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麼說若婉也是被康英傑所殺了?」康志澤眼中閃過濃濃的殺機。

「是他們借著英才少爺的手將若婉殺死的。中毒后的少爺已經失去了理智,六親不認,不管是誰在他身邊,他都會發狂的殺死對方。」老者抬頭看向康志澤。

若婉是康英才的母親,也是康志澤最愛的女人。

康志澤和若婉的事,別人不知道,老者卻十分清楚。

「不管是誰,我都要讓他們付出代價!康英傑是誰的兒子,查到了嗎?」

「查到了,是康志厚的!」

「康志厚!他們隱藏的可真夠深呀。」

康志澤冷笑。

「老爺,西華海長老回來了,而且還有幾天就是西華凝心和康英傑大喜的日子,我們是不是也應該回去了?」

「還是沒有查到凝心和英才在哪是嗎?」

「是的!就好像人間蒸發了一樣。已經有一個月時間了。」老者回答。

康志澤笑了笑,「明天一走就回皇都,說不定我們在路上能夠遇見他們的呢?」

老者不解,抬頭看了康志澤一眼。

「他們應該被顧銘藏起來,你看著吧,這次皇都要熱鬧了。搞不好,那位連皇位恐怕都保不住了。」康志澤大笑。

「老爺,你的意思是說……」

「心裡知道就行,如果沒有他的影子,他們敢這麼做嗎?想斗,那就好好鬥斗吧!假的永遠真不了!」康志澤身形一閃,從書房中消失。 第二天一早,西華凝心便和西華海離開了西海城。

而康英纔則留下與顧銘同行。

因為他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

今日,六公主西華凝心大婚!普天同慶!

所嫁之人是康家康英傑。

婚禮現場在西華皇朝皇都外的祭天廣場舉行!

天下大赦!

皇都百姓們早早的就圍在了廣場四周,想要見證這一時間。

畢竟這是近幾年來,西華皇朝的第一件大事情。

祭天廣場,中心是一個巨大的高台。

高台之上,有著一個巨大的朝天梯,下方廣場四周,擺放著無數的桌子。

大量皇宮內侍衛不斷的四處忙碌著。

無數士兵全副武裝,護衛著大婚的安全。

可見康家為了此次婚禮做足了準備。

之所以在城外準備,一是因為這裡地方夠大,容納的人比較多,更是為了突顯康家的財力。

百姓只能隔著很遠很遠的距離,看著遠處的披紅挂彩的廣場。

好不熱鬧。

此時,朝天梯上已經站了大量的人。

他了皇家的族人外,便是滿朝的文武大臣。

一個個精神抖擻,臉上掛滿了笑容,一個個比一個開心。

西華凝心一身喜服,修為被封,任由丫鬟們扶著慢慢向前走去。

康英傑一臉的笑容,紅色的喜服穿在身上,顯得十分的帥氣。

康英傑看著西華凝心,臉上露出一副邪異的笑容,而西華凝心此刻,並未有絲毫的掙扎,而是露出一絲冷笑的瞥了康英傑一眼。

「我說過,你會嫁給我的,我那個弟弟就是個廢物,還要等他回來嗎?你放心,他是回不來的,因為我給他準備了大餐。今日你我大婚,他根本不敢來,也來不了!」康英傑微微一笑,眼中閃動著戲謔之色。

西華凝心並沒有憤怒,臉色十分的平靜,不屑的說道:「你真的這麼想嗎?我怕你後悔!我看你是害怕了,否則也不會封住我的修為。」

西華凝心的一聲嘲諷,聽的康英傑心裡很不舒服。

「就算是我給你解開修為又如何,你根本不是我的對手。」

康英傑冷笑,「不管如何,他終究沒來,就算他來了也沒用。他死定了,至於你?哼,等我玩夠了之後,我就把你賜給我的那些手下!」

聽到康英傑不堪的話語,西華凝心並沒有被激怒,而是露出一絲冷笑彷彿看著死人一般的掃了康英傑一眼。

看到西華凝心那滿不在乎的表情,康英傑眉頭緊鎖,心中越發煩躁。

因為他的人到目前為止都沒有發生康英才的行蹤。

自從半個月前,康英才從西海城消失后,便再也沒有出現過。

這是康英傑的一塊心病,同時他也想利用這次機會公然斬殺康英才,讓他的父親無話可說。

「吉時到!」

康冰,康家大長老,作為今日的主婚人,一聲吉時到,正式宣布大婚開始。

頓時,喜樂響起,聲音傳遍四方,正式拉開了大婚的序幕。

而朝天梯的最上前,則站著西華皇朝的皇帝皇后,以及老祖西華海。

西華海站在中間,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皇帝皇後分站在他的兩旁,同樣是一臉的喜氣。

往下一個台階,便是康家的老祖以及康志澤和他的夫人。

忽然,大地開始劇烈顫抖起來,所有人都向前方看去。

只見遠處一條紅線慢慢的出現,隨後,紅線變成面,越來越大。

大地上塵煙四起,陽光被什麼東西所遮擋,天氣慢慢的暗淡下來。

強大的聲音,打亂了所有人的情緒,所有喜樂停下,不管此時在幹什麼的,都停止了自己的動作,全部看向遠處。

朝天梯上,西華海的露出露出了一絲滿意的笑容,眼中爆射出一股股光亮。

西華凝心看著遠處的塵煙,眼中有著一種幸福,有著一種擔憂。

越來越近,眾人終於看清前來的是什麼了。

是軍隊,是一支強悍的軍隊。

他們全部身披紅色披風,就連所騎的靈獸的脖子上都掛著一條紅綢花。

距離廣場一里處,大軍停了下來。

當煙霧散去,大軍自動分開,一身穿紅色喜服年輕帥氣的男子坐著一隻沒有見過的靈獸走了過來。

此人正是康英才,而他所坐的可不是什麼靈獸,而是神獸伏羲九梧鶴。

有人來搗亂?

西華皇朝的一眾朝臣都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誰那麼大膽子,居然敢來搗亂呢。

康英才離開皇都時,只有十三歲,六年過去,認識他的人根本沒有人。

所以大家都不認識。

看著上百萬的大軍,西華皇朝的百姓們,急忙向四處快速逃走。

而皇帝卻是一臉的鐵青。

皇朝軍隊立刻從城中跑了出來,將整個廣場圍住,將皇帝等人全部保護在中間。

康英才從伏羲九梧鶴上跳下后,根本沒有理會皇朝的軍隊,而是踏步向著朝天梯的方向走去。

「他是誰?」

「不認識,看著有些眼熟!」

「怎麼會是他?他什麼時候擁有如此龐大的軍隊了?」

所有人開始小聲議論起來。

皇帝的臉色陰冷,冰冷的目光看向康家老祖。

康家老祖也是一臉的憤怒,冷冷的瞪了康志澤一眼。

康志澤彷彿沒看見一眼,臉色平靜。

可是內心深處卻是震撼非常大。

他知道顧銘厲害,有實力,可是卻沒想到他竟然如此恐怖,竟然隨身攜帶百萬大軍。

如果讓他知道顧銘還有上千萬的軍隊也在身邊的話,不知道康志澤會不會發瘋。

西華海微微點頭,臉上的笑容更濃了。

朝天梯梯口,一眾強者無不緊張的盯著康英才。

因為跟在他後面的眾多年輕人,更加恐怖。

無數的將士在後退著,不知為何,彷彿有著一股強大的力量一樣,將他們推了出去。

一個個驚恐,相互對視,卻沒有人敢向前一步。

康英傑冷哼,鬆開西華凝心后,站在朝天梯上,一揮手,一眾將士紛紛讓出了一條道來,供康英才走上前去。

康英才的眼睛只看著西華凝心,眼中有著一股自信,一股自豪,遠處的西華凝心也是露出一副柔和的笑容。 這是她從西海城回來后,露出的第一個笑容。

「康英才,你好大的膽子,你以為帶了百萬大軍回來,我就會怕你嗎?」康英傑一聲冷喝。

聽康英傑的聲音,康英才目光轉身他,眼中一冷,繼而看向上方的一眾朝堂大臣。

「康家老祖,你給我滾來!」

康英才不理康英傑,仇視的目光盯著康家老祖一聲高喝。

康英才的一聲高喝,穿透了整個祭天廣場。

幾乎所有人的耳中都響起一陣轟鳴。

同時,那些修為低的修士,無不打個寒顫,鼻口出血。

他的這一聲高喝之中,充滿了無限的殺氣,陰寒刺骨之意。

認識康英才的人根本沒有幾人。

當聽到他叫喊康家老祖時,所有人頓時把目光投向康家老祖。

難道是找康家復仇的。

可是他也太年輕了吧,找康家的麻煩,那就是找死嗎?

既便是帶來百萬大軍又如何呢,如果皇帝下令的話,隱藏在皇都外的近五百萬常備大軍一定會出動的。

真不知道是誰給他的膽子,竟然敢公然前來鬧事。

「你可真生了個好兒子!」

康家老祖冰冷的對康志澤說道。

康志澤恭敬的行禮,「回老祖的話,六年前他就不是我的兒子了,又何來好兒子之說呢?」

「哼!你去處理,否則你也給我滾出康家。」

「是嗎?」康志澤淡淡的瞥了康家老祖一眼,冷笑道:「你是不是早就有這個想法了?」

「你是在跟我說話嗎?」康家老祖大怒,準備出手。

「老康,你要幹什麼?」西華海冷哼。

康家老祖的一舉一動,西華海都在盯著。

康家老祖回頭看了一眼西華海,滿臉的憤怒,眼中閃動著殺氣。

此時,西華皇帝的眼中也出現了同樣的殺氣。

康英傑冷笑,眼前的康英才,今天必須要除之而後快!

看了一眼康英才的修為,臉上的戲謔之色更濃了。

既然已經知道了他的實力,縱然你有百萬大軍又如何,也休想改變今日的命遠。

「康英才,今日是我和凝心的大喜樂之日,你帶兵前來是想造反嗎?」康英傑踏步向前,一聲沉喝,「如果現在退下,給我和凝心祝福的話,我會求皇上開恩,饒你一條狗命!」

康英傑的話,所有人聽后,不由的放聲大笑。

原來是康英才,康家那個廢物,那個親手殺死自己母親的畜生。

沒想到他竟然還活著,真是不知道怎麼死的。

「康英傑,你想多了,造反的不是我,而你們康家,以及上面那個假皇帝!」

康英才大聲說道。

什麼?

此話一出,無數道目光都落在了皇上身上。

「康英才,你竟然敢污衊皇上,你該死。今天我就殺了你!」

康英傑心中猛然一顫,渡劫中期的修為瞬間釋放出來。

「當年參與殺害我娘之人,一個也別想活著。」康英才雙目咄咄逼人的直視康英傑。

見康英才只有渡劫被期的修為,還在自己面前拿架子,康英傑十分不爽。

「那就要看你沒有那個本事了?」康英傑根本就沒有將康英才放在眼中。

「殺你足夠了!」

康英才眼中一次,如看死人一般,「你是下來受死,還是我上去斬你!」

「哈哈……」

聽了康英才的話,康英傑放聲大笑。

朝天梯上所有的大臣們也都跟著笑了起來。

什麼叫做狂妄?

什麼叫做作死?

一個渡劫初期的竟然揚言要殺中期的強者,這不是狂妄不是作死,又是什麼呢?

「死到臨頭,你還如此狂妄,今日我就讓你有來無回。」康英傑再次狂笑道。

「笑的真難聽!」

這時,一道嘲諷的聲音傳來。

眾人看去,只見此空之中突然出數道身影。

一個超大的大床,一個年輕男子躺在中間,他的身邊數位美如天仙的女子在服侍著。 叫獸來襲:撩寵萌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