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還有,我們的婚紗照上,我太太的頭突然沒了。」說著,金先生就把手機里拍的那張婚紗照遞給了柯波看。

「太..詭異了!」看完后,柯波都忍不住震驚了,他覺得,這件事恐怕也只有找他那個五感六感七八感都比普通人強上n倍的弟弟來調查了。

送走了金先生后,柯波便給柯羅打了個電話,把此事告訴了他。

「有意思,看來,我得找那幫人出面了。」柯羅在電話里說道。

「你認識新朋友了?」柯波好奇道,要知道,他這個弟弟非常宅,而且不喜歡交朋友,所以,他除了和那群小短腿關係好外,跟其他生物幾乎沒有過多的來往,包括自己。

「不算朋友,調查上次那個案件時,認識的。」柯羅說道。

「又是那個案子,我對那個案子越來越好奇了,你真不打算告訴我?」柯波問道。

「給錢,給錢就說!」柯羅說道。

「拜拜!」說完,柯波就把電話給掛了。

「我好像沒有留他們的電話…」掛完電話后,柯羅才想起這個問題。

隨後,他就在網上,通過自己的辦法,找到了孫挺辦公室的電話,並打了個過去。

「喂?」沒有等多久,孫挺就把電話接了起來,他正閑得來在數頭髮玩呢,正好就來電話了。

「孫副局嗎?」柯羅問道。

毒醫狂妃 「是我,你是?」這個聲音怎麼有些耳熟。

「我是柯羅,柯基偵探所的柯羅,上月我們才在哈市見過。」柯羅說道。

「哦!柯大偵探,有何指教?」孫挺打了個呵欠,說道。

「我遇到了靈異案件,有名女性可能會很快喪命,所以,希望能得到你們的幫助,挽救一條無辜的性命。」柯羅的語氣很鄭重,即使孫挺不太待見他,但在聽完了他所說的話后,也變得慎重起來。

「怎麼回事?」孫挺立即坐直,問道。

「你們是不是在處理一個叫姜明的人殺害自己老婆的案子?」柯羅問道。

「我不太清楚,這應該是片區警局在處理,怎麼了?」孫挺問道。

「姜明沒有殺自己的太太,他的太太應該是被惡鬼勒死的。」柯羅說道,隨後,就把姜明和金先生最近的經歷告訴了孫挺。

「來榕城警局找我,我們去見見姜明。」聽完后,孫挺說道。

隨後,兩人在榕城

警局匯合后,就驅車來到了光明分局。

因為孫挺的身份,兩人很快就在審訊室里見到了姜明。

此時的姜明,已經徹底沒有了往日的精神,兩眼泛著黯淡的光澤,就像一條瀕死的魚。

「姜先生,你好,我是榕城警局的孫挺副局長,我是來詢問你妻子那件案子的。」孫挺亮出了證件,隨後說道。

「你..柯律師,是找我無罪的證據了,是不是?」姜明看到柯羅后,激動地說道。

「額,我是他的弟弟柯羅,我哥哥確實委託了我協助調查你亡妻的案子。」柯羅說道。

「哦..那你們找到我無罪的證據了嗎?」姜明看向兩人,問道。

「姜先生,是這樣的,我想知道,你的太太林姍姍女士,是何時出現勒痕的?」孫挺問道。

「我給你們同事說過了,在婚禮結束后不久就發現了,她總說夜裡被人掐脖子,早上醒來就會發現勒痕比之前更深了。」姜明說道。

真龍仙帝 「那你們為什麼不去醫院檢查,或者說,為什麼這件事沒引起你倆的注意呢?」孫挺好奇道。

「我們注意到了,我讓她去醫院看看,但是她一直推脫,說再觀察幾天,她這人不喜歡去醫院,而且拖延症很嚴重。」姜明說道。

「你..那段時間,你有沒有覺得家裡還有其他人?就是不見得是看見的,而是感覺?感覺家裡還有第三個人存在。」柯羅突然說道。

「沒..沒有吧,只是姍姍有一次提到過,感覺身後有人,但一會她又說,是自己眼花了。怎麼了?你懷疑我們家裡藏著個殺人犯?」姜明問道。

「不,不是人,你明白我的意思嗎?」柯羅凝眉道。

「不是人?那是什麼?」姜明疑惑道。

「咳咳,姜先生,我們先去你家裡看看,有新的情況我們再通知你,你還是要多注意休息,好好吃飯,明白嗎?」孫挺說道。

「好的,謝謝你們,請你們一定一定要證明我的清白啊,我真沒殺姍姍!」臨走前,姜明還不忘再次提醒道。

「去他家看看吧。」孫挺說道。

「你以前見過嗎?這種情況。」柯羅好奇道。

「呵!太多了。」孫挺笑了笑,說道。

隨後,兩人就來到了姜明和林姍姍的家裡。

這裡,早已沒有了當初的新婚喜慶,而是處處透著凄涼之感。

門上的喜字已經被撕掉了一半,半個「喜」還殘留在門上,似乎印證著這裡曾發生過的悲劇。

屋裡沒什麼改變,因為,從警察把姜明帶走後,這裡就被封鎖了。

兩人帶上了手套,在屋裡四處看著。

最後,柯羅走進了兩人的卧室。

「怎麼了?」看著柯羅走進卧室后,就站在床邊一動不動地,還閉上了眼睛,就像石化了一般,孫挺忍不住好奇道。

「你沒聞到嗎?」柯羅繼續閉著眼睛說道。

「沒什麼奇怪的味道啊?」孫挺使勁聞了聞,感覺除了因為關窗太久,有點悶外,就沒其他特別的味道了。

「我聞到了第二種氣息,不屬於人類的氣息。」說完,柯羅就睜開了眼睛,泛著精光,看向孫挺。

納尼? 「你是狗鼻子?」孫挺看向柯羅,問道。頂點

「我的鼻子比狗鼻子還靈,雖然,我沒有陰陽眼,但我從小感官就很敏感。」說著,柯羅就走向了床邊,隨後,躺了上去,並閉上了雙眼。

「你這又是幹嘛?」孫挺好奇道,心想,你不是偵探嗎,怎麼搞得像神棍一樣。

「噓..我在感覺,感覺那股不屬於人類的氣息。」柯羅說道。

孫挺朝四周看了看,並沒有看到任何陰氣和鬼氣,這傢伙說的不屬於人的氣息到底在哪兒?

等了十多分鐘,柯羅依舊一動不動地躺在那裡,就像睡著了似的。

這傢伙不會是跑來別人家蹭床睡午覺了吧?

孫挺走了過去,俯下身子看向柯羅,準備把他叫醒。

突然,柯羅睜開了雙眼,並直瞪瞪地望向孫挺。

「你要幹嘛?」柯羅問道。

「我才問你要幹嘛?要睡午覺回家睡去!」孫挺嚇了一跳,趕緊往後退了兩步。

「你不是有陰陽眼嗎,怎麼就感覺不到這屋裡殘留的鬼魅之氣?」柯羅坐了起來,看向孫挺,問道。

「沒有鬼氣、沒有怨氣,也沒有陰氣。」孫挺說道。

「很微弱,但我能感覺到。」柯羅說道。

「哦?什麼樣的氣息?」孫挺好奇道,心想,這人的鼻子恐怕和熙熙有得一拼了吧?

「形容不出來,但是和人類正常的氣息不同,有股死亡之氣,就像從墳地里傳來的。」柯羅揉了揉鼻子,說道。

男寵 「你聞過墳地里的味道?」孫挺揶揄道。

「聞過,以前為了查案,在受害者的棺材里和他躺過一晚上,所以,我對那種味道並不陌生。」柯羅說道。

孫挺:卧槽!這是個奇葩啊( ̄_, ̄)

「我聽我哥說金先生的太太現在正處於被勒脖子的階段,不如,我們去金家潛伏,坐等那個惡鬼找上門。」柯羅說道。

「可以,你讓你哥和那個金先生聯繫一下吧。」孫挺說道。

在和金先生說明了情況后,兩人就準備去往了金家。

「我一會去金家找你。」柯羅突然說道。

「怎麼了?」孫挺問道。

「我回去把狗餵了就去過去,還不知道今天會弄到多晚,我怕我家的小短腿會餓肚子。」柯羅說道。

「得,把你家地址給我,我讓曉曉過去,反正最近她也很閑。」孫挺說道。

「曉曉?就是那個長腿妹妹?」柯羅問道。

「恩。」孫挺點了點頭,心想,曉曉腿長嗎?

隨後,柯羅把家裡的地址以及大門的密碼讓孫挺轉告了林曉曉,兩人就直接前往金家了。

「這兩位是?」看到孫挺和柯羅后,金太太一臉莫名。

「你沒告訴她實情嗎?」孫挺問道。

「我..我不知道該怎麼講。」金先生糾結道。

「老公,怎麼啦?」金太太問道。

「跟你臉上和脖子上的痕迹有關,你先別問了,就當他倆是我的朋友吧,二位先請進吧。」金先生說道。

隨後,就在金太太一臉懵逼的情況下,金先生就將柯羅和孫挺邀請進了自己的家裡。

進入金家后,柯羅的那種感覺就更加強烈了,他相信,那個惡鬼肯定就在金家。

「我看到怨氣和鬼氣了。」孫挺的目力強於嗅覺。

「我也感覺到了,感覺氣息是從金太太身上傳來的。」柯羅小聲地說道。

聽到柯羅這話,孫挺朝金太太的身上看了看,確實發現有很濃烈的鬼氣和怨氣環繞在她的周圍。

「老公,怎麼回事啊?這兩人看起來怪怪的,他們究竟是誰啊?」金太太把金先生拉進了卧室,關上門就問道。

「哎,不是我不想告訴你,我是怕告訴你了之後會嚇到你。」金先生說道。

「你不說才嚇到我呢!」金太太抱怨道。

「好吧,我說了你千萬不要被嚇到啊?」金先生看向金太太,還是有些猶豫。

「說吧,是不是我這脖子的問題?」金太太似乎猜到了一些。

「嗯。」隨後,金先生就把姜明的事告訴了金太太,順便也說出了鬼手印的事。

「天啦!你的意思是,我接下來也會像那個林姍姍一樣,被惡鬼掐死?」聽完后,金太太驚恐地環抱住了自己的身體。

「別怕!別怕!外面那兩人就是來幫咱們的。」金先生說道。

「他們到底是什麼人啊?」金太太問道。

「一個是警察,一個是私家偵探,他們之前處理過靈異案件,所以有經驗,今晚就潛伏在我們家裡,抓鬼。」金先生說道。

儘管心裡很害怕,但金太太還是大著膽子走到了孫挺和柯羅的面前,將自己臉上和脖子上的痕迹給他們看。

孫挺帶上了手套,仔細研究了一番金太太臉上和脖子上的痕迹后,神情越發嚴峻起來。

「你最近是不是感覺越來越疲憊,甚至是力不從心?」孫挺看向金太太,問道。

「是呀,怎麼了?和這個印跡有關嗎?」金太太問道。

看著金太太烏黑的眼圈,以及渾身上下散發出來的鬼氣和怨氣,孫挺皺了皺眉,說道:「恩,你的陽氣被吸走了一些,等今晚我們逮住了那個惡鬼,你就好好地調養一下身體,沒事的時候多晒晒太陽,買點補品吃吃。」

「我…我會死嗎?」聽了孫挺的話,金太太的眼眶就泛紅了。

「不會,我不會再讓他繼續害人了。」孫挺堅定地說道。

四人在一起共用過晚飯後,就有些尷尬地坐在沙發上了。

「咳,要不,我們來玩會牌吧?」金先生說道,感覺再這樣坐下去,連空氣都會變得尷尬起來。

「不如你們先去睡覺吧,那個惡鬼一般會在你們睡著的時候出現,所以,越早睡,他出現得越早。」孫挺說道。

「那..也行。」金先生看了看金太太,隨後,兩人就照常洗漱,準備入睡了。

「你確定今晚他會出現?」柯羅問道。

「恩,通常,鬼一般不會白天出來瞎晃的,白晝陽氣重,容易耗損他們的精魂,晚上陰氣重,才適合他們出來遊盪。所以,你晚上還是少出門為好。」孫挺看了一眼柯羅,說道。

「呵!我又不怕鬼,況且,我覺得人比鬼更可怕。」柯羅嗤笑道。

看到夫妻二人進入卧室后,孫挺也跟了上去。

「你打算偷看別人夫妻睡覺?」看到孫挺那副鬼鬼祟祟的樣子,柯羅忍不住問道。

「我是打算給他們念催眠咒,我怕一會惡鬼出現,把他倆驚醒了,會嚇著他們。」孫挺說道。

說完后,孫挺遞給了柯羅一副耳塞,「塞住,免得一會你也被我催眠了。」

等到柯羅塞上耳塞后,孫挺就開始念催眠咒了。

伴隨著孫挺的咒語,夫妻二人徹底進入了夢鄉。

隨後,孫挺和柯羅兩人就輕輕地推開了卧室的門,留著一個門縫,

觀察著屋裡的情況。

夜色漸至,房裡靜悄悄的,除了四人的呼吸聲外,就沒有別的動靜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