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麼快就完了……你這麼會說話,說得比唱得還好聽,當護衛需要的是做不是說,差評。」

葉雄嘴角不停地抽搐著,是她讓說清楚一點,而且剛才她還聽得津津有味呢!

現在一眨眼又變卦,她真是夠了。

「第二題,如果你是我的護衛,我跟我父親同時有危險,你救哪一個?」大小姐眨著眼睛問。

葉雄:「……」

特么的,這算什麼題?

這跟媳婦經常問的:我跟你媽掉進水裡,你救誰,有什麼區別?

「當然是救大小姐,老爺神通蓋世,長命萬歲,怎麼可能會有危險。」

大小姐想了片刻,雖然覺得這回答很猾頭,但是根本找不到毛病。

「最後一個問題,如果我跟十個無辜的百姓,掉進水裡,你只能救一邊,你會救誰?」 回答這個問題,首先要知道對方問這個問題的目的。

他根本就不知道這個大小姐的性格,正常來說,肯定應該選擇救大小姐的,畢竟他是這個大小姐的護衛,拿著她的錢。

但是,潛在的佛心讓他覺得,如果真的發生這樣的事情,他肯定會先救最更多人。

除非大小姐,成為他心裡很重要的一個人物。

「別看我,用心回答。」大小姐說道。

「大小姐,我也不知道自己會做出什麼樣的選擇,很多時候,選擇是一瞬間的事情。」葉雄說了一個模稜兩可的答案。

「這麼說,你不一定救我了?」大小姐憤怒地喝道。

葉雄點了點頭。

「你被淘汰了。」大小姐霍了起來,馬上就宣判他的死刑。

「作為一名護衛,連自己的主人都不救,還要你幹什麼。」大小姐很不高興地說道。

老公抽你丫的 葉雄心裡暗暗嘆了口氣,他早就猜到這樣的結果。

他站起來,準備離開。

「站住。」大小姐突然喊住他。

「大小姐還有什麼事情嗎?」葉雄問。

「你沒讓你走啊!」

「大小姐不是說我被淘汰了嗎?」

「我說我淘汰了你,但是還有人想要你呢?」大小姐嘻嘻一笑,變臉比變天還快,對裡面說道:「姐姐,輪到你面試了。」

旁邊的一道門開了,一名身形清瘦的少女走了出來。

少女二十多歲左右,五官精緻,臉色蒼白,病態感十足,彷彿風一吹就能吹倒一樣。

她的臉上出現這年紀之中,少見的滄桑,像是經歷了滄海桑田一樣。

「她才是大小姐,我是二小姐。」剛才那少女笑道:「我要的是絕對忠誠的護衛,我姐姐跟我不一樣,她喜歡心地好的護衛,我面試這麼長時間,還是第一次見到不救主人救凡人的護衛。」

「大小姐好。」葉雄朝那病態少女點了點頭。

「聶公子好。」病態少女朝葉雄點了點頭。

「姐姐,你面試吧,我不打擾你了。」二小姐說完,跑了出去。

葉雄看著面前的少女,不知道為什麼,腦海里突然就想起了自己的妹妹葉洋洋。

當年,他失蹤之後,葉洋洋一個女孩子家呆在家裡,整天受後母欺負,受葉同同欺負,所以一直都表現出一副非常柔弱膽小的模樣,就跟現在的大小姐一樣。

不同的是,他的妹妹只是性格懦弱而已,而這少女,卻是被病魔折磨。

他心裡,油然生起一陣憐憫之情。

大小姐走到他對面,扶著桌面,慢慢坐了下來,這才解釋:「我小時候得病,一直都好不了,體質很差,聶公子別見怪。」

「上天有好生之恩,我相信,大小姐一定會好的。」

「聶公子,請坐。」

「不用了,我站著就行了,大小姐請開始考核我吧!」

「不用考核,如果你願意,現在就可以當我專職護衛,剛才妹妹已經代我考核了。」大小姐道。

「修為方面,還沒考核呢!」葉雄奇怪地說道。

一些當護衛,肯定需要實力考核的,不然怎麼知道夠不夠資格?

「我只剩下半條殘命,還有誰會對我不利。」大小姐苦笑一下,道:「我在這聽竹軒之中挺好的,如果不是父親跟二叔強烈要求,我也不會請護衛。」

聽竹軒,好名字,早該想到,這裡的住著的,不可能是二小姐姐那種性格的人。

「薪酬是按境界分不同層次的,雖然境界對於我來說,沒什麼多大的作用,但是這是曾家的規矩,你現在是什麼境界?」

「半步元嬰?」

「半步元嬰的話,應該是最高檔的薪酬,每十天五千顆中品元石,你能接受的話,就可以留下來。」

五千顆中品元石,不是少數目,可見曾家財大氣粗。

「大小姐,我願意留下來。」葉雄點了點頭。

「如果同意的話,從現在開始,你就在隔壁那間木屋住,平時在那生活,修鍊,什麼都行,我如果出去,你就貼身保護,晚上這院子也有護衛巡邏,一般不會有危險,其實是挺清閑的一份差事。」

大小姐站起來,慢慢地朝門口走去,指著外面二十幾米遠,另外一小間木屋:「那裡就是你住的地方。」

「環境很不錯,我也喜歡安靜。」葉雄笑道。

「你去忙吧,我有點累了。」大小姐皺著眉頭,準備回屋休息。

看著她那痛苦的樣子,葉雄想扶她,但是想到男女授受不親,於是就忍住了。

就在這時候,大小姐腳下滑,整個人跌倒在地上。

「大小姐,你沒事吧?」葉雄連忙扶住她。

大小姐豆大的汗珠,密密麻麻地從身上滲出來,臉色慘白,非常難看。

「姐姐,你怎麼了?」二小姐在遠處看到,連忙跑了過來,在她身上翻找著。

「葯呢,告訴我葯在哪裡?」她急問。

「屋裡……」

二小姐連忙跑進去,片刻出來了,手裡拿著一瓶丹藥,倒出一顆,塞進她的嘴裡。

葉雄聞到一鼓十分濃郁的藥味,這丹藥一看就是十分珍貴的續命丹。

如此珍貴的丹藥,在這半死的人身上,很多人也許會覺得暴殄天物。

正在這時候,葉雄發現身邊突然多了一道人影,憑空出現,頓時臉色大變。

瞬移之術,這是元嬰修士的瞬移之術。

築基飛行,金丹流光,元嬰瞬移,這是所有修士都知道的神通。

葉雄還是第一次見到元嬰修士,頓時震驚地看著突然出現的中年男子。

跟葉雄想像中的意氣風發不同,面前的元嬰修士神色頹廢,好像很久未曾休息一樣,就像是醉生夢死之後的感覺。

「素素,你沒事吧,素素?」中午男子將手搭在大小姐的手腕上。

下一刻,他將大小姐抱了起來,飛快地跑進屋裡。

然後,二小姐也跟著跑了進去。

葉雄猶豫了一下,也跟著進去,剛走進屋,那中年男子馬上朝他喝道:「誰讓你進來的,出去?」

「二叔,他是姐姐新招的貼身護衛。」二小姐連忙解釋。

聽說二小姐解釋之後,中年男子神色頓時就暖和了下來,吩咐:「你出去守著,別讓任何人進來。」

「是,二老爺。」

葉雄看了大小姐一眼,這才走出去守著。

剛站片刻,突然一名華服男子,帶著幾名護衛,急匆匆地走過來,就要往裡面闖。

葉雄連忙上前攔住他們,說道:「大小姐病情發作,二老爺在裡面幫忙治療,不讓人進去打擾他們。」

華服男子大手一推:「滾開,我有急事要見二叔。」 這一推,直接推在葉雄的胸口,華服男子以為肯定能將對方推開,哪知道對方的身體像鋼鐵一樣,不但沒有被推開,他自己反而被震飛出去。

華服男子臉色大變,怒道:「你是誰,你知道我是誰嗎?敢擋我的路,活得不耐煩了?」

見對方不但沒有讓開,反而將自己震飛,華服男子頓時氣急敗壞。

葉雄身體站得筆直,不卑不亢地說道:「在下聶風,是大小姐的護衛,現在大小姐在裡面救治,不得打擾。」

「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見二叔……」

「再重要的事情,有人命大嗎?」葉雄打斷他的話。

華服男子氣得臉都變了,對身邊兩名護衛說道:「一個小小的護衛,也敢擋我的去路,來人,把他拿下。」

華服男子背後站著兩名護衛,要前動手,正在這時候,突然裡面傳出一聲怒吼:「給我住手。」

年男子從裡面出來,他背後跟著二小姐。

「二叔,你出來正好,我有急事找你,這個不知死活的傢伙居然擋我的路……」

年男子走過去,一巴掌甩在那華服男子的臉。

「我跟你說過多少遍,素素有病的時候,絕對不能打擾,你把我的話當耳邊風了嗎?」年男子怒道。

這一巴掌好不大力,直接將華服男子的臉給打腫了,臉出現幾道指印。

砰砰!

年男子飛起兩腳,踹在他背後那兩名男子身,直接將他們踹飛出去,口噴鮮血。

先前一直都頹廢,似乎很溫馴的年男子,瞬間化身暴力狂。

周圍的人,嚇得全都不敢出聲,瑟瑟發抖。

「大哥,二叔告訴過你多少次,別來打擾姐姐,你怎麼不聽話?」二小姐說道。

華服男子臉漲得通紅,彷彿竭力在忍著自己的脾氣。

終於,他忍不住大吼起來:「二叔,你醒醒吧,都幾十年了,你在她身浪費了多少資源,要是將這些資源放在我身,我現在連半步元嬰都到了,甚至突破元嬰期都有可能,你明知道她的身體是個無底洞……」

啪!

又是一巴掌,直接甩在他的臉。

這一巴掌,起剛才更大力。

「馬給我滾,從今天開始,如果再讓我看到你踏進這裡一步,不是兩巴掌這麼簡單了。」

華服男子咬咬牙,轉身頭也不回地走了。

走到一半的時候,他回頭道:「聖派特使過來找你,要你馬去大廳見他。」

說完,他帶著兩名手下,怒氣沖沖地走了。

「二叔,聖派人來找,有什麼急事嗎?」二小姐問。

年男子獃獃地站了片刻,嘆了口氣,喃喃道:「該來的,終於要來的。」

「二叔,你的意思是,聖要派你出征?」二小姐震驚地問。

「昨天星辰宮淪陷,宮辰宮宮主殞落,魔族大軍已經佔領星辰星域,下一步要朝咱們大秦帝國的方向挺進,聖此次叫我,看來情況已經嚴峻到非常緊要的地步。」年男子說道。

「可是,聖答應過你,不再讓你出征的。」二小姐十分焦急,說道:「如果你出征了,姐姐怎麼辦,她的病只有你能延續。」

「我先考慮一下,再作打算吧!」年男子說完,看了葉雄一眼,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晚輩聶風,見過曾前輩。」

「你隨我來,我有事情找你。」

年男子說完,身體衝天而起,直萬米,瞬間落到雲海之。

葉雄化成一道流光,跟在他背後,很快來到他對面。

年男子突然一掌拍開,一鼓十分可怕的氣勢,瞬間朝葉雄攻來。

葉雄知道對方在測試自己的實力,看自己有沒有資格保護大小姐,當下也不客氣,身佛光大盛,一掌拍出。

年男子只用了三成實力,葉雄已經用了七成!

轟隆隆!

狂風怒號,風雲變色,巨大的能量在半空爆炸,空間崩裂。

兩人同時退飛出幾公里。

「一個半步元嬰,能有如此實力,不錯。」年男子滿意地點了點頭:「小心,我要增加兩成功力了。」

「前輩,請賜教。」葉雄客氣地說道。

年男子身體嗖的一下,在原地消失,不知所蹤。

瞬移術?

葉雄臉色微變,下一刻,頭頂一鼓強大的力量攻來。

他身體斜飛出去,左冰右火,兩道火龍咆著攻出去。

哪知道,剛攻到一半,那鼓危機感不見了。

半空之,空無一人,不知道年男子躲到了什麼地方。

「半步元嬰跟元嬰修士之間,並沒有不可逾越的鴻溝,你真元洪厚,底子極強,只要能破解元嬰修士的瞬移術,並非沒有一戰可能,前提是,你必須能破瞬移術。」年男子的聲音在半空飄飄蕩蕩,聽不出來處。

「所謂瞬間術,並非時空神通,只不過是真元達到一定的程度,利用超高的速度跟隱匿術,才會憑空消失,只要眼速跟感應夠快,還是能捕捉到軌跡的。」年男子繼續說道。

聽完,葉雄鬆了口氣。

在此之前,他一直都沒有底氣,覺得金丹期跟元嬰期之間,是天地之差,不可戰勝的。

現在一聽,才發現自己完全曲解了。

他以前以為,瞬移是直接撕開空間,突然現在在另外一個自己想要的地方,像自己的佛門攻擊神通八臂神佛一樣,現在看來,瞬移根本不是空間神通。

既然不是空間神通,那肯定有跡可尋。

想到這裡,他目光瞬間變得通紅起來,眼圈一輪一輪,像妖異的蓮花一樣。

佛門法眼,施展了出來。

在法眼的藉助之下,年男子的身體,慢慢變得有跡可尋,原來他在自己身邊,不斷地轉著,尋找機會出手。

「前輩,晚輩要出手了。」

他身金光大盛,被催到致極致,身出一個佛光虛影。

葉雄雙手在身前一繞,八隻手臂虛影出現。

下一刻,他一聲大吼,手臂直接撕開空間,在半空出現,直接一掌擊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