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那就對了,想要死死的限制住對方打野,有時候就是要控制住自己的貪戀,你要知道,你現在拿了他的人頭,刷他剩下野怪的同時,他也在刷野怪,你並沒有沒佔到根本性的優勢!想要按得他動彈不得,只有四個字!」

蘇黎的目光在整片野區上掃過。

「哪四個字?」顏銅臉上露出認真之色,他從未聽過這樣的理念。

「趕盡殺絕!」

蘇黎吐出四個字。

顏銅輕吸一口氣,似乎想到了什麼,臉色慢慢冷酷了下來。

「根據路程和娜可露露的初始血量計算,他現在已經打了藍buff五分之一的血量了,待會你聽我指揮,我讓你上,你就直接衝過去,現在先別進草叢!」

蘇黎說。

「好的!」因為馬上就要動手的關係,所以顏銅沒有再問原因。

因為都在發育,整個王者峽谷顯得靜悄悄的,但現場卻早已陷入了激烈的氛圍之中。

「荊城戰隊這打野真是絕了啊,野都不刷,又蹲娜可露露!?」

「卧槽,這完全不給活路啊!」

「只是為什麼還不動手啊???」

隨著這些觀眾的討論,導播的鏡頭也一直鎖定在顏銅的達摩身上,顯然導播也清楚,此時此刻最大的亮點,就是荊城的打野達摩!

「還剩一半的血量,去吧。」蘇黎忽地開口。

早已等待多時的顏銅毫不猶豫,直接衝進了藍buff旁的草叢之中,緊接著視野一亮,一名鮮亮的身影,印入了顏銅的目光之中。

而藍buff的血量,居然真的只剩一半!

心裡卧了個槽的同時,顏銅逮住再次懵住的鄭瑎,又是一頓暴揍,然後收下了人頭。

「這尼瑪,還來!?」

鄭瑎此時氣的想摔桌了,他以為達摩正在紅buff區域刷野,所以復活后他當然不能過去,而是直奔藍buff而來,但從現在來看,對方根本就沒刷那邊的野怪,也沒想發育,就是想搞自己!

「你在搞什麼!?」

已經把沈民壓的很慘的沈越澤眉頭一皺,問道。

他已經三級了,再一看娜可露露才一級,這別說來幫自己gank了,自保發育都成了問題,在這種情況下,他語氣能好起來才怪了。

「這不怪我啊。」

鄭瑎極為委屈的把發生的一連串事說了出來,當說到達摩根本不刷小野,而是只逮他的時候,沈越澤的臉色微變了一下。

「看來對方帶雙懲戒的目的,就是為了誤導我,他們根本不是什麼雙野戰術,而是藉此布局,在前期拖延時間,然後逼得下路去線上,這樣一來就沒人保護你刷野了,這涉及很深的心理運用和意識,難道對方打野上局隱藏實力了?」

沈越澤自語一聲,他隱隱感覺有些麻煩了,對方的輔助在上局看來已經有些難纏了,沒想到還冒出來一位擅長敵人心理的打野。

而這時候,小涵的臉色卻有些古怪,說道:「各位看過荊城戰隊之前比賽的觀眾們,有沒有覺得這一幕有些眼熟?不知你們還記不記得荊城與環宇戰隊的一戰,他們的隊長好像就用這種逆思維,用孫悟空打的對方打野在前期一個野怪都沒刷到,還是亞瑟去保護,才刷到了第一個野怪的?」

隨著小涵的話語,很多觀眾紛紛回憶到了這一幕,頓時嘩然聲更大了。

「看來這一局荊城再次動用了絕戶型刷野法啊,那麼問題來了,那就是誰能保護娜可露露升到2級?要知道荊城的下路組合的實力是很強的,一旦太乙離開,保不準又會出現上一局悲催的事。」

聽見小涵的話語后,哪怕是風語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絕戶型刷野,荊城與零度對戰的時候,他就看見了威力,自然不好質疑什麼,上一局后羿的凄慘樣,他也清除,所以一時間竟無法反駁。

而這時候,顏銅在蘇黎的囑咐下,在解決娜可露露的瞬間,就直奔上路而去,而後在沈越澤抽搐的眼皮下,光明正大的幫助沈民的白起,將線反推回了花木蘭的塔下,然後白起安然回程。

這一幕讓沈越澤咬了咬牙,好不容易才將白起的血量壓到了一定的程度,只要再等個幾十秒,他抓住機會就能塔下強殺一波帶走的,現在機會完全喪失了。

不僅如此,達摩還吃了一大波經驗,可想而知,這波節奏是崩的多麼的嚴重,可以看到,人頭的經驗,加上小兵的經驗,直接就讓達摩的等級飆升到了3級多。

同一刻,野區再次傳來壞消息。

原來鄭瑎見達摩去了上路,他便興高采烈的直奔自己的紅buff區域而去,想要刷幾個小野怪升級,卻不想撞上了早已殺了過來的哪吒和虞姬,於是被打的落荒而逃。

這一波顯然是早有預謀的,因為哪吒和虞姬圍堵過來的速度,還在己方隊友之前!

而等到自家隊友趕過來幫忙,他的血量已經殘了,只敢遠遠的看著,根本不敢靠過來。

要知道哪吒已經3級了,虞姬也只差一點點就3級,1級的娜可露露敢過來,絕對會被秒掉,同時讓虞姬抵達3級,那時候他非得被隊友罵死不可。

除非自家中路也趕過來支援,但看了一眼地圖,便看到張良如狗皮膏藥一樣,一直鎖定著幹將莫邪,可想而知,一旦幹將莫邪支援過來,這將是一波4v3的戰鬥,一旦拖久了,等到達摩也支援過來,他們鐵定要涼,畢竟他僅僅只有1級而已。

所以這波團不能打,彭流也清楚,所以根本沒有直接支援過來。 「慘慘慘!」

「JT的打野選手也太慘了吧,隊友都平均3級了,他才1級???」

「我估計他現在想死的心都有了,哈哈哈。」

很多觀眾樂的不行,直播的彈幕上,更是在集廣思議,都在想著應該怎麼辦才好,也有很多好心的玩家們,給出了諸多辦法,但最多的最靠譜的還是坑隊友祭天,也就是去搶佔隊友經驗,先到2級了再說。

不這樣真的不行了,他們上帝視角可以看到,就在娜可露露被虞姬哪吒針對的時候,達摩已經無比歡樂的刷乾淨了藍buff區域的所有野怪,一躍抵達到了恐怖的4級!

如果這時候娜可露露為了可憐自尊心,非要在野區跟達摩拼個你死我活,那真的要涼涼了,最正確的選擇,就是想彈幕上說的那樣,老老實實去線上混經濟,至少先抵達4級再說,否則跟超級兵沒什麼兩樣了。

「荊城戰隊這局真的是天秀開局啊!打野足足將對面壓制了3級,真是神級打野!」

「我決定是這達摩的一生粉了,這節奏,這壓迫感,太爽了!」

無形中,顏銅收穫了一大批的粉絲,這些粉絲都是被顏銅的意識所吸引到的,有很大的粘性。

只是鄭瑎卻怎麼都開心不起來,他發現,對面就像開了監控外掛一樣,把自己的思想動態給摸的一清二楚,搞得野區根本沒法待。

「你來上路發育一揮,我去刷野。」

沈越澤說道,如果是路人局,他自然不會管鄭瑎的死活,畢竟打到後面,路人是不會聽他指揮的,只有自己起來了,才是王道,但現在不同,他已經隱隱成了JT戰隊的最高指揮,在這種情況下,鄭瑎就有大用了。

所以他不能不管自家打野,畢竟之後算得上一個得力的幫手,再不濟也是個前排。

「好好好!」鄭瑎大喜過望,這局他真的要憋屈死了,再這樣下去,他只怕要淪為本次高校聯賽最大的笑柄了。

「咦,娜可露露去上路發育了,野區針對不了了啊。」

顏銅立即注意到了這一幕,連忙說道,接著眼睛一亮,繼續道:「要不我去越塔殺,這露露只有1級,我到了后他也最多2級,但我和白起都4級了,完全可以越啊!!」

越想越有道理,顏銅下意識的控制達摩往上路趕去。

「等等。」

蘇黎瞟了顏銅一眼,淡淡說道:「你信不信你敢越,對方就敢拿雙殺?」

「啊???」顏銅一呆。

「你覺得你能想到的事,對方想不到嗎?對方擺明了想一箭雙鵰,讓娜可露露補發育的同時,誘惑你和白起去強殺他。」

顏銅驚愕道:「你的意思是,花木蘭有可能沒走,一直在等著我去?」

「不是有可能,而是肯定!」

蘇黎冷笑道:「作為一個職業玩家,一舉一動都透露著深意,我問你,你如果是一個隊伍中的凱瑞點,你會讓兵給已經徹底崩了隊友吃嗎?」

「肯定不會啊!要讓也是……」

說到這裡,顏銅渾身一震,叫道:「我明白了!那沈越澤可是JT戰隊的絕對凱瑞點啊,怎麼可能主動讓出線,給隊友發育,他完全能讓娜可露露去中發育,畢竟中路線路短,娜可露露在中發育,要安全的多!怎麼可能退而求次的霸佔花木蘭的上路!?」

「尼瑪好陰險,差點上當了!」

沈民也是長舒一口氣,跟沈越澤對線這麼久,他被壓的根本就喘不過氣來,見一隻白白嫩嫩的娜可露露上來,早就蠢蠢欲動了,他敢肯定,如果沒有蘇黎的提醒,他和顏銅絕對去越塔了!

到時候花木蘭冒出來,他倆很大可能送出雙殺,而花木蘭將一波肥,徹底葬送掉前面的優勢。

「那現在我該怎麼辦?」顏銅問。

蘇黎說道:「你還記得我開局說的嗎?」

「當然,你是說針對對面中?」

「不錯,現在時機,已經到了!」

此時,蘇黎直接一個懲戒,收掉了手中的野怪,抵達四級,只不過,這一幕JT戰隊的下路組合併不知道,他們只看見哪吒回程了,而不知道他已經有4級了。

「我說下gank思路,我先手飛對面中,他肯定會往塔下閃現+位移連開,達摩你只要守在他的塔后,開個大把他踢出來就可以了,張良你秒接控,我們秒了他,有沒有問題?」說話的同時,蘇黎的手指,凌空放在了大招之上。

「沒問題!」

「OK!」

兩人雙雙點頭。

「那好,就現在!」

一聲低喝,蘇黎赫然開啟了大招「乾坤·天降」,整個身子凌空飛起,直奔中路的幹將莫邪而已。

「不好!」

彭流神色一變,毫不猶豫閃現+護主邪冢齊開,直接將他推進了塔下,可就在這時候,一道身影從塔后出現了,是達摩!!

「喝!!!」

一聲爆喝,顏銅毫不猶豫的控制著達摩揮出了重重一拳,將幹將莫邪砸了出去,柳歸秒接大招,於是彭流僅僅只開了個位移技能,沒有絲毫掙扎的餘地,就死在了當場!

與此同時,躲在上路,距離自家一塔不遠的沈越澤臉色猛地沉了下來。

沒來上路,這達摩居然沒有來上路!!!

根據達摩的打法來看,他應該絕對不可能放任娜可露露發育才對,絕對會趁著娜可露露等級低的時候,和白起來一波越塔強殺,然後自己打後手拿下雙殺!

可這達摩竟根本沒看都沒看上路一樣,直奔中路而去了!?

沈越澤此時感到了一絲心悸,他發現自己有些看不透這達摩了。

「精彩!!!」

小涵高呼一聲,「太強了,荊城的打野選手太強了,居然堵在幹將莫邪逃生的路上,直接神之一拳將他送了出去,這意識真是強的離譜啊!」

「荊城戰隊前期的節奏是不錯,不過等中後期,弊病就要露出來了。」

風語淡淡地說道。

「這可不一定!」小涵白了風語一眼,說道:「別忘了,這局荊城的隊長雖然還是打的輔助,但可不是上局的脆皮弈星,哪吒如果起來了,還是可以凱瑞的好吧。」

「那拭目以待!」

「怕你呀,那就拭目以待!」

兩個解說再次杠起來了,別的不說,起碼對於那些觀眾而言節目效果滿分。

「哪吒怎麼四級了!?」彭流沉著臉問道,開什麼玩笑,他也僅僅4級經驗過半而已,這哪吒一個輔助,憑什麼這麼快達到4級?

祥子結結巴巴地說道:「我也不清楚啊,記得他回程的時候還是3級啊。」

「可能是刷野了,別忘了,他帶了懲戒,而且他們adc回去過一次,哪吒一人獨吃了一些經驗。」

解學海說。

聽見解學海的解釋后,彭流的臉色好看了一些,但還是板著臉。

沒辦法,這一波他實在是虧大了,中一塔足足被對方三人耗了大半的血,如果不是解學海控制著太乙飛速趕來,只怕中一塔直接就被拔掉了。

不過唯一的好消息是,上路花木蘭拿下了白起的人頭。

「我的我的,我看娜可補刀補的太爽了,一時沒忍住,沒想到那花木蘭還在旁邊蹲著。」沈民笑的有些尷尬,明明說要穩點的,怎麼又送了一個人頭。

「沒事,你躺好!我帶你飛!」顏銅樂呵呵地說道。

他從沒有在比賽中,打過這麼爽的節奏,簡直是自己走哪,對方就死哪,一gank一個準啊!

「去去去,不是我們蘇隊大神,你能拿到一個人頭?」

沈民翻了個白眼。

顏銅被氣笑了,說道:「有好的指令,也要有優秀的載體才能執行好吧!毫不客氣的說,我就是最優秀的載體,哈哈哈。」

不理會顏銅的自戀,沈民小心翼翼的回到了線上。

此時的沈越澤已經有一個人頭在手,配合絕對的硬實力,他必須小心再小心,否則有被強殺的危險!

「接下來我應該怎麼做?」

顏銅問。

「你覺得應該怎麼做?」蘇黎沒有直接回答,而是反問道。

顏銅抽出手,撓了撓背,然後試探性的說道:「來gank下路?」

「你沒了大招,我也沒大招,你覺得gank下路,成功率高么?而且等你過來,對方下路也只怕4級了,太乙有控有復活,你來耽誤時間是小,被娜可露露趕上發育是大!」蘇黎說。

見顏銅似乎沒了注意,加上時間不等人,沒給顏銅多少時間思考,蘇黎直接道:「對方現在劣勢很大,他們打野又是gank型,所以絕不會繼續發育,3級的娜可露露已經能做很多事了,你要做的,就是去上路反蹲!」

「反蹲?」

顏銅一愣。

蘇黎看了一眼白起的血量,和兵線,說:「中路柳歸打的很穩,一直縮在塔下發育,莫邪上波又交了閃現,根本不可能配合得了娜可露露強殺張良,下路同樣如此,娜可露露是gank不了,或者可以說他敢來下路,肯定是有去無回,那麼唯一的可能呢?」

「上路!?」顏銅面色一正。

「不錯,上路!!!」

蘇黎斬釘截鐵的說。 「為了挽回節奏,將節奏主導權搶過來,也避免刷野的時候,隊友更為劣勢,娜可露露很大可能在花木蘭的影響下,去上路找機會強殺白起,那就是你的機會!」

蘇黎向己方上路一塔,側後方的草叢一指,繼續道:「待會就你躲在這裡,白起原地跳大就行。」

兩人皆點頭,表示ok。

時間緩慢流逝,觀戰現場,卻陷入了詭異的寂靜之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