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那就好。你收拾好就趕緊出發,大部分的校尉都已經趕去了。再遲點的話,怕是連湯都沒得喝。」少女嚴肅地說道。

「老闆,異獸怎麼會跑到這麼遠的地方?那裡都快接近陣腳了吧。」

「是天織。那是很少見的飛行異獸……」

陳升下意識大喊道:「天織?!你是說中天獸!人面瘦身,背生雙翅的那個?」

柳溪月嫌棄的聲音從電話里傳來:「你小聲點,我的耳朵都快聾了……」

然後她頓了頓,又接著說道:「根據目擊證人提供的信息,可以確認為天織所為。」

「怎麼可能!天織不是一直棲息在昆崙山所在的坤域嗎?怎麼會遠跨萬里跑到乾域來?」

「具體情況我也不清楚。總之你先趕緊趕過去,不能讓其他校尉搶先了。這次任務的天價報酬,我們柳式支援勢在必得!」

「那我也不清楚異獸的具體位置啊。儘管是乾域的邊緣,但六十九區這麼大……」

「這個你不需要擔心。為了這次的任務,我特地找了那個討人厭的傢伙幫忙,那可足足花了我一年份的甜甜圈。如果你沒能把異獸拿下,你就準備和我一起上街乞討去吧!好了,那就先這樣!」

「喂,你等一下……」

「嘟嘟嘟……」

略顯空虛的提示音在耳邊回蕩。

導致陳升至今還沒從狀況中,回過神來。

現在更是滿頭霧水。

「唉……」

「所以你到最後也沒說,到底是找誰了啊……」

「討人厭的傢伙又是誰啊?」

陳升嘆了口氣,無奈的自言自語道。

話音剛落,附近傳來吵鬧的喧囂聲。

窗外的樹木像是被強風吹動,劇烈的搖擺著。

附近居民樓里的住戶,此刻都探出了身子。

在好奇地往天上張望著。

順著他們的視線,陳升趴在窗戶邊抬頭仰望。

震耳欲聾的轟鳴聲,由遠及近的傳來。

天空上原本豆大的黑點,此刻已經清晰可見。

螺旋槳快速地旋轉著,捲起滿天沙塵。

墨綠色的機體上,除了迷彩花紋外,印著一個繁體的「葉」字。

看外觀應該是,葉氏所屬的武裝直升機。

陳升眯著眼判斷道。

葉氏集團是乾域內,可跟柳式集團比肩的第二大公司。

他們的武裝直升機怎麼出現在平民區里?

儘管心中已有答案,但陳升還是不太願意相信。

直升機在飛到接近到公寓頂層的一瞬間。

那轟鳴的龐然大物忽然停在半空中。

忽然從艙門中甩下一條繩梯,筆直的落在陳升的窗前。

緊接著一個長相甜美的大胸美女,扶著艙門往外探出她的小腦袋,正笑盈盈地向下看著。

在大胸美女出現的一瞬間,陳升不由得苦笑道:「葉汐……」

……

「怎麼了?從剛才開始就一臉不高興的樣子,就這麼不想看到我嗎?」葉汐看了陳升一眼,不滿的說道。

「沒……沒有,只是感到有些意外……」陳升滿臉苦澀的回答道。

葉汐狐疑道:「柳溪月那傢伙沒跟你提到,我和她之間合作的事嗎?」

陳升小聲嘀咕道:「提是提了,就是個討厭的傢伙……」

「你剛說什麼?」

「沒什麼……」

「那好吧,但是那個一臉呆萌的女人是誰?」葉汐突然指著馮寶寶問道。

陳升沒有想到她會突然問這個問題。

他正想要回答,馮寶寶就已經一臉天真的說道:「我是他的主人啊。」

「主人?好你個陳升,你趁我不在,又去找別的女人是了吧?」

葉汐提起袖子,作勢就要往陳升身上撲。

但卻被陳升一把按住了肩膀:「咱們在飛機上呢,別鬧。」

接著他正色道:「她叫馮寶寶。是我不小心撿回來的。」

葉汐滿臉疑惑:「撿回來的?大街上撿的?」

陳升認真地點了點頭,用著肯定的語氣說道:「是的,就是在大街上撿的。」

葉汐愣了下神,然後泫然欲泣道:「好啊,你果然是騙我的!你現在竟然連解釋都懶得解釋了,還跟我說是大街上撿的!」

在眾人爭吵之時。

陰霾的天空上,忽然閃過一道銀白色的閃光。

緊接著又是一聲「轟隆」巨響。

原本平穩行駛的直升機,突然變得搖搖欲墜。

陰雨綿綿的天氣也突然驟變。

傾盆的暴雨直落而下。

眾人連忙拉住機艙內扶手。

這才終於穩住身子。

經過這一陣惡劣天氣的轉換。

詭異的寂靜降臨到機艙內。

除了傾盆的雨聲外,直接螺旋槳的轟鳴。

陳升皺緊眉頭,俯瞰著窗外的景色。

突然降臨的暴雨,使得整個六十九區泛起了溟濛的霧氣。

在這種極端天氣下。

搜尋異獸的工作將變得極度困難。

越深入乾域的邊緣區域。

巨型防禦大陣的陣腳就越顯眼。

覆蓋整個乾域數萬平方公里的陣法,仿若是天工造物般的奇迹。

這難道也是『聖跡』里流傳下來的奇迹嗎?

陳升不由得想到。

「大小姐,前方有不明飛行物體出沒……」直升機駕駛員突然出聲提醒道。

顫慄的喊聲直接將陳升拉回了現實。

順著駕駛員的視線看去,陳升緊盯著在天空中揮動翅膀的黑影。

身長至少四五米有餘,體態像是獅子,背上張著兩雙巨大的翅膀。

第一眼看到,陳升想到是傳說中的生物——獅鷲。

但天織卻與獅鷲完全不同。

人面獸身,甚至能夠聽懂人類的語言。

天織是少見的高等級智慧型飛行類異獸。

見到搜尋的目標在這一刻出現。

陳升嘴角勾起一抹自信的笑容:「終於是找到你了……」。 「我愛你就只跟著這個直覺,思念與徘徊就此終結~」低沉略顯沙啞的男聲哼唱著少女們的出道曲,手上動作不停,用噠噠噠的切菜聲給自己打著節拍。

客廳的電視打開著,正在播放的是崔秀英和權俞利的電視劇。說實在話,要不是因為怕見到她們倆個人的時候被突然問起,這種家長里短的超長篇日日劇林瑜良是真的看不下去。現在也只是抽空聽上一兩句台詞作為答題備用。

「瞎哼哼什麼呢,要唱就好好唱,唱點能聽懂的。」奶奶在電視前的沙發上代替林瑜良看著電視劇:「快到時間了,這遙控器不怎麼好使。來幫我撥一下台。」

「來了,來了。」林瑜良放下刀,打開水龍頭沖了一下手。雙手在圍裙上正反蹭蹭擦乾水漬,拉開廚房門走到電視機前拿起遙控器:「還是看新聞吧?」

撥到專門以新聞放送為主業的K總台1頻道,遙控器重新放回到電視機前,叉腰看了幾秒:「這新聞我怎麼早上出去時好像聽過一遍的樣子。」

「新聞不都是來回播的,我也就聽聽天氣預報,新聞沒什麼新鮮的。」

「那您看吧,等幾分鐘,菜切完了我就開火炒。」重新回到廚房拿起刀:「沒有買到熟食,我就湊合著炒了哈,春節再賣肉燉肉。」

「嗯,炒兩個就得了,又吃不了多少,家裡又不來人。」

「知道了,就炒一葷一素。」

過了一會兒噠噠噠的切菜聲終於停下,電流擊穿空氣的聲音隨之響起。撲撲的幾聲天然氣燃燒的輕響后,火舌安靜的舔舐著鍋底。待油溫升高,隱隱有煙氣冒出,林瑜良將腌好的肉下鍋滑鍋,嗞啦一聲輕響。

男主持人低沉且嚴肅的聲音不斷從客廳的電視里傳出,對林瑜良家來說元旦的三天公假也和平常的休息日沒有什麼不同,沒有串門的親戚,也沒有過多的人情世故。祝福簡訊誰給他發,他就臨時編一段,帶上對方的名字簡短的回復給對方。

31號時M總台歌謠大典的鐘聲響起,林瑜良的這一年也伴隨著那時的鐘聲悄然結束。自己重新遇到了小時候的親故,成功的入學到自己選擇的道路。啊,還有幸拿到了幾名女愛豆的手機號碼,這就是他一年來的收穫了。

「嘛,這一年過得還可以吧。」鍋鏟和炒鍋碰撞不斷發出鏗鏗的響聲,香味逐漸的散發出來擴散到空氣中,只是其中還有一絲不和諧的味道,林瑜良趕緊用鍋鏟抄底,翻起菜識圖挽救回來:「啊,底下有些粘鍋了,不過是家裡吃應該沒關係吧。」

………

「這個都有些糊了還能吃么!烤肉的時候一直忘記翻了。」金孝淵夾起一塊燒烤鍋里的牛肉,一面還是粉紅另一面已經完全焦黑了:「現在反面烤的話還能救回來么。」

「沒戲沒戲,烤熟了不好吃,但是吃下去不會生病就對了。」李順圭筷子上夾著一塊牛柳,蘸了一些碟子裡面的蘸料,放進嘴裡一臉享受:「秀英家裡的這個蘸料味道好啊,要好好謝謝伯母才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