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那不是你,也不是你同學,還能是誰呢?」

徐婷這回是徹底糊塗了。

「這我哪兒知道呢?

這種病房,而且還是101編號的。

那可是給省以上的大領導住的!

到底是什麼牛逼人物幫了你,我比你還好奇。」

表哥說道。

咚咚咚~~~~

這時。

病房的門響了。

一個滿頭華髮的老人走了進來。

從胸牌上,徐婷能看出來,這位可是一位主任醫生!

於是徐婷立刻笑臉迎了上來道:

「您好,麻主任。」

胸牌上也寫著麻家豪的名字,所以她知道叫麻主任。

麻家豪馬上笑著擺擺手道:

「我就是來看看您。

還給您父親帶了點溫養身體的中藥來。

我剛剛已經親手熬制過了。

您回頭給您父親喝了就是了。

順便看看您父親住的舒服嗎?

還有什麼需要的嗎?

都可以跟我說,這是我的電話,隨時有需要,隨時打給我……」

這一陣噓寒問暖。

給徐婷給整蒙圈了!

什麼情況?

主任醫生親自來探望?

還親手給熬制溫養的中藥?

還一口一個您?

她這種酒吧的服務妹。

哪怕是見到小醫院的普通醫生,都用尊稱。

從來都是客客氣氣,甚至不敢大聲說話。

這……

這是什麼待遇啊!

而且……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咚咚咚~~~~~

這時。

門又響了。

又一個比麻家豪看起來還大點的老醫生穿著白大褂進來了。

「哎喲,老麻,你這夠殷勤的哈!

拍馬屁都拍到這兒來了?」

來者正是關月山。

看到麻家豪在這裡。

他一下子就猜到麻家豪的心思了。

肯定是打聽到了這兒有人家鹿一凡疑似女友的人在這兒。

就馬上來拍拍馬屁。

以後好在鹿一凡那討點好處。

麻家豪是這麼想的。

他關月山又何嘗不是這麼想的?

聞言,麻家豪老臉一紅道:

「關院長,你怎麼來了?」

「關院長?!!」

徐婷徹底震驚了!

院長都來了!!!!

從港片世界當警察開始 這……

這尼瑪什麼情況?!

要知道省人民醫院的院長,可是有級別的!

豪門驚愛 而且江海省還是個大省。

那江海省人民醫院全國都能排的上號!

那院長得是什麼級別啊?

對於徐婷而言。

麻家豪已經是很牛逼的人物了。

她根本就高攀不起。

至於關月山。

誇張點說。

對於她這一介屁民。

就是如同皇帝一般的存在啊!!!

「關院長您好。」

徐婷趕緊起身,有些手足無措的打招呼道。

「哎哎,別起來。

快坐下!

你陪著父親已經夠辛苦了。

快休息休息吧。」

關月山道。

「不不不,哪有我坐著,讓院長您站著的道理啊?」

徐婷連忙搖頭道。

「按規矩,就該是你坐著我站著。」

關月山認真的道。

講道理。

他尊鹿一凡為老師,又叫他一聲凡爺。

而你是鹿一凡的女朋友。

自然輩分比我大。

小輩站著聽長輩訓話。

這不正好符合規矩嗎?

徐婷卻是聽的很蒙圈。

什麼玩意?

我坐著聽你講話才算符合規矩?

你們醫院的規矩也太奇葩了點吧?

徐婷也不敢問,只能依著關月山的話來。

關月山也是一陣噓寒問暖。

並囑咐讓徐婷父親安心在這住。

醫藥費不夠,直接找他就行。

有任何困難,都可以找他。

等麻家豪和關月山走後。

徐婷直接已經愣住當場了。

這一天……

怎麼跟做夢一樣?

連主任醫生,甚至是院長都來噓寒問暖了!

這省人民醫院難道就這麼親民嗎?

徐婷狠狠的甩了甩腦袋。

顯然不可能!

這裡面肯定有問題啊!

想了想。

徐婷突然想起了一個人。

「不可能是他吧?」

她想到的。

正是鹿一凡。

可是。

之前他在電話里明明很不耐煩,而且還跟自己的新歡要去「吃麻辣燙」。

她可明白「吃麻辣燙」那是什麼含義。

在酒吧有多少小姑娘被請去「吃麻辣燙」?

那種情況下,男人哪裡還有心思去幫一個區區酒吧服務員的忙?

換位思考,就算是徐婷,肯定也會忙著先請妹子「吃麻辣燙」。 「要不……打個電話問問?」

徐婷終究還是沒忍住。

因為她發現實在想不起來什麼人了。

最終還是拿起手機,撥電話號碼過去。

很快電話就撥通了。

電話剛一接通,鹿一凡就已經開口笑道:

「叔叔已經住進病房裡了吧?

醫院那邊我打過招呼了,還有什麼需要幫忙的,直接找我就行。」

豪門契約:小情人,十八歲! 聽到這裡。

徐婷哪裡不清楚醫院的病房就是鹿一凡給安排的。

聞言那是又震驚又感激的道:

「謝謝!

謝謝凡哥!

這回,你可是幫了我大忙了!」

「嗨,都是朋友,你這麼客氣幹什麼?」

鹿一凡笑道。

「凡哥,你到底認識醫院裡的什麼人啊?

怎麼這麼牛逼,竟然給安排了高級幹部單人病房!

這可不是小小的江東之主能辦得到的吧?」

徐婷用極其誇張和震驚的語氣說道。

「呵呵,我現在就在這家醫院工作。

認識院長,順嘴跟他提了一句而已。

都是院長的功勞。」

鹿一凡笑道。

徐婷哪裡會不清楚真正牛逼的人是誰。

剛剛,那個關院長那可是一臉奉承的樣子來的!

很明顯是沖著你鹿一凡的面子啊!

「凡哥,無論如何,這次是真的謝謝你了。

這樣,明天有空的話,我能請您吃個飯嗎?」

徐婷現在不敢奢求。

畢竟鹿一凡身份不同了。

「別一口一個您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