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那你的意思,就是我平時大多數的時候,都是不美的?」

「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

蕭易感覺額頭的汗珠,開始冒了出來。

他終於開始有些明白。什麼叫色令智昏了,他剛才怎麼就會說那麼蠢的一句話呢,這不是沒事給自己找事嗎? 高齡巨星 他都恨不得自己給自己狠狠的來上一個耳刮子了。

「噗哧!」

看著蕭易不停的抹汗,一臉捉急的樣子。曾小美終於忍不住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她本就不是那種愛撒嬌,喜歡抓著一點小問題,無端端的無理取鬧的小女人。自然不會真的是要為難蕭易。

她剛才也只是突發奇想地下意識地脫口而出,隨口問了一下出來而已。

但是當她看到蕭易的臉上。那著急的樣子,她就情不自禁的想要再多問一下。想要戲謔一下他。

不知道為什麼,看到蕭易抓頭撓腮,臉上著急而緊張的樣子,她的心中,就湧起了一種甜蜜的感覺,在這一刻,她真切的感覺到了,他對她的在乎。

而且,眼前這樣的蕭易,才讓她有一種很真實的感覺。

她並不知道蕭易在少林的幾年,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從剛才進來之後,她總感覺,蕭易的身上,那一股氣質,變化很大。

幾年前的時候,蕭易的氣質,就讓她覺得有些太過少年老成,一點也不像年輕人了,現在幾年之後,他的這種身上的氣質,給她的感覺,就更加的明顯了。

這種氣質,也許對於蕭易而言,是好的,是一種成長,也許對於很多人來說,對於很多的女孩子而言,也是一件好事,是一種吸引人的氣質,但是她卻並不喜歡。

她還是比較喜歡現在這樣子的蕭易。

她還是希望蕭易像一個一般的年輕男孩子一樣,有著年輕男孩子的活力和氣質。

看著噗哧一聲,笑出聲來,笑靨如花的曾小美,蕭易的臉上,神色再次的呆住了,忘了緊張,忘了忐忑,望了剛才的一切。

…………………………

「蕭易!」

位於g市中心區的一間五星級的酒店之中,騰子鳴望著前面的那個名字,以及那個相片,雙手緊緊的握緊拳頭,英俊的臉龐扭曲成一片。

這是他剛剛找人打聽出來的一份資料。

上面包括了蕭易的名字,地址,以及他的來歷等,全都寫在了上面。

在離開了那個地方之後,他第一時間,便是找人打聽這個突然冒出來的男人的資料了。

他騰子鳴這輩子還從來沒有吃過這樣大的虧,受過這麼大的恥辱,是絕對不可能會就這樣算了的。

而不管他想要怎麼樣,有什麼想法,首先要做的,就是搞清楚這個人。

以他的地位,要找人打聽一個人,自然不算太難。

很快,一份資料,便呈現在了他所入住的酒店。

這麼快速的便得到了想要的資料,他本應該是感到高興的,但是當他看到這一份資料的時候,他的臉上,卻沒有絲毫的喜悅,

並不僅僅只是因為這份資料,是關於蕭易這個他很討厭的人的,更重要的,是因為這份資料上的內容。

在剛才離開的時候,他在稍微的讓自己的大腦冷靜下來之後,他的腦子裡,一直都在思考,在想著,這個人究竟是哪裡冒出來的,究竟是什麼來頭。

因為他越想,便越覺得這個人是有問題的,這個人在他的面前的那種坦然的表現,以及他和曾小美兩個人擁抱在一起的情形……

他一直都在想,這個人是不是哪個世家的公子哥兒,就算不是g市的,會不會是其他的哪個城市的?

這樣的話,他的心境,也稍稍的平和了一些,畢竟是輸給了一個和他相差不多的對手……

可是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個人竟然只是一個普通的**絲男,一個在z大沒有畢業就從學校退學的廢物學生而已!



… 如果非要說這個傢伙哪裡有點不一樣的話,那麼就是據傳,這個人可能和陳建國有一些沾親帶故的關係。

但是這有個屁用!

不要說他只是一個和陳建國帶點沾親帶故關係的傢伙而已,就算是陳建國本人,他也未必就會真懼了他,陳建國最近幾年,確實有些令人矚目,他的建國集團和他個人影響力,都在擴張得很厲害,但是終歸根基和底子還是太淺了,和他們這些幾代世家比起來,還是有不小差距的……

哦,對了,這個傢伙,還有點不同的,就是據說當初在z大的時候,還曾經閃耀過一下,有點小成績……

但是那一點所謂的耀眼的成績,打架挺厲害?跑步厲害?下棋厲害?考了個所謂的滿分?……所有這些,在他的眼裡,完全就是個屁!

就這樣的一個人,竟然敢站出來橫刀奪愛,竟然還在那裡那麼無視他,那麼陰他……

這讓他感覺好不容易才稍稍撫平一些的胸口,又一次彷彿被人狠狠的捅了一刀一般,隱隱的發疼。

「這一份資料,可靠嗎?」

好一會,騰子鳴才稍稍平復了一些自己的情緒,抬起頭,目光望著前面的長相平實的中年男子。

「應該沒有問題。」

中年男子重重的點了點頭,「我特意去調出檔案來看過,他原來確實是z大的學生,但是後來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突然消失了。據說可能是因為逃課太多了,被學校處理了。也有消息說出國了,但是據我們所知。在學校並沒有看到他去出國留學的檔案。」

「啪。」

騰子鳴的一巴掌,狠狠的拍在桌子上,眼神陰沉得無比可怕,臉色變得越發的猙獰了起來。

竟然只是一個被z大開除的廢物而已。

他竟然被一個這樣的廢物陰了一道,被這樣的廢物,狠狠的當面扇了一個大大的『耳光』,狠狠的羞辱了一番……

「少爺,要不要我去處理他。」

看著騰子鳴的臉色,中年男子的眼眸之中。閃過一絲與他的平實的長相,完全不符合的精爍的光芒。

「先等一下,先去繼續查一下,主要查一下,這個傢伙和曾小美是怎麼回事。」

儘管內心之中,已經殺意騰騰,恨不得立即便將那個叫蕭易的傢伙,直接碎屍萬段,但是騰子鳴終究還是深吸了一口氣。抑制了自己的衝動。

一個被大學退學的廢物學生,卻能夠和曾小美這樣的極品美女走在一起,怎麼看都透著一些詭異和不正常。

從之前他看到的兩人緊緊的擁抱在一起的情況來看,他們的感情。分明就已經是相當的深的程度,是非一般的親密的。

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

他是一個謹慎的人。

他做所有的事情。都喜歡先經過周密的計算,做好萬全的周密詳盡的計劃。然後再進行行動。

夫廟算者多,勝。

這是孫子兵法之中的話語。而孫子兵法,是他一直以來,最為喜歡的一本書。

之前的時候,他便已經犯一次錯,因為不知道蕭易的情況,而吃了一個大虧,這一次他不想要再出任何的意外。

他要在了解清楚之後,一擊致勝!一擊致命!

他要徹底的將那個該死的傢伙,踩到塵埃里,讓他永遠都沒有辦法再爬起來,讓他知道,和他騰子鳴搶女人的結果!

還有那個曾小美!

他也一定會狠狠的報復她!

他今日所受,有一半是因為她。

若不是她有眼無珠,竟然寧願選擇那樣一個廢物的話,他又豈會在大庭廣眾之下如此丟人?就憑那個廢物,又豈能夠羞辱到他?

騰子鳴的眼裡,閃爍著一種變態的仇恨的火焰。

「是。」

聽到騰子鳴的話語,中年男子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恭敬的應了一聲,「請少爺放心,我一定會繼續儘快查清楚的。」。

對他來說,騰子鳴所說的,就是一切,他相信騰子鳴所作出的一切決定,都是最為明智最為聰明的,都是有他的道理的,他只需要按著執行,盡量完美的執行就行了。

跟在騰子鳴少爺的身邊二十年,這其間所發生過的太多太多的事情,都已經證明了他的這一點判斷。

在他的心中,騰子鳴就是世界上最聰明,最具智慧,最英明的人。

「蕭易!」

騰子鳴的目光,望著前面的那份資料上面,那一個名字,握緊了拳頭,在心中默默的念了一次這個名字,彷彿要把這個名字,刻進到骨子裡去。

還有曾小美,你這個賤人。

我是不會放過你們的!

騰子鳴握緊了拳頭。

好一會,他的臉上的神色,才稍稍的重新平靜了一些。

鳳凰男的故事嗎?

吊絲和公主的故事嗎?

可惜現實不是童話。

騰子鳴的目光,望著轉身把門關上的中年男子,想到中年男子要去查的事情,嘴角浮起了一絲冷笑。

蕭易和曾小美的這一份感情,顯然是幾年就已經開始的,而且開始的時間,也不只是一天兩天的事情。

幾年的分離,竟然都還能夠這麼深……這感情,可很一般……

只是,曾小美的身上,曾經發生過一份這麼深的感情,而且一直都還在戀著,這麼重大的事情,他竟然完全不知道,這是非常奇怪的事情。

要知道,他為了追求曾小美,可是花了這麼大的功夫,做足了功課的,所有該打聽的,他全都打聽過了……

甚至連曾小美的身份,他都打聽得清清楚楚,就連曾小美原來做過一些什麼案子,他也全都打聽得清清楚楚的……

至於感情經歷之類的,自然更是他重點打聽的目標……

可是……就這樣打聽,他竟然都不知道這一份感情……

可想而知,這意味著什麼?

恐怕,這個世界上,大多數的人,都是不知道這一段感情的吧?

也就是說,他們兩個人,原本恐怕根本就是地下情……

之前的那一幕重逢,鬧得這麼大,他們現在恐怕正不知道躲在哪個角落裡後悔吧……

騰子鳴的嘴角,冷笑的神色,越發的濃郁了。

………………………………

夜深人靜。

蕭易望著懷裡已經入睡,彷彿一個睡美人一般的曾小美,眼裡沒有一絲的**,有的,只是深深的憐惜。

曾小美是說話說到睡著的。

近五年的分別,而且是五年間完全沒有任何的聲息的分別,曾小美的內心裡,積聚了無數的話語,想要和蕭易訴說。

五年的時間,也可以發生太多的事情,她有太多的事情,太多的經歷,想要告訴蕭易,她想要把她在這幾年的收穫的榮耀告訴蕭易,和他分享她一直壓抑著的獲獎的喜悅,她想要把這幾年破獲的那些重大的案子告訴蕭易,想要和他分享她抓獲那些壞人的時候的喜悅……

還有她的家裡發生的那些有趣的事情……

所有的事情,所有的錯過的光陰,她都想要通過她的那些講述,去補回來……

而蕭易對於曾小美這個女刑警隊長突然化身一個話嘮一般的小女人,也沒有感到絲毫的不喜歡或厭倦,對於她的那些說不完的話語,亦沒有任何的不耐煩和厭倦……

他只是靜靜的聽著,他甚至是在享受著。

在少林的五年,對他來說,是充實的五年,因為五年間,他一直都在天一老僧的指引和安排之下,拚命的學習著,在吸收著佛門的各種佛法和要義。

但是在少林的五年,對他來說,同樣是缺失的五年,在這五年之間,他完全消失在了世人的眼裡,也消失在了朋友的世界之中,對於他的那些朋友們,所有生命中最為重要的人們,在這五年間發生的所有的事情,所有經歷的喜怒哀樂,經歷過的精彩的瞬間,痛苦的時刻,他都是完全缺失的……

而聽著曾小美的講述,他感覺自己彷彿穿越了時間的長河,出現在了她的身邊,陪她一起重新將那些缺失的時光補了回來……他甚至感覺自己能夠清晰的感受到那些每一個對於曾小美而言,最為重要的時刻之中,她的那些所有的喜和怒,和哀樂……。

除了她自己的喜怒哀樂之外,從她的講述之中,他也又一次的更多的了解到了一些其他人的情況,比如韓璐的一些情況,又比如曾小小那個可愛的小丫頭的情況。

他知道曾小小這些年一直都在某個部隊之中,並沒有回來過,在這幾年之中,她也成長得很快,小小年紀,已經是少校軍銜了,是目前整個部隊之中,最為年輕的少校,同時也是整個部隊之中,最受歡迎的寶貝,很多的大佬們,都喜歡她。

時間過得真快啊。

一轉眼,幾年的時間就過去了,而在這幾年的時間中,不知不覺,便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情,很多的人和事,都發生了很大的改變。

曾經的小丫頭,已經長大了……

而懷裡的曾小美變得更加的成熟了,比起幾年前來,少了很多的衝動的,更多了幾分的沉穩和女人的成熟與嫵媚……

蕭易抬起頭,目光望向前面的無窮無盡,深邃無比的天空,臉上露出了一絲深深的感慨。



… 把目光從遙遠的星空,以及那無窮無盡的時空之中,收回來,回到曾小美的身上,帶著一絲憐愛的神色,怔怔地望著熟睡的曾小美看了好一會,蕭易才抬起頭,輕輕放下曾小美。

給曾小美把被子蓋好,又輕輕的幫忙按了幾下曾小美的身上的幾個穴位,讓她能夠的睡眠質量能夠更好之後,蕭易這才抬起頭,輕輕的舒了一下筋骨,然後走到房間的前面的陽台上,盤腿坐了下來。

這是曾小美自己的公寓。

本來蕭易在送曾小美回來之後,便想要離開這裡的,但是曾小美一直拉著他在說話,一直不讓他離開,他便留了下來。

封先生的病嬌日常 公寓位於距離公安局不遠的地方,算不上是多麼好的公寓,但是位置卻是相當的不錯的,正好處在赤江的邊上,順流而下,便可以走到碧藍水岸,而且曾小美挑選的這一套公寓又是直接望江景的。

盤腿坐在陽台上,蕭易頓時感覺到了一股濕冷的氣息撲面而來,若是一般人,感覺到這種濕冷的氣息,肯定會感覺到一種冷意,但是對蕭易來說,這種微微的濕冷,卻讓他感覺到了一種神清氣爽。

目光掃了一眼前面曾經熟悉的江景,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蕭易便緩緩的閉上眼睛,摒開所有的雜念,開始運轉天一老僧傳來的易筋經的口訣,修鍊起來。

咦?

剛剛一運轉口訣。蕭易立時便感覺到了一絲的不對勁。

體內的氣息,怎麼好像變得淳厚了這麼多?

最近一直都在修鍊易筋經,蕭易對於自己的氣息。是再清楚不過的,眼前這個氣息,最少增加了足足一成以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