小節,這種事情不要太放在心上!」汪四海似乎看出了寧成心中的不安,出聲安慰道。

「……」寧成老臉一紅,不知道怎麼接話了。這便宜老丈人才是真英雄啊,看的開想的通!

說辦就辦,兩天之後,柳成集團的大牌子就在柳樹村裡農場的大門前掛了起來。鄉長蘇青青自然是要到的,同時還有縣裡好多個部門的頭頭腦腦,都是一涌而來。雪中送炭的事人們也許不願意,但錦上添花何樂不為?

本來汪四海想著在縣城租或者買一幢樓房作為集團的辦公場所,但是寧成想了想還是把它放到了村裡。

自己就是個農村人,整那麼洋氣做什麼?而且這地方多好,風景好空氣新鮮。

汪四海把幾乎是全部的家底都抖落出來,連同縣城的四海酒店,一共折價五千萬投到了柳成餐飲公司裡面。他堅持要讓寧成控股,寧成想想堅決拒絕了。

「汪叔你不要見外,也別多心,咱們這關係,控不控股的有什麼分別嗎?」

人家投這麼多錢,還甘心當個受氣小媳婦,寧成自認為自己還沒到那麼無恥的地步。

再說只要神水蔬菜攥在自己手裡,控不控股的還不是一句話的事情么?

汪四海老懷大慰,連連大笑著囑咐汪月美,一定要上心辦好公司的事情,別給寧成拖了後腿。

汪月美臉上不以為意,心底里卻是湧上一股甜蜜的味道。這小子終於開竅了啊,也不枉自己這一番工夫。

打發他們離開,寧成找到了在農場裡面忙碌的沈芳。

「沈姐,我打算讓你當柳成農業公司的總經理!」 「經理?不行不行,我可不是那塊兒料!」 替嫁甜寵:霍少,別鬧! 此婚了了 沈芳像只受驚的小白兔一樣,緊張的手足無措連連擺手。

自己可只是個農村小媳婦兒,哪能當啥子經理?

雖然平常在電視里也羨慕那些穿著小西裝高跟鞋,走在高樓大廈格子間的白領麗人,但是沈芳知道,自己離這個目標,還有天壤之別。

雖然現在也幫寧成管著農場的帳目,還有一些別的事情,但這只是小打小鬧啊。真當了什麼經理,那還不得露餡兒?

「這有啥不行的,又沒讓你研究衛星火箭!」寧成耐心說道:「其實還是農場里這些活兒,指派個人讓他們乾乾活,應該沒什麼難度。再說了沈姐,咱們的公司以後可是要越做越大的,你總這麼往後退可不行!」

一席話說的沈芳有些意動,抬起眼來看著寧成試探道:「那,我試試?」

「那就這麼說定了,等再招幾個人進來幫你打理一點日常的事務,放心吧一切有我呢!」寧成安慰道。

「嗯!」然後寧成就看見,沈芳變魔術一樣從桌子抽屜里拿出一個綠皮本本來,像是獻寶一樣遞到他面前小聲說道:「其實我也沒閑著,這是前幾天剛剛拿到的會計證……」

「你啥時候學的會計啊,我乍不知道?」寧成看著這本貨真價實的證書,有些不解地問道。

「就是在四海酒店當服務員時候弄的,汪小姐成天嘲笑我,我就想著一定要做出點事情來給她看看!」沈芳的眸子里閃過一絲光彩,有些自豪地說道。

沈芳雖是高中畢業,可這幾年荒廢下來,考這個會計證也是頗下了一番工夫。白天上班,晚上挑燈夜讀,等證書拿到手的一剎那,她簡直有種想要哭一場的感覺。

自打嫁到柳樹村王天貴家以後,沈芳原以為這輩子就這麼平平淡淡隨波逐流了,沒想到還有另一種精彩在等著自己,她現在覺得很幸福,自己的人生路才剛剛開始。

「行啊沈姐,看來我這個決定更沒錯了!」寧成讚許地說道,看著沈芳從抽屜里拿出來的另外幾本厚厚的書本,又是一愣:「這又是什麼?」

《農業經濟管理》、《植物保護學》、《人力資源管理》……看著擺在自己面前的這些書本,寧成吃驚地問道:「沈姐,這都是你學的?」

「嗯,我還報了個成人自考的大專班,正在學習……」沈芳紅著嫩臉小聲說道。

「這真是太好了!」寧成露出欣喜的目光。想不到沈芳竟然背著自己在做這些事情!

沈芳點了點頭:「成子,其實我早就想過了。你這麼一天天的忙這忙那,我總不拖你的後腿,讓你為我操心。人們說嫁雞隨雞嫁狗隨狗,既然我下了決心跟了你,就得努力學著能夠配的上你!」

「我不能像那些人一樣,成天鑽在家裡混吃等死。」

「我要跟你一塊慢慢成長,我不願意只做一個小女人!」

沈芳的神情有些激動,美目中泛著別樣的神采。這是寧成以前從來沒有見到過的,一時間他甚至覺得沈芳有些陌生,不過想想,這不正是自己想要的沈芳嗎?

寧成可不認為女人只能當男人的附屬品,在他看來,漫漫人生路,有幾個紅顏知己一路緊緊相隨,互相提攜互相扶持,那才是最美的一道風景。

現在看著沈芳這樣態度,寧成十分得意自己的看人眼光。

這才是自己的女人啊!

不畏艱險,學著強大!

不願做一根柔弱的藤條,而要成為一棵參天的小白楊。

想著這一點,寧成隱隱有些自豪。

搞不好過幾年,出去跟別人介紹沈芳的時候,就可以這麼說了:

「這位沈總知道吧,這可是我一手帶大的!」

聽聽,多牛比,多豪氣!

不過現在還有個十分重要的任務。

寧成悄悄關上門插好,然後色迷迷地看著沈芳說道:「不願意當小女人,那就是想當大女人了?那我可得檢驗一下,看看你什麼地方大?」

「啊!」沈芳猝不及防之間被寧成的魔爪握住,身子一軟定在那裡動彈不得,只能拚命地扭著腰抗拒著小聲說道:「成子你瘋了,這可是大白天,院子還好多人幹活呢!」

確實,現在才是下午四五點鐘,農場裡面還有七八個人在收拾菜地。寧成甚至能聽見外面隱隱的說話聲音。

不過顧不了那麼多了,寧成從帶回來的包里取出兩件小衣服在沈芳面前晃了晃:「來來,試試合身不?我照著你的尺寸挑的!」

「不要了吧,這裡多不方便……」沈芳看著那兩件單薄近乎透明的小衣服,聲音低的像蚊子哼哼一樣,臉紅的要擠出水來。

寧成板著臉:「那可不行,女人怎麼能說不要呢,快來快來試一試,放心吧拉著窗帘呢沒人會進來……」

沈芳白了他一眼,汪月美跟著跑去蘭泉的事情寧成早就告訴她了,就怕沈芳會有什麼誤會或者想法。現在看著寧成一回來就給自己禮物,還要做那種羞羞的事情,沈芳心裡倒是有一絲甜蜜。

「小壞蛋……」沈芳朝寧成翻了個大大的白眼,仔細看了看窗帘,紅著臉雙手伸到背後摸索了陣,把一件衣服扔了出來。

「好香!」寧成聞著味道說道。

然後他就瞪大了眼睛。

這,這果然是自己一手帶大的啊。

規模越來越可人了!

驕傲,而且挺拔。

像極了一棵又一棵生命力旺盛的小白楊,不斷在刷新著自己的感觀。

不過沈芳很快就重新換好了寧成帶回來的新內衣,然後在他面前轉了個圈小聲道:「夠了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